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看看侯友宜,想想王金平:國民黨內還有「溫和路線」容身之處嗎?

新北市長侯友宜(左)在臉書發表公投千字文後,與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互動引發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新北市長侯友宜(左)在臉書發表公投千字文後,與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右)互動引發關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這幾週公投攻防甚囂塵上,藍綠兩方都加油添灶,誓言拿下這次公投——總統與市長大選的灘頭堡。

然而,儘管兩軍對壘氣氛熱烈,卻有人悄悄「脫隊」。在「四個同意」陣營,有一位動見觀瞻的人物,打定主意不淌這灘混水——蟬聯全國政治人物聲望第一、當前藍營最富民意基礎的新北市長侯友宜,再三迴避對公投表態,還在臉書上發表千字長文,「台灣幾十年來逐漸失去的,是彼此之間那份單純、信賴、團結的感情」——有人說這是老奸巨猾兩不得罪,但也可以正面解讀,侯主張公共議題不必每次都等於藍綠對決。

不過,侯友宜這種謹小慎微的態度,卻讓藍營支持者火冒三丈。該臉書文章下方湧進大量辱罵,「無恥政客」、「都是屁話」、「心中沒有人民」……。此外包括徐巧芯、趙少康、陳玉珍、黃士修也紛紛相繼開砲。

其中「核能流言終結者」粉專更是一絕,該專頁乾脆貼出一張合成照片,照片上侯友宜面帶微笑,印上幾行侯從來沒說過的大字:「只有核四公投通過才能逼政府面對核廢料」(編按:該貼文目前無法在其粉專塗鴉牆上看到)。此一操作已經算散播不實消息,如果不是侯友宜不跟自己人計較,這張合成圖片恐有造謠觸法之虞。

「減緩對立」才是重返執政的合理策略

必須承認,環顧當前國民黨,侯友宜恐怕是下屆總統大選最有競爭力的藍營明星。他謹小慎微,從不涉入極端爭議,身披當年白曉燕案的「鐵漢」光環,在媒體鏡頭前總是忠厚微笑,還是黨內少見的本省人士,可說對中間選民有著莫大號召。

也因為穩健保守的形象得來不易,政治嗅覺敏感的侯友宜,當然不會讓自己太過攪和「藍綠對決」——市長既有鴻鵠之志,藍綠歸位的操作卻只能爭取基本教義派,如果想當全民總統,千萬不要賠上多年經營的「中間溫和」。

從政治盤算的角度,侯友宜對「四個同意」含糊以對,才會帶來最大利益。身為境內好幾座核電廠的新北市長,比誰都知道核廢料確實在台灣無處存放;而做為很有機會更上一層的明日之星,他在未來也終將面對全國民意考驗,所以才對於台美貿易、能源轉型都抱持務實態度——如果逞一時之快背書「四個同意」,萬一國民黨將來重返執政,核四的爛攤、美國貿易制裁,還有能源轉型停滯,都會給未來執政者帶來與今日完全相同的困境。

這幾年,台灣藍綠死鬥越趨白熱,但事關重大公共議題的討論從來都不是非黑即白,執政者本來就需要調和各方利益,在重重妥協中做出「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的最後決策。所以,那些不甘地方稱雄、志在全國舞台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包括蔣萬安、林為洲、徐巧芯,當然還有慘遭滑鐵盧的前主席江啟臣,他們都在不同議題上試著淡化極端色彩。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連戰連敗的國民黨,唯一活路就是中間道路。

包括蔣萬安、林為洲、徐巧芯,當然還有慘遭滑鐵盧的前主席江啟臣,他們都在不同議題上試著淡化極端色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包括蔣萬安、林為洲、徐巧芯,當然還有慘遭滑鐵盧的前主席江啟臣,他們都在不同議題上試著淡化極端色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當年的王金平、今日的侯友宜

儘管「中間路線」才是長期發展的理性選擇,不過,理論與現實每每分歧,訴諸和解的姿態在國民黨當前扭曲結構下窒礙難行。每次國民黨的挫敗,都會加深基本教義派的短期聲量,從而讓長程路線修正變得更不可能。

然而,力求穩健的「侯友宜」,說來並不是第一位「侯友宜」——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曾經是台灣政壇傳奇人物。從威權到民主,他君臨立院二十四年。當年「公道伯」儼然國民黨本土派諸侯領袖,但才短短數年,王金平已經徹底淡出國民黨核心。

跟今天的侯友宜一樣,過去王金平自甘「德川家康」、「二號人物」,不在風頭上忘情起舞,也全力避開爭議性決策與發言,甚至保持與民進黨的相對友好關係。僅管國民黨長期對本省籍政治人物不友善,黨內存在隱形天花板,但王金平多年來沉穩蟄伏,願意等待國民黨內結構鬆動,然後才挾著地方實力來問鼎大位。

然而歷史總是讓人唏噓。太陽花事件後,國民黨已經跟不上民心向背,但屢次敗選的教訓,卻始終無法修正這個黨的政治路線。2019年,錯過好幾次機會的王金平終於表態,要角逐黨主席位置,但一輩子「喬事」的公道伯,最終仍在外省老人政治中被「高層」搓掉,這幾年幾乎退出了政治舞台。

2019年,錯過好幾次機會的王金平終於表態,要角逐黨主席位置,但一輩子「喬事」的公道伯,最終仍在外省老人政治中被「高層」搓掉,這幾年幾乎退出了政治舞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錯過好幾次機會的王金平終於表態,要角逐黨主席位置,但一輩子「喬事」的公道伯,最終仍在外省老人政治中被「高層」搓掉,這幾年幾乎退出了政治舞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國民黨需要侯友宜,還是侯友宜需要國民黨?

回顧這兩年的國民黨,從韓國瑜到張亞中,隨著中產票源嚴重流失,只剩下討好極端支持者的民粹主義領袖,才能左右黨內方向。最近一次黨主席選舉,願意回應轉型正義、正面抗議中國威脅的江啟臣,簡直慘敗而歸。而曾經標榜溫和路線的朱立倫,反而一改面目,滿口戰鬥抗爭、拉攏招降叛出國民黨的深藍領袖,結果成功上壘——這些都說明了,過去的國民黨容不下王金平,今天的國民黨也不會接納侯友宜。

儘管人氣與經歷的這些天時地利,侯友宜都已備齊,但是他溫和務實的問政風格,反而讓他失去最重要的、黨內同志對他的「人和」。這幾日趙少康說「不能左右逢源」、陳玉珍說「臨表涕泣不知所云」,連本來相對年輕開明的徐巧芯,都情緒勒索表示「2022不提名」——國民黨正朝著更同質、更閉塞、依賴高度仇恨動員的方向進行不可逆轉變。

比起民進黨的如日中天,江河日下的國民黨更沒有把「公投」化約為「藍綠」的本錢。可以想見,國民黨內那些妄想「扭轉」極端主義的烏鴉,在短期內只能夠繼續忍受同室操戈,但類似於本次公投的「忠誠審查」也會在「侯友宜們」身上更加頻繁出現,終有一天,這些人會開始認真思考另謀出路——難怪侯友宜寧可參加柯文哲和鄭文燦「遠見高峰會」,也不願出席四個同意的公投宣講。畢竟,民眾黨或民進黨都比家裡「同志」要友善得多了。

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桃園市長鄭文燦「白藍綠」三市長合體出席遠見高峰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桃園市長鄭文燦「白藍綠」三市長合體出席遠見高峰會。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