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永不沉沒的海上機場?第一島鏈的戰略地位將受軍事科技威脅

第一島鏈上的國家——如日本、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與澳洲——都感受到了未來的可能威脅。 圖/美國海軍檔案資料照
第一島鏈上的國家——如日本、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與澳洲——都感受到了未來的可能威脅。 圖/美國海軍檔案資料照

隨著美國將中國與俄羅斯定位為競爭對手,積極籌組新的圍堵線,第一島鏈的重要性似乎也跟著水漲船高。第一島鏈上的國家——如日本、台灣、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與澳洲——都感受到了未來的可能威脅。除了紛紛加強軍備,也與美國展開各項軍事合作,宛如過去美蘇冷戰時期再現,讓「新冷戰」一詞成為熱門話題。不過隨著軍事科技的快速發展,今日的戰場樣貌已經與冷戰時期有很大的不同,這會不會衝擊第一島鏈的戰略地位,是個頗值得討論的議題。

第一島鏈為何如此重要?

戰略位置的重要與否,其實一直隨著科技的發展而改變。在人類還處於冷兵器時期,高地具有視野與騎兵衝鋒的優勢,因此是兵家必爭之地。這一直持續到槍砲武器發展成熟,飛行器統治天空為止,高地的價值才慢慢降低,隨之而來的是機場成為了重要戰略據點。二戰時期最血腥、也最關鍵的幾場戰役,都與奪取機場有關,如瓜達康納爾島戰役。而等於「海上浮動機場」的航空母艦,也徹底改變了海戰戰術,並成為了國力的象徵,至今不變。

第一島鏈的島嶼是另一種不會沉沒的海上機場,可以扼止整個大陸地區,控制出海口,因此從冷戰一開始,美國就積極經營這條海上防線。這條島鏈擁有海洋天塹,距離大陸地區有一段距離,地面部隊要渡海攻擊有其難度,但飛行器又可輕易飛越海洋。以當時戰機與轟炸機的航程,要摧毀大陸沿岸的目標並不困難,第一島鏈宛如一道海上長城,阻擋了共產勢力向外擴張。其中位於島鏈重要位置的台灣,就曾被麥克阿瑟喻為是「不沉的航空母艦」。

只是飛彈時代的來臨,慢慢改變這種局勢。一開始飛彈射程與精確度還不盡人意,情況並沒有那麼明顯,但隨後地對空飛彈的射程、射高與性能有重大的突破,讓第一島鏈上的偵察機再也不敢冒險飛入大陸上空。地對地戰術彈道飛彈的量產部署,使第一島鏈處於隨時被攻擊的風險中。接下來空對空飛彈的射程不斷變長,機載雷達的性能也突飛猛進,視距外空戰(BVR)成為所有戰機的必備性能。當雙方戰機可以在數十公里外接敵,那再計入戰機起飛後爬升所需要的距離,上百公里寬的海峽突然變得「太過狹窄」。

這也是之所以美國航空母艦打擊群絕不會進入台灣海峽,畢竟射程已經突破一百公里以上的各式反艦飛彈,對航空母艦的威脅實在太大。一個航空母艦打擊群展開,準備進行作戰時,需要數百平方公里的空域,好讓神盾防空系統有空間攔截敵方的戰機與飛彈,並讓艦載機起飛後,能爬升到一定高度,以掩護整個艦隊。1996年台海危機時,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會部署在台灣東邊廣闊的太平洋上,而不是西邊狹小的台灣海峽裡,便是此原因。

1996年台海危機時,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會部署在台灣東邊廣闊的太平洋上,而不是西邊狹小的台灣海峽裡,便是此原因。 圖/美國海軍檔案資料照
1996年台海危機時,美國的航空母艦打擊群會部署在台灣東邊廣闊的太平洋上,而不是西邊狹小的台灣海峽裡,便是此原因。 圖/美國海軍檔案資料照

從可見到不可見:軍事作戰的科技演變

這樣的趨勢,隨著極音速飛彈的出現,無人機艦的大舉服役,太空戰場的開闢,變得更為清楚。如俄羅斯剛服役的陸基型先鋒(Avangard)極音速飛彈,最高速度可能接近二十倍音速,且號稱射程達六千公里。可由戰機或轟炸機從空中發射的匕首(Kinzhal)極音速飛彈,射程約兩千公里。不久之前才剛試射成功的鋯石(Tsirkon)極音速飛彈,可由水面艦艇或潛艦發射,射程超過近一千公里。而中國的東風-17極音速飛彈,射程也達近兩千公里以上。

極音速飛彈的速度與射程,讓第一島鏈上的軍事基地與船艦,面臨隨時遭受攻擊的危險,且精確度比彈道飛彈更高,幾乎沒有辦法攔截。唯一的反制方式,是同樣發展極音速飛彈,美國陸海空三軍便緊鑼密鼓進行著多個極音速飛彈發展計畫。這些極音速飛彈一樣擁有驚人的射程,未來美軍將可以輕易地從第二島鏈的關島、甚至是第三島鏈的夏威夷發動攻擊,而無必要在危險的第一島鏈設立基地。

除此之外,各式無人載具的發展,也加快這種情勢的發展。因為無人機的滯空能力動輒超過24小時,作戰半徑與作業時間不再受到人體疲勞因素的限制。未來無人艦艇的航程將會更為驚人,以日為單位來計算,獨自在海上航行一整個月,進行各種作戰任務,都不成問題。美國是目前發展各種軍用無人載具最先進的國家,未來完全以無人載具擔任開路先鋒,進入危險的前線執行偵察、監視、攻擊等任務,早已不是幻想。

綜合來說,美軍必會持續拉大與敵方的距離,以確保自身的安全。他們利用無人載具擔任第一線的偵蒐任務,部署在後方的長程打擊飛彈,做為攻擊的主力,特別是進入太空時代與網路空間後,這兩個作戰領域的最大特點,就是超越傳統空間的限制。太空軌道的爭奪,不只擺脫領空的觀念,等於是以全球為尺度進行作戰。網路戰更無任何實體,敵我雙方的往來攻防,都在看不到的電子訊號之間,距離限制根本毫無意義。

可由戰機或轟炸機從空中發射的匕首(Kinzhal)極音速飛彈,射程約兩千公里。 圖/美聯社
可由戰機或轟炸機從空中發射的匕首(Kinzhal)極音速飛彈,射程約兩千公里。 圖/美聯社

美國針對第一島鏈的戰略部署

美軍在第一島鏈的駐軍規模,囿於政治因素,短期內可能不會有太大變化。但長期來說,會逐漸失去軍事價值,只剩下協防盟邦的政治考量,或慢慢裁撤固定基地與大型部隊,改以機動性高、規模較小的特遣隊進駐。這種小型特遣隊配備各種偵蒐裝備,並可跨領域協同作戰,用來控制關鍵的戰略據點,提供作戰情報,引導陸海空三軍的長程火力發動攻擊。這種機動性極高的小型部隊,在分散部署或偽裝隱蔽下,較不易被攻擊,更為安全。

不過,由於美軍的軍事投射能力也大幅躍升,未來可以直接從美國本土支援第一島鏈的戰事。過去B-2匿蹤轟炸機就曾經從美國本土出發,在空中加油機的接力支援下,飛抵中東戰區執行任務,而即將取代B-2的B-21匿蹤轟炸機將擁有更大的航程,可跨洲作戰。之前,美國空軍透露的第六代戰機,也會具備同樣的遠程作戰能力。因此美國即使將部隊逐漸收攏回本土,或轉移到第二島鏈或第三島鏈,並不一定代表美軍在第一島鏈的戰力有所衰退。

同時,美國若削減目前部署在第一島鏈的部隊,就代表必須加強第一島鏈國家的軍備。這不只符合今日美國籌組圍堵網以反制中國的目標,可能也會受到第一島鏈國家歡迎。一方面可以減少分攤駐軍費用,降低美軍基地與當地居民的衝突,亦能強化自身的防衛能力,增加國家的自主性。對美國來說,也能改變從二戰結束後,長期擔任西太平洋安全維護者的情況,讓盟邦在承平時期扮演更吃重的角色,節省龐大的軍事支出。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反而會強化美國與其盟邦在第一島鏈的整體戰力。美軍不斷增加長程攻擊能力,加上積極擴張軍備的第一島鏈國家,將形成新的銅牆鐵壁。以日本為例,除了改裝出雲級直升機護衛艦為小型航空母艦,還不斷在西南諸島部署陸基飛彈部隊,從奄美大島、沖繩島、宮古島到最近的石垣島,都將擁有反艦能力。菲律賓則首度表達購買先進戰機的意願,並已在這幾年開始引進擁有一定作戰能力的飛彈巡防艦與反艦飛彈。

台灣作為第一島鏈的樞紐

對台灣來說,也因為這樣的情勢,在這兩年陸續購得多款攻擊性武器,包括可由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HIMARS)發射的陸軍戰術飛彈(ATACMS)、空對地的增程型SLAM-ER飛彈、AGM-154聯合距外武器(JSOW)、岸射型的魚叉反艦飛彈等,射程都超過一百公里,已超越台灣海峽。只是中國的遠距攻擊能力也有長足的進步,過去被認為有中央山脈屏障而相對安全的東部地區,早已籠罩在解放軍的威脅下,等於全島都處於被攻擊的範圍中。雙方的對峙已經從過去的海峽正面,擴大到整個台灣與中國的東部戰區。

台灣本島的面積本來就狹小,雖然位置重要,被視為是第一島鏈的樞鈕,卻也是最靠近大陸的島嶼,本來就缺乏足夠的戰略縱深。現在又處於這場美中競逐的風暴中心,無論是從地理上,或由國際情勢的發展來看,這樣的對峙壓力恐怕只會越來越大。台灣要如何利用接下來的對外軍購與武器國造計畫,為自己爭取更多的防禦空間,是國軍必須思考的方向。雖從結論來看,第一島鏈的戰略重要性並不一定會隨著武器性能的提升而下降,但美軍未來調整在第一島鏈的部署已是勢在必行,台灣必須小心並防範任何可能的影響。

台灣本島的面積本來就狹小,雖然位置重要,被視為是第一島鏈的樞鈕,卻也是最靠近大陸的島嶼,本來就缺乏足夠的戰略縱深。 圖/美聯社
台灣本島的面積本來就狹小,雖然位置重要,被視為是第一島鏈的樞鈕,卻也是最靠近大陸的島嶼,本來就缺乏足夠的戰略縱深。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