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打高投低、彈力球與比賽時間過長——職棒球迷要的是什麼?

中職比賽時間過長問題,始終為外界詬病。 圖/法新社
中職比賽時間過長問題,始終為外界詬病。 圖/法新社

這就是沒有比賽時間限制最有趣的地方!

日本漫畫家安達充的作品《H2》中,男主角國見比呂這句台詞,充分說明棒球的最大特徵——沒有時間限制。與籃球每節12分鐘、足球一個半場45分鐘相比,棒球比賽沒有時間限制,因此可以加入更多戰術對決空間。不過在近來的中華職棒中,這樣的無時間限制,似乎也成為球迷與媒體評論的焦點。畢竟從4月開季以來,一場動輒三個半到四小時的比賽時間,著實讓人吃不消。

中職在短短開季一個月內,至今已累積超過百轟,不得不佩服中職打者們的天生神力。然而,如此「打高投低」現象也一直為人所詬病,再加上天氣悶熱、比賽冗長,無論對球員或球迷來說,都是對體力的考驗。近日,有台灣媒體再度指出中職比賽時間過長的問題,也開始反思是否需要改進球的彈性係數,但聯盟官方則不斷表示,彈性係數都在規定範圍內。

去年8月,日本國家隊總教練稻葉篤紀來台視察中職比賽時,同行的還有日媒《報知體育》與《日刊體育》記者。當時筆者在採訪總統選戰之餘,也順道抽空下去採訪,聽到他們不約而同指出中職比賽時間太長,認為投手在該出手的時間點卻不見動作,讓球迷落空。

過去日本職棒也曾思索如何縮短比賽時間,2009年更提出改革案,要求換局時間在2分15秒內、當局內投手更換要在3分15秒內、壘上無人時投手要在15秒內出手等;打者則被要求快速進入打擊區內,並加快球僮拿用具的速度等。

不過綜觀20年來,日職比賽長度沒有多大改變,2019年平均一場比賽還是3小時16分內。因此,就筆者粗淺來看,球的彈性係數過高,還是惡化比賽體驗的首要因素。

中職在短短開季一個月內,至今已累積超過百轟。圖為統一獅隊唐肇廷敲出追平轟。 圖/統一獅隊提供
中職在短短開季一個月內,至今已累積超過百轟。圖為統一獅隊唐肇廷敲出追平轟。 圖/統一獅隊提供

國家隊投手選不出

如同前述,棒球因為沒有時間限制,反過來說就是掌控時間的遊戲。一位好的投手,投球流暢度跟出手時間的自在度是無可比擬的,甚至可以主宰整場比賽的氣勢,這也是比賽好看之處。1950年代到1970年代的日職,比賽大多在兩小時半左右結束,當時多是大投手主宰的時代,球迷進場看投手掌控時間,好不快活。

不過到了80至90年代,日本職棒比賽開始加長,除了廣告因素外,很大的原因在於戰術開始複雜化。81歲的前日本國家隊投手教練、前DeNA灣星隊總教練權藤博曾說:「很多高中能夠掌控比賽節奏的好投手,進職棒後開始投不好,最後就這樣埋沒。這是教練團的不對,要投手留點空間、不要太盛氣凌人、兩好球後先丟一顆外角壞球等。」

教練團戰術過多之下,無形間開始破壞投手的投球節奏,但日本投手也為了「閱讀空氣」,開始放慢自己的節奏,但也出現因無法適應而崩潰的投手,勉強適應下去的,就開始拖長比賽節奏。權藤博說,打者其實在兩好球後都會很害怕,結果卻來一顆外角壞球,反而讓他們有喘息空間。

日職當年試了很多改革方法,雖然大多數未能改善比賽時間,不過有一個相當立竿見影的方式——放寬半顆到一顆好球帶。這讓投手不只更敢大膽出手外,也增加了對決的意識。

說得難聽點,職棒聯盟如果養不出大膽對決與自信的投手,在國家隊層級會很難選人,因為青少棒可能會開始找不到人當投手,畢竟像王建民一樣的大聯盟神投模範,真的是可遇不可求,在自己的國家聯盟培養投手明星還是最快的。

筆者體育採訪經驗不多,但是在台日韓現場採訪看過最具宰制力的投手,依舊是韓國的吳昇桓(現三星獅球員)。吳昇桓在2017年WBC首爾的台韓戰就是擺明「對決」,不只球球剛猛、出手時間也快,快到甚至台灣選手都沒準備好,球就應聲接補。本來實力相近的台韓兩國比賽,差距一瞬間被吳昇桓拉開,在記者席上看見高國輝面對吳昇桓第一球,他竟下意識苦笑了一下,至今令人難忘。

中信兄弟投手廖乙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信兄弟投手廖乙忠。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打者陷入成長意識

球的彈性係數過高,讓聯盟整體打擊成績變好,打者自然就會產生成長意識。中職在2016年球季曾出現三位打擊率超過四成的「四割男」,坦白說當時就應該在用球上再做思量,因為彈性係數過高的話,打者的實力在聯盟內看似很好,但是跟他國棒球圈相比卻會變差,因為打者甚至可以只用七分力上班,還是可以打出深遠安打甚至全壘打。

日本一代天才打者鈴木一朗,當年橫掃日職,蟬聯五屆安打王與七屆打擊王。一朗的「俊足巧打堅守」無疑是日本少年的範本,掀起很多一朗模仿現象,不少少年棒球選手,明明是右投右打卻因此硬練右投左打,重新訓練肌肉與協調性。

當時「巧打者」被視為潮流,不少球員改成右投左打後,進入日本職棒圈也都還打出不錯的成績,不過到了國際賽事卻沒有太大效果。原因在於,巧打者不以全力揮擊為主,在國內聯賽可以因為彈性係數較高的球打出「德州安打」,碰到國際賽的球就變成「鳥飛球」。加上畢竟不是人人都是一朗般天才又懂得調整與苦練,這些在日本稱霸的右投左打——如川崎宗則與西岡剛等——後來也在大聯盟適應困難。

球的彈性係數也在日職引發爭議,2011年與2012年可說是日職的投高打低年,當時日職導入美津濃的統一球,彈性係數相當低,因此該兩年的打擊成績相對不好,全壘打王的巴倫丁(Wladimir Balentien)僅有31轟,2012年中央聯盟的投手平均防禦率還低到只有2.87。不過2013年球季全壘打數突然暴增,引發不少質疑,當初聯盟雖跟選手說明「球的彈性係數沒變」,但選手們仍對此有異議,不斷跟聯盟抗議,認為已經徹底影響比賽品質。

最終,日職聯盟在6月召開記者會,承認更換了比賽用球。但當初選手工會明明收到「球的彈性係數沒變」,為何在6月才改變說法?不少記者追問責任,認為聯盟根本說謊,時任聯盟主席加藤良三表示「我不覺得這是醜聞」。事務局長下田邦夫則受訪表示有得到加藤允諾,加藤則極力撇清,表示毫不知情,最後下田邦夫被降職處分,並扣薪三個月,加藤良三則是在2013年結束後辭去主席一職。而就在那一年,巴倫丁打出日本職棒史上最多的單季60轟。

雖然2013年日職是打高投低,平均比賽時間長達3小時17分,而投手平均防禦率,央聯從2012年的2.87上升到3.72,洋聯則為3.03上升為3.58。然而洋聯投手如當時效力於樂天金鷹隊的田中將大,依然創下單季24勝0敗的鬼神成績,歐力士猛牛隊的金子千尋則投出200次三振,奪下球季三振王。對照中職這幾年在明顯的打高投低明顯之下,投手對戰成績可說普遍崩盤。

另一方面,彈性係數、打高投低相互作用下導致比賽時間過長,某種程度也是不尊重現場觀眾,因為觀眾的時間是最寶貴的。

樂天桃猿朱育賢締造全聯盟最快10轟紀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樂天桃猿朱育賢締造全聯盟最快10轟紀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尊重觀眾比賽時間

日本在1959年6月25日曾經辦過一場讀賣巨人對阪神虎的「天覽試合」,當時昭和天皇親自來現場觀戰,日本職棒莫不戒慎恐懼,連主審島秀之助都說「屁股對著天皇這樣好嗎?」不知道是不是怕壞了天皇觀賞比賽的雅興,那場比賽打得異常快速,2小時10分鐘收工外,內容也有來有往,長島茂雄跟王貞治轟出首次「ON砲」、吉田義男的美技守備、廣岡達朗的眼神示意牽制等,宛如劇場。

說到底,還是「客人是神」的老話,職棒比賽時間不只與球隊有關,既然觀眾也在比賽中,就也是觀眾的時間。退一萬步說,職棒球員基於「服務態度」還是要儘量掌控時間,並拿出如對待天皇般的戒慎恐懼,打好每一場球。假若打者一直退出打擊區、投手一直要投不投、捕手回傳又要一直起身,兩邊球隊一直內心戲,都是不尊重來客的舉動。

日本職棒這幾年也持續面臨年輕一輩不愛看棒球的困擾,年輕人認為動輒三小時坐在小小的觀眾席上,實在累人。歷經多次縮短比賽時間策略未見成效後,日職開始朝向比賽體驗改進,加強吃與玩等方面之外,也加重其他娛樂設施,樂天金鷲隊與日本火腿隊的未來主場,都是明顯例子。許多上班族球迷也在下班後進場短暫娛樂消費,只看個5局或7局後回家,棒球人口在未來勢必會持續減少,因為娛樂只會愈來愈多元。

棒球因為沒有時間限制,所以才能夠盡情享受時間,無論時間長短,只要有效率,有來有往,內容充實,都是好比賽。

當然,霸氣的投打對決一定是棒球運動的迷人之處,就如同文章開頭漫畫中的國見比呂,在對輕視他的足球選手轟出滿貫全壘打後,說出那句名言,瀟灑地走了。能夠掌控時間,卻不拖泥帶水,也許才是棒球的精髓。

能夠掌控時間,卻不拖泥帶水,也許才是棒球的精髓。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能夠掌控時間,卻不拖泥帶水,也許才是棒球的精髓。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