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有條件的愛讓人窒息——如何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

當我們碰到情緒勒索的時候,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遠離現場。 圖/路透社
當我們碰到情緒勒索的時候,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遠離現場。 圖/路透社

從小,大部分的人都被要求要有好的成績、好的表現,如此一來,才能讓父母在親戚朋友間炫耀,代表自己的小孩贏過別人的小孩,卻從未好好地了解,他們是不是願意這樣做,這真的是他們喜歡的事情嗎?

宇佑就是這樣的一個小孩。

宇佑是單親,他的媽媽一個人要撫養宇佑,又要工作,可又希望宇佑不會因為沒有父親而輸人一等,所以對於小孩教育非常重視,從小就想辦法讓他念好的學校、請好的家教,就是不想讓小孩輸在起跑點;也因此,只要每次小考、月考,媽媽總是嚴格地檢視他的成績,如果沒有達到九十分,就會被嚴厲地斥責。

她總是這樣對宇佑說:「宇佑啊!不是媽媽要這麼嚴格,媽媽這是為了你好啊!我這是希望你將來能夠出人頭地,幫媽媽爭一口氣!」

宇佑聽了這些話,總是有著滿滿的愧疚感。

那一年宇佑十四歲了,叛逆期的少年對於「考個好成績」這件事,越來越沒有感覺,於是他開始不看書,上課也不好好上,成績一落千丈。

這時候媽媽對他說:「宇佑啊!你是要氣死我嗎?你看你的成績,這樣對得起我嗎?你明明知道媽媽工作很辛苦,為什麼你不能體諒媽媽的心呢?」

宇佑聽了這些話,有著更深的罪惡感了。

於是,「我真的這麼糟糕嗎?」「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勁?」「我是個壞小孩!」「媽媽這麼辛苦,我真的很不懂事!」這些話語,慢慢地不斷滲透到宇佑的心中,只要有任何事情不順媽媽的意,她就會大哭大鬧,說自己很命苦, 一個人賺錢持家,還碰到不懂事的小孩,這要她情何以堪?

不斷處於這樣的狀態下,宇佑快要瀕臨崩潰的邊緣,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對,他想要自己作主,但是媽媽又一直告訴他應該要怎麼做,如果不順媽媽的意,就會哀怨地說自己很命苦,不斷加重宇佑的罪惡感。

遇到情緒勒索,快閃!

看到宇佑這樣的狀況,讀者應該知道他碰上了媽媽的情緒勒索。如果對照了上一章的四種類型,可以發現到宇佑的媽媽,其實大都是用「悲情者」的方式來綁架宇佑,希望宇佑能夠依照她想要的結果而行;所以悲情者會利用人們的同情心與罪惡感,來達成他們的目的。

因此,當我們碰到情緒勒索的時候,除了要覺察並辨識出是哪一種情緒勒索之外,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

遠離現場。

為什麼需要先選擇「遠離現場」?因為,當對方進行情緒勒索的時候,一定會想辦法擴大情緒的感染力。

悲情者的情緒勒索

他們會想辦法擴大自己的不幸,並且加深同情心與罪惡感,如果沒有趕緊離開現場,就會陷入情緒漩渦當中,這時候就很難抽身。

自虐者的情緒勒索

這類人就會用死亡、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讓對方感覺到事情很嚴重,如果不順從就會造成嚴重的結果;有時候,他們也會用「就是你害我」的角度來進行綁架。如果我們陷在這樣的情緒當中,就會感覺到自己對不起勒索者,所以我們得做出補償。當你快速離開現場之後,就不會被這樣的情緒所感染,自然就有機會把事情看得更清楚。

欲擒故縱者的情緒勒索

遇到這樣的對象,我們很容易沉溺在對方的「好」當中,而認為我們應該要有所回報;如果我們不依照對方的想法,就會失去這所有的「好」。當我們可以遠離這樣的誘因,處於客觀的角度時,就更能看清楚戲碼,自然就會破解這樣的情緒勒索。

施暴者的情緒勒索

不管是面對積極或是消極的施暴者,他們的狀態都會讓自己陷入被威脅的感覺,他們就是利用我們的恐懼心情,來達成他們所要的結果,這時候我們更加要遠離情緒中心,想辦法擺脫那樣的恐懼狀態,才能夠清楚地看見:我們正被情緒威脅著。

有時候,我們面臨情緒勒索的時候,總是會害怕:萬一我離開,這樣對她好嗎?其實,快速離開情緒風暴中心,不管對自己或是對方來說,都是一個很重要的步驟,因為當我們面臨情緒風暴的時候,通常是沒有理性可言的,除非對方達到他們所要的結果,不然絕對不會善罷干休;所以,如果面臨情緒勒索,還一直堅持不退,到最後只會弄得兩敗俱傷。

凝視善意:關係和解的開始

很多人面對情緒勒索,都會覺得對方到底是不是我的親人,為什麼要這樣勒索我?覺得自己是不是有問題,是不是不被愛了,所以父母才無止盡地透過情緒綁架完成他們想要的結果。

但我得跟你說:「不是的,他們真的不是故意的。」

有可能是與生俱來的個性,也很有可能被世俗所教導的結果,甚至他們可能就是被情緒勒索到大的人,在無形當中認為這樣的方法有效、好用,所以持續使用這種方式對待下一代。

你說他們是故意的嗎?或許他們也只是被情緒綁架的可憐人。不過,在他們勒索的背後,一定有股善意。那是發自內心的「為你好」,他們真的認為你需要這樣做,才能更好。

就像是晴美,媽媽一定是真心認為「嫁一個好歸宿」,人生就會幸福,才會千方百計地要晴美去相親。

以元謙來說,爸爸希望元謙的未來能夠幸福,所以依照過去的公式,套到元謙身上,希望他因此得到幸福。這樣的出發點和善意是不能夠被磨滅的。

難道因為這樣的善意,我們就得不斷地被勒索嗎?

當然不是。而是我們必須要凝視對方的善意,然後爭取其他做法。

以晴美來說,當她面對這樣的壓力,或許可以對媽媽說:「媽,我知道妳很擔心我,對吧?我知道妳是為了我好,怕我以後孤單寂寞,沒有人在身邊陪我,哪天你們離開了,就會剩下我孤單一人。我可以知道妳心裡的著急。」

這時候,媽媽會知道:我有注意到妳的感覺,我確實知道妳是為了我好。

「但是,婚姻並不是幸福的保證。我相信我們身邊有很多人結婚很幸福, 但也有人並不快樂。所以,我就是希望能夠幸福快樂,才會對於婚姻更加審慎;我相信妳也希望我快樂,對吧?總之,我會想辦法讓自己幸福的,妳也好好安心。」聽到這段話,我相信媽媽也不會這麼激烈地勒索,或許還是會碎碎念,但妳就當作是長輩的關懷方式吧。

所以,面對情緒勒索,我們要做的事情,並不是跟對方大吵大鬧,也不是丟一本情緒勒索的書,告訴他,「你這是在勒索我」,更不是用激烈的方式對待彼此,傷害兩者的關係。

你要凝視他的善意,找到他真正擔心的點,那就是他的罩門所在,針對那個善意,釋放出更多的同理,表達出明白對方的心思,同時修改達成的方法, 一起討論出新的做法,這樣才能夠真正讓自己逐步脫離情緒勒索的狀態。

有時候,面對自己長輩的無理要求,需要更多時間的溝通。你甚至需要教育他們,不斷地灌輸他們新的思維,才能逐步改變過去的相處模式,降低情緒勒索的次數,讓彼此的關係更加純然,回到真正的「愛」上。

※ 本文摘自《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由〈我對你太失望了─有條件的愛讓人窒息〉、〈凝視善意─關係和解的開始〉兩文摘編而成。


《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
出版社:快樂文化
作者:安一心
出版日期:2018/01/31

《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書封。 圖/快樂文化出版
《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書封。 圖/快樂文化出版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