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很幸運」:八仙塵燃女孩傷後900天的告白

攝影/賴小路
攝影/賴小路

「陳寧,現在請妳集中注意力在那些妳認為不足的部位,並且去重新感受每一次看到它們的心情,然後對著它複誦:『我是不足的、我是不足的……』」語珞淡淡地看著我說道。

類似催眠的動眼治療

動眼治療是一種針對「創傷症候群」的減敏手法,操作方式有點類似催眠。透過左右來回的聲光效果或震動觸感,去規律刺激當事人的左右半邊大腦,進而誘發神經傳導系統,協助當事人面對過去的生活經驗,讓他們進入潛意識,釐清負面的情緒與記憶,並用新的眼光重新看待過往事件。透過一次次的治療,達到減低敏感和自我鬆綁的目標。

語珞說某些傷友透過動眼,回到事發當晚的現場。有的人感覺到緊張,甚至背部發燙,又或者聞到煙硝味,這些都是因為聯想而產生的心理和皮膚記憶。我聽到後:「嗯……」喉頭滾動了一下,我也覺得自己緊張了起來。

但她強調我可以放心,因為她保證我身處在一個絕對安全的環境下,且從頭到尾都會注意及引領著我,所以我需要做的只有放輕鬆,就像是在看電影的觀眾,讓心帶領著我。

閉上眼睛後,我看到的第一個畫面出現了我的側影。我坐在床上,用力地用手及電動按摩器按摩厚疤,並試圖扒掉上面所有的皮屑。我的手來回在厚疤和沒有受傷的皮膚上施壓。正當我開始繼續複誦「我是不足的」時候,那股手勁感覺益發猛烈了,這動作也間接反映出「恨不得想讓疤痕徹底消失」的心理意念。

後來疤痕確實越來越扁、越來越淡,但接著,我的腦袋與胸口突然沒有道理的向頭殼的左、右上方對開延展,經歷有點不太舒服的膨脹及撕裂感受,好似我準備被意念帶往更深層的地方。語珞的聲音此時也變得遙遠。

當我確定降落於更深層的潛意識。眼前朦朧的大地,漸漸轉變為淺膚色,但等了好幾秒,皆無出現任何異狀,我開始向前移動、張望。正當思考自己是不是根本沒有所謂的創傷或黑暗面時,畫面變暗了,突然多了一股被簇擁的感覺,那聲光效果是……八仙樂園的舞池!我心裡一陣不太舒服,但想到語珞鼓勵我去經驗它。便試著讓那晚發生的事情,重跑一遍。

確實是完全從頭開始,從著火、脫逃、找水、獲救、等待,到抵達醫院,那一刻,彷彿是我靈魂出竅地飛回兩年半前的現場,重新展開回憶搜索及感受恐懼。但不一樣的是,這次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每個動作就像是加速版的電影一樣換場,在重要的時刻停留,在不重要的過程裡加快速度,再到下個重要時刻停留,特別是與人的對白和對方面孔都異常清晰,連我坐下橡皮泳圈的那一剎那,泳圈邊緣微刺的塑膠質感,都十分真實。

一直演繹到我又被送達新莊衛福部臺北醫院,我看到家人,接著眼皮沉沉地闔上後,畫面回歸於一片寧靜的漆黑。

但沒過多久,畫面下方又出現了一絲橘紅色上上下下的勢力,讓人感覺格外緊繃。是火!從火苗到熊熊烈火,於是我又再次無奈地被它吞噬。但這次沒有過度不舒服,或許是經歷兩年半後,我終於和它面對面「對視」了,也或許是知道自己不會再被輕易傷害。

火燒完後,又回到了寧靜的漆黑。暗乎乎的偌大視野裡,感覺十分孤寂,好似我在這裡默默地離開了,也不會有人知道一般。

「陳寧,現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語珞的聲音進來了。

「我剛剛又被火燒了一遍。燒完後,回到了一片漆黑,現在有點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我人在意識裡頭,隔空回應。

「很好,讓我們繼續看看……」

迎接「心」所給予我的一切

我再次調整坐姿,盡量將身體放到最鬆的狀態,準備繼續迎接「心」正在給我的東西。

不出幾秒,眼眶上半部忽然漫出了一道極其刺眼的光芒,光芒之所以刺眼,是因為黑夜仍然存在,而我也差點忘了自己並非置身現實世界,所以還用手去阻擋。

那光影之間明與暗的變換,是真切的。我和語珞所在的治療室並沒有改變光線,但我居然真實感受那道光芒正在與黑暗勢力,一上一下地抗衡著。正當光芒想要晴過暗角的面積時,暗角又強勢的向上制約。

就這樣相互排擠了幾回,最後光芒仍然普照了眼前大地。我的眼眶一下子明朗、寬廣了起來,與方才漆黑而孤寂的黑色世界大相逕庭。

接下來,我瞥到了一個人形般的輪廓從遠方接近我、靠近我,直到對坐在我的正前方。為了試圖將他看清楚,我眨了幾下眼睛,但卻仍舊無法辨識,他只是慈祥的對我笑了。

後來我突然聯想到,兩個月前,因為頭昏困擾的關係,我前往行天宮,參拜關聖帝君,並且順手求了一張詩籤。那是一張「下下籤」,告訴我雖然問事的情形目前無解,但在入秋以後,我會遇到貴人。貴人並無特定職業,但倘若我能接受他的協助,即有機會產生良性的改變。

當我受寵若驚的抬頭再度看「祂」,祂也只是微笑著,並將右手抬起來,以一種不疾不徐的速度,向我所在的方向予以推送。此時,我的頭部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盈與愉悅,眼前的世界也感覺再度被點亮了一層。

「陳寧,現在裡面發生了什麼事?」語珞從外頭詢問著。

「我好像看見神明了,好像和先前去求的籤有關係。」當一個月前我決定接受語珞的動眼治療時,我曾和她提及此事。

「那妳的感覺怎麼樣?裡面有告訴妳些什麼嗎?」語珞再問。

「沒有聽到很具體的話語,但好像是……相信自己之類的那種,啊!祂要走了。」

在我說話的同時,我親見幾股面積龐大的煙圈,由大到小地準備朝右上角離去,完全對照神明來去如騰雲駕霧之感。

第三次動眼治療結束了,雖然聽起來既哲學又抽象,但這正是我所經驗到的事情。語珞後來補充說明:「潛意識裡看見的事情,通常沒有什麼道理可言,但這就是『心』要領妳去的方向。有時候當事者明明是知道的,但卻需要眼見為憑。」

經過暴雨,我們更加成熟

治療尚未結束,但接下來,我的改變是時常在無法保持正面,或者需要站在他人角度看待事情時,便會透過閉上雙眼,揣想一下自己與他人。通常一、兩分鐘後,便會很神奇的依循畫面去找到最終答案。

今晚我又試了一次,發現自己其實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了。

本來以為受傷以後的自己,再也配不上這個形容詞,但這個簡單的方式,卻為我自己帶來很大的衝擊,以及豐富的正能量。

正所謂物極必反——來時的路上,或許失去了不少,但重返的路途卻收獲得太多。你必定曾經怨懟,卻無法否認人生的「黑面貴人」為你帶來更多的東西——一個內心堅強無比的自己、視野和生命態度。前提是,你已經願意面對它、解決它,並放下它。

在接受傷害事實的過程中,我們看見了能夠共患難的人們;在處理傷痛的過程中,學會如何保護自己再免於傷害;在學會饒恕傷害我們的人中,進而成為更寬厚而舒適的人。經過暴雨,我們更加成熟。

「痛快去愛、痛快去痛、痛快去悲傷、痛快去感動,生命給了什麼,我就享受什麼,每顆人間煙火,全都不要錯過,痛快去感受」這是S.H.E的〈痛快〉裡的歌詞。

深切經驗過痛,就能以更快活的姿態面對人生。拍去膝蓋上的塵埃,昂首走向淋漓盡致的人生,只要還活著。

「漸入佳境」——送給大家不夠完美,卻很真實的人生。

※ 本文選自《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更多內容請參閱本書。


《15度的勇敢:塵燃女孩的900天告白》
作者:陳寧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8/03/08

《15度的勇敢》書封。 圖/寶瓶文化提供
《15度的勇敢》書封。 圖/寶瓶文化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