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謝奇峰/魚夫真懂臺南?西羅殿送天師宜以對話取代謾罵

傳統表演藝術婆姐陣。 圖/作者自攝
傳統表演藝術婆姐陣。 圖/作者自攝

搞不懂號稱在地作家,說自己樂居臺南,卻連臺南珍貴的無形文化資產都不理解,難道在府城只會吃吃喝喝?用一句「黑道宮廟文化」 ,以及幾句粗鄙髒話,就想抹黑這場慶典活動,為何能說「黑道=宮廟」,魚夫真的懂臺南文化嗎?

本次送天師慶典的重要主角「西羅殿」,創建於康熙57年(西元1718),昔稱鳳山寺,主祀神明為保安廣澤尊王,已約有300多年的歷史,由福建省泉州府晉江縣石獅市前坑村的郭姓六房宗族,迎請他們的祖佛郭聖王來府城南勢街定居開始奉祀;由於神威顯赫,受到全臺廣澤尊王信徒的擁戴,尤其民國66年開始奉旨南巡、中巡、北巡歷時10年期間,自台灣頭的台北縣到台灣尾的下滿州,從鄉村到城市都有郭聖王足跡,使廣澤尊王得以散布全臺。

此外,廣澤尊王靈感非常,每年2月、8月聖誕期到,全臺各地進香的香客絡繹不絕。西羅殿為廣澤尊王分香最多的廟宇,是臺灣廣澤尊王的大本山與信仰中心,分靈廟宇宮壇多達1,000間以上。其交陪境,更是舊城間廟宇最多,高達60間,包含來自外縣市的台中天后宮、彰化南瑤宮、彰化城隍廟、鹿港鳳山寺、嘉義湖底廣澤尊王廟、高雄鳳山飛鳳寺、與臺南的各大古蹟歷史宮廟。

由此可知,西羅殿是府城相當重要的代表性宮廟,其交陪、分靈的廟宇,也都是各地重要的社會經濟中心,並不是一般喜迎熱鬧的私人宮壇。本次的送天師活動,不僅具有相當代表性,影響也非常深遠。

為何送天師?

恭送天師遶境賜福,可以說是府城特有的民俗文化活動,也是建醮活動的最後壓軸戲。在清末文獻《安平縣雜記/僧侶並道士》中記載:「建醮之前數天,必請天師(天師張姓,相傳漢之張道陵);建醮之後數天,必送天師(緣金多者,糊一黑面鬍鬚)」,若只看文獻紀錄的時間,這項習俗至少已有120多年的歷史,是府城年底廟宇的大事。

由於西羅殿交遊廣闊,有多達60間交陪境前來參加贊境,陣容之大破了目前府城廟會圈的當代紀錄,第一個香案桌就過了13小時,首次最後一頂主帥轎更是吃了早中晚三餐後才出門,一間廟以動員300人來計算,至少有2萬人以上參與盛會。又一家如只請5陣藝陣來算,就有來自全臺各地300個藝陣與會,這是一個超大型的舊城區流藝術表演與嘉年華。

是以,一個大型的廟會經濟活動,帶動了衣、食、住、行業的業績,大年初三市區內的飯店民宿都是客滿的,訂不到位,西羅殿一科醮一場盛典,造就社會多少吃、喝、住、行、服務業、旅館業、批發零售業、百貨業、人力業、宗教文化業、印刷業、設計業等周邊效益。就西羅殿自己而言,更是經常辦理低收戶的濟助與補助,這並不是隨意為之,娛樂好玩的祭典,而是滾動著整個臺南社會的經濟生活與文化命脈。

傳統與現代表演藝術都能在廟會活動中看到蓬勃生命力。 圖/作者自攝
傳統與現代表演藝術都能在廟會活動中看到蓬勃生命力。 圖/作者自攝

深入理解才有對話基礎

受到過去政治風氣影響,台灣知識菁英對廟會文化經常抱持仇視態度,再加上以進步與除魅為名的負面報導,對民間信仰相當不友善,因此當前社會面對廟會文化需要多點理解,以及深入認識、減少惡質謾罵,共同思考未來發展,才能彼此得到更多諒解。

可惜的是,很晚才來到臺南的魚夫,並不願意真誠地深入認識在地文化,用正向態度面對他個人所遇到的問題,進行有效溝通促進文化的滾動與進步。或許魚夫不知道,時代不同,府城廟會文化也不斷演進及改變,諸如城市裡共同面對的噪音、髒亂、空汙、交通等問題,早就是宮廟特別注意、檢討的細節。

在本次活動辦理前,臺南市政府相關單位特別和廟方多次開會,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想努力做好細部環節,盡力做到不擾民。當然,如果有任何未做好的地方,是可以提出檢討與改進的,也還有很多需要改善與進步空間。然而,文化需要理解與尊重,而不是用傲慢知識精英的態度,一竿子打翻一條船,有失厚道。

為了此次送天師遶境,在交通方面,廟方特別經過縝密規劃與推演,並與市政各公部門開多次會議討論,為能保持交通順暢,西羅殿光是投入交管人員就有50位,並聘請義交人員35人,在19個路口實施交管(這些人員尚還不包括現場交通警察),維持交通順暢的人力。

其次,為避免環境髒亂,在隊伍最尾端的神轎後方,也跟著一團20人的清潔大隊,隊伍行經後,馬上打掃環境,藉以恢復乾淨市容。

在噪音方面,廟方有特別請求交陪境與香案桌減少燃放鞭炮,並預先提出鞭炮種類之約束,若有空雷等大型噪音鞭炮施放問題,則靠政府在源頭加以管制;晚上進入西羅殿參香表演的陣頭,皆要求其拔掉擴音器,避免噪音影響民眾休息;廟方光是在兩日的交通與清潔人力費用就花費60萬元,這是府城廟宇界前所未有的努力,都是希望能把此次盛事辦得圓滿。

不要用謾罵取代對話

宮廟是臺灣經濟、社會、文化發展的重要核心基礎,如何讓傳統社會傳承下來的文化獲得良好文化環境,進行民俗生活傳承,是當前全世界共同面對無形文化資產最重要的思考課題。

民俗其實不斷隨著社會發展往前滾動,魚夫謾罵式的發言,說臺南市政府完全不管並非事實,誇大事實抹黑潑糞的惡質行為不值一顧,然其宣稱在臺南居住多年,顯然與民眾生活還是很有距離。

一旦無知與對立取代對話,失去的恐怕是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價值。府城廟會文化近幾年變化甚多,每間廟宇也都特別自我管制,或許魚夫追求的是更高標準、甚至是完全無聲的府城廟會,但魚夫更該思考的是,如果沒有宮廟文化,臺南還能是臺南嗎?

原文授權轉載自「民俗亂彈」。)

西羅殿整日沿街皆派有清潔人員清理垃圾。 圖/作者自攝
西羅殿整日沿街皆派有清潔人員清理垃圾。 圖/作者自攝

  • 文:謝奇峰,臺南地方文史工作者。
  • 更多民俗亂彈:WebF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