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柯文哲要把什麼樣的中華文化當作重要資產?

今年928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祭孔大典。 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官網
今年928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祭孔大典。 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官網

今年的928教師節,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上任後二度參與祭孔大典,並在致詞時表示,「要把中華文化當作重要資產」,在這層基礎上,發揮台灣的軟實力,走向一個更民主自由、開放多元的國家。

對筆者而言,中華文化是台灣多元文化的一部分,而中國在歷經文化大革命後,遭受一連串批孔、破四舊等文化浩劫,而使台灣成為保存中華文化較完整的地方。儘管如此,在中國近代史上,也不斷有有志之士對中國文化提出質疑或新的看法,例如魯迅、柏楊、胡適、殷海光等都曾對中華文化有不一樣的見解及論述,這些觀點都在於提醒我們,是否應該全數保留所謂的中華文化,並將其視為重要資產?或是應隨著時代演進而接受新思維與新改變呢?

不可否認的是,傳統中華文化放眼當前,也未必能被當代社會照盤全收,即使有許多中華文化的支持者認為,儒家文化是可以輝映千古,但其也面臨當代的諸多挑戰,例如過去女子大多數不能受教育,強調有教無類的孔子未曾聽聞有收女弟子,也沒主張女性可以擁有跟男性一樣權力。

類似女權不彰等不合時宜的舊俗,都與時代背景多少相關,這也讓筆者不得不思考,柯市長想把什麼樣的中華文化當作重要文化資產呢?柯市長要保存的,或是他繼承的又是什麼樣的中華文化?是適合當代的傳統,還是帝王思想的傳統文化?以下我將以這幾年對柯市長的觀察,試著分析他所繼承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中華文化。

柯文哲懂儒家在台北城的文化嗎?

擔任祭孔典禮「正獻官」,自稱文化上中國人的柯市長真的懂儒家文化嗎?他愛護在台灣的儒家文化嗎?這一點我並不認為。

首先由祭祀孔子的孔廟談起。孔廟最先是孔氏後裔及學生祭祀孔子的地方,有「家廟」的特質,後因為漢高祖以「太牢」之禮祭祀,接著歷代皇帝開始追隨,漢武帝時獨尊儒術,隋、唐之後皇帝甚至命令各行政區皆立孔廟,後代皇帝幾乎都是繼之,這也使孔廟具有「官廟」特質,而非地方「家廟」。如今曲阜孔廟已經由小小的孔宅「家廟」變成了舉世聞名的世界遺產,正式的名稱是「曲阜孔廟孔林孔府」,足見孔孟思想在國際上有一定地位。

台北的孔廟最初並不在大龍峒,而是在今日北一女一帶,清光緒六年(西元1880年)知府陳星聚築台北城後,在城內興建了文武廟,文廟就是孔廟,具官方色彩,不過隨著日軍進城後,開始出現毀損。接著,西元1907年,日本人拆孔廟興建現代化的學校,導致台北城內無孔廟,受傳統儒學教育者人心惶惶。此刻,北台灣曾經出過3個舉人,19個秀才的儒商陳悅記家族毅然扛起傳承儒學的重任,他們在日本殖民政府統治的1925年,由當時家族領導人陳培根率先捐獻田地二千多坪,結合鹿港辜家及各地仕紳財力,籌得五千坪土地作為孔廟,這是台北現今保有孔廟及柯文哲可以舉辦祭孔大典的原因之一。

陳悅記家族影響了北台灣儒學,尤其是北台灣書院的興建多多少少都跟這家族有關,例如學海書院、仰山書院、樹人書院……等,而老師府陳悅記也因其重要性,成為台灣第一批私有古蹟。

在儒學日漸式微的時代,過去的台北市政府並不注重老師府陳悅記,因此台北市在馬、郝時代發生了古蹟容積被遭政商掏空、古蹟文物失竊的慘案,經官司纏訟多年後,法院判決陳悅記家族子孫陳應宗勝訴,可是柯市府,不願依照法院判決返還容積,這也是陳悅記古厝無法進行修復的原因之一。柯文哲若真的愛護儒家文化,為何這樣對待台北儒家文化的代表,大龍峒老師府呢?特別是孔廟至今都還祭祀著陳悅記家族的陳維英。

柯文哲若真的愛護儒家文化,為何這樣對待台北儒家文化的代表,大龍峒老師府呢? 圖/...
柯文哲若真的愛護儒家文化,為何這樣對待台北儒家文化的代表,大龍峒老師府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柯文哲的中華文化是哪樣中華文化?

儒家思想固然在近代遭受許多新思維的挑戰,筆者認為儒家仍有些思想適用當代社會,例如孔子說「民無信不立」;孟子則提出「 民貴君輕」的觀念。

如以孔孟所提出的見解來檢驗柯市長,他上任至今是否遵守信用、主張誠信呢?他會強調這是人民當家「 民貴市長輕」的社會嗎?他近四年來的執政表現,再再說明了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光是文化政策方面,跳票的就有他過去選舉提出的,文化自治文化夢工廠台北市市民文化宣言,南港瓶蓋工廠及嘉禾新村全區保留案、承諾i-voting卻黑箱任用倪重華為文化局長案。此外,尚有花1.6億元整修卻無法如期開放的圓山坑道案、三井倉庫8月底試營運延宕……等,這些都是柯市府所承諾卻做不到的,不過柯市長曾對此承諾跳票輕浮地表示:「以前都說要反攻大陸,也沒有反攻大陸啊!」這種缺乏誠信的市長能會把儒家當成重要文化財嗎?還是利用孔子、孟子來拉攏特定族群的選票呢?

而由文化部籌建及委託台北市政府執行的台北流行音樂中心,在郝龍斌政府時期預計是2016年完工,柯文哲上台依舊跳票,延期到2018年6月,不過6月老早過完了,台北流行音樂中心依舊還沒完工,柯式政績儼然是跳票保證;而即使完工了,這個拿著中央的資源做所謂的門面計畫,又有什麼好往臉上貼金的?

至於孟子提出的「 民貴君輕」,我認為在當代的詮釋就是人民當家,尊重民眾意見,能接受民眾批評,當然市長也就不能是威權的。可是2017年的白晝之夜,柯市長面對搶救俞大維故居文資團體的陳情信,只說「這樣不會得到更多支持」;今年有媒體進行台北燈節內幕調查,柯市長同樣對於監督市政的記者祭出封殺令,試問,這樣的市長能維護什麼善良的中華文化嗎?2014年首度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那幅站在殷海光故居前的選舉文宣,能像殷海光一樣,強調是什麼說什麼嗎?

站在殷海光故居前的柯文哲能像殷海光一樣,說什麼是什麼嗎? 圖/取自柯文哲臉書專頁
站在殷海光故居前的柯文哲能像殷海光一樣,說什麼是什麼嗎? 圖/取自柯文哲臉書專頁

柯文哲的身上的惡質文化

顯然柯文哲這位自稱文化中國人的市長,缺乏「善」的中華文化,不過傳統中國的壞文化他幾乎都有。

如柯市長曾自喻為帝王雍正,自認真命天子,吹捧毛澤東,他利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一套治理手法,要屬下對他盡忠聽話,可是他卻對屬下不仁,指蘇麗瓊無利可圖才離職,難怪李文英形容他是:「人前握手,人後下毒手」。

而在文資政策上,柯文哲的第一個任期對待文資的粗暴態度,以及對守護文資的市民扣上「文化恐怖份子」的大帽,簡直與文革時期的紅衛兵相去不遠。這幾年,許多具文資價值的建築遭拆除,而異地重組的「樣品屋」新北投車站、搬移51公尺的三井倉庫倒是令柯市長滿面春風、好是得意。以開發之名,行破壞之實,追求效率主義,這也無怪乎他吹捧批孔揚秦的毛澤東。

而文化界需要擔心柯文哲把什麼樣的中華文化當作重要資產嗎?其實也無須擔心,畢竟四年前柯市長說要繼承蔣渭水遺志,但至今還是沒做到;又在蔡瑞月逝世十周年的紀念場合發言表示:「盡最大力量保存本土文化」,如今本土文化在台北市幾乎難以喘息。

奉勸這位接近60歲的柯文哲阿北,「查埔郎千萬嘸通剩一支嘴」。他在意的也只有年底的選舉,不在乎保存任何文化。

柯市長真的在意保存中華文化嗎?還是放眼年底選戰呢? 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官網
柯市長真的在意保存中華文化嗎?還是放眼年底選戰呢? 圖/取自台北市政府官網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