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新冠疫苗爭奪戰(十八):疫苗一打再打有用嗎?以色列的第三劑爭議

圖為以色列的學校人員發口罩給剛放完暑假返回校園的學童。 圖/路透社
圖為以色列的學校人員發口罩給剛放完暑假返回校園的學童。 圖/路透社

整個夏天,以色列遭遇了第四波新冠病毒爆發,和歐美等國相同,本波疫情主要是由Delta變種病毒引起。至9月中,最高感染人數超過一萬一千例,七天平均值都將近一萬例,此數字打破今年1月的紀錄,引起全國震驚與全球關注。

外界之所以會感到訝異,是因為以色列曾是全球接種模範,今年3月中旬完全接種率達到五成,之後就逐漸放緩,到9月也才達到62%,注射過一劑的人則有67%。但最近住院的重症患者,近六成都是打過兩劑的長者,顯示疫苗對抑制Delta病毒出了問題。

以色列讓人民接種第三劑疫苗,WHO質疑其效用

為解決疫情再度蔓延,甫上任的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政府在7月底決定推出第三劑疫苗方案,先從60歲以上長者開始,再逐步擴展到12歲以上的國民。對其他國家來說,以色列現在面臨的困境,也是每個國家都可能將會遇到的未來,因此這第三劑的「人體實驗」也將成為世界焦點。

先來釐清追加(booster shot)和第三劑(third dose)的差別,兩者雖然都是多注射疫苗,但在學理上卻有不同意義。追加劑是為了那些已經接種兩劑疫苗並建立免疫保護力,但保護作用隨著時間過去而降低的人;第三劑則是為打過兩劑,卻沒有產生抗體反應的人,特別是免疫功能較差者。

將第三劑稱為加強劑在免疫學上並不正確,而且還會給普羅大眾一種錯誤的印象,好像兩劑疫苗失效了才要再打一劑。事實上,多數疫苗的保護力都會逐漸下降,也就是打完疫苗後產生的中和抗體會隨著年紀減弱,但接種後有助於生成並活化免疫系統的B細胞與T細胞,兩者都可以提供額外的保護措施。

以色列在去年12月開始為人民注射疫苗(絕大多數為Comirnaty),就持續追蹤接種者的健康狀況。根據衛生部的估計,到今年7月,接種者的保護力持續下降,從最初的九成以上跌到四成左右。類似的研究也可見於美國,Comirnaty降到42%(和以色列數據相當),Spikevax則還有76%。

雖然疫苗的保護力下降,但數據顯示對重症住院以及預防致死仍然有效。對照今年2月到7月的預防住院率,僅下降約10%,仍有88%、預防重症率更維持在九成以上。死亡率雖然有所上升,但整體還是比第三波疫情少,多數死亡者都是未接種過的人。

然而,有專家表示,無論是加強劑或第三劑都不太可能抑制Delta變種病毒,短期或許可減少受感染的長者,但恐怕只能再撐一段時間,以色列的醫療體系仍有崩潰之虞。重點是應該讓仍未注射第一劑或第二劑疫苗的人趕快接種,並恢復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離等不被以色列人民樂意接受的措施。

此外,WHO官員以及不少衛生學者與醫療工作者都表示,第三劑的效用並未獲得證實,且如果富裕國家開始這種方案,勢必會佔據更多疫苗,而許多國家都苦候第一劑。針對批評,貝內特回應以色列人口太少,不會影響全球供應,施打第三劑後會立即與世界分享加強注射效果的數據,有助於全球疫苗政策的優化。

為解決疫情再度蔓延,甫上任的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政府在7月底決定推出第三劑疫苗方案。圖為以色列新總理貝內特。 圖/路透社
為解決疫情再度蔓延,甫上任的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政府在7月底決定推出第三劑疫苗方案。圖為以色列新總理貝內特。 圖/路透社

Delta變種病毒威脅,接種年齡層不斷向下修訂

儘管病例激增,但貝內特政府一直不願實施封鎖措施來遏制疫情。這是因為貝內特曾不斷抨擊前總理納坦雅胡的防疫政策,他表示納坦雅胡的三次封鎖導致以色列損失超過六百二十億美元,都得由人民與後世子孫負擔,其支持者也強調納坦雅胡政府無能,要為六千條死於新冠病毒人命負責。

支持納坦雅胡者卻主張,貝內特政府才是真的無能,因為當納坦雅胡卸任時,以色列的高接種率得以擺脫封鎖,疫情非常穩定。問題是,在Delta變種病毒未出現前,一般認為接種率至少要達到七成以上,解封會比較安全,塔坦雅胡政府在六成左右就過早解封,且接種開始後,很多限制只是鬆散地執行,自然難以防禦Delta變種病毒。

兩邊的政治口水互噴,只會加速病毒傳播,對疫情並無幫助。貝內特很清楚知道,納塔雅胡的成功不是來自封鎖,而是來自疫苗。因此,新政府試圖以第三劑方案尋求擺脫困境,盡管民調顯示多數人民不滿貝內特的處理狀況,也多認為納坦雅胡做得比較好,但在Delta變種病毒威脅下,迄今已有三百萬人接受了第三劑。

最近,貝內特政府又提出一份新數據,為第三劑方案辯護。數據顯示,重症患者有七成是未接種疫苗的人,僅有8%是注射過第三劑的人,同時更可看出,在重症患者裡,仍有為數不少是符合接種資格卻沒去打疫苗的長者,所以衛生部官員也提出研究,表示第三劑可使長者保護力增加十倍,鼓勵更多人注射。

另一方面,貝內特政府正加快對未成年人的疫苗接種。由於以色列是相對年輕的國家,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是18歲以下,從今年1月,以色列先讓16至18歲的青少年施打疫苗,到了6月,在評估副作用極低的情況下,又為12至15歲的族群施打,都是為讓疫苗普及率更高。

當Delta變種病毒蔓延,以色列預測未成年人將占COVID-19病例的一半以上。事實正如所料,因此在學校開學後,政府規定12歲以上兒童如果選擇不接種疫苗,就必須支付病毒測試費用。同時,以色列也在等待美國FDA的批准,才能開始為5至11歲的兒童接種疫苗。

圖為以色列民眾為抗議政府因應疫情實施新的管制措施,而在此前一日政府才剛宣布50歲以上民眾可接種追加劑。 圖/法新社
圖為以色列民眾為抗議政府因應疫情實施新的管制措施,而在此前一日政府才剛宣布50歲以上民眾可接種追加劑。 圖/法新社

變種病毒再現未知,疫苗到底該打幾劑?

值得一提的是,美國也正在評估追加疫苗方案。FDA委託的外部專家小組在參考以色列提供的數據後,認為追加劑的安全數據仍不足,也對於全民注射追加劑的價值表示懷疑,因此最後決定僅針對特定族群——如65歲以上長者或醫護人員施打額外疫苗,這也讓貝內特政府擔心會影響以國人民施打的意願和正當性。

說穿了,即使可以從加強接種獲得好處,也不會比為還沒施打疫苗者提供第一劑更好。特別是免疫功能較差者的健康,不只取決於追加疫苗,更需大規模群眾接種疫苗來保護他們。

更進一步而言,如果將疫苗部署在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便可以通過抑制變體加速大流行的結束。以色列的例子告訴世人,即使在疫苗接種率相當高的國家,未接種疫苗的族群仍然是散播病毒的主要驅動因素,且這些人本身也處於重症的高風險,如何促使他們去接種才是真正值得努力的方向。

最新消息指出,擔任抗擊疫情的以色列之盾(Israel Shield)計畫負責人、又被稱為COVID沙皇(czar)的薩卡(Salman Zarka),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呼籲,他表示以色列應開始準備接種「最後的」第四劑疫苗。至於第四劑的時間,則可能落在半年或一年以後。

這是否意味以色列打完四劑,就真的不再考慮追加劑量?答案仍舊未明,依照新冠病毒變種的速度,不無可能會再出現超越Delta的變種病毒。屆時,基於政治(與科學)考量,除非能說服民眾多打無益,否則再追加更多也不是奇事,就算新冠肺炎流感化,只要人民仍舊恐懼,各國政府或許將以每年打一劑來結束本次大流行。

以色列政府規定12歲以上兒童如果選擇不接種疫苗,就必須支付病毒測試費用。 圖/歐新社
以色列政府規定12歲以上兒童如果選擇不接種疫苗,就必須支付病毒測試費用。 圖/歐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