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阪神投手藤浪晉太郎確診,掀開日職不好說的「谷町文化」

日職阪神投手藤浪晉太郎日前確診新冠病毒,現已出院。 圖/美聯社
日職阪神投手藤浪晉太郎日前確診新冠病毒,現已出院。 圖/美聯社

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在中國武漢爆發後,目前全球確診病例突破143萬人,病亡人數也超過八萬人,並有183個國家或地區被感染。其中,世界的職業運動也受到疫情衝擊,包括義大利與西班牙的甲級足球聯賽,接連在3月12日與15日出現首位確診者。消息傳回亞洲時,當初包括台灣與日本職業運動圈內,紛紛因為早先預防得宜而慶幸沒有職業球員出現確診案例。

不過,百密總有一疏,就在3月25日時,日本職棒阪神虎隊投手藤浪晉太郎就因為「嗅覺異常」就醫檢驗,結果在26日被檢驗出陽性反應,成為肺炎確診者。消息一出,許多球迷都相當訝異,而曾跟藤浪有過近距離接觸的伊藤隼太與長坂拳彌等紛紛出現嗅覺異常後,阪神虎才又公布這兩人確診消息。

這三人確診後,媒體才知道當時他們是一起去參加派對。原本以為只是少少幾人,但接下來幾日,派對上的諸多女性紛紛確診,消息如滾雪球般愈滾愈大,最後在日本媒體抽絲剝繭下,才發現這場派對人數來到32人。至此,許多球迷開始指責藤浪,認為他太不自愛,在疫情逐漸飆升的當下,還去參加這類頗具規模的派對活動。

根據後來八卦周刊報導,藤浪當時的派對場所是在大阪市中心梅田的高級公寓,還聘請高級壽司師傅坐鎮,與喝不完的美酒,完全就是一片酒池肉林的景象。但日本棒球界與體育圈明眼人都知道,藤浪雖有名,但要憑一己之力號召舉辦32人的大派對,說什麼也都太困難。而背後的金主到底是誰?講到這裡,也就不得不提到日本體育圈特有的「谷町文化」。

起源明治初期相撲

「谷町」原是日本相撲界的黑話,意旨選手非公開的贊助商會私下提供金錢或是各方面援助,平常不要求任何報酬,但如果贊助商在酒席上需要相撲力士現身時,相撲力士也必須出席站台,作為一種特定的互惠關係。不只體育圈、現在在日本演歌界、演藝圈中也被廣泛使用。

谷町文化起源眾說紛紜,比較可考的是在明治年代中期,當時位在大阪市南區谷町的開業醫生,因為熱愛相撲文化,當看到貧窮相撲力士付不起醫藥費時,總是免費幫他們治療,並說「等有錢再還我就好」。等到有力士真的出人頭地,拿著賺到的錢歸還時,醫生還會出於好意婉拒。

本來谷町文化應為美事一樁 ,但是到了昭和中期後,開始漸漸走歪。當時代理相撲專用藥膏「淺井萬金膏」的森家,就因為常常提供免費的膏藥治療,到後期,相撲協會為了要回饋森家,特別在東京的兩國國技館內設置給森家專屬坐墊席的「升席」。最後,這些原為私下的互助美德,逐漸變質為對價關係,並演變為私下交易的潛規則。

二次大戰之後,這樣的谷町文化隨著日本經濟復興,一直從相撲界延伸到摔角界、演藝界,最後轉進棒球界。在日本職業棒球60年代與70年代中期,常常受到谷町文化影響,許多球界人士常常收到地下贊助商的資助,喝得酩酊大醉。最後不得已只能接受到賭博、美色、在樁腳利誘下,開始在比賽中放水,過去日本職棒有名的「黑霧事件」,本質上就是谷町文化過度氾濫下的惡果。

「谷町」原是日本相撲界的黑話,意旨選手非公開的贊助商會私下提供金錢或是各方面援助...
「谷町」原是日本相撲界的黑話,意旨選手非公開的贊助商會私下提供金錢或是各方面援助。 圖/美聯社

谷町文化轉為地下

日本職棒過去的酒色財氣縱橫,在70年代一定程度地影響到社會形象,以至於進入平成年代,廠商的贊助除了要浮上檯面之外,許多日本職業球團也致力於撲滅谷町文化。

然而,至今唯一沒有辦法有效解決的,就是阪神虎隊。一來是阪神虎隊有其既有派系、各方山頭與中小企業各自擁戴的選手,再來就是關西傳統上,運動選手很難與應酬文化置身事外。

根據八卦週刊,藤浪就是在當地大牌美髮業者「贊助商」的勸誘下,前往梅田高級公寓作客,隨後與幾位女性相談甚歡,在「密切接觸」下而確診。縱使八卦週刊內容可能存有疑慮,然而,阪神球團事先對藤浪赴會知不知情?他是在廠商委託下前去?還是球團半要求下前去?恐怕也只有當事人才能明瞭。但可確定是,這場派對是為了藤浪而舉辦的谷町文化派對。

其實到現在,谷町文化並未消失,而是轉為「個人後援會」或是「粉絲俱樂部」的名義轉往地下化經營。特別是這些非正正式贊助商的廠商始終偏好職棒球員,一來他們具有「體育會系」特質,能喝能聊又精力旺盛,就算這些選手哪天因為成績不佳被球團釋出,多半能夠藉由這些非贊助商企業幫忙,找到餬口的工作。

當然,谷町文化演變到後來,幾乎都是黃賭毒與黑道插手其中。在台灣,這樣的文化過去多盛行於演藝圈與棒球圈,而日本則因為有暴力團驅逐運動與各球團的自清行動,一定程度地受到控制。但在這次藤浪確診案例中,假使球團能夠早點掌握,並且適時給予制止的話,就不會出現球隊爆發群聚感染的後果。

日職在本季開賽前,先是進行閉館比賽,直到爆出阪神藤浪感染肺炎後,才跟進宣布停賽。...
日職在本季開賽前,先是進行閉館比賽,直到爆出阪神藤浪感染肺炎後,才跟進宣布停賽。開賽日期至今無期。 圖/法新社

擺脫不了人情壓力

在這起藤浪確診事件中,最倒楣的莫過於是中日龍。在3月14日藤浪的派對後,中日龍二軍隨即在20日與22日與其進行三連戰,確診的伊藤隼太也連續出賽。後來感染消息一出,中日龍為了安全起見,也只能暫時隔離兩位與其有密切接觸的選手。阪神則是從3月26日起出現確診後開始嚴加管理、全隊停訓。

阪神在這波疫情中,也對選手採取較寬容的政策,平常只約束球員出門必須戴口罩。但日職當時即有通令各隊必須對自家選手嚴加管理,阪神卻漫不經心。以至於真正有確診案例出現後,就有日本記者對筆者表示,「阪神令人討厭的,就是這種毫不在意、等到出事後才開始裝認真的態度。」只不過這樣的態度,也成為日本職棒的防疫破口,讓其他11隊自主健康管理的苦心白搭。

然而,當大部分的球迷將過錯指向藤浪的散漫時,筆者與多數日本記者也認為,藤浪不過是阪神虎在谷町文化的遺緒下,因為人情壓力而去赴會,最後不幸感染而成眾矢之的。當年被視為跟大谷翔平一樣的天才投手,卻因其單純的個性,在進入複雜的成人社會後,變得更難以預測。

不過,谷町文化說到後來,也不過是一個國家社會在經濟發展蓬勃下必然會出現的現象。不論當初的歐洲足球、中國足球、乃至於韓國與台灣職棒(如米迪亞暴龍與時報鷹、中信鯨等假球案)等,其實都有這種因為有利可圖,而造成非正式的贊助商想要插一腳、分杯羹等情事,球員隨之遊走法律灰色地帶也屢見不鮮。

日前,伊藤與藤浪在出院後,對於自身行為對日本社會與球界造成的風波向大眾與球團深深謝罪,總教練矢野耀大也在7日正式謝罪,「對於球界與各位造成這麼大的困擾,我當然有責任。我不好好接受這責任是不行的。」但能否有效阻止這種長久以來的舊習,留待球團與聯盟是否有大刀闊斧的魄力而定。

藤浪當年被視為跟大谷翔平一樣的天才投手,卻因其單純的個性,進社會後變得難以預測。...
藤浪當年被視為跟大谷翔平一樣的天才投手,卻因其單純的個性,進社會後變得難以預測。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