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台灣,從都市開始?中國解放軍對城市戰爭的發展展望 | 全球防衛雜誌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解放」台灣,從都市開始?中國解放軍對城市戰爭的發展展望

2017年7月30日,在位於內蒙古的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週年閱兵。 圖/新華社
2017年7月30日,在位於內蒙古的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週年閱兵。 圖/新華社

中國人民解放軍(PLA)一直在為未來的城市戰增加研究、訓練和準備,鑑於台灣90%以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因此解放軍百年大業收復台灣的入侵行動中,勢必會面臨城鎮戰的考驗。

除了入侵台灣的可能狀況之外,中國共產黨(CCP)還擔心其獨立分子的恐怖攻擊,在中國城市內或對中國公民和企業的安全造成威脅。因此城市反恐行動也成為解放軍和武警多次演習交流的重點。

中共歷史上的城市戰

從1927年至1930年,共產黨紅軍經常襲擊城市地區,殺死地方領導人和搶劫以獲取補給,這種行為與在城市地區贏得支持的努力背道而馳,主要是當地民眾的支持不足,以及缺乏能管理城市行動的組織結構。

從1930年至1946年間,林彪對東北部的部隊進行廣泛訓練,甚至成立小規模的軍事學院專門研究城鎮戰爭,這些努力提高他們建造防禦工事、拆除敵方陣地的能力。

最重要的是,紅軍改變了小部隊的結構、組成和使用方式,這使其能夠從硬碰充斥大部隊的地區轉變為更有針對性的戰法,重點關注城市的關鍵區域,並集中於包圍和包抄以及襲擊支援和運輸部隊,也就是後世熟知的「圍點打援」戰法。

1948年的濟南戰役,紅軍以2.7萬人傷亡的代價,成功佔領國民黨守軍有完整工事的濟南,自此戰爭的天平傾斜,國民黨軍隊開始一路潰敗。

另一方面,在韓戰期間,中國軍隊以中國人民志願軍(PVA)參加了這場戰爭。這場戰爭中,PVA部隊認知到在火力和空中力量方面,他們的能力遠弱於對手,北京希望藉由「殲滅」大批敵軍,迫使其他國家因高傷亡率而撤軍。PVA部隊於1951年5月對首爾發動襲擊,主要目的不僅僅是為了奪取這座城市,也是為了掩護解放軍襲擊另外的聯合國軍隊。

中國招募志願軍參與韓戰。 圖/美聯社
中國招募志願軍參與韓戰。 圖/美聯社

1979年中國入侵越南。雖然戰鬥主要在越南叢林中進行,但城市戰也是衝突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入侵期間,解放軍征服了17個區鎮和三個省的省會城市。諒山是解放軍的主要目標城市之一。對諒山的進攻,解放軍首先佔領了三座山和圍繞它的一座關鍵山丘,消滅了城市四周主要的戰略防禦高地,然後開始對城市本身進行攻擊。

與中國內戰期間對城市的攻擊不同,解放軍不考慮諒山的平民傷亡或對基礎設施的破壞,他們以大規模的砲擊開始對諒山進攻,其意圖是「夷平諒山的每一棟房屋」。進入該市後,解放軍部隊首先佔領了政府大樓和附近的高地,從而提高觀測情報以校正砲擊的準確度。

越南軍隊在城市地下室及殘骸等防禦工事中行動與反擊,卻被解放軍以汽油彈、火焰噴射器和炸藥消滅。當解放軍後來從諒山撤出時,其第55軍摧毀了數千個軍事和公共設施,同時洗劫沒有被摧毀的東西,並重複同樣模式,蓄意破壞和搶劫越南其他城市地區。

這次戰爭的破壞整體嚴重影響了越南後續經濟發展長達15年。中國的目標是「給越南一個教訓」,因此附帶損害或損害限制完全不考慮。在解放軍紀錄中,對越南的入侵是相對成功的,因為結果與其政治目標一致:對越南施加懲罰,其作為跟現在俄烏戰爭初期俄軍的劫掠行為相似。

1979年中國入侵越南。雖然戰鬥主要在越南叢林中進行,但城市戰也是衝突的重要組成部分。圖為中國入侵第一天,扛著反戰車砲零件的越南士兵。 圖/美聯社
1979年中國入侵越南。雖然戰鬥主要在越南叢林中進行,但城市戰也是衝突的重要組成部分。圖為中國入侵第一天,扛著反戰車砲零件的越南士兵。 圖/美聯社

解放軍對城市戰的看法

中越戰爭當中,解放軍的傷亡與對城市戰爭的方式造成大量越南平民的傷亡,且不時流出蓄意殺害俘虜及平民的消息,造成日後越南對中國的強烈仇恨持續了數十年。因此解放軍在其關於城市戰爭的討論和訓練中,開始強調避免附帶損害的重要性。

除了這些歷史經驗之外,隨後,幾十年中國軍隊現代化的方向並沒有強調城市戰。解放軍對未來城市衝突的展望反映了從1990年代至2020年代初期發生在格羅茲尼摩加迪休、喀布爾和法魯賈等城市的近期外國戰爭的研究中吸取的教訓,尤其是美國和俄羅斯的戰爭。

解放軍系統地考察了重大戰役的開展情況,以評估現代戰爭的形態和變化特徵。解放軍對未來城市戰的分析和評估經常引用和展示對美國學說的理解,以及美國專家之間辯論的影響。因此,解放軍對城市戰的看法可以被描述為相對一致或甚至模仿美國的主流思想。

解放軍城市戰訓練

戰爭形式的變化從1990年開始了一場軍事革命,俄羅斯在1994年的格羅茲尼之戰陷入血腥而艱難的城市戰中,也承受相當大的傷亡。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解放軍注意到那些能力較弱的對手設法給美軍造成了嚴重的傷亡,打擊了美軍的士氣。

城市衝突給美軍帶來巨大挑戰,網路時代下的城市戰複雜度大增,識別敵方信號的難度更大,當民用網路可用於傳播資訊時,這加劇了在資訊迷霧中準確挖掘作戰情報的挑戰。而從以色列跟哈瑪斯的衝突經驗中,以色列成功使用SkyLite B微型無人機(UAV)搭配重火力近距離支援地面作戰部隊,讓解放軍除了將傳統空中力量視為向地面部隊提供精確支援,並產生在心理上影響防禦者意志的一種手段,同時避免政治和經濟上代價高昂的附加損害,也更重視無人系統將提供新的實用性和靈活性。

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解放軍注意到那些能力較弱的對手設法給美軍造成了嚴重的傷亡,打擊了美軍的士氣。圖為伊拉克的美軍士兵。 圖/美聯社
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解放軍注意到那些能力較弱的對手設法給美軍造成了嚴重的傷亡,打擊了美軍的士氣。圖為伊拉克的美軍士兵。 圖/美聯社

這包括情報效用、電子訊息攻擊、精確打擊等多域同步協調能力、增加額外防護的裝甲車或輕型步兵車輛可以增加部隊在城市內的機動性、敘利亞戰爭中大量使用的摩托車就受到解放軍的注意,另外專業的城市戰訓練及防彈衣、快瞄鏡、夜視鏡、狙擊步槍等裝備,可以讓部隊在近距離作戰享有優勢。

另外,士氣與輿論也是解放軍觀察到的重點,伊拉克民兵及阿富汗塔利班戰士以強大的作戰意志有如當年國共內戰,最後戰勝質量都優於自己的強敵。因此解放軍對公眾輿論以及國內和全球輿論合法性的重視,強化其網路攻擊認知作戰上面投資與能量,以關鍵基礎設施為目標,讓其能擊敗因士氣低落和公眾支持有限而削弱的優勢軍隊。

解放軍城市戰訓練的進程

  • 2006年:於朱日和建造城市戰訓練基地。
  • 2008年:北京軍區啟動初步計劃,重點是城市戰的戰術和訓練。
  • 2009年:解放軍在朱日和訓練基地正式啟動城市戰訓練場。
  • 2009年至2010年:北京軍區、南京軍區解放軍部隊開展城市戰演練。
  • 2010年:解放軍與泰國軍方組織開展城市反恐聯合訓練交流。
  • 2014年:解放軍參與與菲律賓的城市反恐交流。
  • 2013年至2015年:朱日河城市作戰訓練場繼續擴大其訓練設施,包括模仿台灣的建築物。
  • 2016年:解放軍陸軍特種部隊競賽以城市反恐任務為重點。
  • 2016年:解放軍裝備發展部每年組織「跨越障礙」挑戰賽,推動包括城市戰場偵察在內的無人地面車輛(UGV)的發展。
  • 2019年:解放軍慶祝國慶的閱兵採用了為城市作戰設計的帶有迷彩圖案的新制服。
  • 2019年:解放軍與新加坡武裝部隊開展城市反恐行動交流。
  • 2020年:東部戰區參加重大城市戰演習,該演習在中央電視台(CCTV)節目《直擊城市——攻防戰》中播出。
  • 2021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脅迫繼續擴大和升級,東部戰區的解放軍部隊進行了幾次以城市戰為重點的演習。

解放軍的城市戰訓練設施和活動主要集中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到2000年代中期開始明顯強調其設施中的城市作戰。2008年3月,北京軍區在被中央戰區取代後,啟動了一項以「城市戰新課題訓練」為重點的試點計劃。

朱日河城市戰訓練基地於2009年舉辦了第一次以城市作戰為重點的大型演習。這次演習中,紅軍必須擊敗藍軍,然後搶救傷員、清理戰場、恢復秩序、組織外圍防禦,同時對重要道路和建築物的監視;紅軍對城市的突擊由坦克和機械化部隊組成的「特種混合作戰隊」組成,包含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 (PLAAF)師、人民武裝警察(PAP)部隊和解放軍第二砲兵部隊(現稱為解放軍火箭軍)部隊,演習還針對不同類型目標(例如城市建築、立體道路橋梁、地下設施和能源基礎設施)的城市戰鬥戰術戰法。

2010年11月濟南軍區以一個裝甲旅來演練「城市進攻作戰演習」,為中共立國以來第一次城市突擊作戰演習。在這次演習期間,紅軍使用了「綜合」的火力支援,包括解放軍空軍飛機、陸軍飛機和地面火砲,以削弱藍軍的關鍵目標,例如其指揮系統和偵察能力。

2015年解放軍「跨越-2015 朱日和」演習出現台灣總統府和外交部大樓及其周邊的政府大樓。 圖/取自中國軍網
2015年解放軍「跨越-2015 朱日和」演習出現台灣總統府和外交部大樓及其周邊的政府大樓。 圖/取自中國軍網

參與攻擊的旅配備了多方面的偵察能力,包括無人機小組和雷達、影像感測器等。在這次演習中,紅軍從事秘密行動並利用情報資訊專注於獲得心理優勢,包括通過電磁攻擊以及旨在造成混亂或在情感上削弱對手的欺騙或破壞性的認知作戰。

2010年至2011年期間朱日和訓練基地增加了法國艾菲爾鐵塔的縮小複製品。並在 2013年至2015年期間顯著擴增,從通用的訓練設施轉變為專注於模擬台灣設施的城市戰訓練場。2013年,朱日和訓練基地增加了一個類似台灣高速公路交流道的設施,與台灣台中機場和清泉崗(CCK)空軍基地附近的兩個交流道十分相似。2014年10月還建成另一個模仿台東空軍基地的複製機場。到了2015年,朱日和訓練基地增加了台灣總統府和外交部大樓及其周邊的政府大樓。

近十年來,解放軍在拆除、破壞,進入建築物、控制飛機著陸點的方法跟技巧有長足的進步,解放軍海軍陸戰隊(PLANMC)也已將其作戰行動擴展到城市地區,第79集團軍當中的一個航空旅在城市環境中進行訓練,為在受限條件下起飛和著陸等挑戰做準備。種種跡象表明解放軍透過觀察美國、俄國等相關戰爭經驗,透過「在戰爭中學習戰爭」的方式逐漸增強自己的實力。

解放軍城市戰對台美合作戰略的啟示

美國和台灣的國防戰略必須以對解放軍能力的深刻理解,和不斷增加的城市戰投資作為依據。國軍這兩年也正在建設新的作戰訓練設施,包括模擬毒氣攻擊、夜間作戰和城市戰,以提高部隊應對壓力和嚴苛作戰條件的能力。

2022年1月,國防部成立新機構「全民防衛動員署」,進一步提升台灣後備力量。加強城市戰訓練和城市防禦應是台灣現前戰略重要的一環,應對中國威脅,國軍應盡可能和美軍共同演練,找出適合亞洲城市的防禦之道,針對解放軍可能在未來城市行動中使用的戰術和系統制定反制措施,例如共軍的小型無人機,並增加預備役的訓練。每年的漢光演習若軍方不能首要針對實際威脅的模擬應對檢討缺失,只是流於表面演練,那麼亡國危機則不遠矣。

2022年1月,國防部成立新機構「全民防衛動員署」,進一步提升台灣後備力量。圖為台灣後備軍人教召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22年1月,國防部成立新機構「全民防衛動員署」,進一步提升台灣後備力量。圖為台灣後備軍人教召情形。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