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的青春劇場甲子園,在台灣也能上演嗎? | 李政亮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無敵的青春劇場甲子園,在台灣也能上演嗎?

第104屆夏季甲子園棒球賽由仙台育英奪得冠軍,也是東北賽區106年來首次的奪冠。 圖/美聯社
第104屆夏季甲子園棒球賽由仙台育英奪得冠軍,也是東北賽區106年來首次的奪冠。 圖/美聯社

第104屆夏季甲子園棒球賽業已落幕,仙台育英以13:5擊敗下關國際,終於一償夙願拿下冠軍,這也是東北賽區106年來首次的奪冠。甲子園是來自各地球隊的競技,因此有很強的地方色彩,獲勝消息一出,仙台車站也立刻出現報紙號外以及欣喜搶拿號外的人群。當仙台育英搭乘新幹線回到仙台車站時,也有千人迎接。

甲子園是無敵的青春劇場,一如既往,今年依舊有許多關於野球的青春故事,就是這些元素,讓甲子園不僅是球技的較量,也是青春揮灑的場所,無數話題讓人回味再三。對筆者這樣會關注台灣三級棒球的人來說,甲子園落幕後,多少也會思考一下「台灣會不會有甲子園?」這樣的問題。

各有故事的冠軍戰

今年夏季甲子園的有趣之處,就在於最後四強——仙台育英、下關國際、聖光學院與近江,誰都沒有拿過冠軍。

最終拿到冠軍的仙台育英,雖是支傳統強隊,但在強敵環伺外加一失利就敗退的賽制下,從初次擠進八強到此番的制霸之路,足足走了漫長的33年。

仙台育英的甲子園之路,從1963年開始。26年後,才在1989年平成元年的春季甲子園闖進八強,也在這一年的夏季甲子園前進冠軍賽,然而,在延長賽第十局0:2敗給東京都的帝京高。2001年夏季甲子園冠軍戰中,則是6:7一分飲恨,敗給茨城縣的常總學院高。2015年的夏季甲子園冠軍賽第三度失利,6:10敗給神奈川縣的東海大相模高。2019年步入令和之後,仙台育英至少都能打到八強,從八強到冠軍的最後一哩路,終於在今年完成。

2019年步入令和之後,仙台育英至少都能打到八強,從八強到冠軍的最後一哩路,終於在今年完成。 圖/美聯社
2019年步入令和之後,仙台育英至少都能打到八強,從八強到冠軍的最後一哩路,終於在今年完成。 圖/美聯社

至於亞軍的下關國際,不但原本是個問題叢生、默默無聞的球隊,今年球場上的表現更是跌破專家眼鏡。2005年下關國際因為多名選手偷竊,被禁止參加山口縣的地方賽。然而,這時29歲的坂原秀尚卻自告奮勇願意擔任教練,一切從頭開始整頓,最慘的情況是棒球隊只剩一人。

然而,就以此為起點,嚴格力行昭和時代的嚴格管理方式,多年下來,這支球隊終於慢慢有所成就。從2005年接手開始,13年後2018年的甲子園100年紀念大會裡,下關國際才終於打進八強,由此,也可以看見闖進甲子園的難度。

漫畫情節般的比賽

坂原秀尚教練的座右銘是「弱者打倒強者」,下關國際在八強戰以5:4力克強豪大阪桐蔭可說是本次甲子園跌破專家眼鏡的一役。大阪桐蔭不但是今年春季甲子園的冠軍,隊史春夏甲子園通算已握有九次冠軍的紀錄。

今年的甲子園,大阪桐蔭自然是勢在必得。相對之下,下關國際的實力被評為C級球隊。但也就是這場看似懸殊的比賽,卻打出棒球漫畫般的情節。

七局下半,4:3領先的大阪桐蔭進攻,第五棒三遊間安打上一壘,第六棒採取甲子園傳統觸擊推進戰術,球點到投手與捕手之間,但投手卻未能順勢撿起,觸擊者安全上一壘。一、二壘有人無人出局,這是個大好得分的機會。打者球數兩壞球沒有好球,打者處於有利局面。大阪桐蔭的教練或許著眼於前一位打者的觸擊,投手未能有效防守,於是決定用更積極的戰術——短打帶跑

下關國際教練坂原秀尚(圖右) 圖/取自汗と涙推特帳號
下關國際教練坂原秀尚(圖右) 圖/取自汗と涙推特帳號

此刻,投手因已兩壞球沒有好球,如果投出三壞球等於自己承受更大壓力,因此這一球好球機率相當高。傳統觸擊的話,打者點到三壘方向誘使三壘手出來處理球,一、二壘跑者可以安全推進到二、三壘。傳統觸擊的情況,跑者會確定落地再起跑,以防打者點成小飛球造成雙殺。不過,短打帶跑則是打者必須觸擊到球,而一、二壘跑者也必須提前起跑。

短打帶跑的戰術意圖,是打者觸擊後,一旦守備方失誤出現,跑者甚至可以跑回本壘得分。然而,大阪桐蔭的打者點成投手前平飛球,投手接到之後,一、二壘跑者都已離壘過遠,造成罕見的三殺。這也是百年甲子園歷史上第九次的三殺打。

大阪桐蔭三殺打的厄運,可以感受到球場上的勝負風向隱約變化中。下關國際在九局上攻得超前分,反倒以5:4領先。最後的九局下,大阪桐蔭的打者都想一棒追平,然而,事與願違,下關國際收獲傳奇的一勝。

事實上,大阪桐蔭的戰術並非不可能成功,2018年夏季甲子園當中,就有類似的名場面。捲起旋風的雜草魂球隊金足農,面對來自茨賀縣的強隊近江的八強賽裡,2:1落後九局下最後反攻。無人出局滿壘的情況下,就是啟用短打帶跑戰術。

打者觸擊成功點向三壘,三壘的追平分與二壘的致勝分都已提前起跑,三壘回來不成問題,出乎近江意料之外的,是二壘跑者也直撲本壘。近江三壘手傳向一壘後,一壘手再回傳本壘已是來不及,致勝分回本壘,比賽結束!從慢動作來看,其實近江三壘手接到球準備傳一壘時,二壘跑者早已繞過三壘正準備衝向本壘!

談台灣甲子園不如師法HBL

如同棒球漫畫般挑戰既有的戰術框架,是甲子園迷人的地方。球場上勝利的喜悅、失利的痛哭、勝者對敗者的安慰擁抱,觀眾席上聲嘶力竭或是演奏加油歌的應援團,都是青春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關於甲子園的新聞記事,並非僅止於競技層面,選手與家人的故事、來到觀眾席應援的前輩選手的心情甚至選手們常去用餐的餐廳老闆的視角,都豐富擴展了甲子園的意涵,不僅是棒球,也是青春,更是一種人間關係!

這樣的青春劇場,台灣也會有?1996年台灣曾有金龍旗,標榜要成為台灣的甲子園,不過,八屆之後走入歷史。2007年開始的玉山盃以及2013年開始的黑豹旗,也都有相同的宏願。然而,現實上台灣要建立起如甲子園的規模、文化與參與都相當困難。畢竟甲子園就是全日本高中棒球選手唯一夢想,台灣高中棒球選手則有好幾個杯賽可打。制度不同,棒球夢想也因此有所差異。

圖為2019年黑豹奪冠隊伍平鎮高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為2019年黑豹奪冠隊伍平鎮高中。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過去,也有人談到台灣基層棒球參與人數不夠多,因此,也難以形成像甲子園這樣的全民棒球熱況。其實,近十年來台灣基層棒球已略有轉變,隨著職棒體系逐漸健全、城市棒球隊的成立等,三級棒球的參與人數穩定增加當中。具體逐一檢視,少棒與青少棒的重要全國賽事華南金控盃、謝國城盃等因是以縣市為單位組隊,無法看出實際參與球隊數量。但以單一球隊報名的全國硬式聯賽與軟式聯賽,便可以看出實際參與球隊。

全國硬聯少棒部份近十年基本上都維持在約一百八十支球隊左右,青少棒則是近七年維持在一百二十至三十支球隊。全國軟聯近十年都維持在約二百四十支球隊上下、青少棒則是近七年一百三十至五十支球隊。青棒部份玉山盃與王貞治盃都是以縣市為單位,黑豹旗是以學校為單位,2016年開始,都有將近兩百支球隊參與。全國硬聯高中木棒組近八年增加到四十多支隊伍,鋁棒組則是增加到五十多支隊伍。

從數量上來看,三級棒球的數量算是穩定,而且這些還沒加上這幾年有心人推廣的社區棒球。拉回高中棒球的問題,這些賽事當中,黑豹旗是以社團為單位,參與程度相對最大,也有一定話題性。然而,儘管台灣擁有大量的棒球觀眾,弔詭的是,最受矚目的青春劇場卻是HBL高中籃球聯賽而不是棒球,激情的校際對抗張力、滿場的熱力應援,成為年度盛事。

在台灣,談甲子園太遙遠,畢竟有很多體制與文化的差異,但是,在三級棒球穩定發展的情況下,師法HBL卻不失為一個可能的起點!

在台灣談甲子園太遙遠,畢竟有很多體制與文化的差異,但是,在三級棒球穩定發展的情況下,師法HBL卻不失為一個可能的起點。圖為2022年HBL冠軍賽新竹光復高中奪冠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在台灣談甲子園太遙遠,畢竟有很多體制與文化的差異,但是,在三級棒球穩定發展的情況下,師法HBL卻不失為一個可能的起點。圖為2022年HBL冠軍賽新竹光復高中奪冠畫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