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國海軍新戰略:「全領域作戰」將是拜登政府重點方向?

美國海軍在2020及2021年交替之際,接連發布兩份報告,《重獲優勢:以整合式全領域海軍力量致勝》及《2021年領航計畫》。 圖/美國海軍
美國海軍在2020及2021年交替之際,接連發布兩份報告,《重獲優勢:以整合式全領域海軍力量致勝》及《2021年領航計畫》。 圖/美國海軍

美國海軍在2020及2021年交替之際,接連發布兩份報告,《重獲優勢:以整合式全領域海軍力量致勝》(Advantageat Sea: 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及《2021年領航計畫》(Navigation Plan 2021)。

其中《重獲優勢》是美國海軍頂層的海洋戰略,延續2007年及2015年的《21世紀海權的合作戰略》(A Cooperative Strategy for 21st Century Seapower),為了確保海洋利益,美國海軍與陸戰隊、海岸防衛隊三支海上武力,必須充分合作。

《重獲優勢》:強調「整合式全領域海上力量」

原來在2007年的《21世紀海權的合作戰略》中,美國海軍準備確保六項核心能力,包括前進武力展示 、嚇阻、制海權、武力投射、海事安全、人道救援等。這項戰略雖強調要打造一支可全球部署、全球作戰的可靠戰鬥武力,但也強調合作。

另外在2015年的報告中,指出三個海洋軍種必須具備「全領域介入」(All domain access)、嚇阻(deterrence)、制海權(sea control)、武力投射(power projection)、海事安全(maritime security)等五項能力,其中全領域介入為首次提出,指在向爭議區域投射軍事力量,並具有足以有效作戰的行動自由。

2020年的《重獲優勢》則強調,美國是海洋國家,而中國及俄羅斯是最大威脅。因此海軍、陸戰隊、海岸防衛隊必需採取相應手段,應付強大的競爭者。這三個海洋軍種的任務包括保護美國的海上運輸能力;維持穩定的海洋環境;保護盟友;擴大與盟友及夥伴合作,使海上情勢發展有利美國;嚇阻核武、傳統武器、網路攻擊,保護美國重要利益。

這其中,海岸防衛隊要負責保護海運系統,陸戰隊在濱岸地區由陸上及海上實施全領域作戰,海軍執行自由航行權行動,並承擔反恐、反武器擴散、打擊跨國犯罪、反海盜任務等。

《重獲優勢》強調建立「整合式全領域海上力量」,指出美軍要建立一支平衡的混合艦隊,包括水下、水面、空中、航空母艦、陸戰遠征部隊等,結合有人和無人載具的團隊,增加艦隊作戰能力,並擴大分散兵力。

同時也利用潛艦的海上拒止能力,強化飛機作戰半徑和飛彈的長程火力;陸戰隊濱海作戰團提供額外情監偵、指揮管制,及長程火力;海岸防衛隊可強化全球部署能力,確保必要的海上運輸和後勤能力。

2020年的《重獲優勢》則強調,美國是海洋國家,而中國及俄羅斯是最大威脅。圖為美國海軍馬侃號在菲律賓海演習時發射五吋艦砲。 圖/美國海軍
2020年的《重獲優勢》則強調,美國是海洋國家,而中國及俄羅斯是最大威脅。圖為美國海軍馬侃號在菲律賓海演習時發射五吋艦砲。 圖/美國海軍

海岸防衛隊要負責保護海運系統,陸戰隊在濱岸地區由陸上及海上實施全領域作戰,海軍執行自由航行權行動,並承擔反恐、反武器擴散、打擊跨國犯罪、反海盜任務等。 圖/法新社
海岸防衛隊要負責保護海運系統,陸戰隊在濱岸地區由陸上及海上實施全領域作戰,海軍執行自由航行權行動,並承擔反恐、反武器擴散、打擊跨國犯罪、反海盜任務等。 圖/法新社

《領航計畫》:未來海軍建軍的藍圖

第二份報告《領航計畫》,則是規劃未來美國海軍軍力的藍圖。報告指出,美國戰略仍然清晰,美國正在與威脅其安全和生活方式的對象進行長期競爭,海軍作為美國聯合部隊的一部分,必須做好作戰準備。

這份報告闡明海軍建軍的四個優先事項:

1. 後勤準備(Readiness):要確保按時完成艦艇維修,做好作戰準備。

2. 作戰能力(Capabilities):例如發展指揮管制、通訊、電腦、網路、情報、監視、偵察及目標標定(C5ISRT)能力、能增加射程及速度的武器、配備定向能量武器及電子戰系統,部署岸基飛彈防禦系統,提高全領域作戰能力。

3. 艦隊的能力(Capacity):具備由有人駕駛和無人駕駛船隻組成的大型混合艦隊。

4. 水兵(Sailors):強化人員培訓和教育。

報告認為,面對全新的競爭環境,美國不能僅是運用新的作戰能力,還必須思考以新的方式與敵人競爭,包括藉有效的日常性競爭活動——例如自由航行權行動——對抗對手的惡意活動。

為了在這些例行活動中獲勝,美國要採取更果斷的姿態,並且在國際法允許的範圍內,透過航行和飛行任務,挑戰過度的海洋主權聲索野心,並透過逐漸增長的資訊和決策優勢,持續監視海上活動,以對抗和暴露對手的惡性行為。

萬一無法避免傳統的軍事衝突發生,則美軍要繼續提高和確保戰鬥優勢,並且繼續將具作戰能力的部隊進行動態部署,這不僅是為了阻止其對手,也向美國盟友和夥伴展示對國際秩序及規則的承諾。

如果嚇阻失敗,美軍必須隨時準備對抗侵略活動,並且贏得戰鬥。相關的先進作戰概念包括分散式海上作戰(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DMO),爭議環境濱海作戰(Littoral Operations in a Contested Environment,LOCE)、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xpeditionary Advanced Base Operation,EABO)等,美軍部隊可從大海及岸基平台上分散部署的部隊投射武力。藉著跨全領域的機動,可以創造作戰上的困境,並運用各種部署及概念的不確定性,以壓倒對手。

《領航計畫》闡明海軍建軍的四個優先事項:後勤準備、作戰能力、艦隊的能力、水兵。圖為在日本海邊空降演習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圖/美國國防部
《領航計畫》闡明海軍建軍的四個優先事項:後勤準備、作戰能力、艦隊的能力、水兵。圖為在日本海邊空降演習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圖/美國國防部

報告認為,面對全新的競爭環境,美國不能僅是運用新的作戰能力,還必須思考以新的方式與敵人競爭。 圖/美國海軍
報告認為,面對全新的競爭環境,美國不能僅是運用新的作戰能力,還必須思考以新的方式與敵人競爭。 圖/美國海軍

「全領域作戰」已形諸文字

這兩份報告具備諸多特點,其一當然是將中國設定為最大對手;其二是將美軍新發展的概念——如分散式作戰、濱海作戰等——及陸戰隊將建立的岸基遠程火力等,與海軍及海岸防衛隊的海洋戰力加以結合;第三則是將美軍最新發展的「全領域作戰」概念寫入海軍戰略中。

全領域作戰雖然還沒有變成美國三軍種統一的作戰準則或戰略,各項概念也都還在發展中,但各軍種已就全領域聯合作戰指揮管制(Joint All-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JADC2)簽訂合作協議,以強化對作戰指揮管制、遠程火力導控等進行合作,這使得這項原來是陸軍發展的概念,逐漸成為各軍種的共識,並成為美軍最新的重點發展方向。

因此或許在拜登政府上任後不久,有可能提出一份新的「全領域作戰」報告,進一步強化各軍種的合作。

這兩份報告具備諸多特點,其中之一是將美軍最新發展的「全領域作戰」概念寫入海軍戰略中。圖為美國海軍艾森豪號航空母艦。 圖/美國海軍
這兩份報告具備諸多特點,其中之一是將美軍最新發展的「全領域作戰」概念寫入海軍戰略中。圖為美國海軍艾森豪號航空母艦。 圖/美國海軍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