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第二波美中貿易戰來了?川普擬禁公務員退休基金對中投資

日前,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宣布,將延遲實施「節儉儲蓄計畫」(TSP)裡I基金的基準變更。 圖/美聯社
日前,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宣布,將延遲實施「節儉儲蓄計畫」(TSP)裡I基金的基準變更。 圖/美聯社

5月13日,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ederal Retirement Thrift Investment Board,下稱FRTIB)宣布,將延遲實施「節儉儲蓄計畫」(Thrift Savings Plan, TSP)裡I基金的基準(benchmark)變更,引來市場關注。對美國財經不甚熟悉的人來說,可能以為這只是充斥專業術語的金錢遊戲;但對一些觀察家來說,此舉可謂是美中第二波貿易戰的先聲。

I基金的對中投資爭議

先來理解一下背景,美國的退休金制度相當複雜,TSP是聯邦層級公務員的退休制度,由個人選擇加入與否,屬於第三層的自願保障模式,類似一般民眾的401K計畫。TSP旗下目前有五種基金,總額超過6千億美元,只有I基金是瞄準全球股市,約占總額的7.6%,其他都是以美國公司股票或政府債券為投資標的。

在歐巴馬政府任內,FRTIB基於投資報酬等考量,決議將投資基準從摩根史坦利的歐澳遠東指數(MSCI EAFE Index),轉為摩根史坦利的世界所有國家(除美國外)可投資市場指數(MSCI ACWI ex USA IMI Index)。如此一來,I基金會針對該指數的公司股票進行投資,預計中資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將可獲得40億美元以上的挹注。

I基金會針對該指數的公司股票進行投資,預計中資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將可獲得40億美元以上的挹注。 圖/法新社
I基金會針對該指數的公司股票進行投資,預計中資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等將可獲得40億美元以上的挹注。 圖/法新社

這個問題去年就曾被國會議員質疑,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偕同兩黨議員向FRTIB的決定表示反對。他們認為美國人民的儲蓄不該投資在有損美國國安的公司,因此推出《納稅人和儲戶保護法案》(Taxpayers and Savers Protection Act)草案,企圖阻止美國資金流向未經公開發行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審計的上市公司,而這九成以上都是中資企業。

該法案若獲通過茲事體大,等於將迫使許多中資公司從美國下市,部分政經人士擔心會傷害美國作為世界金融中心的信譽,目前仍在審議過程。盧比奧等議員也知道通過的機率不大,去年年底轉而向川普政府施壓,要求總統任命新的FRTIB成員,以監督I基金的流向。

由於FRTIB成員都是前朝人馬,對I基金的態度並不似川普政府,引起雙方關於投資的論爭。FRTIB主席即表示TSP資金不屬於聯邦政府管轄,也不是來自於人民稅金,而是參與者的自由選擇。TSP的目的是讓參與者的利益最大化,政治歸政治,若財政部有實際制裁名單,I基金當然不會投資這些公司。

言下之意,顯然是將球踢回給尚不想和中國全面攤牌的川普政府,並不打算更改投資基準。對川普政府而言,替換FRTIB委員勢在必行,於是5月初,白宮提命三位新人送交參議院審核,以取代任期屆滿者,三位成員足夠掌握委員會多數,也能左右I基金的去向。

《納稅人和儲戶保護法案》若獲通過茲事體大,等於將迫使許多中資公司從美國下市。 圖/美聯社
《納稅人和儲戶保護法案》若獲通過茲事體大,等於將迫使許多中資公司從美國下市。 圖/美聯社

是否構成第二次貿易戰?

之後,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Robert O’Brien)與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Larry Kudlow)連袂發信,對FRTIB名義上的主管機關——美國勞工部施壓。要知道FRTIB雖是獨立機構,但由勞工部進行審核,以確保經營績效與遵守法規,因此勞工部的意見對FRTIB有實質影響。

根據歐布萊恩和庫德洛表示,FRTIB不應投資於中籍公司的股票基金。因為某些公司可能涉入中國政府掩蓋疫情、造成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大流行的罪行,未來將有企業被究責而受到制裁,若美國資金投資它們,會面臨重大且不必要的經濟風險。

此外,他們也再度重彈中資不受美國證期會和PCAOB監管的老調。由於中國政府以國家機密為名,立法阻擾外國調查其上市公司的財報,不少觀察家認為真正目的是要隱藏共產黨在某些公司的股權。再加上近年來屢傳中資企業偽造財報、詐騙投資者,更使中資企業成為審計未爆彈。

該封信件亦強調有些中國公司與解放軍有業務往來,協助興建軍備;有些公司則提供監視技術,讓中國政府進行宗教壓迫;還有公司與伊朗、朝鮮做生意,違反美國禁令,這些企業可能有影響美國國家安全或違反人道主義之虞。因此,歐布萊恩和庫德洛認為,將聯邦公務員的退休金投入中資企業並不妥。

白宮的信轉到勞工部,直接傳達了川普的想法,勞工部長於是發信給FRTIB表示嚴重關切。FRTIB不得不順時鐘,宣布將等待三位委員的新任命案通過後,再討論I基金的基準。至此,幾乎可確定I基金不可能投資中企股票,但是否構成第二次貿易戰,仍有待觀察。

美國商務部已將海康威視列入實體名單,禁止其與美國企業交易,然而許多美國基金都擁有海康威視的股票。 圖/美聯社
美國商務部已將海康威視列入實體名單,禁止其與美國企業交易,然而許多美國基金都擁有海康威視的股票。 圖/美聯社

阻絕對中投資是防微杜漸

這是因為I基金改變基準屬於未來式,現在尚未成真,阻絕對中投資並不是所謂的「金融脫鉤」,而是「防微杜漸」。若川普政府真想讓美國資金退出有巨大風險的中資企業,那麼其他已經擁有中企股權的基金,才是主要目標。

像是飽受部分人士批評的海康威視,被指為替中國政府設計並營運在新疆維吾爾集中營的監視系統,大量收集分析維吾爾人的資訊。為了實施制裁,美國商務部在2019年將海康威視等公司列入實體名單,禁止它們與美國企業交易。

然而截至目前,許多美國基金都擁有海康威視的股票,像是加州教師退休基金(CalSTRS)、紐約州教師退休基金(NYSTRS)、佛州退休基金(FRS)等。針對外界質疑,多數基金管理者表示正在審查或注意事態發展,以符合監管需求,只有紐約州共同退休基金(Fund)清算了海康股份,阿拉斯加常設基金(APF)甚至考慮要準備進場投資。

事實上,從川普上任以來掀起美中關稅戰,中國經濟成長率隨之趨弱,許多知名基金仍看好中國發展,計畫在未來五年內增加中企股票的比重,美國聯邦與地方各種退休基金也隨波逐流。雖然沒有退休基金參與者的積極同意,基金管理者偏好以報酬率為由變更基準,讓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民儲蓄和中資企業掛勾。

誠如FRTIB主席所言,若美國政府沒有禁止投資,光以國安或人權等理由防堵中企,根本站不住腳。在商言商,根本疑問應該是:當美國監管機構被中國禁止檢查其上市企業的賬簿等資訊,為什麼中國公司可與眾不同、在美國兜售股票?

中國瑞幸咖啡近日自爆財務造假,導致美國投資者血本無歸。圖為瑞幸咖啡董事長暨大股東陸正耀。 圖/路透社
中國瑞幸咖啡近日自爆財務造假,導致美國投資者血本無歸。圖為瑞幸咖啡董事長暨大股東陸正耀。 圖/路透社

也就是說,歐布萊恩和庫德洛所提的監管中企等違反互惠原則的問題,才是美國資本面臨的最大風險。即使美國制裁不包括限制購買該公司股票,基金委員會和經理人也該篩選並排除特定公司,甚至還需考慮調整對於不遵守美國會計標準公司的權重。

正如最近爆發財務造假醜聞的瑞幸咖啡,其實是先有人匿名爆料,該公司委任的會計事務所於是進行調查,指出確實存在財務問題,整件事才被揭發。然而為時已晚,股價大幅蒸發、大股東早獲利出清,再度凸顯因美國證期會與PCAOB無法直接審計監管,導致美國投資者血本無歸的結構性弊端

最新消息指出,美國參議院剛通過《外國公司控股責任法案》(HFCAA),這項法案要求公司證明它們不是由外國政府控制或擁有,同時,若PCAOB連續三年無法直接審計,該公司證券將被停止交易。法案雖然獲參議院同意,仍需經眾議院投票、總統簽署後才能成為正式法律,但已對許多中資公司投下震撼彈。

新冠肺炎問責法》醞釀中

最後,需注意的是,歐庫兩人的聯名信暗示有些中國公司未來可能受到制裁,這可能是呼應國會正在醞釀的《新冠肺炎問責法》(COVID-19 Accountability Act)。該法若真獲通過,勢必會在美中之間掀起激烈紛爭,像是中國如果不釋放在瘟疫期間被捕的香港民主示威者,美國可凍結中國資產或禁止中企在美上市,足見其破壞威力不下關稅。

縱然該法未獲通過,基於目前的政治風向,無論是何黨贏得下屆總統大選,美國政府仍會展開疫情調查。基金委員會或經理人不能單純的押注政府換屆,就可見到政策改弦易轍,在追求報酬率之時,也需確保風險管控,將美國人民的退休資產貿然投入中資,並不符合邏輯。

說到底,從行政部門的禁買中股,到立法部門的監管中資,在在都顯示因疫情肆虐,美國對中國的不滿達到新高。隨著疫情趨緩,世人未必會見到第二次貿易戰,但伴隨著政治、財經乃至於全球領導權的衛生戰,正準備開打。

《新冠肺炎問責法》若獲通過,勢必會在美中之間掀起激烈紛爭。圖為川普訪問福特汽車廠時手持面罩。 圖/美聯社
《新冠肺炎問責法》若獲通過,勢必會在美中之間掀起激烈紛爭。圖為川普訪問福特汽車廠時手持面罩。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