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三國」早已不是中國的形狀:不懂日本,怎能拍好「無雙」?

「敵将!討ち取ったり!」中國翻拍電影《真‧三國無雙》,為何一片負評?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敵将!討ち取ったり!」中國翻拍電影《真‧三國無雙》,為何一片負評?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改編自日本同名電子遊戲的中國電影《真・三國無雙》,在匆促下檔後,於近日登上串流平台。除了網友一面倒的負面批評外,遊戲評論網站如IGN給出不可思議的2分、電影網站IMDb上也是丟臉而罕見的4.8分。

很難辯護的是,該片有種廉價塑膠質感。例如呂布阻止貂蟬投湖那段劇情,怎麼看都是變態大叔偷看美少女洗澡;而關羽溫酒斬華雄的部分,比較像兩個大眾臉據點兵長打了一場鐵男躲避球。此外,不知所云的破碎情節、薄弱的角色動機、國二程度的兵法謀略、辭不達意的假文言對話,更讓觀眾哭笑不得、嘴角失守——悲慘的是,該片意圖打造嚴肅奇幻史詩,完全不是搞笑電影。

這部獲得日本經典電玩「真‧三國無雙」獨家授權的真人化電影,集結了包含古天樂、王凱、韓庚等明星,但星光卻彌補不了改編的致命缺失。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這部獲得日本經典電玩「真‧三國無雙」獨家授權的真人化電影,集結了包含古天樂、王凱、韓庚等明星,但星光卻彌補不了改編的致命缺失。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尊重「原作」,很難?

二次元的ACG作品,要改編為真人電影,常常兩面不討好。遊戲或漫畫粉絲很容易覺得,真人選角沒有還原自己所熟悉喜愛的原著角色;而不熟悉原著的一般觀眾,可能又看不懂簡化後的背景設定。前陣子同樣改編自知名電子遊戲卻迴響慘澹的《真人快打》、《魔物獵人》,都是前車之鑑。

不過,所謂「電影改編」,其訣竅並不在於照本宣科,而需要精準抓住「原作精神」。例如致敬怪獸片、特攝片、巨大機器人動畫的神作《環太平洋》第一集,成功還原了日本動漫獨有的「燃」美學,兩位主角從彼此誤解到心意相通,熱血情誼加持最後打敗異世界怪獸,情節雖簡單,氣氛情緒卻無比飽滿,再加上拳拳到肉的機器人碰撞,讓全球的ACG粉絲都對之讚譽有加。

所以,《真・三國無雙》改編如此失敗的重大原因,正是因為沒有尊重「遊戲原作」。「三國無雙」本來是所謂「割草遊戲」(意指角色一次性攻擊,可以擊殺大範圍內、大量的小兵,如同「割草」),該遊戲本就「極度」偏離於史實或演義,每個三國武將都是顏值破表的俊男美女,輕巧衝入千軍萬馬,放出華麗絕招,把敵方武將士兵轟上青天。儘管該遊戲說不上有什麼深度,但非常非常舒壓。再加上多情宛轉的日語聲優配音,玩起來的感受就是「萌」、「中二」再加上無比歡樂。

可是電影《真・三國無雙》卻完全偏離遊戲美學。導演努力把這部改編電影「還原」為羅貫中《三國演義》:舉凡劉備怒鞭督郵、曹操行刺董卓、曹操誤殺呂伯奢、劉曹煮酒論英雄等等,這些從來沒有在遊戲裡出現的「演義」情節,卻成了電影描寫重點。還有一些人頭落地、刀刃穿身的血腥鏡頭——剛剛說過,遊戲原作賞心悅目、無腦輕鬆,基本上「沒有」暴力跟政治元素。

把「真・三國無雙」這塊風格鮮明的電玩招牌,當成格局宏大的歷史戰爭片,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三國無雙」本來是所謂殺敵如割草的「割草遊戲」。 圖/「真.三國無雙8 Empires」官方宣傳影片截圖
「三國無雙」本來是所謂殺敵如割草的「割草遊戲」。 圖/「真.三國無雙8 Empires」官方宣傳影片截圖

把「真‧三國無雙」這塊風格鮮明的電玩招牌,當成格局宏大的歷史戰爭片,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圖/「真.三國無雙8 Empires」官方宣傳影片截圖
把「真‧三國無雙」這塊風格鮮明的電玩招牌,當成格局宏大的歷史戰爭片,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圖/「真.三國無雙8 Empires」官方宣傳影片截圖

ACG世界的「三國」,來自日本「戰國」

其實,ACG領域中的「三國」,早就無關於中國明朝羅貫中老先生的那本歷史小說。創意無限的日本人不止熱愛三國題材,他們更愛「惡搞」三國題材。這裡隨便舉幾個例子:《吞食天地》中劉備娶了龍女當老婆、《鋼鐵三國志》中腐到化不開的BL情愫、《一騎當千》讓三國名將悉數化身性感裸露少女、《超・三國志霸》裡諸葛亮立志打造民主共和,還有可謂最佳三國改編的《蒼天航路》中,氣魄與謀略遠勝過劉備的蓋世英雄曹孟德……。

一個難以否認的現實就是,1970年代以來,全球的御宅族與動漫遊戲粉絲們,他們所深深喜愛的「三國」故事,基本上屬於「日本式大眾文化」。遊戲廠商光榮特庫摩的動作遊戲「三國無雙」系列,在歐美銷量驚人;而同公司的策略遊戲「三國志」系列,則陪伴無數全球玩家超過三十年的時光。當然,被二十一世紀消費者深深熱愛的「三國」傳奇英雄,他們的形象、個性、說話,早就脫離《三國演義》,反而充滿了大和民族的美學韻味。

在「三國無雙」遊戲中,有個遊戲粉絲很愛調侃的設定,就是梟雄曹操的外型性格,其實與該遊戲姐妹作「戰國無雙」中的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簡直一模一樣。

電玩「真‧三國無雙」裡曹操(圖左)的外型性格,與該遊戲姐妹作「戰國無雙」中的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圖右),簡直一模一樣。 圖/光榮特庫摩照片組圖
電玩「真‧三國無雙」裡曹操(圖左)的外型性格,與該遊戲姐妹作「戰國無雙」中的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圖右),簡直一模一樣。 圖/光榮特庫摩照片組圖

其實,把曹操給「戰國大名化」,並非單純巧合或遊戲公司偷懶,而是因為日本ACG領域中的「三國」題材,本來就不來自中國東漢末年群雄割據——在日本民族自己的大量通俗文化著作裡,包括動畫、漫畫、遊戲的詮釋中,三國英雄身上有了鮮明的「日本戰國美學」,講究「器量」、強調不羈性格、但同時又對於品茶花道等等風花雪月有著細膩感受的「日本武士」氣質。恐怕這種「日本趣味」才是「三國無雙」的真正精神。

重點在於,對於日本人來說,「三國」只是他們用來展現當代民族文化的一種手段。這也是為什麼,當中國編導要「翻拍」日本電玩的時候,他們採取「回到三國演義」這一策略,會跟「原著遊戲精神」如此格格不入的重要原因。

電影《真·三國無雙》中,飾演梟雄曹操的王凱。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電影《真·三國無雙》中,飾演梟雄曹操的王凱。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文化挪用」更可以「商業成功」

儘管中資電影《真・三國無雙》有許多明顯技術瑕疵,但本文目的,並不在於傷口抹鹽、無情吐槽。做為一種「文化現象」,我們很難不去注意到,當三國題材成為商業IP,在日本動漫遊戲產業多年經營之後,早就不是潦倒中國文人筆下的章回小說了。

前面說過,之所以口碑票房雙雙失敗,正是因為導演沒有弄清楚這部電影的「真正原作」——粉絲們想看的是「熱血中二賣萌賣腐」的日本「無雙」,而不是「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中華「演義」。

不能否認,日本娛樂產業對於「三國故事」整碗端去,很可能是一種「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這個概念通常指的是,強勢族群依照自身偏好與利益,去加工改造弱勢族群的傳統文化符號,比如:美國時尚品牌借取印地安羽毛裝飾、白人流行音樂抄襲黑人饒舌歌曲。

不過現實點說,全球市場裡頭的年輕消費者根本不在乎這些,因為他們只想要高水準的娛樂商品。對於三國粉絲來說,無雙遊戲裡那位一身綠袍、傑尼斯髮型、動不動就周身爆氣放出無雙大招的趙子龍,才是三國「正宗」英雄(按照正史的話,趙雲在赤壁之戰時可能都五十歲大叔了)。

粉絲們想看的是「熱血中二賣萌賣腐」的日本「無雙」,而不是「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中華「演義」。圖為古天樂飾演的呂布,與古力娜扎飾演的貂蟬。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粉絲們想看的是「熱血中二賣萌賣腐」的日本「無雙」,而不是「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中華「演義」。圖為古天樂飾演的呂布,與古力娜扎飾演的貂蟬。 圖/電影《真‧三國無雙》

也許《真・三國無雙》電影的失敗,還跟香港影業的沒落息息相關。這部中資港產的改編電影,其劇本品質遠遠比不上90年代,用港式無厘頭風格來重新詮釋日本ACG的《破壞之王》、《超級街頭霸王》。近年來,中國審查政策所允許的「古代中國」題材,就算特效卡司驚人,但往往說教、笨重、無趣。從當年跟風《臥虎藏龍》拍攝的自我東方主義武俠電影、到現在掛羊頭賣狗肉的「無雙」沾光盤算,當前中國商業電影還看不到明顯進步,卻犧牲了原本創意無限、風格多樣的「正宗香港電影」。

對於處在東亞夾縫,常常追問「文化主體性」何在的臺灣社會,日本這種善於吸收他人養分、揉合自身傳統的吸星大法,其實創造了二戰以後,征服全球消費者的文化輸出。儘管這部改編電影實在讓人搖頭嘆氣,其失敗之處卻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如果不懂「日本」,怎能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真三國無雙」呢?

《真‧三國無雙》改編如此失敗的重大原因,正是因為該片沒有尊重「遊戲原作」。不懂「日本」,怎能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真·三國無雙」呢?圖為電玩「真‧三國無雙」遊戲畫面。 圖/flickr@steamXO
《真‧三國無雙》改編如此失敗的重大原因,正是因為該片沒有尊重「遊戲原作」。不懂「日本」,怎能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真·三國無雙」呢?圖為電玩「真‧三國無雙」遊戲畫面。 圖/flickr@steamXO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