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攬炒」中的香港:禁蒙面法,是為緊急法試水溫?

攝於10月3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3日,香港。 圖/路透社

當部分香港人仍要求事實查證8月以來傳聞警察犯下輪姦、謀殺、虐待被捕者等戰爭罪行之時,10月1日一顆近距離射入年輕示威者肺部的子彈,當頭棒喝打破了港人對中共政權的剩餘幻想。

隨後10月4日,港府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簡稱「緊急法」)宣布《禁止蒙面規例》(下稱「禁蒙面法」),並於10月5日零時生效執行。與此同時,示威者發表《香港臨時政府宣言》,至此,香港的流水革命,名符其實。10月,將是這場抗爭決定性的時刻。

就在宣布「禁蒙面法」的那個晚上,香港各區示威者開始對港鐵、中資企業、支持警察的商店進行大肆破壞。地鐵成了水舞間、中國銀行碎落的玻璃如銀沙、美心集團及其旗下的商舖遭焚毀。網路上更流傳著以電影《阿飛正傳》配樂展示被破壞後的中國銀行錄影片段,暴力不知不覺成了洗滌這城市的力量。

民眾陸續上傳親共撐警的商店食肆名單;染紅媒體把只願意播送他們口中的「暴徒」、把計程車司機打到頭破血流的畫面,卻刪去他把女示威者撞到不省人事的事緣。香港人的生活早已被紅色資本包圍,食、住、行的選擇原來已不多,黃藍商店的消費也成了一個抗爭的空間。反送中運動四個月下來,許多黃絲小店反而生意興隆,而被示威者指助紂維虐的「黨鐵」,夾著不斷漲價卻沒提升服務品質的往績,並沒有得到市民的同情。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美聯社

從槍聲中驚醒的香港人

抗爭者的訴求不只沒得到回應,政府反以更嚴厲的手段報復。

今天黑警治港,使得一直被中共溫水煮蛙的港人驚醒。香港人所處的生活環境質素,因中共的殖民政策愈來愈惡劣、政商勾結,許多香港人的資源被大白象基建之名進貢給「祖國」。此外,教育、媒體不斷地被紅色滲透,香港人的母語甚至被中共矮化,並企圖進一步推行普通話教育以替代粵語等等,清洗香港人的計劃,一下子用槍桿表現出來。踏入9月,「驅逐共黨」的口號就喊了出來。

港府一直想以製造交通不便,如在無必要下停駛地鐵;用卧底混入示威隊伍襲擊市民、搞破壞、賊贓嫁禍示威者等等手段,希望分化前線勇武派和一般和理非的支持者。但根據筆者在前線採訪的觀察和計算,以612的遊行人數200萬來看,勇武前線僅約5,000人,被捕人士裡勇武派的比例該不到一成。

隨後幾個月,局勢轉變,警黑合作、警察劣行紛紛曝光,使得部分和理非進化成勇武派。即使不是行動上的勇武,心理上亦接受以武制暴,故此「獅鳥」行動也獲得越來越多民眾的支持。蒙面法宣布實行,數十萬的示威遊行裡,市民不單不理會警方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進行非法集會,亦無視法例,照樣帶口罩上街。

10月1日的實彈槍擊事件,令港人憤怒。事後媒體發現,警方在9月30日晚上更改《警察通例》中「致命武力攻擊」定義,即只要警員認為「相當可能」引致嚴重受傷或死亡,即可使用槍械。這是給予原本已失控、濫權的警察一道殺人的酌情權。第一槍之後,整個城市會面臨「實彈放題」,不惜犧牲香港人的性命以平息抗爭。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路透社

香港人已進入備戰狀態

「禁蒙面法」這種火上加油的做法,也只是挑戰示威者早稱「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玉石俱焚的勇氣。10月6日遊行傷者的年齡介於13歲至93歲,這表示參與抗爭的示威者年齡再創新低與新高,遊行口號亦由「香港人,加油」而升級為「香港人,反抗」。

《蘋果日報》的抗爭報導由本來的「逆權運動」而改為「抗暴之戰」;向來堅守和理非,民主派保守勢力的代表性人物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在《台灣英文新聞》的訪問中認為,即使示威者有暴力行為、也不同意用「暴徒」來形容示威者。

前晚,防暴警察拿著槍四處搜捕抗爭者,更粗暴對待市民,在天橋上擲垃圾筒、粗言穢語,有市民情緒激動向他們喊:「開槍打我罷、開槍打我罷!」香港的抗爭者,儼然已進入備戰的狀態。

「禁蒙面法」中本有一條豁免「因從事專業或受僱工作」人士的規定,包括記者;卻又擴大了警權,賦予警察在任何情況可對任何人士除去面罩核對身份。警察亦即時以此例,強行要記者除去防毒面罩,而當時記者正想拍攝被警察制服的示威者,且催淚彈的煙霧未散。近日筆者的夥伴更被防暴警察無理棒打、噴胡椒噴霧、用手拷帶到警署。

攝於10月7日,香港。 圖/美聯社
攝於10月7日,香港。 圖/美聯社

為「緊急法」試水溫?

上述對記者的刁難及粗暴,預示了一場血腥震壓即將來臨。「緊急法」的頒布,影響所及,並不是林鄭月娥所能擔當,這必然是習近平的意思。「禁蒙面法」一宣布,市民恐慌地到超市掃貨、到銀行提款,就像當年六四,有些區域的銀行發現只能提幾百或兩千。

當港府宣布以「緊急法」頒布「禁蒙面法」,網民已在討論醉翁之意不在此,這只是為全面「緊急法」試水溫。行政會議成員葉國謙更指出現階段不排除「網禁」,包括控制一切金融活動,外匯管制等。相信自反送中運動開始,港人已慢慢把資金兌換美元,或以離岸戶口撤出大部分資金。

早在8月26日香港金管局突然宣布「除非在特殊情況下有充分理由支持作出披露有助維持貨幣及金融隱定,金管局不會披露有關使用各項流動資金安排的資料。」按8月份數據顯示,港元存款急促流失1,110億元。

「禁蒙面法」實行後,市民恐慌提款之際,金管局曾發聲明,謂「謠言止於智者」,又指有傳言指金管局會訂立《提款法》,限制市民每日提款金額。金管局強調絕無此事,並表示「香港銀行體系十分穩健,銀行有充足流動資金應付市民的需要」。然而即使聲明出來後,被指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也有謂「智者一早有後著,等謠言出現就太遲了,香港首富就是表表者……」等留言都字字珠璣,「緊急法」下是可以隨時沒收資產的,而市民對政府的信心已盡失。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4日,香港。 圖/路透社

小結:香港「攬炒」中

中共今天已不只是摧毀《基本法》那麼簡單,而是要傷害勇於保護香港的年輕人,700萬人只是個數字,留島不島人。香港人這次是直接和中共交鋒,而中共的態度很明顯,不可能解散警隊,因為這已成為中共可牢牢抓住香港的唯一把握。

最後,習是否會回應連登仔女的「攬炒」,不惜以屠殺的手段,清洗反抗勢力?這很難說,當年六四的血腥或許曾震撼國際,但人總是善忘的。香港不是中國,全世界都已看過警察粗劣的權力行使。香港作為中國的特區,至此已無可能回覆正常,中國將失去香港,而中國內部經濟的爆破和內亂,亦會因香港事件加速。

很多人說一國兩制是本難懂的書,很明顯地,習主席沒有閱讀這本書的程度。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攝於10月2日,香港。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