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禁用支付寶?中國力推數位人民幣的大戰略 | 徐子軒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陳時中的「鹹豬手」:狹隘的性別想像和代言受害者的爭議

北京冬奧禁用支付寶?中國力推數位人民幣的大戰略

圖為2022年冬季奧運吉祥物「冰墩墩」、冬季帕運吉祥物「雪容融」。 圖/美聯社
圖為2022年冬季奧運吉祥物「冰墩墩」、冬季帕運吉祥物「雪容融」。 圖/美聯社

冬季奧運會將於2月4日在北京拉開帷幕,雖受到變體新冠病毒威脅與部分西方國家的外交抵制,中國習政權仍會依循2008年京奧模式隆重舉行。最吸引目光的,或許是中國將對來訪的外國人民,推銷新的「數字人民幣」(數位貨幣電子支付,即e-CNY)政策,向全球展現先進的金融科技。

歐美國家憂資安抵制e-CNY,中共仍大力推動

根據媒體報導,外國遊客抵達北京後,可以在Apple store或Android market下載數字人民幣的應用或使用硬錢包卡片,也可以用外幣兌換機直接將各國鈔票換成e-CNY使用。奧運村內各種商店安裝了e-CNY裝置,參賽的運動員與教練團,還能獲得特殊腕帶,進行支付費用。

儘管許多歐美國家都警示代表團員不要使用個人手機或電腦,或直接提供代表團員一次性3C產品,以免遭到中國駭客入侵竊取資訊;美國三位共和黨參議員甚至以間諜活動和數據安全為由,呼籲美國奧委會禁止使用中國的數位支付或e-CNY,也引起外界猜測可能會出現某些運動員抵制中國的數位貨幣。

不過,北京顯然不將這些聲音當一回事,e-CNY是中國人民銀行(下稱人行)八年來的研究成果,也是習政權重新掌控國家金融大權的重頭戲。本次藉奧運對外測試,即使有少數人不願配合使用,但必定有許多國家願意加入e-CNY的行列。

過去數年間,中國各城市已推出數位貨幣測試,通過向申請的居民提供一定金額消費,或是以抽獎的方式、讓中獎者體驗試用。包括北京、上海、蘇州、深圳、成都等大城市,都發出數百萬美元不等的金額,最受歡迎的消費方式則是e-CNY的地鐵加值服務。

根據人行官員指出,到2021年底大概有1.4億中國人民開設數位人民幣錢包,進行了約九十七億美元的交易。這段時間處於測試階段,只提供中國工商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特定國有銀行的選定客戶使用,而全中國只有155萬商戶接受數位人民幣支付,應用範圍仍屬於極少數。

從今年開始,人行將數位人民幣APP上架到Apple store等市場,但僅限北京、上海等十個城市的人民使用,目前下載達到千萬次。於此同時,人行也在敦促生活、旅遊等各種商家接受e-CNY,像是麥當勞在上海的270家門市據稱已可使用數位人民幣錢包消費,習政權則希望盡快擴大到全國更多餐廳測試。

從今年開始,人行將數位人民幣APP上架到Apple store等市場,但僅限北京、上海等十個城市的人民使用,目前下載達到千萬次。 圖/新華社
從今年開始,人行將數位人民幣APP上架到Apple store等市場,但僅限北京、上海等十個城市的人民使用,目前下載達到千萬次。 圖/新華社

中共擔心影響稅收,支付寶及微信支付遭打壓?

值得注意的是,有媒體報導,奧運村只接受人民幣現金、VISA信用卡和數字人民幣支付,阿里巴巴的支付寶與騰訊的微信支付都無法使用。要知道,除了中國工商等六家國有銀行外,騰訊的微眾銀行和阿里巴巴的網商銀行也是e-CNY的試點銀行。

像是e-CNY的APP允許騰訊與阿里用戶連結其銀行系統,然後通過微信支付等程式,以e-CNY的形式進行付款。如果支付寶等APP被禁,則e-CNY和微眾銀行互聯的選項不知是否仍可使用?儘管消息未被官方證實,但已引起外界注目,有論者甚至表示這樣發展下去,可能會破壞由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主導的消費者支付市場。事實上此類消息非首次曝光,去年11月底就傳出人行將禁止人民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進行收款,被解讀為習政權試圖整肅科技巨頭,並以數位人民幣取代。

不過,這樣的解讀很快就被澄清,現階段人行並無全面禁止微信支付等個人收款的打算,而是禁止個人遠程非面對面收款。人行表示新政策將於今年3月實施,目的在於明確區分平台上的商業和個人交易,如果是商戶只能使用經營用收款碼,對於有明顯經營行為的個人則必須申請改為特約商戶。

在人行看來,個人支付條碼存在風險隱患。像是一些私營企業會使用個人條碼來處理大規模的商業交易,或是有些個人收取不相稱於自己收入的鉅額款項,這些情事混淆了交易性質,會影響政府稅收,甚至可能涉及洗錢、賭博等非法行為,因此決定加強監管。

去年11月底就傳出人行將禁止人民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進行收款,被解讀為習政權試圖整肅科技巨頭,並以數位人民幣取代。 圖/路透社
去年11月底就傳出人行將禁止人民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寶進行收款,被解讀為習政權試圖整肅科技巨頭,並以數位人民幣取代。 圖/路透社

e-CNY正反爭論不休:中共實為重獲金融基礎設施控制權

有論者表示,人行用意雖佳,但推動e-CNY最直接的問題是,如果沒有補助金額或彩券獎勵,中國人民是否還願使用數位人民幣,而放棄既有的微信支付等方式。且使用微信支付或支付寶,用戶只需將他們的銀行賬戶連接到應用程序,若要使用數字人民幣,還需要下載註冊新的應用程序,相形較為麻煩。

e-CNY的支持者則強調,e-CNY由國家背書,其安全性與匿名性都較私營企業更為可靠,因為企業存在違約風險,且可能被人為竄改數據。另外,e-CNY除了有微信支付等的二維條碼外,還有近距離無線通訊(NFC)支付,優點在於可以離線處理,又有晶片卡形式,提供給不會用智能手機的族群使用。

更重要的是,許多人沒有搞清楚人行推出數位人民幣體系(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DC/EP)的要旨,混淆了數位法幣與應用程式的區別。以人行官員的話來看,微信支付等只是錢包APP,但e-CNY則是錢包的內含物,現階段人行早就將微信支付等納入數位人民幣APP,讓中國人民廣泛接受e-CNY才是焦點。

換言之,除了防止犯罪等目的外,人行還有一個更大目標正在實踐,即是重獲對金融基礎設施的控制權。因為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兩家佔了中國九成以上的支付市場,微信的市場滲透率更達到八成以上,意味著它們控制了大量的貨幣供給(即所謂的M2,包括現金、商業銀行存款或各種準貨幣)的供應。

對人行來說這會構成大問題,它雖掌控現金流動,但對M2的控制量恐怕比不上這些民營單位,因此習政權早就磨刀霍霍,準備對付跨足金融的科技巨頭。像是去年就傳出阿里旗下的螞蟻金服和監管機構達成重組協議,轉型成金融控股公司受人行監管,又傳出支付寶將被分拆,成立新的貸款應用程序。

另外像是過去支付平台需準備相稱於個人用戶存入的資金,放在人行或特定商業銀行監管的帳戶,藉此賺取豐厚利息。2017年人行公布新規則後,已不支付利息,今年以後則由人行完全監管這些備付金,逐步貫徹習政權2019年設定的金融安全目標——看住錢。

以人行官員的話來看,微信支付等只是錢包APP,但e-CNY則是錢包的內含物。 圖/新華社
以人行官員的話來看,微信支付等只是錢包APP,但e-CNY則是錢包的內含物。 圖/新華社

中共欲利用e-CNY掌握領導地位,科技巨頭持續倒大楣?

一旦禁止商戶使用個人收款碼之後,商戶就可能會考慮是否仍要與微信等支付平台合作。這是基於資金的安全性,不同於個人帳戶,支付平台毋須在人行等指定帳戶存入相對應的備付金,只要在24小時內轉入商家帳戶即可,若商戶對平台有疑慮,那麼有可能會選擇有國家背書的e-CNY以減低風險。

同時,留在支付平台的大量資金,可能會被迫從備付金帳戶轉移到商業銀行貸方,為銀行帶來流動性收益。然而,資金即使轉到商業貸方,只要成為數位人民幣,就不會被當作存款供銀行使用,銀行亦沒有支付利息的義務。人行也已表示e-CNY的分類是M0(屬於支付憑證,與實體人民幣相同),並不會支付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前任人行行長、現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周小川,最近公開對媒體表示,e-CNY可能會參考香港模式,即一般商業銀行可以在人行授權下發行數位人民幣。作為數位人民幣的曾經領航者,周小川的話有絕對分量,代表習政權想打造新的貨幣雙元體系,藉著e-CNY對全國銀行進行更緊密的監管。

如果成真,將顛覆商業銀行只承擔M1或M2的概念。傳統上,人民存款到商業銀行,銀行會支付利息,還須向人行繳納存款準備金,未來中國人民的存款若全部轉為e-CNY,並無利息可言,商業銀行的存款準備金也無法得到央行的利息,可能會引起反彈,這些爭議人行尚無定論。

最後,微信支付等平台,都會收取手續費或服務費,像是微信對商家徵收0.6%的費用、個人提現也有0.1%的費用,但e-CNY不產生任何商戶費用或服務費。這些因素加在一起,加上習政權有意以政策壓制跨足金融的科技巨頭,長遠來看必然會使微信等平台的市場份額縮小。

鑒於阿里與騰訊兩家科技巨頭的用戶市佔率達到九成以上,人行的行動不太可能立即動搖現有的支付系統。可以確定的是,人行與e-CNY正在快速融入並打造新的支付環境,隨著人行不斷推出監管規則,無論是否有意挑戰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主導地位,隨著新規則的推出,e-CNY都將成為主流。

在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上,多家銀行推出數位人民幣體驗活動專區。圖為參會者在體驗數位人民幣咖啡機。 圖/新華社
在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上,多家銀行推出數位人民幣體驗活動專區。圖為參會者在體驗數位人民幣咖啡機。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