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模擬大國衝突戰場壓力:美國空軍「北方邊境」演習的意義

美軍2021年5月初,在阿拉斯加舉行一場大規模的「北方邊境21」(Northern Edge 21)聯合演習。 圖/美國空軍
美軍2021年5月初,在阿拉斯加舉行一場大規模的「北方邊境21」(Northern Edge 21)聯合演習。 圖/美國空軍

美軍2021年5月初,在阿拉斯加舉行一場大規模的「北方邊境21」(Northern Edge 21)聯合演習。這項大規模演習為兩年一度,目的在模擬大國之間發生衝突的真實場景。這種接近「大國競爭」級別的大型演習並不多見,演習為期12天,由太平洋空軍司令部主導,美國海軍、陸軍及陸戰隊員,共有一萬五千名人員參加,飛機總數達到300架,另外還包括羅斯福號航空母艦,以及艦上的艦載機聯隊。

這項在美國印太司令部轄區內的演習,旨在提供高端、逼真的作戰訓練,發展和提高聯合作戰能力,並增強參演部隊的戰備狀態。藉著大規模部隊訓練,以及多領域作戰,並且針對各種不同衝突場景的戰術訓練、執行和適應基本戰術、技術和程序,以及推進真實與虛擬的建設性能力等來實現,同時也支持美國印太司令部的實驗性措施。另外,演習也會納入美國空軍最新服役的裝備,包括KC-46加油機,以及F-15EX等,並進行作戰能力的驗證。

全領域指管及極超音速武器驗證

此次演習也進行空軍發展中的「聯合全領域指揮管制」(JADC2)概念的實驗,藉JADC2將感測器及射手(Sensor-to-Shooter)聯接在一起。相關的系統包括SpaceX的「星鏈」衛星、空軍快速能力辦公室的新式遠端衛星終端機,用於管理JADC2概念下的「先進戰場管理系統」(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 ABMS),及各種電磁頻譜下的不同技術、雷達干擾等等,這項實驗也納入海軍的羅斯福號航艦。

另外,還有B-52進行AGM-183「空射快速反應武器」(ARRW)——即空軍發展中的極超音速飛彈——的模擬發射,在演習期間展示向600浬外目標發射一枚極超音速飛彈所需要進行的步驟。這架轟炸機從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爾空軍基地(Barksdale Air Force Base)起飛,在13小時的飛行過程中,從JADC2實驗中接收到目標資料,由未說明的空軍感測器再提供目標數據,轟炸機再向模擬的飛彈輸入發射數據,完成極超音速飛彈的「擊殺鏈」,不過這架B-52並未攜帶實彈。

另外,演習也允許進行新裝備或新軟體等軍事單位希望加以試驗的新戰略、新技術,以及新的程序等,其中尚包括許多挑戰,如在學校建立空地指揮管制點、運用陸戰隊登陸艇向陸地運送資源等。美國空軍也在演習中驗證快速及彈性的部署方式,在遠離主要基地的其他軍用或民用機場部署及起降作戰飛機,稱為「敏捷作戰部署」(Agile Combat Employment),並從中學習新的作戰技能。

圖為美國空軍B-52轟炸機在2019年6月的測試中攜帶的AGM-183A原型。 圖/維基共享
圖為美國空軍B-52轟炸機在2019年6月的測試中攜帶的AGM-183A原型。 圖/維基共享

演習內容也包含模擬電子戰環境下的作戰,以及在頻寛有限環境下,與分散眾多陸上及海上區域、不同軍種的作戰單位間保持通聯。由於加入其他軍種,彼此間可以互相學習經驗,例如在某些特定主題上有更好的裝備,或是更全面的訓練。

北方邊境演習其實具有針對性,其目的是訓練當北極地區緊張局勢升高時,美軍要做出何種反應,對手顯然是設定為俄羅斯。根據報導指出,2020年俄羅斯軍機在美國阿拉斯加領空附近飛行頻繁,美國空軍攔截約60餘架飛機,這是冷戰結束後次數最高的一年。

美國空軍在阿拉斯加的第3聯隊主要戰力是F-22戰機,這是美國空軍第一線戰機,許多攔截任務是由F-22進行,因此攔截對F-22及部署此地的E-3預警機、空中加油機,都是任務壓力,但未來可能會由其他戰機進行攔截。另外艾爾森基地(Eielson AFB)配備25架F-35A,極地環境對F-35維護是一項重大考驗。美國空軍正在研究未來可能發生的戰爭,包括俄國空軍侵入美國領空,以及北極的利益,希望確保以適當的方式來保護其利益。

艾爾森基地(Eielson AFB)配備25架F-35A,極地環境對F-35維護是一項重大考驗。 圖/美國空軍
艾爾森基地(Eielson AFB)配備25架F-35A,極地環境對F-35維護是一項重大考驗。 圖/美國空軍

最新式戰機參與演習

美國空軍在此次演習中派遣了其最新採購的F-15EX戰機前來參加。F-15EX屬4.5代戰機,是F-15E的最新改良型,參考F-15E的出口型式再加以改良,用以取代美國空軍中最舊的F-15C/D——這批戰機已經過度使用,結構已過度疲勞,即使再進行升級,使用壽限也不會太久——而美國空軍採購的F-35A則因研發及生產進度嚴重延遲,無法在預定的2030年達成全部採購要求。

另外,美國空軍評估其某些空中任務需要大量武器酬載,但可以不需要匿蹤能力,在2018年進行評估與徵詢工業界後,決定以出口型F-15E為基礎,在毋需負擔研發成本的前提下,採購80餘架具空優及對地作戰能力的F-15EX,取代老舊且僅能執行空優任務的F-15C/D,未來總採購數量可能會達到200架。

F-15EX最大可掛載22枚空對空飛彈,是名符其實的「飛彈卡車」,但更大的優點是其可以掛載大型武器,例如美國空軍研發中的AGM-183極超音速飛彈。在美國空軍新兵力規劃中,未來機隊將維持「4+1」,即F-15EX、F-35、F-16,以及目前發展中的「下一代空中優勢」平台(Next Generation Air Dominance, NGAD),將在未來取代F-22;而F-16未來則會由一種較便宜、具部分5代戰機能力的新機種取代,但具備成本優勢,稱為「多任務戰機」(MR-F);A-10則保留部分持續服役,以維持空軍密接空中支援能力,未來將改由無人機或其他機種取代。

美國空軍在此次演習中派遣了其最新採購的F-15EX戰機前來參加。F-15EX屬4.5代戰機,是F-15E的最新改良型。 圖/美國空軍
美國空軍在此次演習中派遣了其最新採購的F-15EX戰機前來參加。F-15EX屬4.5代戰機,是F-15E的最新改良型。 圖/美國空軍

為了驗證F-15EX的作戰能力,此次「北方邊境」演習中,美國空軍特別安排F-15EX與舊式的F-15C/D及F-15E併肩作戰,也包括第5代戰機的F-22及F-35,空戰演練尚包括F-15EX攻擊目標、異機種及異世代戰機間的對抗,約30餘架次。

另外也特別對F-15EX配備的「鷹式主/被動警告生存系統」(Eagle Passive Active Warning Survivability System, EPAWSS)進行測試。這是一套用於干擾及欺騙敵方空防系統的新式電戰系統。據美國空軍指出,F-15EX在空戰中有贏有輸,這項測試目的並非驗證F-15EX能否主導未來戰場,而是讓空中武力進行接近實戰的驗證,因此空戰演練可能包括F-15EX這種4.5代戰機與具匿蹤能力的F-22間的對抗,美國空軍也藉此評估 F-15EX 在電子干擾環境中的表現,包括GPS、雷達和Link 16 被干擾的情況。另一個主要目標則是評估 F-15EX 與第4代和第5代資產的相互操作性。

演練內容也說明,即使4.5代戰機配備先進電戰、感測器及航電系統,因缺乏匿蹤能力,仍會遭到其他空中或地面防空系統的攻擊。不過因為F-35操作成本太高,而且各種機型互有擅長任務及特定角色,未來美國空軍仍會同時操作匿蹤及非匿蹤戰機。

為了驗證F-15EX的作戰能力,此次「北方邊境」演習中,美國空軍特別安排F-15EX與舊式的F-15C/D及F-15E併肩作戰。 圖/維基共享
為了驗證F-15EX的作戰能力,此次「北方邊境」演習中,美國空軍特別安排F-15EX與舊式的F-15C/D及F-15E併肩作戰。 圖/維基共享

兵棋推演險勝中國

這項演習中將全新的作戰概念及新武器帶到真實場景進行驗證。4月時《國防新聞》(Defense News)周刊報導,美國空軍在2020年舉行一次以台海為場景的大規模兵棋推演,模擬2030年在台海戰事中與中國對抗,演習中大量運用目前尚未服役的B-21轟炸機、無人空中預警機、NGAD及F-15EX等第6代與4.5代戰機,以及某些尚未開始建案發展的新型武器——如忠誠僚機——加上運用島嶼機場的「敏捷作戰部署」,以及機動化並分散部署的指揮管制小組等,才勉強贏過中國。

美國空軍每年都以不同場景進行兵推,模擬在南海、台海等高風險場景進行作戰,這有助於規劃美國空軍未來兵力。而「北方邊境21」這樣的大規模演習,則有助於將實驗中的裝備與作戰概念進行真實場景的驗證,並且讓作戰部隊感受大規模作戰的壓力,以確保其人員與裝備,都能通過實戰考驗,是此類大規模演習舉辦的意義。

美國空軍每年都以不同場景進行兵推,模擬在南海、台海等高風險場景進行作戰,這有助於規劃美國空軍未來兵力。圖為美國空軍、日本航空自衛隊和澳大利亞皇家空軍飛機2015年在關島海岸附近演習。 圖/美國空軍
美國空軍每年都以不同場景進行兵推,模擬在南海、台海等高風險場景進行作戰,這有助於規劃美國空軍未來兵力。圖為美國空軍、日本航空自衛隊和澳大利亞皇家空軍飛機2015年在關島海岸附近演習。 圖/美國空軍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