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TAIWAN和CHINA的「三不一沒有」:破解博恩與劉樂妍的魔音穿腦

博恩釋出的〈TAIWAN〉,才短短兩三天時間,就有200萬點擊、15萬讚數。 圖/截自TAIWAN
博恩釋出的〈TAIWAN〉,才短短兩三天時間,就有200萬點擊、15萬讚數。 圖/截自TAIWAN

上個周末,相信不少台灣人,都笑到差點往生。

事情是這樣的,近來脫口秀事業如日中天的「博恩女士」,終於決定正式「出櫃」,轉職為療癒系的跨性別歌手,並公開出道單曲〈TAIWAN〉。才短短兩三天時間,就有200萬點擊、15萬讚數。

表面上看來,TAIWAN一曲可能是對於劉樂妍小姐的自製歌曲〈CHINA〉,未經授權的二創作品,不無抄襲嫌疑。然而,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因為TAIWAN和CHINA之間,形式上雖然相似,卻意味完全不同的社會脈絡。

「不要」性別刻版印象

當我們點開博恩的TAIWAN,最為吸睛的部分,當然是女主角的婀娜身影,還有網紅舞群的曼妙體態,兩千三百萬同胞都驚呆了。

影片中,博恩和他的快樂夥伴,酥胸半露,環肥燕瘦,雖然稍有物化男性之虞,不過,一個社會若是允許把男人的性感當作戲謔,其必要條件仍是對於性別實踐的相對寬容。即便博恩曾因脫口秀中「被強暴哏」引發女性主義者的質疑,但至少在這部影片,並沒有醜化跨性別者的疑慮,甚至許多觀眾紛紛留言,讚美女裝的博恩更加美麗動人。

這樣的演出,當然與台灣社會對多元性別的友善態度密不可分。近年來,我們的國家通過同婚法案、選出女性元首、推動性平課綱、還有一位讓日本鄉民豔羨不已的跨性別政委……這裡當然不是說,台灣的性別平等無懈可擊,但也不必妄自菲薄,在這個島上,尊重性別少數、接納多元認同,逐漸是主流趨勢。

相較之下,CHINA所歌頌的那個,自豪於「支付寶、宅急送、方艙醫院」的偉大祖國,對於男人女相此類「妖魔鬼怪」從不客氣。例如,BL輕小說作家遭十年徒刑判決、新華社對於小鮮肉男星的猛烈抨擊、一胎化導致的大規模女嬰謀殺、以及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的政經領袖……。

即便再怎麼熱愛中國,身為生理女性的劉樂妍,大概也無法否認,在「支支支支支支付寶」國度,如果真有男性公共人物穿上露肩洋裝,無疑是自尋死路。

一個社會若是允許把男人的性感當作戲謔,其必要條件仍是對於性別實踐的相對寬容。 圖/取自Stand up, Brian!博恩站起來!
一個社會若是允許把男人的性感當作戲謔,其必要條件仍是對於性別實踐的相對寬容。 圖/取自Stand up, Brian!博恩站起來!

「不要」全面族群滅絕

TAIWAN的另一矚目笑點則是,雖然博恩唱出「基隆市、新竹市、嘉義市,都可以」,不過,「苗栗縣」……欸,可能不太行。

嗯嗯,沒錯,對博恩和中產階級粉絲來說,由特定政治集團壟斷,例如苗栗或花蓮這樣的國中之國,實在是民主選舉鞭長莫及的部分。儘管,頂多就嘴巴上吃吃豆腐。

事實上,台灣人民總是跟韓市長一樣,甘願接受「人民的選擇」。在那些民意允許縣長比憲法還大的地方,首長職務可以跟老婆離婚後私相授受、清查威權銅像可以拒絕交件、可以撲殺保育動物或掠奪私人土地,有時還傳出清廉基層公務員不明死亡的消息。天龍國的「善良意志」畢竟有時而窮,那些很不一樣的「鄉下地方」,總可以照自己方式過活。

在中國的「地方自治」,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在CHINA原曲中,劉樂妍充滿動感地宣稱「廣西壯族、內蒙古、西藏、寧夏回族、新疆維吾爾、香港、澳門」同屬四海一家,但無法掩飾的是,少數民族在中國境內面對的是各種鎮壓,包括歧視、屠殺、被自殺、被失蹤、集中營、信仰改宗、母語滅絕,還有以同化為目的的大量移民。

台灣當然有自己的族群問題,無論是原住民、新住民的社會處境,都還有很大改善空間。然而,海島民族畢竟允許活躍的公民社會與NGO團體,包括母語教育、社區營造、移工人權,甚至是原住民獨立等等,都可以在我們的政治議程中被大聲提起。

讓人感到諷刺的是,儘管台灣島上的「劉樂妍們」每每熱衷於控訴,「統派」或「外省人」遭到本土政權的「法西斯統治」,但與此同時,「劉樂妍們」也面無愧色享受民主法治保障的各種權利——享用健保、擔任魁儡黨主席、出任紅媒董事長、對書店老闆潑漆、挑釁法輪功信眾,還有,發行相當難聽之音樂單曲。

這種對於「不同少數人」(甚至是唾棄我們這個共同體的冤仇人)基本權利的不妥協維護,恐怕,正是TAIWAN和CHINA背後,無法抹滅的最大差異。

「不要」思想言論審查

TAIWAN這首令人忍俊不禁的「歌曲」,還有一處話題,便是其與原作CHINA,啟用了同一位肌肉猛男——郭書廷先生來擔任影片男主角。不過這個安排遠非宣傳噱頭,因為那需要一種幾乎可稱為豁達的胸襟。

在原始歌曲CHINA,全身血紅的女主角劉樂妍,不但使用肢體暴力痛毆手持台灣形象的郭書廷,更剝光他的「綠色」衣服,強迫其換上「紅色」新衣。這安排毫不意外,天朝強國隨時準備武力犯台。

即便如此,象徵「變節台灣」的猛男演員,卻沒有在我們這裡遭到任何懲罰。在博恩的二創TAIWAN,製作團隊毫無芥蒂地聯繫郭書廷,商請他重新演出上述橋段——在海的這一邊,能力專業而不是認同勒索,決定了演員是否有資格出現在公眾視野。

完全相反的是,在海的那頭,如果真有任何人膽敢出演分離主義、批判中央的影視作品,大政府再加上小粉紅一定瘋狂出征到底。從張惠妹、戴立忍、林夕、黃秋生、何韻詩、陳昇、瞿友寧……無數歌手演員導演都遭遇類似的慘痛經驗。顯然,寬容不是強國的基本價值。

「沒有」充滿仇恨的被害妄想

除了上述三種「不要」——不要性別刻板、不要族群壓迫、不要言論審查——TAIWAN與CHINA之間,還有著非常不同的,深層庶民情感。

自從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政府不斷聚焦於所謂「大國崛起」。

為何中國自居為「大」?為何如此執著「崛起」?說穿了,近代歷史的失敗記憶,鴉片戰爭、八國聯軍、中日戰爭,炎黃子孫變成「炎黃孫子」,正好成為極權統治下轉移人民痛苦的廉價安慰劑——「中國人」所經歷的種種傷痛,都是非我族類,美國佬、小日本、台巴子的邪惡陰謀。

於是,正如百萬製作的CHINA所明示,紅色祖國終將清洗,征服綠色台灣。我們已經非常習慣,中國民族主義所宣傳的那種充滿「仇恨」之地緣政治意象。

對比之下,透過二次創作,照搬影像和情節的TAIWAN,雖限於原曲的「音樂好品味」,還差那麼一絲半點才能算是曠世巨作。但對於台灣的創作者和閱聽者來說,對演員與平民的寬容,總是帶著歡笑與幽默,才是海島文化中最值得珍惜的事物。

兩首歌曲的訊息是如此不同。CHINA在意的只有發洩仇恨,而TAIWAN卻充滿著寬容與幽默。這不禁讓我們想起日本經典動畫《超時空要塞》(超時空要塞マクロス)的情節:當人類遭遇了只知殺戮的域外種族,偶像歌手鈴明美卻勇敢前往戰場,大聲向整個宇宙唱出關於愛、關於美好的歌曲,而且這歌聲竟然真的平息了星際規模的侵略戰爭。

如此說來,跨性別美少女博恩的境界也算相差不遠。即使帝國主義代言人仍然無法放下屠刀,執著於沒有意義的威脅和恫嚇,但至少,從TAIWAN發出的正能量洗腦歌聲,提醒我們仍可以微笑以對,不必用詛咒還擊詛咒。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