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軍「重獲優勢」:太平洋嚇阻倡議將改變美國亞太軍事態勢

美國海軍約翰·S·麥肯號驅逐艦經過台灣鄰近海域時艦上人員瞭望。 圖/美國海軍
美國海軍約翰·S·麥肯號驅逐艦經過台灣鄰近海域時艦上人員瞭望。 圖/美國海軍

美國2021會計年度國防授權法案(2021 NDAA),原本在2020年12月21日已在美國參議院及眾議院完成立法程序,並送白宮交給即將交任的川普總統簽署,先前已揚言對其中條文不滿的川普,果然在23日將之否決並退回國會。然此項法案原本即受參眾兩院多數支持,聯邦眾議院在12月28日重新表決時以322對87票,及參議院2021年1月1日以81對13票,都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推翻川普的否決,也使聯邦政府免於再度斷炊的命運。

這項法案金額高達7,410億美元,可能會對美國在太平洋的態勢產生深遠影響。雖然美國早在歐巴馬時代即已「重返亞洲」,並推動亞太再平衡戰略。而在川普總統任內則將國家戰略轉向「大國競爭」,並將亞太地區擴大至「印太」區域,對中國形成圍堵之勢。但是,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部署,基本上沒有任何變化,美國對「印太」區域的言辭,往往大於行動。然而對照中國的大舉擴軍,許多人擔心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能力,將無法與中國平衡。

太平洋嚇阻倡議引矚目

2021國防授權法案中雖然充斥扼制中國,以及強化亞洲的條文,不過最引人矚目的條文,仍是第1251條「太平洋嚇阻倡議」(Pacific Deterrence Initiative, PDI),這項倡議的基礎,是2020年3月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上將(Adm. Philip Davidson)向國會提出的「重獲優勢」(Regain the Advantage)報告。這份報告是國會要求提出,評估印太司令部要達成作戰目標所需要的資源,這也成為NDAA中「太平洋嚇阻倡議」的基礎。

報告分為五項重點,包括(1)聯合部隊致命性;(2)部隊規劃及態勢;(3)強化盟國及夥伴;(4)演習、實驗與創新;(5)後勤及安全提供者。報告並要求在2021至2026會計年度時額外撥款201億美元,用於增加亞太地區部署。

美國海軍與陸戰隊在琉球演練將M142快速登陸。 圖/美國海軍
美國海軍與陸戰隊在琉球演練將M142快速登陸。 圖/美國海軍

在亞太地區的實質部署部分,戴維森上將在2019年即寫信要求國會撥款增加太平洋地區的作戰能力,據公開資料顯示,有關作戰能力的提升包括:

  • 支持神盾驅逐艦現代化,升級為AN/SPY-6雷達,以便對抗極超音速武器及彈道飛彈威脅。
  • 支持陸軍的多領域任務部隊,使其具備執行多任務作戰能力,例如長程精準火箭、火砲及飛彈。
  • 支持有意願的夥伴建設適當軍事設施,以支援美國在東南亞和大洋洲進行空中與海上作戰及後勤。
  • 支持在大洋洲的海事安全倡議(Maritime Security Initiative)。
  • 支持必要的網路及基礎建設,促進與盟友進行多領域資訊共享。
  • 在關島部署陸基整合式飛彈防禦系統。
  • 改善在夏威夷、阿拉斯加及關島的關鍵訓練用基礎建設。

2020年4月的「重獲優勢」報告也具體列出相關項目,預計在2021至2026年間撥款高達200億美元在「太平洋嚇阻倡議」上。這些部署可以使美國在印太地區重獲軍事上的優勢,彌補美國在太平洋地區的軍事缺口,強化美國的軍事態勢。而且這才能真正對美國任何支持印太地區部署的空泛言詞提供實質上的能力,包括先進武器、支持的機場或港口等基礎設施、彈藥與油料儲存、指揮及管制設施等。

在關島海域演習的美國海軍阿什維爾號洛杉磯級核動力攻擊潛艇。 圖/美國海軍
在關島海域演習的美國海軍阿什維爾號洛杉磯級核動力攻擊潛艇。 圖/美國海軍

國防授權法案為拜登政府下指導棋

印太地區國家多對「太平洋嚇阻倡議」表示歡迎,但也擔心美國是否能有效投資需要的資源,以強化聯盟並提升美國競爭的態勢。友台的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殷荷菲(Jim Inhofe)在2020年4月時指出,在川普總統領導下,美國在重建戰備和現代化建設投資已有很大進展,但是仍然需要做更多事情來阻止對手,尤其是針對中國。

殷荷菲指出,印度太平洋地區軍事平衡正在惡化,印太司令部的評估報告正為了解如何扭轉這一趨勢,以及保護美國在印太地區利益提供重要訊息。他很高興戴維森海軍上將將報告集中在關鍵要求上。殷荷菲認為,國防戰略意義不僅在採購多少飛機、艦艇。這項報告能確保美國部隊可在正確時間、正確地點,將正確的裝備放在正確的位置。態勢和後勤可能不像F-35或極超音速武器那麼吸引人注意,但卻同等重要。

殷荷菲認為,國會將與五角大廈合作並採取行動,藉2021國防授權法案,能確保五角大廈在《國防戰略》所點名的優先地區能有效實踐。然而2020總統大選結果丕變,白宮行將易主,不過國會對2021國防授權法案已獲高度共識。因此,這項法案等於是這屆國會為下任白宮及五角大廈的領導人下了指導棋,指導他們未來在亞太地區要如何與中國對抗。

美國海軍退役上將艾利斯(James Ellis)也說,今天美國要在西太平洋部署兩支航艦戰鬥群將是十分危險的事,因為台海威脅加劇,許多專家都同意美國必須有應對台海衝突的準備,台灣當然必須有自我防衛的決心,但美國若要遵守對亞太地區的承諾,就必須調整作戰概念、部署態勢、採購的優先順序、以及與區域夥伴的政治及經濟關係,但美國也需與北京接觸,以減低兩國武力衝突的可能。

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孫飛(Phillip Saunders)也認為,雖然美國軍隊相較於解放軍,仍然具有優勢,但解放軍則有地利之便,在鄰近區域的衝突時,它有能力直接使用岸基彈道飛彈拒止美軍的能力,美軍卻需大老遠部署軍力至西太平洋。《時代雜誌》(Time)前駐北京記者舒曼(Michael Schuman)指出,台灣將是美國在亞太的「最終考驗」。

在關島安德魯空軍基地的B-1B遠程轟炸機。 圖/美國空軍
在關島安德魯空軍基地的B-1B遠程轟炸機。 圖/美國空軍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