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曹郁美/「民歌45」又鬧雙胞?兼談那些年的「金韻四虎」

「民歌45高峰會」演唱會,左起李明德、王海玲、葉佳修、施孝榮、邰肇玫、殷正洋、于台煙、王瑞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歌45高峰會」演唱會,左起李明德、王海玲、葉佳修、施孝榮、邰肇玫、殷正洋、于台煙、王瑞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 文:曹郁美,東吳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前金韻獎資深企畫。)

潘越雲的演唱會甫落幕,二大演唱會開始沸騰——由施孝榮主辦的「民歌45高峰會,巨蛋感恩場」,以及由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主辦的「相知相守,民歌45演唱會」——這二大都有「民歌45」之名。明眼人都知,五年前的戰火又再燃起。

時光倒流至40年前,由陶曉清創辦的「民風樂府」成立,網羅了金韻獎、民謠風等歌手加入陣容,聲勢日益壯大。後來民風樂府易名為「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歷任的理事長為陶曉清、吳楚楚、殷正洋,再交棒至李建復手上。

大約每十年,他們就辦一次演唱會,「民歌20」、「民歌30」都讓粉絲激動、回味,當天節目的全程錄影,至今仍在網路上找得到。

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歷任理事長殷正洋(左起)、吳楚楚、陶曉清、李建復,攝於2015年民歌40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歷任理事長殷正洋(左起)、吳楚楚、陶曉清、李建復,攝於2015年民歌40記者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歌45」再度鬧雙胞?

2014年,李建復接了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理事長一職,於2015年立刻籌辦「民歌40」系列活動。別的不說,大型演唱會的場地由歷來的台北國父紀念館,躍升為北高兩地的小巨蛋,單是三場的製作預算、票房壓力、喬出眾歌手的演出時間與順序、樂團、和聲、硬體設備的組織與排練,就足以人仰馬翻。

更別說其他周邊計畫,小型演唱會全台跑、專題演講、靜態展覽、紀錄片拍攝、文宣企劃、媒體造勢……。三場辦完之後還有一個眾歌手南下的度假之旅,又是忙個不可開交。據說李建復忙完之後掛了病號,讓粉絲心疼不已。

同一時間,施孝榮也籌辦了「民歌40」演唱會,讓對方愕然。「孝榮版」與「中華版」相距幾個月,當媒體大剌剌地以「鬧雙胞」作標題,雙方陣營可尷尬了。不只如此,施孝榮與李建復似乎王不見王,「我不邀你來,也不會去你那兒」,他倆在雙方的演唱會上都缺席。

只不過,五年前的「鬧雙胞」今日又重演。要討論誰對誰錯,也沒什麼意思,就好像甲公司要開拍《紅樓夢》,乙也要拍,甲說:「你找碴!」乙說:「《紅樓夢》是你獨享的嗎?」甲說:「你不會延後一年?」乙說:「為什麼你不延?」

「民歌40」、「民歌45」也一樣,誰都可以主辦,誰都希望對方退讓,但兩個版本時間太靠近,主題名稱又一樣,票源分散,媒體聚焦也分散。今年尤烈,竟然都放在9月,讓粉絲為難。我們只好出來打圓場:疫情讓人悶太久,唱唱歌,活動活動筋骨,把三倍券花一花,全場high翻天,熟年男女熱情奔放一下。

然而,我這「老新格人」另有一番感觸,以下要談談「金韻四虎」。

李建復接了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理事長一職,籌辦民歌40系列活動。圖為民歌40巡迴列車演唱會,攝於2016年。 圖/大大娛樂
李建復接了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理事長一職,籌辦民歌40系列活動。圖為民歌40巡迴列車演唱會,攝於2016年。 圖/大大娛樂

2015年,施孝榮也籌辦了「民歌40高峰會」。圖為施孝榮(前左三)與民歌手一同參與造勢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2015年,施孝榮也籌辦了「民歌40高峰會」。圖為施孝榮(前左三)與民歌手一同參與造勢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曾經的「金韻四虎」哪去了?

「金韻獎」由新格唱片主辦,「金韻四虎」是我給他們的名號,依年齡序為王夢麟、黃大城、李建復、施孝榮。哦,不,王夢麟沒參加過金韻獎比賽,而是在邰肇玫的推薦下投稿了〈雨中即景〉,瞬間爆紅。緊接著李建復的〈龍的傳人〉、施孝榮的〈歸人沙城〉、黃大城的〈今山古道〉,都曾震盪江湖。

同一時間,「民謠風」的蔡琴、銀霞、葉佳修、潘安邦,以及創作人梁弘志也都引領風騷。那幾年校園歌曲的風風火火,讓鄧麗君、鳳飛飛等流行藝人都要靠邊站。

十多年前,我看到「四虎」在電視上合唱民歌組曲,由王夢麟領軍「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地打拍子,四位師兄弟搖晃著簡單舞步,一首首當紅歌曲從他們口中流洩出來(我記得有〈七月涼山〉),真是奇觀——你看過李建復左一右一、轉個圈的模樣嗎?

而黃大城自政大畢業後,除了活躍於歌唱圈,同時也考入民航局擔任機場的塔台工作,服務地點應該是桃園。某天,他突然被調至澎湖的馬公機場,等於是「發配邊疆」。原來他常因參加演唱會而請假,讓人看不順眼而參奏了一本,從此黃大城便過著「台澎兩地飛來飛去」的日子(他家在台北)。黃大城的歌以〈今山古道〉、〈漁唱〉廣受歡迎,另外他作曲的〈讓我們看雲去〉也成了陳明韶的招牌曲。

如今來看,黃大城已於2008年癌逝,王夢麟減少活動,李建復、施孝榮又「王不見王」,「金韻四虎」要再同台已不可能。

圖為「金韻四虎」李建復(左起)、黃大城、施孝榮、王夢麟,與演員翁家明合影,攝於2006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圖為「金韻四虎」李建復(左起)、黃大城、施孝榮、王夢麟,與演員翁家明合影,攝於2006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歌時代「年輕人唱自己的歌」曾蔚為流行。圖為民歌手施孝榮(右二)與蘇來(右一),攝於1985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歌時代「年輕人唱自己的歌」曾蔚為流行。圖為民歌手施孝榮(右二)與蘇來(右一),攝於1985年。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民歌元年始於1975

本來「中華版」是十年辦一次演唱會,「民歌40」之後王夢麟說話了:「十年等太久,五年辦一次吧」「你看看站在台上的這些人,十年之後還有幾個站在這裡?」這是事實,夢麟自己後來動了手術,體力也大不如前。

施孝榮則自「民歌40」起,每年都辦或大或小的演唱會,民歌41、42、43,直至今年的45,結果撞上了「中華版」的「45」。究竟這「40」、「45」的數字從哪兒來?必須回溯至1975年6月6日,一場名為「現代民謠創作演唱會」在台北中山堂舉行,主持人不是別人,正是中廣的陶曉清。

該演唱會由當時的台大研究生、年輕作曲家楊弦擔綱演出,他把余光中的詩譜曲獻唱,次年在洪建全基金會的支持下出版成唱片,創造「擺脫東洋與西洋,年輕人唱自己的歌」的熱潮,更引爆了後來校園歌曲的狂飆。

此後,1975這一年就稱為「民歌元年」,而2020年,即是民歌45週年,亦是二大演唱會皆名之為「民歌45」的緣由。

左:施孝榮主辦「民歌45高峰會,巨蛋感恩場」海報。右: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開麗娛樂主辦「相知相守,民歌45演唱會」海報。 圖/作者提供
左:施孝榮主辦「民歌45高峰會,巨蛋感恩場」海報。右: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開麗娛樂主辦「相知相守,民歌45演唱會」海報。 圖/作者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