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縱橫七海的醫學中心:美國海軍醫療艦對防疫的實質作用

3月23日,慈悲號醫療艦駛離聖地牙哥基地,準備前往洛杉磯協助防疫工作。 圖/取自...
3月23日,慈悲號醫療艦駛離聖地牙哥基地,準備前往洛杉磯協助防疫工作。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r

隨著2019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疫情不斷擴張,美國軍方也因應聯邦緊急醫療計畫進行動員。值得注意的是,美國海軍在本土防疫作戰中擔任機動隔離所的角色,負責在美國東西岸作為現有陸上醫療系統能量的預備隊使用。

醫療艦在海軍艦艇中屬於非常獨特的類別,目前除了美國海軍和少數中大型國家海軍之外,幾乎沒有專業醫療艦服役,但是美軍會把醫療艦列為重要防役預備院所的原因,不只是因為醫療艦本身的機動性,而是美軍在設計、建造與使用醫療艦上擁有非常豐富的經驗。因此,美軍現役的醫療艦在醫療能量上不只是單純的小型醫院,而是能夠和大型醫療中心互相匹敵的專業船隻。

除了處理各種內外科傷患之外,美軍醫療艦在設計之初,就考慮到需迅速應付大量集中的重傷患需求,因此能夠在缺乏基礎設施的港灣和近海運作,配合美國國民兵所提供的垂直運輸後送能量,美軍醫療艦能讓美軍在不需額外建造大型野戰醫院下,直接提供具完全隔離效果的機動醫療中心,更在這次疫情爆發後,迅速馳援美國東西岸主要城市。

3月30日抵達紐約的安慰號醫療艦,主要任務是協助收容非肺炎患者,讓大型醫院更能全...
3月30日抵達紐約的安慰號醫療艦,主要任務是協助收容非肺炎患者,讓大型醫院更能全力對付COVID-19。 圖/美國國防部

死傷枕籍的「血的教訓」

以往數次戰爭(二次大戰、越戰、韓戰)美軍皆有重大傷亡,鑑於這些歷史教訓,美海軍醫療艦原始設計目的是為救治敵前三棲登陸作戰,或是高強度海空聯合攻擊瞬間產生的大量重傷患。而且戰傷急救不是簡單衛材就能搞定,還需要各種大型專門醫療器材和手術空間才有機會和死神搏鬥。

根據實戰經驗,戰傷後送的臨界時間約在15分鐘上下,也就是說一旦傷患等待太久便與死刑無異。而在灘頭前線的高危險空間中不可能有安全地點設立野戰醫院,在數次大型戰爭經驗裡,重傷者唯有在戰場清理時才有可能後送,但因為野戰醫院距離因素導致生還機率低。這也是為何美國海軍會想辦法維持專用醫療艦的主因。

以登陸作戰來說,醫療艦可以在灘岸直射火力範圍外提供一個相對安全且裝備充分的安全醫療點,搭配美軍強大垂直運輸能量,藉此顯著提升重傷患的存活率。這不僅是對有生力量的有效保存利用,更是攸關士氣的重要作為。

而針對大量重傷患而設計的醫療艦,要應付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一般來說比起民間醫療院所更遊刃有餘,具有處理大量重傷患的能力,且由於醫療艦停泊在外海,等同獨立隔離院所,只要維持運輸補給,就可避免群聚感染向外傳播導致無法控制。

由於美海軍派駐海外的艦隊數量龐大,當海外艦隊本身出現群聚感染時,醫療艦也可說是最佳的機動醫院,隨時能夠馳援世界各地的美海軍主力艦隊,且實施醫療隔離和支持治療。在不仰賴當地附近國家的情況下維持有生戰力,維持區域秩序安定。

正在執行收容病患隔離準備的美國海軍慈悲號。 圖/美國國防部
正在執行收容病患隔離準備的美國海軍慈悲號。 圖/美國國防部

醫療艦作需想定與設計

根據《日內瓦公約》,正規醫療艦設計受到許多制約。除了艦上不能裝設任何武器外,全艦還必須採用白色塗裝和醒目的紅十字標記,夜間或能見度不佳的狀況下還會刻意開燈照明,降低在戰場上遭到誤擊的機率。除了視覺標誌之外,正規醫療艦還必須定時以國際緊急頻道廣播本艦所在位置。

這些看似把自己當活靶的措施,是為確保敵我雙方不會為了要徹底殲滅有生力量而明目張膽地攻擊醫療艦,同時也避免醫療艦被當成包藏禍心的偽裝艦艇而別有他用。

然而,即便是白紙黑字的明列條約,但一次大戰時仍有攻擊正規醫療艦的例子。即便攻擊方多半會找出一堆理由,但就本質來說,就是看準醫療艦為高價值目標,不惜賠上國際形象的惡果也要去之而後快。

正規作戰尚且如此,在戰線高度流動化且敵我犬牙交錯的反恐戰爭中,醫療單位的安全性更大為降低。這也是為何美軍連傘降戰鬥救護隊官士兵都全副武裝,而以色列軍方都以戰甲車後送傷患的主因。

正規醫療艦上不能裝設任何武器外,全艦還必須採用白色塗裝和醒目的紅十字標記。 圖/...
正規醫療艦上不能裝設任何武器外,全艦還必須採用白色塗裝和醒目的紅十字標記。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r

理論上來說,最理想的設計應該是建造醫療艦專用船體,不過由於成本所費不貲,即便是財大氣粗的美國海軍也均以現貨油輪船體進行全面改裝。除了貨輪和油輪之外,擁有完善居住設施的客輪也常被徵用作為臨時醫療艦使用。像是在英阿福克蘭戰役中,英國海軍就把當時在地中海載運學童出遊的烏干達號客輪改裝為醫療艦偕同艦隊出征。

醫療艦強調航海穩定性的關鍵無他,就是為了讓隨艦醫療團隊在搶救傷患時能夠獲得最接近陸地醫院的環境,並降低登艦傷患的不適感。

雖然大多數醫療艦在接收傷患搶救時,多半會選擇相對平靜的海域下錨,甚至是在狀況許可下,直接利用殘存港口設施直接靠泊。但為了應付瞬息萬變的戰場狀況,正規醫療艦的檢傷收容動線和手術房設計,都須將在惡劣海象下進行高難度重傷患搶救的情境納入考量。像是手術台和病床都裝有額外固定綁帶,讓傷患在艦體即便不穩下仍能安全無虞。此外,各式醫療器械也都有專用固定器,滿足醫療小組實施外科手術的最低安全需求。

而為了讓戰傷官士兵登艦後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接受醫療,正規醫療艦的檢傷區與現代化醫院急診處毫無二至,目的就是讓送進來的弟兄能夠獲得急需的醫療救助。

除了戰傷救護外,現代正規醫療艦也都比照民間醫院,備有各項專科與次專科所需的醫療裝備和衛材,連化驗室和藥房都一應俱全。

醫療艦上各式醫療器械也都有專用固定器,滿足醫療小組實施外科手術的最低安全需求。圖...
醫療艦上各式醫療器械也都有專用固定器,滿足醫療小組實施外科手術的最低安全需求。圖為安慰號醫療艦。 圖/取自海軍 flickr

正規醫療艦的設計優化

由於正規醫療艦的建造和操作成本極高,目前除少數國家海軍之外,幾乎都以兩棲突擊艦或補給艦暫代,而正規醫療艦中,又以美海軍的慈悲級(Mercy-class)正規醫療艦最具代表性。

慈悲級正規醫療艦以應付戰傷為主,特別強調檢傷動線最佳化。像是位於艦體中段前方的大型直升機甲板前方,就配有三座直通急診檢傷區(CASREC)的大型電梯,目的就是讓所有緊急後送的官士兵能夠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檢傷急救,避免多次換床搬運和移動等待時間。

此外,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在設計時就考慮到大規模戰傷救護需要,因此初診檢傷區的標準床位就規劃有50床,如果連緊急用的擔架區都納入的話,必要時可以一次接收近70名各類傷患進行檢傷分類或是轉送輕傷區進行後續治療。檢傷區內配有5具移動式X光機和3具超音波掃瞄器,讓醫官和醫務士能夠直接對重傷患進行快速檢查。

一名位於洛杉磯的患者被後送進慈悲號醫療艦進行救治。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
一名位於洛杉磯的患者被後送進慈悲號醫療艦進行救治。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r

為了縮短各類精密檢查掃瞄所需時間,慈悲級正規醫療艦的放射科室直接設在急診檢傷區隔壁,包括4具X光機和1座電腦斷層掃瞄機。其中電腦斷層掃瞄機在2018年4月更換為加強型,能夠更加精確地判讀傷患胸腔內部和血管的狀況。同理可證,外科手術室也直接設在放射科室隔壁,目的當然就是希望能夠直接傳達判讀結果或在必要時進行術中緊急檢查。另外在12間手術室中,還有1間配有能夠實施血管造影術的專用器材裝備。

換言之,慈悲級正規醫療艦雖然名義上是醫療艦,但實際上已和一般中大型醫學中心所能提供的醫療能量相去無幾。事實上,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內不僅有外科,還有牙科、眼科、復健科和相關的專用器材,一艘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就能夠包辦絕大部份的官士兵醫療需求。

除了治療和檢查,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內還設有20床術後觀察室、80床加護病房和1,000床的普通病房。最特別的是為了因應戰傷救護的特殊需求,還設有專用燒燙傷治療病房,讓受到大規模燒燙傷的官士兵能夠直接在醫療艦上接受等同後方大型醫院的照護。

因為醫療照護需求,慈悲級正規醫療艦除了能夠自行製造醫療用氧氣、氮氣和其他特殊氣體之外,艦上的海水淡化機每天還能夠產出30萬加侖(約113萬公升)的淡水提供醫療和照護所需。

安慰號醫療艦上,醫療人員正在進行手術。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e
安慰號醫療艦上,醫療人員正在進行手術。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e

全球瘟疫大流行的醫療艦任務需求

由於醫療艦具有強大的獨立救護能量,除作戰外,也非常適合用來執行大規模人道救援任務或是應付緊急醫療狀況。

像是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就曾在2015年前往牙買加和加勒比海地區,進行為期半年的人道救援任務。由於人道救援任務敏感性相對較低,因此派遣醫療艦為中心的特遣艦隊進入紛爭地域實施強行人道救援任務,就變成拓展區域影響力的另類方式。特別是在現今擁有正規醫療艦的國家屈指可數的狀況下,運用醫療艦進行另類軍事外交,就成為周邊國家難以悍然拒絕的絕佳方式。

除了美國之外,中共近年來也經常派遣920型岱山島號醫療艦前往大洋洲和中南美洲進行人道醫療任務,藉此在不引起區域緊張的狀況下,累積寶貴的遠航操作經驗和強化對當地的影響力。不過和身經百戰的慈悲級相較下,全艦加總病床數僅有300床的岱山島號,頂多只能算是區域醫院,對於真正大型天災和失能的區域醫療能力,仍無法分庭抗禮。

醫療艦具有強大的獨立救護能量,適合用來執行大規模人道救援任務或是應付緊急醫療狀況...
醫療艦具有強大的獨立救護能量,適合用來執行大規模人道救援任務或是應付緊急醫療狀況。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r

由於醫療艦在現今的平戰交接狀態中能夠發揮強大的影響力,因此在性能要求上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

累積大量醫療艦實戰運用經驗的美國海軍就認為,現役慈悲級正規醫療艦的航速太慢,對現今進展快速的衝突節奏來說往往緩不濟急。而且對於不照規矩來的非正規作戰組織來說,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幾乎沒有自衛能力,艦上又滿載高價值有生力量和各式醫療器材,可說是極具價值的攻擊目標。

再者,由於慈悲級正規醫療艦在設計時並沒有考慮到艦艇換乘需求,因此只能使用直升機接送傷患,導致單位時間的吞吐量無法大幅提升。

因此在未來醫療艦設計中將比照兩棲登陸艦設計,讓正規醫療艦能夠同時接受海空後送。這種設計的另外一項優勢,就是可以把寶貴的空中後送能量保留給命在旦夕的重傷患。至於輕傷患可以統一由運量大、但速度較慢的交通船或登陸艇接駁。

只能透過垂直空運接送傷患是目前美國海軍醫療艦的設計弱點。 圖/美國國防部
只能透過垂直空運接送傷患是目前美國海軍醫療艦的設計弱點。 圖/美國國防部

總之,現代海軍正規醫療艦的角色橫跨平戰時期,且無法再像過去一樣,完全仰賴交戰實體間的共同協定保證其安全。

這代表在未來新一代的正規醫療艦設計中,將會引進越來越多的被動防禦要素,甚至在艦體設計上也會逐步比照全軍規標準,不像現役醫療艦多半是由退役商船改裝。

而像慈悲級這種大型醫療艦由於建造和操作成本極為高昂,因此未來仍是美海軍實施七海人道救援的獨門利器。特別是在全球性瘟疫發生頻率越來越高,美海軍集合醫療艦所能進行的強力人道救援,將是對許多醫療系統崩潰國家的最直接幫助。

特別是在中共一帶一路規劃路線上的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乃至於南歐國家而言,美國海軍醫療艦協同各地分遣艦隊所能提供的快速人道支援,相較中共許多口惠而不實的宣傳做法更具直接吸引力,也會是區域角力的另一戰場。

未來新一代的醫療艦設計,將逐步比照軍規標準。圖為安慰號醫療艦。 圖/取自美國海軍...
未來新一代的醫療艦設計,將逐步比照軍規標準。圖為安慰號醫療艦。 圖/取自美國海軍 flickr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