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吳英傑/移工境外移入,我們能做些什麼?

11月30日,兩名外籍移工在桃園機場排隊等候集中核實入境電子健康聲明的資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11月30日,兩名外籍移工在桃園機場排隊等候集中核實入境電子健康聲明的資料。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最近,一位已經拿到身分證的新住民在九份被當眾侮辱的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很難相信台灣最美麗的風景竟會是這樣的呈現,看來是因為最近媒體大幅報導印尼移工確診案例,她因為口音被認出來而成為代罪羔羊。

疫情讓大家如臨大敵,即使常理判斷都知道確診的人不可能在外面亂跑,但也許恐懼戰勝了理智,讓這個原生台灣人對一個新台灣人做出了這樣不合宜的舉動。

台灣需要移工,他們卻進不來……

台灣的防疫成果讓全體台灣人自豪,政府官員運籌帷幄配合台灣民眾的自律,創下超過200天沒有本土感染的病例,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也是全體國人的驕傲。

依據疾管局的紀錄,目前美國和印尼分別是境外移入案例的前兩名國家,而印尼案例則主要是以移工為大宗。在考量保護台灣安全之下,疾管局宣布實施秋冬防疫專案,於12月1日開始取消原本只需快篩的政策,改為請所有入境旅客出示登機前72小時內的核酸檢驗報告;更宣布於12月4日開始暫緩印尼移工入境2週,也同時暫緩14家印尼仲介公司的移工來台工作,務求防疫系統沒有缺口,保障台灣人民健康安全。

中華民國人力仲介協會表示,對於大量仰賴印尼看護工的台灣社會,暫緩輸入2週或許短期之內還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由於很難迅速找到代替印尼的移工來源國家,如何讓印尼移工未來能安全入境台灣、將病毒杜絕在境外,相形之下變得更重要。

台灣過往對入境移工實施快篩,誤差率比較高,現在終於全面採用核酸檢測,希望能夠達到更精確的效果。協會同時也建議要求印尼政府落實境內檢測,尤其是所謂「印尼假文件疑慮」,希望政府可以要跨國聯合查驗,若有造假一定要公佈,若沒有一定要澄清。否則不管是假文件或者誤解,對雙方都不是好事,因為現在許多人已經對印尼移工心生恐懼和排斥,感染者入境也容易排擠台灣的醫療資源。

因應印尼確診個案大增,指揮中心12月4日起全面暫緩印尼移工來台2週。 圖/歐新社
因應印尼確診個案大增,指揮中心12月4日起全面暫緩印尼移工來台2週。 圖/歐新社

不想背負造假汙名,印尼仲介怎麼看?

因為地利之便,筆者有機會聯繫相關業者。因擔心被刁難而不願具名的印尼仲介面對台灣的質疑聲浪,一樣也有滿腹苦水。

已經發信向蔡英文總統陳情的印仲協會代表表示,依據台灣現行的法律,核酸檢測是航空公司登機檢查用,台灣政府並沒有指定任何醫療單位執行核酸檢測,只要是印尼政府認可合格即可。印尼的檢測單位基本上都有國際ISO標章,但使用的試劑卻不一定一樣,判讀標準也不同。這可能讓在印尼被判定為陰性的移工,到了台灣卻又因不同標準而被認為是感染者。

事實上,台灣一樣也曾發生過留日女學生因台日檢驗標準不同而引發感染恐慌的事件,印尼仲介希望台灣能像汶萊或阿拉伯一樣直接指定檢測單位和標準,去除掉被質疑造假的汙名。

至於假文件,這位印尼仲介無奈地反問:造假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我們送一個移工出去要花的錢大概是2至3萬台幣,核算檢測的價格是2至3千台幣,我們怎麼可能省這筆錢?造假被發現還會被列入黑名單,移工不能出國工作,她們哪裡來的錢可以還貸款?而且我們還必須面對印尼政府的司法調查,誰會願意這麼做?

他建議台灣如果懷疑印尼仲介造假,不妨一一去查驗真偽,找出造假的公司,或者乾脆將所有移工在印尼先隔離14天再到台灣、入境之後再隔離14天。他們很願意按照流程確保移工的健康,也同樣痛恨任何可能造假的醫院或仲介,但不希望因為少數案例或甚至只是懷疑,就讓所有仲介公司被貼上造假的汙名。

印尼的檢測單位使用的試劑不一定一樣,判讀標準也不同。這可能讓在印尼被判定為陰性的移工,到了台灣卻又因不同標準而被認為是感染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印尼的檢測單位使用的試劑不一定一樣,判讀標準也不同。這可能讓在印尼被判定為陰性的移工,到了台灣卻又因不同標準而被認為是感染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好好談出解方,未來才能走得長遠

不過,印尼的確是來台移工中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這位印仲代表認為,這或許也跟台灣在12月前都採用誤差率較高的快篩作為入境許可有關。他展示的資料中,8至10月份入境香港的移工約為台灣的2.5倍,但確診人數卻不到台灣的一半,這就是兩地政府的作法不同造成的結果。

印仲另外提出了一個責任歸屬的問題,則是值得深思。在台灣不想輸入確診者、印尼輸出確診病例也沒利益的情況下,若台印雙方都按照規定執行每一步驟,但移工到了台灣之後被判定確診,那責任歸屬為何?依照目前的規定,印仲會受到一段時間禁止送件的處罰。

上述14家被禁止的印仲公司都已經通過印尼政府查核,並沒有發現假文件,一切也符合相關規定,只要印尼相關部會簽字就可以恢復送件。但恢復送件之後,走的流程還是一樣,也極有可能會有一樣的結果,對雙方來說都沒有好處。

印仲代表提出香港的作法作參考。除了機場檢測之外,若香港政府已經核發簽證、也已經讓移工合法入境,在香港境內發生的事情則由香港負責,並沒有回溯處罰印仲的法規。因為印仲按照相關規定,直到將人送上飛機離境,仲介責任就已經完成。

面對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傳染病,許多政府都忙得焦頭爛額。台印雙方的看法雖有不同,但其實目的都一樣,就是保障台灣和印尼雙方的利益。我認為,台灣與印尼的政府代表應該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將因為疫情遇到的新問題釐清,並制定標準和找出解決方法。清查訓練中心、徹查造假文件、公布並禁止不法的仲介業者,是現在最需要的事。單純禁止更多印尼仲介送件,並不能完全解決台灣需要移工的問題。

台灣開放移工30年,外館不少防弊制度早已成熟,也有許多不錯的仲介公司。這些移工是來台灣幫助台灣人的,比起互相仇視或刁難,如何用更合理的流程、更完善的保障彼此健康,才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事。

(※ 作者:吳英傑。出生台灣、美國和加拿大求學,現居印尼經商,並於泗水大學擔任講師。本文授權轉載自「獨立評論@天下」。)

如何用更合理的流程、更完善的保障彼此健康,才是台灣與印尼現在最需要的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如何用更合理的流程、更完善的保障彼此健康,才是台灣與印尼現在最需要的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獨立評論》網站。
※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