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潘宗佶/為老祖而歌或為政治跳舞?來自馬卡道部落青年的不平之鳴

2018年屏東縣赤山村馬卡道族夜祭。 圖/作者自攝
2018年屏東縣赤山村馬卡道族夜祭。 圖/作者自攝

今仔日又koh是祭祖个日子。逐家圍圍ê緊來kā老祖問一聲好!

代表老祖的「乩身」,率領族人們在廣場上圍成一圈,大家誦唱祈請老祖的曲調、手舞足蹈著,夜祭也在這樣熱切感人的氣氛之下,逐漸達到最高潮。位於屏東縣赤山村的馬卡道族,自2015年恢復夜祭後,每年元宵節都在圓滿的夜裡,傳唱著祖先流傳下來的歌聲,用身體記憶著這個族群的律動。

自1980年代末期的原住民族運動開始,臺灣各地族群意識逐漸抬頭,隱身在漢人社會中的平埔族群,也逐漸起身為自己發聲正名。在這之中,有不少平埔族部落積極復辦歲時祭儀、推廣自身族語,以期達到復振族群、找尋往日榮耀。而筆者所生活的屏東縣,更在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遍地開花,各個馬卡道族部落陸續復辦歲時祭儀。

筆者出身於屏東縣內馬卡道部落,即萬巒鄉赤山村中的馬卡道族人。今年元宵節時,赤山村已如期順利圓滿地完成夜祭。但就在選舉前夕,赤山村裡突然又傳出消息,準備在中秋節前夕,二度舉辦夜祭,相關活動宣傳旗幟上,也可見到政治人物名號,以及長期参與地方政治的利益團體。這不禁使人思考:這場二度辦理的夜祭究竟為何而辦? 意義何在?

屏東馬卡道族夜祭:祭哪位神祇?祭典怎麼舉辦?

屏東馬卡道族夜祭,族人稱之為「趒(tiô)戲」或是「ma-olou」,主要祭祀對象大部分皆為各個部落之「老祖」或「阿姆祖」,兩者皆泛指馬卡道族各部落中的祖靈。據耆老所言,祖靈通常代表著部落中所有已過世的族人,並無像臺灣漢人民間信仰中,僅止於同姓或同家族祖先之祭拜。對於馬卡道族人而言,夜祭可以說是現存於馬卡道族歲時祭儀中,最為重要、也最為盛大的民俗活動之一。

單就夜祭舉辦的日期而言,在屏東縣內的馬卡道部落大致上可分成農曆正月十五或是農曆十月十五這兩個日期,但也可能因為各個部落傳承上的差異性而有所不同。

不過,在目前可確立的則是在夜祭舉辦的頻率上,大多數部落多是一年舉辦一次夜祭,但也曾聽聞少數部落會在一年內舉辦兩次或是更多次夜祭的特殊案例,不過就整體上的比例實在是少之又少。就筆者所出身的赤山村的夜祭而言,自參與夜祭以來及訪談村內耆老及相關人物所言,赤山村的夜祭從來都只是一年舉辦一次,耆老們也未曾聽聞在赤山村內有過一年舉辦兩次夜祭的情況。因此筆者也對這場二度舉辦的夜祭,打上了大大的一個問號。

而在夜祭的現場主持及相關規劃上,除了遵從過往部落耆老所流傳下來的傳統以外,祭典的程序及主持,幾乎都是由各個部落/家族中的靈媒會同代表族人的長老、頭人等領導型人物一同舉辦。

赤山村此次即將二度舉辦的夜祭,掛在村落中的宣傳布條上,載明此次夜祭主辦單位為赤山村內的單一團體。事實上,該團體中並無任何一個家族或頭人長老等足以代表部分族人的領導型人物,該團體甚至也不是曾參與夜祭的宗教團體,或是與馬卡道族有關聯的團體。甚至,該團體與參與其中的成員,在此活動之前也未曾參與過赤山村的夜祭。

這麼特殊的團體身分,是否有權代表赤山村中的馬卡道族人們?甚至決定可說是「打破傳統」在一年內舉辦第二次夜祭呢?再者,就筆者對地方上政治情勢之瞭解,該團體中的領導者,正是年底九合一大選已經登記參選赤山村長的候選人之一,而該人也未曾參與過赤山村的夜祭。這場二度舉辦的夜祭,顯然只是為特定團體、特定政治人物宣傳,這等作為,置老祖的神聖性何在?

即將再度舉辦的夜祭之活動宣傳布條。 圖/作者自攝
即將再度舉辦的夜祭之活動宣傳布條。 圖/作者自攝

夜祭倘若淪為政治宣傳,族人們該何去何從?

在臺灣多數的民俗活動當中,都能看到政治人物參與或是掛名贊助等等。但倘若政治人物將參與民俗活動及相關贊助,都當成任內政績大肆宣傳,甚至是濫用職位權力、申請補助款或是要求相關單位配合協辦等等情事,那麼舉辦民俗活動的核心意涵究竟是什麼?

利用屬於眾人的民俗活動進行造勢,可能是相當普遍的社會現象,今年是選舉年,全臺灣各地也有不少利用民俗活動來宣傳、背書與造勢的活動,對民俗文化而言,如此政治目的與手段,只是為了圖利單一政客,絕對不是為了地方發展,也不是應該鼓勵的社會亂象。

此次赤山村舉辦的夜祭,幾乎讓族人和村人們摸不著頭緒,更可說是打破舊有以來赤山村舉辦夜祭的多項傳統。從莫名其妙將在年初元宵節時早已舉辦過的夜祭二度舉辦,此次活動的舉辦日期都能荒謬的決定在與夜祭毫無關係的中秋節前夕,甚至在相關的宣傳上還能見到以如此荒謬情事為題的文章。

換句話說,主辦這場打破傳統夜祭的行為,顯然不是真心想了解、傳承馬卡道族夜祭及其背後的歷史、文化等意涵。如果只是因為政治考量才舉辦夜祭,赤山村之中的老祖真會開心接受這場祭祖活動嗎?

這我或許沒有答案,但將文化傳承這種百年大事,苟合政治操弄,最大傷害恐怕是赤山村馬卡道青年對文化傳承的期待,馬卡道族人們真的願意接受夜祭成政治人物的造勢晚會嗎?

赤山村夜祭所用來祭祀的供品,以及族人製作的頭戴花圈。 圖/作者自攝
赤山村夜祭所用來祭祀的供品,以及族人製作的頭戴花圈。 圖/作者自攝

  • 文:潘宗佶,赤山村馬卡道族青年、潮州高中三年級。
  • 更多民俗亂彈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