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安樂死難題:許一個善終,完成人生旅途的《天堂計畫》

軍用無人機改變戰爭模式,台灣能否建立應對之道?

圖為美軍檢修MQ-9無人機。 圖/U.S. Air Force
圖為美軍檢修MQ-9無人機。 圖/U.S. Air Force

台灣新軍購的MQ-9原稱「收割者」(Reaper),是美國使用最普遍的無人機之一。由於反恐戰爭的需求, MQ-9可在空中保持長時間滯空,在目標區上空盤旋,當發現目標時,機上的光電系統可拍攝目標清晰影像,並實施比對,確認目標後可即時使用機上掛載的地獄火飛彈進行攻擊,執行「偵打一體」任務,減少昂貴戰機出勤耗損以及即時打擊目標。

MQ-9改變空中作戰場景

這類無人機的出現,已徹底使軍事、安全或其他政府行動改觀,因為無人機可以做到有人駕駛飛機無法做到的事,即持續數小時,甚至數十小時飛行,遠比一般有人飛機更長的耐航時間,同時還能追蹤特定目標,或進行廣區域的搜索及監視,這種特性使其特別適合需要長時間滯空的巡邏任務。除了軍事用途外,政府機關也開始使用MQ-9,執行各種不同任務,例如美國海關使用MQ-9執行查緝空中走私及毒品運輸,國土安全部使用MQ-9進行邊境巡邏,美國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也操作MQ-9,進行各種科學研究及探索任務,顯示其任務適應性十分寬廣。

由於空中威脅不斷增長,即使中東國家,也開始操作俄製或中國製的先進長程或短程防空系統,如S300、S400,或是鎧甲S短程防空系統,這使得MQ-1或MQ-9等在中東執行任務的無人機,因為不具備匿蹤設計、速度低,而面對極大的威脅。因此美國國防部及空軍開始發展各種不同形式的先進無人機,具備對付敵人防空系統的低可觀測度設計、更有效率的渦輪扇噴射發動機、運用人工智慧(AI)或機器學習等先進技術,可擔任有人作戰團隊的忠誠僚機,自動執行具高度威脅的危險任務,減輕載人飛機的負擔。

除了軍事用途外,政府機關也開始使用MQ-9,執行各種不同任務。 圖/U.S. Air Force
除了軍事用途外,政府機關也開始使用MQ-9,執行各種不同任務。 圖/U.S. Air Force

MQ-9將持續服役

美國空軍與國防先進研究計畫署(DARPA)雖已發展先進的無人機技術,如運用人工智慧(AI)操作無人機,甚至進行空戰、忠誠僚機、群集技術(蜂群),具備更佳匿蹤設計、更大航程的無人機。

然而MQ-9因具有低成本的優勢,進行改良後仍會持續服役,以因應日益增加的威脅,例如裝置自動飛行系統、避障系統、空中防撞系統、自動起降系統等,減輕操作者的負擔。而配備先進航電莢艙的MQ-9,可以長時間在目標區上空執行綿密的情報監偵任務,確保對廣範圍的海空動態進行不間斷的偵察,包括海上目標。這種強化空中監控能力的MQ-9衍生型MQ-9B,被改稱為「天空守衛者」(Sky Guardian),而加裝多模式對海蒐索雷達的MQ-9B,則被稱為「海洋守衛者」(Sea Guardian),用於在北大西洋執行大範圍的空中巡邏及監視任務。

MQ-9為美國空軍目前最大的無人機隊,美國空軍計畫在未來數年對MQ-9實施升級,但由於現代化的迫切性,以及預算的限制,計畫至2035年將之全數除役。美國空軍還尋求採購新戰鬥機、轟炸機、空中加油機,以及新的洲際彈道飛彈等,每一項耗資都在數十億美元以上,但空軍預算較其他軍種還少,而且預期未來美國國防預算不會大幅成長。因此,空軍的策略是加速淘汰舊有裝備,來為新的採購項目挪出資金。另外,空軍也認為,由於與中國的競爭,在高度威脅環境下,MQ-9將無法存活。

圖為改良版MQ-9機型——MQ-9B Sky Guardian。 圖/U.S. Army
圖為改良版MQ-9機型——MQ-9B Sky Guardian。 圖/U.S. Army

除了情監偵任務外,透過適當升級,MQ-9還可執行廣泛的新任務,包括廣範圍的監視、防空及飛彈防禦任務、海上與濱岸作戰、極地探測、通訊中繼、國土巡弋飛彈防禦任務、政府機構對國防事務的支持等。另外,MQ-9配備適當的莢艙,可以具備類似空軍E-3或海軍E-2一般的被動監視平台,在印太區域提供重要的監視網路,偵測可能到來的威脅,例如南海或東海,其所提供的空中預警能力,可為飛彈攻擊或是長程轟炸機攻擊提供預警。

如同美軍戰機的空用系統一般,仍持續有航電系統公司提供可供MQ-9使用的莢艙,這使得MQ-9的運用彈性持續擴充。除了海洋監視雷達、聲納浮標,執行反潛搜索任務,以及對地面目標監視用的合成孔徑雷達、光電系統外,也可掛載先進自衛莢艙,自動偵測敵意空中威脅,並施放反制措施。若掛載電子莢艙,甚至可進行電子情報的偵測及蒐集任務。

除了情監偵任務外,透過適當升級,MQ-9還可執行廣泛的新任務,包括廣範圍的監視、防空及飛彈防禦任務、海上與濱岸作戰、極地探測、通訊中繼、國土巡弋飛彈防禦任務、政府機構對國防事務的支持等。 圖/U.S. Air Force
除了情監偵任務外,透過適當升級,MQ-9還可執行廣泛的新任務,包括廣範圍的監視、防空及飛彈防禦任務、海上與濱岸作戰、極地探測、通訊中繼、國土巡弋飛彈防禦任務、政府機構對國防事務的支持等。 圖/U.S. Air Force

以MQ-9實行偵測嚇阻

另外,MQ-9在中東及非洲地區,仍會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中東國家或一些交戰團體開始具備防空能力,可以嘗試擊落美國無人機,而且的確也有一些美製無人機遭擊落。但相較於載人的飛機被擊落,由無人機執行這些具危險性的任務,其結果較可被接受。不過MQ-9在空中巡弋,仍可將相關敵意活動的情報,包括地點或其他有關敵意活動的相關線索,提供給美國或是當地盟國政府,從而採取適當的手段加以預先防範或阻止。美國也將MQ-9出售給在亞洲、歐洲或是中東的盟國,協助擴大盟國的作戰與監控能力,並強化美國和當地國家的共同利益。

這項概念被稱為「偵測嚇阻」(Deterrence by Detection),MQ-9可以提供先進、更大覆蓋範圍、更高精度的偵測能力,協助當地國家進行即時情報、監視及偵察任務,執行特定任務如目標獲得與標定、偵測海上目標,甚至是潛艇,針對海上或陸上敵意行動的偵測,以提供當地國應付現有及未來威脅的能力,並運用共同的空中系統及航電系統,藉以改善美國與盟國的共同作戰圖像。

相較於載人的飛機被擊落,由無人機執行這些具危險性的任務,其結果較可被接受。 圖/U.S. Air Force
相較於載人的飛機被擊落,由無人機執行這些具危險性的任務,其結果較可被接受。 圖/U.S. Air Force

中共無人機對台灣威脅

台灣即將獲得MQ-9,也具備類似的意義,日本也早一步先獲得MQ-9B海洋守衛者,強化對周圍廣大海域活動的偵測能力。國軍在獲得同型的無人機後,也可具備相同能力,對台灣周邊的海洋活動,進行廣範圍、長時間不間斷的綿密監控,可以更有效地監控中國的活動,並對其行為提供預警、識別及評估。同時,若美國強化與台灣、日本的情報交流,更有助於建立對亞太地區的共同海空圖像,而運用先進無人機這類平台,提高區域國家情監偵能力,將有助加強對中國軍事或非軍事活動(灰區活動)的偵測嚇阻能力。由於MQ-9在面對中國防空能力時存活性不若先進的無人機,因此在使用觀念、威脅反制、危機應對等相關戰術操作,國軍也可提早規劃因應。

MQ-9也出現其對手,即中國製造的無人機,中國許多公司以MQ-9為本,發展其無人機體系,例如:彩虹翼龍飛鴻等系列無人機,並銷往中東等第三世界國家。雖然中國無人機性能不若美國MQ-9先進,而且不乏被擊落的紀錄,但其價格便宜,而且對付叛亂團體等,仍具有作戰效益,因此頗受第三世界國家歡迎。

另外,中國也不吝於探索各種不同的無人機概念,例如:匿蹤、長航時、偵打一體、超音速無人機、蜂群或子母無人機技術,並且開發反輻射(防空制壓)、自殺無人機(遊蕩彈藥)、電磁脈衝攻擊或電子干擾等不同作戰概念的無人機,對台灣的空防形成一種新興威脅,且其電子干擾能力也可能對台灣操作無人機造成威脅。因此,強化對此種新興空中威脅的偵測、預警、反制能力,同時開發台灣自己的無人機運用能力,恐怕是國軍在建立「不對稱戰力」時,需要慎密思考的問題。

中國許多公司以MQ-9為本,發展其無人機體系,例如彩虹、翼龍、飛鴻等系列無人機,並銷往中東等第三世界國家。圖為中國翼龍無人機。 圖/維基共享
中國許多公司以MQ-9為本,發展其無人機體系,例如彩虹、翼龍、飛鴻等系列無人機,並銷往中東等第三世界國家。圖為中國翼龍無人機。 圖/維基共享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