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韋誠、尹基勳/文化資產保護誰的民俗?主客易位的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

十八庄信眾虔心禮拜每一尊來作客賜福的媽祖。 攝影/陳韋誠
十八庄信眾虔心禮拜每一尊來作客賜福的媽祖。 攝影/陳韋誠

2008年登錄為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的「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當時並未到臺中縣轄管的大屯十八庄舉行說明會,造成日後登錄保存團體的主、客易位,導致爭議迄今的混亂場面。

2019年1月16日,臺中市文化資產處於大里杙福興宮會議室舉行「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意見交流會議」,邀集大里杙福興宮、大突寮聖恩宮、內新庄新興宮、仁化振坤宮、霧峰南天宮、喀哩新南宮、東女慈聖宮等宮廟代表出席,就已登錄為文化資產的「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加以討論。

大屯十八庄迎媽祖原先係以庄頭為單位,一庄輪過一庄,由各庄獨立辦理迎媽祖活動,各庄互不干預,並以大旗為標誌,見到寫有庄頭名稱的大旗來迎請媽祖,才能將到庄頭作客的媽祖交接給下一個村落。

迎媽祖當天,除了遶境以外,許多庄頭會在這天為媽祖祝壽、或擲筊選出該庄來年主持十八庄迎媽祖事宜的「十八庄媽祖爐」爐主,也有兼具彰化南瑤宮媽會會員角身分的庄頭,同時辦理作會、筊選私爐爐主,有些庄頭則會再到南瑤宮另外迎請一尊媽祖回庄作客。

迎請媽祖的過程,由頭庄下哩仔庄至各地迎請媽祖回到庄內紅壇駐駕後,開始遶境,為整個迎媽祖的接力賽揭開序幕。隨著時代變遷,有的庄頭創建公廟,迎媽祖的任務便從「庄頭」移轉到「公廟」。

頭庄「下哩仔庄」大旗現存放於東女慈聖宮。 攝影/陳韋誠
頭庄「下哩仔庄」大旗現存放於東女慈聖宮。 攝影/陳韋誠

大屯十八庄迎媽祖所蘊含的地方知識

早期研究彰化媽祖信仰圈域的學者林美容,曾載錄大屯十八庄迎媽祖的源起有二:其一為昔時當地發生「烏龜」蟲害,於是十八庄地區居民遂於農曆3月前往縣城迎請南瑤宮老五媽來遶境,神到之處,蟲害即消失,十八庄踅完後,烏龜從被趕到沿海地區,於是,農曆4月初1開始,大肚西保廿庄便接著迎請南瑤宮老四媽驅除蟲害。另據1983年「台中樂成宮簡介」所載,驅趕蟲害的媽祖則是旱溪媽祖。

然而,參與這場意見交流會議的下哩仔耆老林金池,分享地方流傳的說法:當烏龜蟲肆虐發生時,頂、下哩仔居民因生活困苦,請示當地媽祖是否辦理踅庄驅除害蟲,媽祖指示其力量有限,希望居民到鄰近地區的重要宮廟迎請「姐妹」來相助。於是,地方居民遂至鄰近的臺中萬春宮、旱溪樂成宮、彰化南瑤宮、芬園寶藏寺,以及內新新興宮、大里福興宮、喀哩新南宮、仁化振坤宮迎請媽祖一起踅庄,順利驅除蟲害後,消息傳開,其他庄頭陸續加入,最後形成十八庄迎媽祖的規模。

霧峰南天宮的李百倉主委則分享當初頭庄從半路店要渡溪進入縣城的渡船頭,還要特別先到霧峰索取林家的關防用印,此一說法與十八庄迎請彰化南瑤宮老五媽的傳說有密切關聯,加上霧峰林家自清代以來屢任南瑤宮老五媽會總理,歷來為南瑤宮老五媽會重要的核心勢力,也展現霧峰林家對臺灣中部媽祖信仰發展的重要性。

此外,大里福興宮的張滄沂董事長則提出大里地區流傳的俗諺:「十八庄踅透透,轉來大里吃中晝」,說明該宮信眾自農曆3月初1就送媽祖出門,讓媽祖到外庄「作客」20天後,農曆3月21日中午才將其請回庄內安座,大設宴席請客的情景。

綜上所述,大屯十八庄迎媽祖,是個屬於所有受邀媽祖的活動,也是十八庄所有庄民雖各自進行、卻共同擁有的年例事務,更成為整個信仰社群的共同生活記憶,隨之產生許多具有地方色彩的傳說故事。

由紅布條而起的爭議

2017年農曆3月,筆者於烏日石螺潭地區進行記錄時,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

是日,由旱溪樂成宮所聘請的陣頭走在隊伍的最前方,擔任開路鼓的陣頭吊掛「恭迎台中樂成宮十八庄媽祖祈安植福康寧」字樣的牌子,而旱溪樂成宮除了原先已有一頂神轎跟著遶境外,另外還出動藝閣車載著另外一頂旱溪媽祖的神轎在隊伍最後方跟著車巡,沿途廣播宣傳旱溪媽祖遶境大屯十八庄已有196年歷史,藝閣車的車頭還繫綁「台中樂成宮旱溪媽祖遶境活動」字樣的紅布條,車身則綁著「旱溪媽祖大屯十八庄聯合遶境活動」帆布。

2018年,東女慈聖宮在規劃下哩仔地區的踅庄路線時,在需要轉彎處吊掛「大屯十八庄聯合遶境」的紅布條,此舉造成旱溪樂成宮的強烈反彈,要求東女慈聖宮撤下布條,改掛印有「正確」文資名稱的「旱溪樂成宮遶境十八庄」紅布條,不然就不讓東女慈聖宮請媽祖,此舉讓具有頭庄身份的東女慈聖宮匪夷所思。

最後,因紅布條的爭議遲遲無法落幕,導致農曆3月初1早上,東女慈聖宮就算拿著頭庄大旗也無法進入旱溪樂成宮迎請媽祖,接著衍生出「鬧雙胞」新聞,文化資產保護政策在這項爭議過程中,竟成為戕害文化本身的肇因,豈不荒謬?

另外,迎媽祖的過程中,還出現旱溪樂成宮的執事人員誤導地方信眾只有旱溪媽祖要來遶境,其他媽祖暫停遶境的「假消息」;擅自更改遶境路線,造成部份媽祖神轎被迫從遶境行列中「脫隊」,停駕在橋上或路邊,讓信眾無從參拜,或要求十八庄迎媽祖的隊伍和旱溪樂成宮的隊伍保持500公尺以上的距離。甚至,還發生強制要求旱溪媽祖一定要坐在案桌正中間「大位」的行徑,不顧其他宮廟媽祖無法完整安座,造成部分神尊底座有部分懸空的誇張行徑。

2017年大屯十八庄迎媽祖,旱溪樂成宮所聘請的陣頭。 攝影/陳韋誠
2017年大屯十八庄迎媽祖,旱溪樂成宮所聘請的陣頭。 攝影/陳韋誠

文資於我何有哉?

1月16日的意見交流會議中,會議召集人台中教育大學林茂賢教授提出將原先的「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改稱「旱溪樂成宮暨十八庄迎媽祖」,此舉引發現場與會成員批判,認為這樣還是呈現「老大」心態。旱溪媽祖從來都不是主動遶境,而是與大里福興宮、彰化南瑤宮、芬園寶藏寺等宮廟的媽祖一樣,都只是受邀「作客」,即使旱溪樂成宮聘請再多陣頭,以民間社會的觀點來理解,都只能算是「贊境」;當所有媽祖抵達任何一個庄頭時,遶境路線的安排與整體行程規畫都應尊重庄頭的自主性,由「主人」作主,作客的媽祖不應恣意亂下指導棋。

過去十八庄迎媽祖曾經迎請過臺中萬春宮的媽祖一起參與,後因人員疏失,造成媽祖神像遺失,自此,十八庄便鮮少迎請萬春宮媽祖參與踅庄,儘管少迎一尊媽祖,十八庄迎媽祖的民俗仍承傳不輟。

時至今日,即使臺中市政府誤解這項民俗的「主」、「客」身分,造成地方社會被迫接受「名不符實」的文化資產,甚至受到許多不平等待遇,但這項民俗本身仍堅韌地存在。

對於十八庄的信眾而言,每年迎媽祖是大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否被登錄為文化資產並沒有太多意義,他們只想在媽祖遶境的時候,好好置個香案,平等且虔心迎接經過的每一尊媽祖。若因諸多荒謬要求,致使十八庄決議不再到旱溪樂成宮迎請旱溪媽祖,這項民俗仍舊能繼續維持,而擁有官方「榮銜」的文化資產登錄,就只徒留虛名罷了。

「民俗」從未是官方力量可以強制介入改變,或迫使地方社群順應服從的手段,既然這項文化資產化的民俗對地方社會產生如此重大的歧異紛爭,何不誠實地面對錯誤,先行廢除文資身分,將民俗還給民俗本身,讓地方社會保有文化尊嚴與詮釋權,再自行決定是否要再接受重新登錄。

後記

2019年1月22日,臺中市政府文化局於求是書院召開「臺中市民俗文化資產『旱溪媽祖遶境十八庄』協調會議」,除了邀請先前1月16日參與意見交流會的宮廟再次出席外,旱溪樂成宮亦受邀出席,會議中大屯十八庄宮廟達成共識,希冀己亥年十八庄迎媽祖可以採用整個隊伍一起遶境的方式,而非像2018年旱溪樂成宮媽祖與其他宮廟媽祖保持距離,造成當地信眾祭拜完一次媽祖,還要再接一次媽祖的困擾。不過,旱溪樂成宮與會的董事長與董、監事並未允諾,表示需再另行召開董監事會議才能回復。

農曆年後,頭庄迎媽祖踅庄的日期將至,這樣民俗該如何「協調」,又將以什麼面貌在地方信眾的眼前呈現,仍待我們持續關注。

信徒虔心敬拜十八庄所迎請的每一尊媽祖,才是這項民俗的核心價值。 攝影/陳韋誠
信徒虔心敬拜十八庄所迎請的每一尊媽祖,才是這項民俗的核心價值。 攝影/陳韋誠

  • 文:陳韋誠,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碩士班;尹基勳,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
  • 更多民俗亂彈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