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還沒病死,就先餓死?非洲疫情下的經濟與糧食危機

截至7月中,非洲確診的新冠肺炎病患已超過70萬。圖攝於7月13日,南非約翰內斯堡。 圖/美聯社
截至7月中,非洲確診的新冠肺炎病患已超過70萬。圖攝於7月13日,南非約翰內斯堡。 圖/美聯社

截至7月中,非洲確診的新冠肺炎(COVID-19)病患超過70萬,死亡人數約為1萬5千多人,死亡率約為2%,若把非洲當作一個國家看待,感染人數是全球第五。乍聽好像相當恐怖,但非洲病例數可能是統計學上的離群值,因為非洲人口佔世界的17%,卻僅佔總病例的4.7%和死亡率的2.3%。

換言之,與其他大陸國家相比,非洲人民對肺炎病毒的抵抗力似乎更高。對此,專家學者有各種說法,像是天氣過熱,呼吸道系統的病毒較難生存;人口年輕,較不易轉為重症;人民旅行頻率較低,病毒傳播速度較慢等,甚至有人從遺傳基因、病毒突變等進行解釋。

這些可能部分解釋了非洲病例較少的原因,但也可能是由於非洲各國檢驗能量不足、封鎖政策奏效等人為因素。即使如此,隨著全球染病人數不斷上升,非洲病例也持續增加,顯示封鎖的邊際效用正在遞減。非洲各國雖不似歐美國家負擔著龐大的醫療照護經費,卻也無法躲避封鎖帶來的經濟代價。

非洲「灰色經濟」遭疫情重擊

具體來說,非洲各國多屬開發中或低度開發國家,產業則以農業、畜牧、採礦,以及初級製造業為主,還有許多民眾從事非正規工作,也就是所謂的「灰色經濟」。根據國際勞工組織2018年的統計,非洲有近九成的勞工屬於非正規就業,包括露天市場的水果商、獨立的家庭手工業、非法雇用的採礦者與農場工等。

從數字不難看出,這些勞工是家庭主要的收入來源,貢獻了大多數國家的GDP,但他們同時也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一群人。當經濟封鎖,這些需要現金流通才能維生的人首當其衝,而政府的社會救助網又如杯水車薪,導致人民還未被病毒感染,就要面臨斷糧餓死的危機。

疫情大流行之前,以非洲兩個大國為例,南非和奈及利亞都有許多非正規部門工人收入在絕對貧困線以下,也就是每天不足3.10美元,生活極端困難。如今為了防堵病毒傳播,許多國家政府更要求工人採取昂貴的保護措施,例如購買口罩、減少出租車乘客人數或遵守宵禁等,使這些人的經濟狀況雪上加霜。

當經濟封鎖,需要現金流通才能維生的人首當其衝。圖攝於7月22日,南非約翰內斯堡。 圖/法新社
當經濟封鎖,需要現金流通才能維生的人首當其衝。圖攝於7月22日,南非約翰內斯堡。 圖/法新社

疫情未見減緩,非洲經濟狀況雪上加霜。圖攝於4月,奈及利亞。 圖/路透社
疫情未見減緩,非洲經濟狀況雪上加霜。圖攝於4月,奈及利亞。 圖/路透社

政府推出的經濟救助有效嗎?

大多數政府已經意識到非正式勞工及其家庭的困難,計畫將之納入經濟救助體系。最常見的方式莫過於發放現金,迄今非洲有33國採用類似政策,涵蓋人數約為1.2億人,這個數量遠少於受影響者,因此各國都有伺機加碼的打算

在奈及利亞,政府宣布會針對登記在案的貧困家庭撥款,每個家庭預計可得到2萬奈拉(約52美元)的現金,將連續提供四個月。目前估計有260萬個家庭(約1,100萬人)受惠。雖然政府宣布會再擴及100萬個家庭(約400萬人),但奈及利亞的貧困人數至少9,000萬,政府的救濟可說非常有限。

又如南非,政府宣布撥放特別失業補助金,對象是未獲得任何社會津貼者,預計每人每月發放350蘭特(約21美元),連續六個月。此補助金需向政府登記審批後,透過手機或銀行轉賬的方式支付,目前已發250萬人,尚有300多萬人等待中,但南非的貧困人數超過3,000萬,看得出覆蓋率也不高。

非洲名列前茅經濟體的救濟都如此困難,其他低度開發國家的狀況只有更糟。會出現這樣的情形,不只是政治因素(如官僚腐敗、預算不足等),還有許多深層的社會與經濟因素。

根據統計,居住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人,約5億人沒有合法身份證明。這些人無法獲得國家基本服務,例如醫療保健或教育,也無法參加正式的經濟活動,像是註冊手機SIM卡或使用銀行帳戶。再加上他們多屬於非正式員工,不具公司或雇主通報資訊,其政府很難給予應有的援助。

現金發放之外,也有其他措施提供救濟。像是肯亞宣布為低收入者提供完全稅收減免、也調降增值稅和公司稅的稅率;尼日宣布為弱勢家庭提供兩個月的水電等公營事業免費;喀麥隆宣布免除出租車、摩托車和小商販第二季的預扣所得稅等,都是為了幫助非正規勞工。

南非政府宣布撥放特別失業補助金,但僧多粥少。圖攝於7月6日,南非豪登省。 圖/法新社
南非政府宣布撥放特別失業補助金,但僧多粥少。圖攝於7月6日,南非豪登省。 圖/法新社

非洲糧食危機越來越嚴重,各國正籌劃各種農業與糧食應急方案。圖攝於5月20日,南非普勒托利亞。 圖/美聯社
非洲糧食危機越來越嚴重,各國正籌劃各種農業與糧食應急方案。圖攝於5月20日,南非普勒托利亞。 圖/美聯社

非洲糧食危機:還沒病死,就先餓死?

面對遲遲不見終點的疫情,各國經濟奄奄一息,因而不得不做出全面或部分解禁的決定,但開封後病例又不斷上升,唯有再次封鎖。如奈及利亞預定三階段重啟經濟,原本6月初要進入第二階段,允許大多數辦公室和學校重新開放,然而嚴峻的感染人數使政府遲至7月才推進,且繼續維持宵禁和群眾聚會限制等。

由於非洲依賴全球食物供應鏈,封鎖帶來的毀滅性效應不只是收入銳減,甚至會讓食物消失。許多非洲國家是糧食的淨進口國,像是大米、玉米等,疫情讓糧食價格上升,再加上蝗災、旱災和恐怖活動使農作物減產,非洲各國也尋求戰略儲量、以鄰為壑,糧食安全儼然成為新一波危機

從6月開始,薩赫勒地區、西非等地區進入告急階段,估計有4,300萬人需要食物和營養補給、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有4,000萬人、東非有2,000萬人岌岌可危。基於疫情引發的綜合影響,如家庭收入減少、學校關閉停止供應午餐,可能使非洲2億多人(特別是兒童)營養不良甚至餓死的風險

有鑑於此,非洲各國正在籌劃各種農業與糧食應急方案,像是塞內加爾為100萬個貧困家庭提供食品包,內含100公斤大米、10公斤肥皂、糖、油等民生必需品,預計涵蓋800到1,000萬人;多哥以零利率補貼農民信貸,投入玉米、棉花等九種作物,並更新農業設備來提升產量等。

新科技也紛紛引入,企圖改變沉痾已久的糧食困境。如高盛投資的電商Jumia和農業新創Twiga Foods攜手合作在肯亞拓展市場,以更快與更安全的交付方式,讓被封鎖的家庭也不至於斷糧;Digifarm則透過手機平台,使小農能直接接觸種子商、信貸業者、大宗購買商等,避免中間剝削,還提供農民培訓、增進產能。

或許更重要的是來自外部的金融應急措施,以大量金援協助非洲人民度過難關。像是非洲開發銀行制定百億美元的疫情期間供給計畫(FAREC),以短中長期不同的融資或贈款方式,支持各國政府和中小企業建立抵禦能力,試圖減少疫情對農業價值鏈的破壞

疫情之外,蝗災旱災使農作物減產,糧食安全成新一波危機。圖攝於6月2日,肯亞。 圖/法新社
疫情之外,蝗災旱災使農作物減產,糧食安全成新一波危機。圖攝於6月2日,肯亞。 圖/法新社

新科技也紛紛引入,有業者透過手機平台,讓小農能直接接觸種子商等,避免中間剝削。 圖/路透社
新科技也紛紛引入,有業者透過手機平台,讓小農能直接接觸種子商等,避免中間剝削。 圖/路透社

疫情使得非洲問題雪上加霜

要知道非洲各國現在遭遇的困境固然是由疫情觸發,但究其根本也是由於國家體質太弱,才會讓既有問題雪上加霜。儘管各國都在展開援助,但正如前述,大部份計畫涵蓋度不足,最直接的受益者仍屬正規勞工。封鎖越久,多數的非正規勞工境況越來越糟,也加深了兩種勞工的差距。

更糟的是,非洲國家的救急預算極少,就算有也很難持續到疫情結束。一旦爆發企業倒閉潮,政府無法再金援正規勞工,部份失去正式工作的人會被迫進入非正規經濟,結果就是僧多粥少、稀釋既有非正規勞工的所得,並有可能透過削價競爭,取代存活的企業,加劇失業率。

再者,短期預算支持或許可以克服個人財政困難,並確保糧食供應,但是無法持續長久。若想達到中長期的糧食安全,除了得依靠開放的市場和邊界,更重要的是藉由本次疫情所獲得的外援,強化本國農業體質和食品市場,建立更具抗災和生產力的糧食系統。

最後,非洲人口仍在持續成長,目前約有12億人,預計本世紀中將倍增,貧者越貧的現象難以扭轉。隨著全球經濟面臨長期危機,非洲的復原之路更加遙遙無期,這場疫情已嚴重拖累非洲發展,可能需要幾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時間,才能回到疫情前的狀況。

這場疫情已嚴重拖累非洲發展,可能需要幾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時間,才能回到疫情前的狀況。 圖/美聯社
這場疫情已嚴重拖累非洲發展,可能需要幾年甚至十年以上的時間,才能回到疫情前的狀況。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