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打破東北亞戰略均勢?北韓彈道飛彈發展的幕後推手

火星12型彈道飛彈試射,攝於2017年8月。 圖/美聯社
火星12型彈道飛彈試射,攝於2017年8月。 圖/美聯社

網路作戰一直被北韓視為能夠反將美國一軍的不對稱武器,且由於基礎設施現代化不足,北韓對於網路攻擊的抵抗力反略勝美國一籌。不過相較於網路攻擊,北韓為了彰顯國威,更積極發展彈道飛彈和核子武器。

北韓因堅持先軍主義路線導致國內民不聊生,對彈道飛彈和發展核武毫無懸念,連長期支援北韓的中共,也難以影響這項決策。即便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全球擴散中,北韓仍持續進行飛彈試射。

北韓不斷試射彈道飛彈和宣稱要進行核武試爆的恫嚇行徑,也讓南韓原本主張漸進陽光政策的親北派進退失據。新任文氏政權曾重申對北交往的重要性,但在陽光政策始終無法轉變北韓體制與基本國策的狀況下,恐怕在可預見的未來也只能蕭規曹隨,並強化國防能量來對抗北韓。

特別是北韓在第7屆勞動黨大會中,持續強調發展核武的重要性,金正恩政權對於南韓的威脅恐怕有增無減。這也是南韓軍方近年來在美方支持和默許下,開始大力發展縱深距外打擊能力的主因,但與此同時,北韓周遭國家也正積極插手東北亞戰略部署。

金正恩視察北韓軍事演習,攝於3月9日。 圖/美聯社
金正恩視察北韓軍事演習,攝於3月9日。 圖/美聯社

北韓在今年3月初進行多次飛彈試射,圖為南韓電視媒體報導。 圖/美聯社
北韓在今年3月初進行多次飛彈試射,圖為南韓電視媒體報導。 圖/美聯社

利益導向:政經軍方面的多樣考量

隨著北韓實質成為東北亞新擁核國家之後,國際焦點幾乎都把中共視為抑制北韓的關鍵。北韓自金正恩上任以來,一改過去的親中路線,並多次進行內部整肅,掃除中共勢力代言人。更重要的是,在目前局勢中,俄羅斯基於地緣戰略觀點,亟欲讓北韓成為東北亞焦點,藉此減輕俄羅斯所面對的歐陸和中東壓力。

北韓和前蘇聯在1996年廢止《俄朝友好睦鄰合作條約》後,官方關係形同決裂,也對北韓先天不良的經濟造成嚴重打擊。北韓原本在冷戰時期一直接受前蘇聯的大量援助,就算是在前蘇聯大勢將去的90年代前期,北韓和前蘇聯的年度貿易額度仍高達220億美元;在1996年互助條約破局以後,則大幅下降到8,300萬美元。不僅因為當時前蘇聯百廢待舉、無暇外顧,同時對維持一個幾乎沒有民生經濟的北韓做為東北亞盟邦也興趣缺缺。

在普丁的強人領導下,俄羅斯重新站穩腳跟,雙方關係又逐漸改善。不過在2000年所簽定的《俄朝友好親善條約》也僅限於經貿交流,沒有共同防禦義務。另外,新生俄羅斯不像老大哥前蘇聯,提供大量無償軍事裝備和原物料支援,而是要求北韓全部按部就班簽訂契約付款,而且必須用國際市場上通用的強勢外匯支付,不能用礦產或農作物交換。換言之,北韓無法再從俄羅斯獲得所謂的「友情價」,這對於全套俄系裝備的北韓軍事力量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丁在2019年首次會面,也是北韓與俄羅斯之...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與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丁在2019年首次會面,也是北韓與俄羅斯之間睽違8年的會談。 圖/路透社

「俄朝友好」背後的戰略因素

俄羅斯從2012年起逐漸加強對北韓的外交、經貿和軍事合作,隨著烏克蘭內戰爆發、俄軍全力支援敘利亞,大量的民間天然氣公司、軍情機關代表乃至於外交機關人員都紛紛重返平壤,重拾和金氏政權的對話管道。雙方簽訂了多項合作備忘錄,包括建設通往北韓羅津港的跨國鐵路,和派遣軍官前往俄羅斯官校交換留學。由於這段時間適逢中共和北韓關係逐漸惡化,因此不難推測北韓希望獲得俄羅斯的援助,而俄羅斯也希望藉由暗助北韓,打亂東北亞戰略均勢。

在俄羅斯和中共都面臨來自外部的壓力和抵制時,傳統的冷戰思維和地緣戰略現實,又馬上成為國家戰略作為的優先考量。對俄羅斯來說,透過北韓的威嚇,可以讓美國耗費更多資源,以保護東北亞盟邦和牽制中共;再者,透過中共的危機感,可以進一步穩固俄、中雙方原本各懷鬼胎的戰略夥伴關係,降低在東西伯利亞和海參崴應付突發狀況的可能。

特別是在中共默認俄羅斯入侵東烏克蘭的狀況下,這種類似19至20世紀初期大國競逐勢力範圍的交換條件,就變得更具吸引力。也因此,俄羅斯才會在2017年跟中共沆瀣一氣地強硬反對南韓部署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THAAD,又稱薩德系統)。

對俄羅斯來說,部署在南韓的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既無法監偵位於極圈凍原內的機動洲際彈道飛彈發射車,也無法有效攔截穿過北極攻擊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飛彈。直言之,南韓的高空飛彈防禦系統和中歐的同級裝備乃至於岸基神盾系統相較之下,根本不構成實質威脅。但基於戰略利益考量,俄羅斯才會繼續支持中共的反對聲浪。

雖然普丁對於北韓在2017年試射火星14型發表措辭嚴厲的譴責,但是俄羅斯國防部卻在同一時間內宣稱,火星14型的最大彈道高度僅有500公里,和日本、南韓與美軍的遙測結果大相逕庭。令人不禁懷疑,究竟是俄羅斯國防部的反彈道飛彈預警能力因預算不足已經形同虛設?還是俄羅斯國防部在高層授意下刻意放出煙幕彈,刻意低估北韓擁有的飛彈武力?

南韓部署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THAAD),攝於2017年6月。 圖/路透社
南韓部署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THAAD),攝於2017年6月。 圖/路透社

俄牽制東北亞、恢復影響力的如意算盤

雖然俄羅斯和中共都把北韓視為戰略緩衝區,但彼此的定義和底線可說大不相同。相較於中國的東北、華北地方都和北韓脣齒相依,俄羅斯和北韓的陸地相連國境長度僅有19公里,又位處遠東戰略邊陲。因此,如今北韓對俄羅斯的戰略價值已大不如前,加上俄羅斯的戰略重心早已西移,就算爆發第二次韓戰,俄羅斯遠東軍區也大可拂袖作壁上觀。純以俄羅斯的角度來看,暗助北韓可以在幾乎不傷分毫的狀況下,干擾並牽制好幾個檯面上和潛在的戰略對手,可說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另方面,對於俄羅斯而言,北韓的核武投射能力是一張非常有用的王牌。與其他核武國家相較,北韓幾乎不受任何國際規範限制,封閉程度比起伊朗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代表北韓考量使用核武的因素,不能只用單純的國家戰略角度評估,更大一部分是取決於周邊政權對核武威脅的恐懼。而此也讓南韓、日本和美國之間的同盟關係處在非常微妙的狀況。

換言之,如果對於北韓核武攻擊的恐懼,壓過美軍提供戰略保護傘的信賴感,那麼日韓和美國之間的同盟關係就會出現可趁之機。

火星14型彈道飛彈,攝於2017年7月。 圖/美聯社
火星14型彈道飛彈,攝於2017年7月。 圖/美聯社

嚴格說來,北韓早在2000年初期,就已經利用前進部署長程砲兵和戰術飛彈開始對南韓進行戰略恫嚇。但在歷次彈道飛彈試射和核武試爆成功之後,原本位在東北亞大後方的日本,也暴露在北韓縱深打擊火力範圍內。這對於日本來說絕對具有不同的意義,俄羅斯也就利用這一點對日本施加壓力。例如普丁在2017年6月就公開表示,俄羅斯強化北方領土軍事部署的目的,就是為了應對南韓的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

藉由北韓危機,俄羅斯不僅將日本長年來歸還北方領土的要求四兩撥千斤,還順勢加碼正當化軍事部署理由,可見俄羅斯正在利用北韓的軍事恫嚇,謀求在東北亞地區的戰略利益。

北韓的彈道飛彈技術雖然在可靠度上仍舊不足,但基本技術的進步已不容小覷。特別是在2016年9月的試爆中,爆炸當量首次突破10千噸,也說明了北韓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掌握了製造核武的技術,且已到達完成階段。

除核武技術外,更讓美日韓憂心的是北韓的彈道飛彈發展。因為就算核武還無法小型化,北韓依舊可以利用彈道飛彈投射化武或生物戰劑彈頭。而且北韓試射彈道飛彈都逼近日韓領海甚至領土,對於已經劍拔弩張的東北亞態勢自然是火上加油。

從最近的試射報導可以發現,北韓除了擁有冷射技術之外,還可能擁有製造固態燃料火箭發動機的技術。這代表北韓的彈道飛彈發射準備時間有望大幅縮短,讓原本就已經捉襟見肘的南韓戰略反應時間變得更短。

即便美軍已經在南韓部署終端高空飛彈防禦系統,但對於近在咫尺的南韓來說,發展距外縱深打擊能力的需求變得更加迫切——只有在北韓企圖使用彈道飛彈前發動攻擊並加以摧毀,才能有效保證消除其威脅。

北韓彈道飛彈試射,攝於2017年3月。 圖/路透社
北韓彈道飛彈試射,攝於2017年3月。 圖/路透社

金正恩視察火星15型彈道飛彈,攝於2017年11月。 圖/美聯社
金正恩視察火星15型彈道飛彈,攝於2017年11月。 圖/美聯社

小結

總而言之,俄羅斯不僅早就參與北韓的軍事冒險,更基於獲取在東北亞和歐陸的戰略利益,試圖強化作為戰略槓桿支點的角色。俄羅斯固然已經不再具有前蘇聯整合華約集團威逼北約的能力,但在南有中共成長、西有北約壓力的戰略狀況下,俄羅斯仍舊不斷提升保護國家戰略利益的能力。

透過重啟對北韓的支援和地緣戰略上的安全優勢,俄羅斯巧妙地利用北韓危機局勢,開始扭轉後冷戰時期大幅萎縮的東北亞影響力。其相關作為或許無法立竿見影,但無可否認已獲致一定成效。在中俄基於趨同戰略利益而形成實質同盟繼續迴護北韓的狀況下,軍事行動之外,要透過制裁逼迫北韓放棄,或至少凍結核子武器發展的可能性,恐怕已經越來越低。

這也代表未來強權對抗態勢可能只會更加涇渭分明,而東亞地區的軍事態勢也將更加詭譎多變。

中國、俄羅斯與北韓的互動,牽扯著整個東北亞局勢。圖為三國的領土邊界。 圖/路透社
中國、俄羅斯與北韓的互動,牽扯著整個東北亞局勢。圖為三國的領土邊界。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