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劉仲書/從南鐵東移到東部快鐵:缺乏人文視野的交通建設

聲援南鐵東移案拆遷戶黃春香民眾,在台南國慶煙火晚會拉起白布條表示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聲援南鐵東移案拆遷戶黃春香民眾,在台南國慶煙火晚會拉起白布條表示抗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20年,南鐵東移案抗爭第8年。國慶後,這個區域將隨時面臨強拆。最後的拒遷戶黃春香堅守至今,僅剩一道卑微訴求:希望半拆屋能保留通行樓梯。

在舉國慶祝之時,南鐵關注組站上台南街頭,拿著手寫標語希望民眾看見。在我眼中,那是疲憊下已難言無力的抵抗,是所有關心與行動者,對社會寄望的最後微薄力量。

那麼多年了,我們能期待民眾幫上什麼忙?那麼多年了,居然仍有這麼多人一無所知,甚至在新聞貼文下方說「可以找民進黨黨部協助」。無感的民眾、複雜的政府手段、虛無飄渺的台灣價值,讓南鐵案於公眾聲援的視野下消失。黃春香在「燦爛時光會客室」受訪時,民眾問她能幫上什麼忙?她只說:「政府要聽人民的聲音,不要再讓悲劇發生。」

開發本位下,我們對「人文關懷」視若無睹

南鐵地下化,為的是紓解市區交通壓力、都市縫合,以及後續土地開發帶來的經濟效益,這是任何地方執政者的理想。地下化對於鐵路本業,也有降低外物入侵、減少事故,以讓行車較為準點的效益。公共利益之大,站在旁觀者角度,大概都會認為「有必要」;拒遷的個人私利,實難以相提並論。

這是社會對人文關懷的稀缺。我們很少細心觀看事件影響的整個面貌。「迫遷」是個大敘事,為了建築安全、為了經濟發展、為了市容更新、為了交通便捷、為了防治水患,卻與居住人權、生態環境、歷史記憶、文化工程為敵,在台灣各地持續掠奪侵蝕。

最近,宜蘭火車站前方的「黃春明童話公園」突然被夷為平地,那是台鐵收回土地,要出租給商場與健身房。在台鐵的想像裡,「資產活化」必須以賺錢為重,尤其過去長年虧損,賺錢壓力自不在話下。

鐵路人員的從業資格,有一門關鍵學問叫「運輸學」。運輸學談論交通站場建設開發,目前主流是採取「大眾運輸導向型發展」(TOD),它專注於提升都市公共運輸便捷度,以及附帶的龐大經濟利益:以車站為都市中心,建置商場、設計都會各種機能,讓所有人都能在「公共運輸區域」內,滿足所有生活所需。

你會發現,TOD並不關注「文化」,它只重視「開發」。就算是建置「智慧車站」,有所謂「在地連結」,那也是以「置入在地歷史文化記憶」角度來做站場設計,並非對其開發有關衝突採取共存或退讓。無論何者,在「開發」造成文化歷史、在地居民生活的衝擊時,它們都不會停下來思考。

南鐵地下化工程最後拒拆遷戶之一陳家,13日被鐵道局強制拆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南鐵地下化工程最後拒拆遷戶之一陳家,13日被鐵道局強制拆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發展前景下被犧牲的歷史脈絡

把鏡頭從台南轉到台灣東北的宜蘭。未來10到30年,宜蘭將面臨「台鐵鐵路高架化」、「高鐵延伸宜蘭」加上「東部快鐵」計畫,使台鐵列車速度提升到每小時160公里(現在最高130公里)。這些都不知道會影響多少沿線居民。

以鐵路高架化為例,台鐵現在的路線貫穿宜蘭市區,為解決平交道候車問題,早年已透過東港陸橋與涵洞作為公路暢通之因應;東港橋下,也發展出獨具特色的東門夜市,攤商寄宿舊橋下,在多雨的宜蘭仍能每日營業,供應內外地人簡便的美食小吃。

而當鐵路高架化拍板定案,除了羅東、礁溪車站可能東移造成土地徵收,宜蘭市區的天際線,未來再也無法一路直直看去就見到山景,會直接被好幾樓高的高架橋遮蔽。東港橋與之垂直交叉,也必須拆除,「橋下夜市」只能遷移。這讓我想到台北光華商場的沒落場景。

過去的光華陸橋,正是為了讓公路能繞過鐵路而設,橋下的公共空間於是讓光華商場進駐。後來台北鐵路地下化,陸橋功能不復存在,加上老橋耐震度不足,政府想拆、商家反對,遲至2006年才被拆除,光華商場也輾轉搬至現址大樓。

任何去過光華陸橋下光華商場的人,都能明白老光華的美,攤商新舊豐富、場地擁擠而有趣。相比之下,現在的光華數位新天地,不但一樓被大廠進駐,隔壁還開了光鮮亮麗的三創大樓,光華商場流失了好多店家,只剩採買資訊商品的功能,不但失去歷史韻味,也沒發展新東西。光華的過去到現在,其實是斷裂的。

過去的光華陸橋,正是為了讓公路能繞過鐵路而設,橋下的公共空間於是讓光華商場進駐。攝於1996年7月13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過去的光華陸橋,正是為了讓公路能繞過鐵路而設,橋下的公共空間於是讓光華商場進駐。攝於1996年7月13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鐵路地下化後,陸橋功能不復存在,加上老橋耐震度不足,政府想拆、光華商場商家反對,遲至2006年才被拆除。攝於2006年1月14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北鐵路地下化後,陸橋功能不復存在,加上老橋耐震度不足,政府想拆、光華商場商家反對,遲至2006年才被拆除。攝於2006年1月14日。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環評的「文化影響評估」徒具條文

早從台東美麗灣BOT案,到今天台北社子島開發案,都有人提出:現行環評制度對有形、無形文化資產與對周圍人文生活的影響,完全欠缺關注。最顯見的是,環評委員沒有一位文化背景的專家學者,到現在環保署第13屆、北市府第11屆,仍舊如此。而宜蘭第11屆雖然有一位人類學者,也僅止於考古遺址文化資產專長。

《環境影響評估法》第4條指出,環境影響評估是「指開發行為或政府政策對環境包括生活環境、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及經濟、文化、生態等可能影響之程度及範圍……提出環境管理計畫,並公開說明及審查。」

你可以去檢視,動輒持續數十年、高達數百數千億的大型傳統交通建設,是否預見少子化下,未來人工智慧、物聯網與機器人發展,以及未來城市的基礎建設轉變?這種投資是否值得?

你也可以去檢視,這種建設對地方人文特性的衝擊,例如人口遷徙、疊高房地產與物價、農地流失、既有特色優勢被迫轉型、景觀與文化的改變,能否接受?

你更可以去檢視,政府機關交換的徵收補助,是否合理、正當、不會使人流離失所?是否有要求政府機關維護與傳承當地文化、提供就業或創生資源?

評估開發案對社會、經濟與文化的衝擊影響,何其重要。這些事不把關、不談、不研究,如何說服社會大眾?

員警將聲援拒拆戶黃春香的民眾架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員警將聲援拒拆戶黃春香的民眾架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交通建設思維的「快」,背後其實是勞動議題

長年以來,我想問:「台灣交通到底要追求多便捷?」交通的一個面向是「旅行」,但台灣就這麼小,當今早已蛻變走向「深度旅行」;愈趨快速的交通,越難以細細品嚐。

過去宜蘭雪隧通行,讓北宜公路的台9線、濱海公路的台2線,沿線的社區與商家接連沒落;大家都想直接到宜蘭,不再去品嚐坪林的山景與茶香、不再去見識北海岸的浪花與海濱。明明來回一山一海多美,卻寧可直直一條隧道、開到昏昏欲睡。快旅行/慢旅行的辯論,好像根本沒有好好談過,甚至政府似乎也沒想到,可以透過加強「慢路線」的沿線優勢,吸引車潮分散、避免道路壅塞。

再從鐵路來說,多少有實力的祕境小站,因停靠效率被裁撤?鐵路作為台灣旅遊特色之一,那些被廢掉的,反而該被保留。宜蘭縣長看見這個趨勢,願意嘗試恢復林業鐵路,而其他那些求快的交通大建設,真要好好思考可能付出什麼代價。

從工作通勤層次來看,追求快速便捷,背後跟高工時與低薪有緊密關係。買不起工作地的房子,想要快還要更快,就是不想犧牲生活時間拿來兩地通勤,對所有苦勞大眾而言,生活時間何其寶貴?

那麼,你其實可以看見,這類型求快的交通建設所補足的,不過是將巨額資源,用來清理高工時低薪下的副產物。那麼,有沒有可能將這些資源,換成用來改善現有高工時低薪的問題呢?

那麼,我最後再問:「為了這些欠缺人文視野的開發而迫遷,這樣的公共利益,值得嗎?」

(※ 作者:劉仲書,台鐵營運人員。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為了這些欠缺人文視野的開發而迫遷,這樣的公共利益,值得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為了這些欠缺人文視野的開發而迫遷,這樣的公共利益,值得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