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使者》:蠢笨直男和左膠覺青的神奇友誼! | 林運鴻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俯瞰我們所生存的宇宙:什麼是恆星、黑洞與銀河系?

《和平使者》:蠢笨直男和左膠覺青的神奇友誼!

《和平使者》宣傳海報。 圖/取自HBOMAX
《和平使者》宣傳海報。 圖/取自HBOMAX

如果你是美式搖滾樂的愛好者,近日播出的超級英雄劇集《和平使者》(Peacemaker),一定因為硬核的配樂、情調和美學,徹底征服你。該劇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一向以卓越的音樂品味著名,然而劇中幾位帶有反派屬性卻對此懵然不覺的主要角色,恐怕也不可避免沾染了某些龐克、金屬流派中的厭女情結。

近年來,超級英雄宇宙成了大眾影視產業的金雞母,不過《和平使者》相對無趣卻大場面的漫威系列要非主流一些,更靠近《黑袍糾察隊》(The Boys)與《守護者》(Watchmen)這類風格小眾的反英雄戲劇,儘管該劇還附贈了十分缺乏水準的下流低俗惡趣味(這是讚美)。除此之外,如果觀眾夠敏感的話,或許還能隱約察覺,本劇對當前好萊塢流行的「政治正確」氣氛,甚至提出了一種溫和的異議。

「白垃圾」版本的下流美國隊長

地球上最會演戲的肌肉壯漢約翰.希南(John Cena),出演本劇主角「和平使者」(Peacemaker)。雖然殺人不眨眼的和平使者是一個在道德上處於灰色地帶的甘草人物,不過,這角色同時也是超級英雄在愛國主義哈哈鏡之中的荒謬倒影——他和品格高潔的「美國隊長」(Captain America)共享「紅白藍」經典配色,但是這個粗魯的男人,卻比誰都更接近刻板印象中的底層白人男性。

和平使者(左)及美國隊長。 圖/IMDb
和平使者(左)及美國隊長。 圖/IMDb

劇中有一幕,剛剛出獄的和平使者在酒吧裡施展了全套的彆腳尷尬搭訕話術:「你說我有張帥臉?別擔心,不談感情,單純的性器官接觸,我不會碰你腰部以上」。連電話費都付不起、住在破爛拖車裡的和平隊長,他那顯然不怎樣的教育程度,導致無法從心儀女性那邊感知到拒絕或嫌惡。

這也是為什麼,和平使者會與他最忠心的朋友——一個平日在漢堡餐廳中洗碗維生、私下卻是變態殺人狂的「義警」(The Vigilante)——共同分享了嚴重情緒障礙。義警長年使用同一個企鵝表情符號,在對話群組中代表開心憤怒在內的所有感受;義警也會真誠擔心綁住人質的繩子是否太緊,可是下一秒鐘就提議殺人滅口……

這兩個傻氣中年男人的日常嗜好是,在自家後院練習重型槍械、戴上變裝頭套將「罪犯」處以私刑。和平使者與他的快樂夥伴,其實正是中下層美國的「白垃圾」(white trash)典型:酗酒吸毒、暴力犯罪、相信陰謀論,無法使用複雜語言的雄性單細胞生物。從民主黨人的角度,主角們引以為傲的「男子氣概」,恐怕只是蠢蛋、沙文、民粹主義的修飾語。

嚴格來說,《和平使者》故事主線並不複雜,甚至稍嫌平面。但本劇的長處在於,絕妙的人物描寫,非常生動且不無戲謔地將「男子氣概」功過並陳:來自貧困無知的性別種族羞辱、來自悲慘童年的反社會人格。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為了和平可以殺任何人」vs「朋友比人類幸福更重要」

和平使者的信條是:「為了和平可以殺任何人」,這其實是右翼立場的功利主義(utilitarianism)信念,也就是「為了成就大善可以容許小惡」。該角色政治哲學和本劇硬搖滾美學可說互相輝映,淋漓盡致地演出了庶民、草根的男子氣概。

有鑑於和平使者使用左輪、電鋸、散彈槍等等重兵器所流露的陶醉表情,台灣觀眾可能會好奇,在這部影集中,「法治」這個詞彙對於美國右派來說代表什麼意思?美國民眾擁有四億把槍械,4%的人口擁有50%的全球民用槍枝——「擁槍最大主義」是為了有效保衛自家後院。所以,「和平使者們」奮力開火將邪惡「蝴蝶」一一爆頭,但在劇中擔任反派、打算占據美國的外星侵略者,說不定對應於現實中的大量墨西哥移民。

另外一個有趣的諷刺是,和平使者相信川普版本的政治陰謀論,身為退伍軍人的老爸也將國旗倒掛,按照國際慣例,這是指該國陷入「顛覆狀態」——換句話說,那些自由派的騙子官僚都是邪惡外星人所偽裝。《和平使者》暗示,之所以「美國不再偉大」,只能因為懦弱娘砲的左膠把持白宮,以至於國家機能嚴重癱瘓。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本劇的二元對立正在於此:「蝴蝶」為什麼奪走美國高官的腦袋?因為這些道德高尚的外星人發現,人類文明很快就因過度開發而導致生態浩劫,所以他們只好未雨綢繆,控制政府官員來防止情況惡化。哼哼,多愚蠢的環保主義,川普早就說過多次「地球暖化」之類都是騙局,是自由派政客用來阻礙社會發展的道德綁架。

但諷刺的是,和平使者在故事結尾時竟然發現,自己的政治信念,其實跟「蝴蝶」沒有兩樣——為了阻止人類文明傷害地球,外星人決定「採取任何必要手段」,阻止人類繼續為惡。這不就像和平使者多年來相信,「法外殺戮」只是實現和平的必要之惡。體認到這一點後,和平使者反而拒絕加入「蝴蝶」陣營,並且摧毀了外星入侵者的維生裝置。

這位「美國英雄」最後的道德選擇反轉了開場人設:為了實現陰謀,「蝴蝶」必然會殺害他在劇集中新認識的這些特工朋友。但是曾經「為了和平可以殺任何人」的和平使者,在嚐到了無比甜美的友誼滋味後,已經無法坐視親愛朋友成為「高尚理想」的犧牲品。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沒有啦,厭女症直男並沒有那麼壞

本劇「寓意」有些模稜兩可,一方面,結尾的反轉似乎對於功利主義哲學提出反駁,手段不能凌駕目的;可是另一方面,又好像在說,善良初衷可能造成相反結局,社會科學會說「非意圖後果」——不管進步或保守、民主黨或共和黨、超級英雄或超級惡棍,都應該牢記這一教訓。

本劇大多數的低俗笑話都有種族或性別色彩,甚至可以說,對於好萊塢近年「進步多元」價值有著輕微冒犯。考慮到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前幾年的職業危機——因為年輕時在社群媒體上的戀童、厭女「笑話」,差點丟掉迪士尼大片導演筒——讓人很難不懷疑,導演故意安排一個「行為爭議」卻「心地善良」的白人直男,拐個彎來為自己曾經誤觸的道德雷區進行委婉辯解:有些人、有些語言,只是笨拙,而非邪惡。

圖為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 圖/維基共享資源
圖為導演詹姆斯.岡恩(James Gunn)。 圖/維基共享資源

其實,整個超級英雄影劇文類,其背後的意識形態都來自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與愛國主義(Patriotism),原本就有強烈保守元素。儘管在政治上,本劇導演也曾多次公開批評川普路線。「戲劇裡的陽剛直男」等不等於「現實裡的父權沙文」?這個問題可能沒那麼直觀。然而由此引申,《和平使者》也有一種關於藝術創作的教訓:如果只用表面上的政治正確來欣賞一部充滿戲謔的傑作,很可能是先射箭再畫靶,而且,缺乏幽默感。

不過在美學上倒是無法否認,在本劇那個名為英雄小隊、實則怪胎馬戲團的「和平使者與快樂夥伴」裡面,兩位顯然在種族和性別氣質上都「多元進步女性」成員,相較起其他幾位充滿缺點但卻讓人憐愛的「陽剛白人直男」,還真的沒有戲劇上的魅力。

在結局有點俗套的「拯救地球」之後,一身傷痕的和平使者終於回到了棲身的破爛拖車。這時「蝴蝶」唯一倖存的女性首領,翩翩飛到主角身邊,兩人在陽光下共飲啤酒。至於劇中曾被主角「性騷擾」、「種族歧視」的兩位女性隊員,當然也在出死入死之後,成為「No Wrong Time to ROCK!」的鋼鐵夥伴——也許在超級英雄的世界,政治非常簡單。沒有什麼衝突跟壓迫是兄弟們一起喝啤酒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僅僅因為你還沒有播放正確的搖滾樂歌單!(本劇配樂之讚之爽,真的要再誇獎一次)

《和平使者》劇照。 圖/取自HBOMAX
《和平使者》劇照。 圖/取自HBOMAX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和平使者》劇照。 圖/IMDb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