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漢光聯兵營之外:台澎金馬作戰責任區的狙擊與反狙擊

共軍近年來強化狙擊戰力作為斬首突擊輔助兵力。 圖/新華社
共軍近年來強化狙擊戰力作為斬首突擊輔助兵力。 圖/新華社

狙擊向來是一項本少利多的買賣,因為只要一支訓練良好的狙擊小組就可以遲滯一個步兵連甚至是營級單位的前進。而在特戰突擊中,分遣隊內的狙擊手更是可以發揮以少勝多,以小吃大的本事,讓前來解圍的衛戍部隊疲於奔命,增加突擊成功機率。

共軍近年來強化狙擊戰力作為斬首突擊輔助兵力,特別在現今大口徑狙擊槍日益普及的狀況下,狙擊手所能造成的威脅已經不限於單純的人員殺傷或是攻擊無裝甲車輛,連輕裝甲車輛或是直升機都逃不過狙擊手的攻擊。就算不用大口徑狙擊槍,新式彈藥的出現也讓狙擊手的攻擊範圍大增。由於狙擊手的威脅今非昔比,反狙擊作戰也成為現今各國軍方戮力的範疇。

狙擊是藝術非科學

狙擊是人拿槍射擊,雖然有許多部分可以量化和訓練,但從根本上來說,狙擊是一門藝術而非科學,其中奧妙依然是「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說的誇張一點,今天一個剛受完狙擊訓的菜鳥不見得拚的過一個伊拉克的聖戰士民兵,雖然民兵手上可能只有一把老舊的.30步槍,但是他不僅熟悉地形,而且對於各項射擊要領都早已了然於心,在這種狀況下,即便是把最新的傢伙搬出來都不見得能討到便宜。

一般打三線靶(75、175、300)只要勤加訓練就行,但是要想在600公尺以外命中目標,靠的可就不單只是訓練,還必須加上嫻熟的射擊手感和準確的射擊意志。好的射手可以訓練,但是優秀射手則是渾然天成。要篩選出這些人就必須加強平時的射擊訓練,讓有資質的射手能夠接受更進一步訓練。目前國軍基層單位的射擊訓練不夠落實,許多弟兄知道怎麼打靶,但是卻不知道怎麼根據現場狀況調整表尺。

軍方射擊訓練長久以來僅在固定距離實施,摸熟狀況的連隊基層官兵以幾把精調過的射擊槍就可以應付自如。但在戰場上,每個人都只有自己手上的那把步槍能用,今天打靶技測有射擊槍可用,但當全連上戰場的時候每個人還是得靠自己。

因此,要提升部隊射擊水準,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讓官士兵搞清楚自己的射擊習慣,自己歸零並記錄射擊狀況,這樣以後在戰場上不管拿到誰的槍,只要記得自己的表尺響度,就可以立刻拿來用,不會瞄了半天子彈卻老是不聽話。

要提升部隊射擊水準,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讓官士兵搞清楚自己的射擊習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要提升部隊射擊水準,最根本的辦法就是讓官士兵搞清楚自己的射擊習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同理可證,對一個狙擊手來說,使用固定槍械乃是基本常識,而不是就那幾支任務槍讓大家輪流拿。每個射手的體型和射擊習慣都有差異,因此每把槍都應該經過不同的調整,讓射手以最適合的姿勢進行射擊。

這些調整部分簡單者則如槍托長度、貼腮片高度,複雜者如扳機扣壓力乃至於扳機形狀、厚度和擊發時間都各不相同。對於600公尺以內的中短距離狙擊要求或許還能打打馬虎眼,但是一旦要挑戰600公尺以上的長距離狙擊時,即便是擊發時間的長短都有可能會影響準確度。

所謂擊發時間,指的是當射手扣下扳機到撞針實際打擊子彈底火的時間,這段時間越短,就代表射手越能在維持正確瞄準圖形的狀況下擊發彈藥,減少射擊姿勢改變影響命中精確度的機率。

一般戰鬥步槍的擊發時間受限於機械結構設計,擊發時間多在0.5~1秒上下。但是對於射距離多數落在300公尺上下的戰鬥步槍來說,這麼短的擊發時間延遲並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對於射距離動輒超過600公尺的狙擊步槍來說,1秒的延遲可能會讓射手的射擊姿勢出現些微的偏差,或許在出槍口時這個誤差不過0.01MOA(Minute Of Angle),但是在600公尺以外所造成的誤差可就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許多西方著名狙擊步槍的扳機組都經過特別設計,減少射手扣下扳機時的擊發延遲時間。不過對於扳機擊發延遲時間最為錙銖必較的,其實不是軍用狙擊槍,而是競賽用步槍。某些經過特殊設計的競賽步槍擊發時間短於0.001秒,幾乎和射手扣下扳機的速度同步。不過此類扳機組設計過於精巧,對於需要忍受粗暴操作的軍用狙擊槍來說並不適合。

一般戰鬥步槍的擊發時間受限於機械結構設計,擊發時間多在0.5~1秒上下。 圖/美國陸軍
一般戰鬥步槍的擊發時間受限於機械結構設計,擊發時間多在0.5~1秒上下。 圖/美國陸軍

狙擊戰術

射擊僅僅只是狙擊戰術最基礎的部份,因此一個百步穿楊的射手並不見得能擔得起狙擊手的名號。當狙擊手的射擊基本功到位之後,接下來的首要功課就是學習如何選擇射擊位置。

電影中的狙擊手可以在15分鐘之內就位、開火兼閃人,而且觀察目標的時間不用30秒,但是現實狀況中卻絕非如此。舉例來說,狙擊手光是要選擇一個好的射擊位置就絕非易事,理想上一個好的射擊陣地必須擁有以下幾個條件:

1. 射界

讓射手與副射手能夠對射界內的任何目標開火。如果可能的話,射擊陣地最好居高臨下,如此不僅可以減少射手校正射擊距離的誤差,也能讓彈道更加低伸,減少地心引力的影響。

在城鎮或山地作戰時,射擊陣地與目標的相對高度更加重要,一個居高臨下的射擊陣地可以有效瞰制敵目標的活動,減少敵軍以運動發揚火力迫近的時間差。

在城鎮或山地作戰時,射擊陣地與目標的相對高度更加重要。圖為伊拉克安全部隊狙擊手。 圖/路透社
在城鎮或山地作戰時,射擊陣地與目標的相對高度更加重要。圖為伊拉克安全部隊狙擊手。 圖/路透社

2. 隱密性

讓射手與副射手能夠在不被敵目標發現的狀況下觀察敵軍活動,選擇最佳射擊時機。各國狙擊手教範中都會要求射手調製陣地射界內的射擊圖,圖中除明顯地形地物外,還必須加註相對位置和距離,之所以要如此做的用意在於方便射手緊急瞄準時不需要重新測距。舉例來說,今天射手標定射擊陣地前方的一棟獨立家屋距離為650公尺,如果現在目標出現在獨立家屋附近的話,射手把距離表尺撥到650公尺就可以逕行射擊,省去測距時間。

當然現今雷射測距儀已經又小又便宜,但是多帶一樣東西就是多一個累贅,還得加上電池這個非帶不可的麻煩玩意。根據實戰經驗,這些精巧的電子裝備往往都會在最重要的關頭出包,不是故障就是沒電。與其多帶一個可能出問題的東西,倒不如花點時間調製好射擊圖表來的實際。

而在進入陣地之後,射手除了利用天然隱蔽之外,如有必要還需以人工方式加強偽裝,利用植物枝葉、泥土乃至於偽裝網來破壞射擊陣地周邊輪廓。狙擊界長久以來使用的吉利偽裝服雖然便於射手就地掩蔽,但是射手仍必須注意陣地周邊的植物林相,以免造成反效果。

除了人員偽裝之外,武器的偽裝也是重點之一。除了在槍管上綁布條這種傳統方法之外,近年來流行的槍械迷彩也是不錯的方法。德軍狙擊訓練中常將整支狙擊槍以軍綠帆布製成的射擊槍套偽裝,只留下槍機操作和瞄準鏡座的開口,這個方法雖有高隱密性的優點,但是做這種槍套需要不少功夫。

進入陣地之後,射手除了利用天然隱蔽之外,如有必要還需以人工方式加強偽裝。 圖/美聯社
進入陣地之後,射手除了利用天然隱蔽之外,如有必要還需以人工方式加強偽裝。 圖/美聯社

3. 撤退路線

這是常被人忽略的一點,狙擊手就算百步穿楊,敵軍還是大有機會逼近射擊陣地,如果敵軍手上有砲兵或是空中支援的話,狀況還會更糟。此時當機立斷轉進乃是生死攸關之事,如果撤退路線沒有備案的話,萬一碰上個有點腦袋的敵軍部隊長,就算想撤可能也走不成。

在進入陣地之前需要對周邊的撤退路線進行清查,千萬不能等到要跑路了才急著找當初勘查的撤退路線在哪。如果可能的話,最好是連預備陣地也事先選定,特別是在某些比較狹窄的陣地中空間不足,包括背包之類的重裝備可能都要放在預備陣地。一方面增加活動空間,一方面在撤退移動的時候也不會形成累贅。

從選擇射擊陣地的簡單敘述就可以發現,一個真正合格的狙擊手需要學的不僅僅是只有射擊,包括陸地導航、陣地觀測、有無線通訊和相關的滲透/偽裝技巧都是必修課程。軍方目前的狙擊手訓練雖然看起來科目都有,但是卻有點「樣樣通,樣樣鬆」。

別的不說,在基礎射擊訓練上就受限於客觀環境,無法有足夠的射擊經驗。任何訓練有素的狙擊手都絕對不會輕易開火,因為每次開火都可能會暴露陣地位置。或許有人會覺得一發不中再多打幾發就可以,但是在這裡必須澄清的是,真實世界裡的狙擊手無不力求「一擊必殺」(One Shot, One Kill),絕不會隨便冒著暴露射擊陣地的危險輕率開火。

由於任務需要,狙擊手鮮少單獨行動,都是以小組為之。通常編制為射手帶狙擊槍,副射手則是帶加裝光學瞄準具的突擊步槍,另外副射手還負責背無線電和雙筒觀測望遠鏡。之所以需要副射手的原因在於狙擊槍上的光學瞄準具視角和倍率有限,需要由副射手以雙筒望遠鏡觀測整個射擊區域,另外在長時間的狙擊任務中,射手和副射手也可以輪換。

許多狙擊手為求射擊精確度,除了對槍械本身吹毛求疵之外,連彈藥和瞄準鏡也不放過。許多狙擊手雖然已經使用手工特製彈藥,但是對於每顆彈藥都還會用放大鏡檢視彈頭部分有無明顯瑕疵。在攜帶彈藥的時候也會裝在特製的防震泡棉盒裡,這麼小心的原因就是希望在開火時能夠讓槍械和彈藥處在最佳狀況。

由於任務需要,狙擊手鮮少單獨行動,都是以小組為之。 圖/美國陸軍
由於任務需要,狙擊手鮮少單獨行動,都是以小組為之。 圖/美國陸軍

反狙擊

雖然狙擊手的攻擊威力不容小覷,但是也有根本上的弱點,那就是機動性和隱蔽性。狙擊手之所以能造成無形的恐慌,主要原因就是部隊不知道攻擊來自何方。如果和部隊正面對壘的話,狙擊手絕對不敵正規軍的火力,因此反狙擊任務的第一要務就是找出狙擊手位置。

要找出狙擊手位置說來容易,但是做來卻絕不輕鬆,因為在狙擊手訓練中選擇良好射擊陣地和偽裝都是必修功課,就算拿望遠鏡找半天可能也難發現蛛絲馬跡。因此過去的老方法都是派尖兵班當誘餌,等那個倒楣鬼被射擊之後趁機揪出狙擊手的位置,特別是在地形複雜的城鎮地區更是如此。

不過拜現代科技之賜,要在複雜地形中找出狙擊手已經不如過去困難。美軍於巴格達綏靖作戰中已經開始大量使用攜帶式熱影像儀,讓步兵班和支援狙擊手可以「看穿」大多數的建築物內部,減少被狙擊手放冷槍的機會。

另外在執行反狙擊作戰時最好能有戰甲車輛協同,除了能充作步兵班的及時掩體之外,更重要的是提供及時的直接火力支援對抗擁有良好掩蔽的狙擊手,這一點在城鎮地區更加重要。因為城鎮地區的堅固RC建物都是現成的絕佳掩體,而在此種狹窄空間中砲兵火力無法發揚,僅能依靠直射火力攻擊。聯兵營的裝步協同作戰就是最佳範例,一定程度會減少作戰中的有生力量傷亡。

雖然狙擊手的攻擊威力不容小覷,但是也有根本上的弱點,那就是機動性和隱蔽性。 圖/美國陸軍
雖然狙擊手的攻擊威力不容小覷,但是也有根本上的弱點,那就是機動性和隱蔽性。 圖/美國陸軍

另外一項反狙擊作戰的神兵利器就是直升機,對於狙擊手來說,一架在頭上盤旋的直升機可說是最難應付的對手。因為在轉換陣地或射擊時必須更加小心,否則一旦露出馬腳就會被居高臨下的直升機當場發現,直接面對來自空中火力攻擊。

以色列過去在加薩走廊與黎南佔領區就經常以AH-1眼鏡蛇攻擊直升機協同地面部隊清剿巴勒斯坦民兵狙擊手。一旦地面部隊回報受到攻擊或是直升機自行發現目標,以軍AH-1都會不待命令接戰。除了20機砲和火箭之外,甚至還使用拖式飛彈射擊目標,這種從天而降的噩耗對於大多數狙擊手來說都是最棘手的課題。 尤其現在無人機當道,更是大幅提高發現狙擊手的機率。

總而言之,反狙擊作戰的重點就是強迫狙擊手和部隊正面交戰,同時以火力限制其機動。為達此目的,在作戰編組中應該加入1至2名狙擊手,其主任務並非獵殺敵狙擊手,而是充任部隊主要觀測手,並提供主官於作戰發起時的規劃參謀。狙擊手的基本訓練原則相同,因此在面對同一作戰區域時對於射擊位置選擇和撤退路線的考量,遠較未受訓練之一般部隊來的瞭解,能夠讓參二、三在擬定作戰計畫時有所本,而非用打野戰的方法來對付。

反狙擊作戰需要兵種協同作戰方能克盡其功,因此首重之道就是強化通訊與火力聯繫,使敵狙擊手無時間選擇與進入射擊陣地威脅我部隊,特別在守備作戰中,衛戍部隊如能利用火力優勢制敵於機先,配合機降步兵控制週邊制高要點,敵狙擊手必將難以對我造成威脅。

另外一項反狙擊作戰的神兵利器就是直升機,對於狙擊手來說,一架在頭上盤旋的直升機可說是最難應付的對手。 圖/美國陸軍
另外一項反狙擊作戰的神兵利器就是直升機,對於狙擊手來說,一架在頭上盤旋的直升機可說是最難應付的對手。 圖/美國陸軍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