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廖桂賢

極端氣候下的水患治理:先丟棄「快速流下主義」!

極端氣候下的水患治理:先丟棄「快速流下主義」!

台灣人對淹水事件不陌生,但每次淹水後造成更嚴重「水」災的,卻是政客與酸民不負責任亂噴的口水,讓台灣社會無法理性討論氣候變遷下的減災策略。我們真正需要嚴肅思考的是:如何在愈來愈頻繁的淹水事件中,汲取經驗,讓台灣更具韌性?

廖桂賢
台灣都市河川的想像:突破限制才是真前瞻

台灣都市河川的想像:突破限制才是真前瞻

一條很生態的健康河川也可以有親水功能,同時也可以是賞心悅目的美麗河川,也仍然可以滯納洪水來防災。但是,絕對不能因為要親水或是打造某種樣貌的水景,就破壞原有的生態,或是忽略河川應有的生態功能。

廖桂賢
不只是親水:以「生態復育」恢復河川生命力

不只是親水:以「生態復育」恢復河川生命力

從「生態」的角度而言,柳川與綠川改造後卻仍欠缺「河川生命力」。長期被當作純粹的排洪排污渠道已久、醜陋又悲情的柳川與綠川,即便在改造後都變乾淨漂亮了,也成功帶入人潮,我仍然必須指出,這並非河川「生命力」。

廖桂賢
停車位不足,增設停車場只會製造更多問題

停車位不足,增設停車場只會製造更多問題

每輛車需要四個停車位,那得消耗掉一個法國或西班牙大小的土地面積,才能滿足全世界的停車需求!

廖桂賢
從車的城市到人的城市:台灣該向美國汽車文化看齊?

從車的城市到人的城市:台灣該向美國汽車文化看齊?

小小的台灣島上已經建設許多高速公路與快速道路,政府仍然樂此不疲地繼續規劃和找尋新的車道路徑。

廖桂賢
國情不同?——永續城市,別說台灣不可能

國情不同?——永續城市,別說台灣不可能

別總是一口咬定好政策不可能在台灣推動,永續城市的改變也許下一秒鐘就會發生。

廖桂賢
怎樣才能成為「不怕水淹」的韌性城市?

怎樣才能成為「不怕水淹」的韌性城市?

打造一個「不怕水淹」的城市並非天方夜譚,也不見得需要高科技。

廖桂賢
韌性城市不是「不淹水」,而是「不怕水淹」

韌性城市不是「不淹水」,而是「不怕水淹」

我們還要繼續不切實際地喊著「不淹水」嗎?

廖桂賢
《野溪怎麼了?》——期待回復河川生命力的生態復育工程

《野溪怎麼了?》——期待回復河川生命力的生態復育工程

野溪是許多生命的家,大規模的人為擾動一定會造成「家破人亡」。

廖桂賢
為什麼社子島開發計劃引發質疑?

為什麼社子島開發計劃引發質疑?

許多專業者對社子島開發案的質疑,並非是反對任何開發,而是反對不當、無必要之大規模開發。

廖桂賢
放下人定勝天的思維:不讓水淹不如打造不怕水淹的桃園機場

放下人定勝天的思維:不讓水淹不如打造不怕水淹的桃園機場

這些只看圖就膝反射的罵聲與酸言,實在太過廉價,是比淹水還糕的口水。

廖桂賢
社子島問題不能奢望用假民主的i-Voting解決

社子島問題不能奢望用假民主的i-Voting解決

我們希望提醒市府團隊:社子島問題不能奢望用假民主的i-Voting解決。

廖桂賢
想像一個海綿城市(下):水旱災並存的台灣,水管理從破除排水迷思開始

想像一個海綿城市(下):水旱災並存的台灣,水管理從破除排水迷思開始

台灣的水環境管理的確有許多先天上的困難,但最大的障礙卻是來自觀念本身──排水。

廖桂賢
想像一個海綿城市(上):當雨水逕流影響河流生態

想像一個海綿城市(上):當雨水逕流影響河流生態

完全為排水而設計的雨水下水道建設,並沒有考量到它對河川水文和水質的負面衝擊。

廖桂賢
有堤無患?——正視堤防隱藏的「潰堤」風險

有堤無患?——正視堤防隱藏的「潰堤」風險

只要是擋水的堤壩,無論是建造維護一流的堤防,或是豆腐渣工程,都有潰決的可能。潰堤不但是生命財產的巨大的威脅,一旦潰堤,沒有崩壞的堤身反而會阻擋水的排除,只得仰賴抽水機抽除,因此潰堤後積水通常難以消退。

廖桂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