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金馬57落幕:以「我們」的名義,述說「我們」的故事

羅德水/長達45年軍管歲月,那段被遺忘的金馬戒嚴史

11月7日是金馬解嚴28周年紀念日。圖為1962年金門街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1月7日是金馬解嚴28周年紀念日。圖為1962年金門街景。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解嚴以來,如何面對威權時期諸多壓迫人權的歷史,以及有關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的平反工作,漸受重視。11月7日是金馬解嚴28周年紀念日,在國家積極處理轉型正義的此刻,金馬這兩個遠在海峽彼岸的離島,究竟經歷過怎樣的歷史經驗,值得吾人嚴肅以對。

長達45年的金馬戒嚴

由於特殊的地緣位置,1949年以來,金門與馬祖在兩岸間扮演關鍵角色。在台海風雲詭譎的年代,金馬成為戰地,金馬民眾在兩岸武裝對峙期間犧牲巨大;來到台灣民主運動風起雲湧的1980年代,當局最終選擇順應潮流,於1987年宣布解除戒嚴、解除黨禁報禁,開啟台灣民主新頁,但金馬戒嚴依舊不動如山。

1991年5月1日,李登輝總統宣告結束中華民國動員戡亂時期與臨時條款,但國防部又於前一天(4月30日)發布金馬臨時戒嚴令,並於5月1日生效。戒嚴期間,規定及禁止事項如下:

一、自同日起,每日0時起至3時30分止為宵禁時間,非經許可,一律禁止交通。

二、商店及公共娛樂場所,統限於宵禁前30分鐘停止營業。

三、入出本地區之人員與交通工具,均應遵照規定辦理入出手續,並接受檢查。

四、非經許可,不得集會、結社及遊行請願。

五、禁止罷工、罷課、罷市及有礙治安之宗教活動。

六、禁止與軍事有妨害之言論、文書、圖畫或其他出版物。

七、其餘事項,依戒嚴法有關規定辦理。

「二次戒嚴」引起金馬居民普遍的不滿,也催化了金馬的民主進程。在幾位金馬民主前輩的號召、串聯下,金馬兩地民主運動互為聲援、連成一氣、蔚為風潮。幾經抗爭,政府終於在1992年11月7日宣布解除金馬戒嚴令,但往來金馬與台灣本島的出入境管制,直到1994年的4月28日才真正解除。

論者多指台灣戒嚴時間超過38年(1949年5月20日至1987年7月14日),舉世罕見,殊不知,如果從1949年11月金門成為「軍事管制區」起算,到完全解除金馬出入境管制,金門馬祖的軍管歲月竟長達45年,稱得上世界級的戒嚴紀錄。

政府在1992年11月7日宣布解除金馬戒嚴令,但往來金馬與台灣本島的出入境管制,直到1994年的4月28日才真正解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政府在1992年11月7日宣布解除金馬戒嚴令,但往來金馬與台灣本島的出入境管制,直到1994年的4月28日才真正解除。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門防衛司令部公告解除戒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門防衛司令部公告解除戒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樣樣受管制的「三民主義模範縣」

除了戒嚴,金馬還實施獨特的軍管體制與戰地政務實驗,從1956年至1992年,歷時長達36年,嚴重影響幾個世代金馬居民的基本人權與日常作息。

例如,台澎雖也戒嚴,但早在1950年就進行地方自治並普選縣市長,唯獨以軍領政的金門與馬祖,軍派與官派縣長長達43年,直至1993年方才還政縣民、進行首次縣長選舉,金馬政治民主化的進程因此晚於台澎,金馬居民的參政權明顯遭到壓抑。

更令今人難以想像的,則是軍管戰地政務體制下無所不在的全面性管制。當時金門被宣傳為「三民主義模範縣」,實則卻處於食衣住行育樂的全面管制之下,除了實施宵禁與燈火管制,舉凡糧食、金融、電信、電器用品、娛樂用品、建築物、車輛、出入境、集會結社、思想言論,皆在管制之列,迫害人權的事件時有所聞。而在當時肅殺的氛圍下,被害者家屬又如何可能得到合理的賠償與道歉?

金馬還實施獨特的軍管體制與戰地政務實驗,從1956年至1992年,歷時長達36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金馬還實施獨特的軍管體制與戰地政務實驗,從1956年至1992年,歷時長達36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以軍領政的金門與馬祖,軍派與官派縣長長達43年,直至1993年方才還政縣民、進行首次縣長選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以軍領政的金門與馬祖,軍派與官派縣長長達43年,直至1993年方才還政縣民、進行首次縣長選舉。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轉型正義不該遺忘前人血淚

維護人權與平反正義,首應嚴肅面對歷史。由資深媒體人陳永富撰述的《戰地36──金馬戒嚴民主運動實錄》,特在金馬解除戰地政務28周年的11月7日出版,為那段鎖島軍管年代以及戒嚴白色恐怖下人民受害個案留下紀錄,也為當年的金馬民主運動留下實錄,讓金馬戒嚴時期的歷史不再留白。

《戰地36──金馬戒嚴民主運動實錄》一書透過調查、訪談與記錄,保留了許多珍貴史實,記載了軍管戒嚴時期金馬居民的遭遇,包括曾任3屆金沙鎮長張榮強坐黑牢苦刑12年、消失的老校長王芳茗、李錫奇大師祖母與姊姊慘死逃兵槍下、高三生遭海防駐軍槍殺竟埋屍滅跡、張永福遭誣為匪諜蹲苦牢10年、仗義助友黃水慶無辜蒙冤入罪、思想戒嚴見證人鄭藩海、烈嶼火烙、電刑、丟海事件、馬祖慘案海邊地雷爆炸、政治冤獄等軍管年代人民無辜慘死或蒙冤入罪匪諜案哭訴無門等案例,見證這段時代悲歌,足供今人警惕。

台澎金馬都有長期的戒嚴歷史,但一樣身處戒嚴年代,金馬戒嚴的範圍與程度,及其對人民的影響都遠甚於台澎,當年金馬居民處境之艱難,恐怕也遠非後人可以想像。在國家民主化過程中,金門與馬祖這兩個離島所扮演的角色,不容輕易抹煞。

政府應以更為積極的態度與作為,謙卑面對金馬軍管戒嚴歷史,正視金馬居民的轉型正義課題,但願本書的出版,不僅是這段可能即將被遺忘歷史的補實,更是發掘更多金馬軍管期間史料的開始。

(※ 作者:羅德水,教育工作者,關注教育、階級與政治議題。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政府應以更為積極的態度與作為,謙卑面對金馬軍管戒嚴歷史,正視金馬居民的轉型正義課題。圖為1989年「金馬愛鄉聯盟」至立法院遞請願書靜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政府應以更為積極的態度與作為,謙卑面對金馬軍管戒嚴歷史,正視金馬居民的轉型正義課題。圖為1989年「金馬愛鄉聯盟」至立法院遞請願書靜坐。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