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槍與玫瑰下的「中國台灣」金馬獎

第55屆最佳紀錄片導演傅瑜,在領獎時發表「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獨...
第55屆最佳紀錄片導演傅瑜,在領獎時發表「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感言,引發後續中國影人回擊。 圖/美聯社

上週末美國搖滾天團Guns N’ Roses,在桃園球場唱滿三小時。樂團核心的主唱與主奏吉他手再度合體,現場兩萬名搖滾迷嗨翻。許多台灣中年歌迷終得一償夙願,激動不已。我也是。

同一時間在台北的金馬獎典禮,獲獎的紀錄片導演傅榆表示「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引發中國大陸演員涂們在台上稱呼「中國台灣金馬獎」的回擊,及對岸網民「出征」洗版傅榆及文化部長鄭麗君臉書的網路戰火。

一樣是流行文化相遇,前者全場盡歡,彷彿給台灣歌迷送上鮮豔玫瑰;後者卻演變成兩岸藝人與網民劍拔弩張,在社群網站上槍砲對陣。

對中國式民主的美式嘲諷

兩者間的對比,特別是Guns N’ Roses這次也演唱了中國「禁歌」的〈Chinese Democracy〉(中國式民主),反差顯得更強烈。2008年底發行的這首專輯同名歌曲,挑明諷刺北京政權。主唱像是知道台灣選舉將屆,還向歌迷們高喊「Taipei!A little Taipei democracy」。

Guns N’ Roses對中國政權的諷刺,不免帶著「美國中心」觀點。只是雖然都隔海對他人指指點點,差別在於:金馬獎風波中的中國演員與網友都是「來硬的」,而美國「硬搖滾」樂團卻是「來軟的」。

好萊塢電影與流行搖滾樂等美國「軟實力」,當然是延續了上世紀二次戰後「美國崛起」,美式流行文化趁著冷戰的政治經濟優勢基礎,以及對年輕人的高度感染力,成為包括台灣等地好幾代人的集體記憶。

這就是「文化帝國主義」。我們不只接受了Guns N’ Roses,也在這些歌曲與電影當中,潛移默化了美國價值與世界觀。我們這一代熱愛搖滾,相信代議民主,更追求台灣文化主體性——雖然使用了美式的姿態及語言。

美式文化帝國主義2.0

在講述文化帝國主義的大學課堂上,我把《第一滴血2》與《戰狼2》並列討論。同樣是賣座大片,同樣是身陷敵境一個打一百個的肌肉漢子,同樣是爆破動作不冷場,同樣是熱愛國家,這兩部電影除了各自是「1985年美國製造」與「2017年中國製造」之外,差別不大。

靠著「世界工廠」取得發展基礎的中國經濟,不只製造業崛起,也挾著鉅額資本與龐大消費市場,在影視與流行音樂產業快速擴張。台灣年輕一代開始追陸劇、看《中國新說唱》,電影金馬獎的「中國製」凌駕台、港也不是這一兩年的事了。

無論金馬獎是否冠上「中國台灣」,中國流行文化都正逐漸進入本地社會。台灣許多藝人、歌手、及幕後工作者,都必須往對岸市場發展,融入中國的「新國際文化勞動分工」體系。

從文化全球化層面觀察,當代「中國崛起」與上世紀「美國崛起」神似。在東亞與華語地區,中國正在複製美國好萊塢與流行音樂的擴張模式。

圖/《戰狼2》電影劇照
圖/《戰狼2》電影劇照

國族主義是文化好生意

對於台灣社會與流行文化來說,中國文化產業擴張與美國的不同,一方面,在於更直接的創意人才外流(或正向看待是「更多工作機會」);另一方面,則是影視內容與藝人言論中,如同槍炮的國族主義對峙。

以美國中心看待「中國式民主」,我們很容易誤解那些主張「中國台灣金馬獎」的藝人,不過是主動或被動地與北京「主旋律」共舞。但除了政治禁忌與個人政治偏好之外,真正支撐影視工作者政治表態的基礎,在於國族認同所具備的市場吸引力。

首先,中國影視產業崛起,能在一定程度內挑戰好萊塢霸權,依靠的是強大國家政策的主導,及與大型資本「臂距之遙」的合作。在發展歷程上,中國與韓國類似的「東亞模式」,與美國不盡相同。其次,「愛國」作為一種電影類型,不只較易於通過審查與獲取補助,更在中國社會興起的民族自信與認同上,容易獲得觀眾共鳴與市場票房。

所以國族主義是一門好生意,《戰狼2》在中國大賣,正說明了這一點。

上屆金馬獎影帝涂們在頒發最佳女主角獎項時,一席「中國台灣金馬」發言引發兩岸熱議。...
上屆金馬獎影帝涂們在頒發最佳女主角獎項時,一席「中國台灣金馬」發言引發兩岸熱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槍與玫瑰之外的文化自主

〈Chinese Democracy〉發行時,記者詢問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泰剛的看法,他回答「據我瞭解,很多人不喜歡這類音樂,因為它太嘈雜,噪音太大。我想你應該是一個成熟的成年人了吧?」很高明。沒有槍砲般針鋒相對,但巧妙地表達對這首歌與美式hard rock的不以為然。

在流行文化語彙中,槍砲向來不是主流,玫瑰才是。對中國電影來說,要「走出去」在台灣市場獲得共鳴,最好的武器不是在中國大陸市場的硬梆梆國族語彙,而是軟性的嘲諷藝術與高明的表演內容。因為《戰狼2》在台灣不受歡迎,所以與其爭論「中國台灣」金馬獎,不如就繼續參與金馬獎。

對台灣的流行文化來說,其實我們更要思考,美國的玫瑰或中國的槍砲所造成的文化依賴,並無二致。因為脫離土壤的玫瑰,短時間內就會凋謝。

如果真要追求文化個體的自主,與其繼續爭論金馬獎,不如好好培養自身影視產業,與發展國內外市場。有了賴以生存的「麵包」,本地流行文化才足以抵抗真實的槍炮威脅、與虛假的玫瑰誘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