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呂禮詩/中國北韓聯合反彈道飛彈軍演?解放軍進入日本海的疑雲

解放軍055型飛彈驅逐艦首艦「南昌號」,3月首次參與穿越對馬海峽的護航編隊。 圖/美聯社
解放軍055型飛彈驅逐艦首艦「南昌號」,3月首次參與穿越對馬海峽的護航編隊。 圖/美聯社

(※ 文:呂禮詩,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軍艦前艦長)

解放軍055型飛彈驅逐艦首艦「南昌號」,3月首次參與穿越對馬海峽的護航編隊。編隊18日北上進入日本海,歷經八日後南下返航,表面看來似乎與近年來的單艦穿越相同,但從航行日數、編隊方式、中國與北韓兩國高層互動、北韓試射彈道飛彈型號及時機等因素逐一分析,動機似乎並不單純。

解放軍海軍編隊的不尋常舉動

依據日本防衛省統合幕僚監部對解放軍在其防空識別區內的活動紀錄,解放軍海軍編隊穿越對馬海峽始於2013年,路線各有不同。有時從對馬海峽北上進入日本海,由宗谷海峽經西太平洋再由宮古海峽返航;也有從大隅海峽進入西太平洋,北繞津輕海峽進入日本海,再由對馬海峽南下返航;2016年以前,每年執行一次,2017年則執行了三次。

2018年起進入新的階段,解放軍每個月或隔月派遣單艦由黃海穿越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當天或隔天循原路駛返黃海;納編的艦型亦產生變化,從以往的驅逐艦、護衛艦及補給艦編隊,改為054A飛彈護衛艦執行。改變路線及兵力後,2018年執行了九次、2019年則為七次,2020年因疫情的影響,只有三次。

解放軍穿越對馬海峽,並非僅是「跨海區操演」。前蘇聯時期美軍的水面艦、反潛機投放的聲標或是「水下音響監聽系統」(Sound Surveillance System, SOSUS),在淺水區經常發現核動力潛艦以潛望鏡深度隱蔽於水面艦船下方,進入深水區後再行潛航,如聲納手不察,非常容易誤判為水面艦船的噪音來源。解放軍極可能仍然沿用此一方式,掩護部署於北部戰區的潛艦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

然而此次的101艦編隊,打破了近三年來的慣例。除054A飛彈護衛艦外,高規格的納編了055型飛彈驅逐艦「南昌號」(舷號101)與052D飛彈驅逐艦「成都號」(舷號120),這三者續航力約為十日左右,執行八天任務卻未納編航速較慢的補給艦,顯見其任務所需之機動性已非一般護航行動。

根據Twitter上一名擅長以衛星照片追蹤解放軍海軍動態的帳號,其3月24日的貼文顯示,101編隊在大和海盆附近,以低速航向西南活動,101艦甚至連艦艉的尾跡都很微弱,僅以「應舵速率」航行,似乎在等待什麼;更令人起疑的是,其編隊「威脅軸」置於西北方的北韓而非東南方的日本,與地緣政治下的現實相距甚遠。

擅長以衛星照片追蹤解放軍海軍動態的帳號August20190831,於3月24日分析的衛星照片。 圖/取自TwitterAugust20190831
擅長以衛星照片追蹤解放軍海軍動態的帳號August20190831,於3月24日分析的衛星照片。 圖/取自TwitterAugust20190831

KN-23短程彈道飛彈透露玄機?

3月25日的清晨七時許,北韓於咸鏡南道的咸州郡發射兩枚射程450公里、遠地點(apogee)達60公里,外型酷似俄製「9K720伊斯坎德爾」(Iskander)的KN-23短程彈道飛彈。

若以此次遠地點高度計算其「雷達有效水平距離」(distance of radar horizon),將涵蓋以遠地點為中心的直徑1,009公里範圍,幾乎是整個日本海,只要雷達發射機功率夠大、接收機靈敏度夠高就能有效偵獲,遑論101編隊距離遠地點則只有453公里。

編隊最接近飛彈遠地點的052D型飛彈驅逐艦配備了Type 346A「主動電子掃描陣列」(Active Electronically Scanned Array, AESA)雷達;其次為使用Type 346B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的055型飛彈驅逐艦,遠離威脅軸的則是未具相位陣列雷達的054A飛彈護衛艦。

KN-23短程彈道飛彈首次出現在2018年2月8日北韓「建軍節」的閱兵,並隨即在2019年的5月、7月及8月,進行了四次以上的試射,已具初始作戰能力(initia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IOC)。其後由於當時的美國總統川普與金正恩2018年於新加坡聖淘沙、2019年2月於越南河內,及2019年6月在南北韓「非軍事區」的三次高峰會,使北韓暫緩了彈道飛彈的試射,改為試射多管火箭系統(multiple launch rocket system, MLRS)與巡弋飛彈。

本次推論中國、北韓反彈道飛彈軍演編隊示意圖。 圖/作者提供
本次推論中國、北韓反彈道飛彈軍演編隊示意圖。 圖/作者提供

北韓配合解放軍軍演?

不過,今年火花四射的安克拉治美中高層會議於3月21日結束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動身前往歐洲訪問,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北約部長會議;相對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卻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互致口信,強調兩國之間必須加強戰略溝通與團結合作,以應對「敵對勢力」(hostile forces)。

北韓何以甘冒此大不諱的違反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第1695、1718、1874、2087、2094、2270號決議、不顧勞民傷財,更讓上任不到百日的美國拜登總統下不了台,挑了解放軍在日本海的期間,再次進行彈道飛彈試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配合解放軍,進行反彈道飛彈軍演,而這也就是101艦編隊打破慣例長時間滯留於日本海的原因。

美國海軍進行飛彈防禦,源自於波灣戰爭時提康德羅加級「莫比爾灣號」巡洋艦(USS Mobile Bay CG 53)以AN/SPY-1A相位陣列雷達,偵獲敵方飛毛腿(Scud)飛彈的彈道數據。遂由配備相位陣列雷達的提康德羅加級巡洋艦及柏克級驅逐艦,成為美軍發展「海軍區域飛彈防禦系統」(Navy Area Missile Defense)及「海軍戰區廣域飛彈防禦計畫」(Navy Theater Wide BMD Program)的載台。

解放軍方面,「055型驅逐艦綜合立項報告」於2009年12月通過解放軍審查,並在2011年中進行大模規的設計研改,當時研判使用Type 346B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的055型飛彈驅逐艦,不但是航空母艦戰鬥群防空指揮艦,更可能具有彈道飛彈攔截能力,成為解放軍航空母艦戰鬥群的「防空傘」(air-defense umbrella)。

中國與北韓聯合演習的意義

此次測試一旦成功,解放軍將對052C/D飛彈驅逐艦的相位陣列雷達進行全面的性能提升,以鞏固航空母艦、075型兩棲攻擊艦與沿海軍事要域的空防。

同時,055型南昌艦及052D型成都艦透過北韓彈道飛彈進行反飛彈操演的推論如果屬實,就間接證明了美國前任總統川普一再提及且為五角大廈官員所證實的:以「17倍音速」飛行的「極音速滑翔體」(Hypersonic Glide Body)已對解放軍造成了莫大的威脅,此時下水如「下水餃」般的解放軍艦隊的數量優勢,將不再駭人!

3月25日,南韓媒體報導北韓飛彈試射。 圖/美聯社
3月25日,南韓媒體報導北韓飛彈試射。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