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硬賜「仿匾」耽誤文史?澎湖西嶼彈藥本庫的重生與惋惜

2021奧斯卡:收視新低、串流擠身,好萊塢仍在風暴中前行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於26日在洛杉磯聯合車站舉辦頒獎典禮。 圖/美聯社
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於26日在洛杉磯聯合車站舉辦頒獎典禮。 圖/美聯社

2020年肺炎疫情肆虐,重創全球電影圈,拍攝作業延宕,戲院被迫閉門,商業大片紛紛退檔延期,影展亦是轉線上播映或取消暫緩,串流商機水漲船高,小螢幕與大銀幕的存亡對決越演越烈。邁入第93屆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便在這樣的時代氣氛下舉行。

美國與好萊塢作為電影界龍頭藉一場盛宴,回應電影界因疫情而起的變革,延續「#OscarSoWhite」、「#MeToo 運動」、「Black Lives Matter」的政治風氣,企圖以小而精美的典禮,維繫電影與影人的尊嚴,卻仍在藝術小眾的品味,與商業收視考量的頒獎安排間,落得尷尬而無地自容。

典禮營造「電影感」失效,導致收視創新低?

這場大秀令人最興奮的是,它會像一部好電影,我們希望觀眾覺得看了一場電影。

——奧斯卡頒獎典禮製作人史蒂芬索德柏

早在疫情之前,2020年即便集結布萊德彼特、瓦昆菲尼克斯等大咖齊聚,奧斯卡頒獎典禮收視率仍創下47年的紀錄新低,僅有 2,360 萬收視人次。自疫情爆發後,各大頒獎典禮紛紛改以視訊軟體Zoom,遠端連線進行頒獎,但缺乏典禮隆重感、節目亦難有娛樂性,例如:3月初頒發的金球獎便是狂跌六成收視率,葛萊美獎、英國影藝學院獎等獎項亦大受影響,大眾關注度亦不如以往。

因此,奧斯卡本屆大力聘請《瞞天過海》、《天人交戰》金獎導演史蒂芬索德柏,偕同史黛西舒爾、傑西科林斯兩位資深影視監製,擔任頒獎典禮製作人,意圖明顯於挽救收視頹勢,不僅大刀闊斧禁用視訊軟體,主題更是訂為「Bring Your Movie Love」,讓典禮出席者與觀眾在疫情後,重回電影的懷抱。

典禮確實「電影感」十足,不論是開場擔任頒獎人的演員蕾吉娜金恩,自斜陽長廊手拿小金人獎座,走入典禮現場的一鏡到底;亦或是典禮過程拍攝頒獎人、入圍者的流暢運鏡,皆感受到主辦方的用心。典禮更在防疫考量下,從好萊塢杜比劇院移師至洛杉磯聯合車站舉行,雖規模明顯較過往來得小,但在具82年古蹟歷史、曾有《銀翼殺手》等上百部電影拍攝取景的老車站舉辦,明顯更別具「回歸電影初心」之意涵。

不過,典禮安排上仍頗有缺失。例如:頒獎多以頒獎人現場介紹入圍者的方式,顯得溫馨而展現電影人的熱情,但卻仍難拉近收看觀眾的距離;為了縮短典禮時長,將往年「最佳原創歌曲」的表演,預錄並提前至典禮前節目播出,甚至「追思過世影人」環節,用樂與畫面也「加快」到令人匪夷所思。最終,總頒獎過程仍長達三小時,收視人口跌破千萬大關,僅有985萬人收看,較去年銳減了58%再創歷史新低。

上屆《小丑》影帝瓦昆菲尼克斯頒發最佳男主角獎。 圖/路透社
上屆《小丑》影帝瓦昆菲尼克斯頒發最佳男主角獎。 圖/路透社

調整頒獎次序「賭錯盤」?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莫過於「頒獎次序」的調整,以往視為大獎的導演、劇本,在典禮頭一小時即頒發完畢,最矚目的「最佳影片獎」更是安排在男、女主角獎前,讓本屆最佳贏家《游牧人生》的光環在頒獎過程明顯失色。回顧上一次最佳影片並未壓軸頒發已是1972年,當時由默片傳奇人物卓別林,授領終身榮譽獎作為收尾。

外界揣測,今年此舉無疑是主辦方預測,最佳男主角獎會由影星查德維克博斯曼獲獎,才將該獎項移至最後頒發。查德維克過去以漫威宇宙的「黑豹」一角聞名,卻不幸於去年因大腸癌病逝,享年僅43歲。遺作《藍調天后》中,他飾演才氣縱橫的小號手,擄獲各大「風向球」好評,一舉拿下金球獎、演員工會獎、評論家選擇獎。奧斯卡典禮若以查德維克獲獎為結尾,緬懷追憶的動人時分,無疑能掀起收視與討論高峰。

不料,《好萊塢報導》評論形容為「完美賭徒的決定」竟然翻盤,最佳男主角獎由《父親》資深男星安東尼霍普金斯獲得,除了顯示因疫情延期兩個月的奧斯卡,獎季時間拖長大幅影響「風向球」準度,典禮最終也在眾人驚愕、安東尼霍普金斯未出席狀態下,由上屆《小丑》影帝瓦昆菲尼克斯,草草結束本應盛大追思的場面,留下自2017年「頒錯獎烏龍事件」後,處境最為尷尬的一屆奧斯卡。

最佳男主角獎由《父親》安東尼霍普金斯獲得。 圖/路透社
最佳男主角獎由《父親》安東尼霍普金斯獲得。 圖/路透社

得獎關鍵字:政治正確、回應議題、暖心療癒

回到得獎名單本身,本屆仍是延續近年「政治正確」風氣,亞裔、非裔及女性影人皆創下多項紀錄。其中尤以《游牧人生》獲得三大獎最為風光,年僅39歲的趙婷不僅成為《危機倒數》凱薩琳畢格羅後,第二位獲得「最佳導演獎」的女導演,並同時以製片人身分榮獲「最佳影片獎」,成為首位擒獲兩大獎的華裔影人,超越李安未能於《斷背山》、《少年Pi的奇幻漂流》達到的紀錄。

另一位亞裔影人——來自韓國的資深女星尹汝貞,更以《夢想之地》移民奶奶的生動演技,奪下「最佳女配角獎」,成為第一位獲得該獎的韓國影人。典禮上與頒獎人布萊德彼特的逗趣互動,幽默感性發言妙語如珠,更不忘感念出道作《火女》的韓國傳奇導演金綺泳,皆成為典禮的一大亮點。

日前頗獲華人觀眾關注,代表香港入圍最佳國際影片的《少年的你》,以及記錄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紀錄短片《不割席》皆未能獲獎。不過,以90歲法國老婦二戰受害者與受難家屬的觀點,回顧納粹集中營歷史的《Colette》獲得「最佳紀錄短片」時,導演安東尼賈基諾更言明紀錄片的力量,更特別提及「香港示威者不會被忘記」。不論是頒獎選擇,或獲獎人的發言,皆再度展現奧斯卡的包容與氣度。

尹汝貞以《夢想之地》奪下最佳女配角獎。 圖/路透社
尹汝貞以《夢想之地》奪下最佳女配角獎。 圖/路透社

當你感到好萊塢在向您「傳教」時,我知道很多人在家都想拿遙控器轉台,但作為一個有著黑人兒子的母親,我明白現今有如此多人活在恐懼之中。

——奧斯卡頒獎人、知名演員及導演蕾吉娜金恩

順應著去年「Black Lives Matter」的政治風氣,描繪60年代黑豹黨歷史的諜報傳記片《猶大與黑色彌賽亞》,擒獲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兩獎。男配角得主丹尼爾卡盧亞發表感言時,更向片中所扮演的黑豹黨領袖佛列德漢普敦致敬:「他活在世上短短21年……利用各方資源改善黑人社區的生活條件,餵養和教育年輕一代的孩子......黑豹黨教會我如何愛自己,並讓那樣的愛湧向黑人社群和其他社群。」

獲得實景短片獎的《遙遠的陌生人》,描述非裔男子困在時間迴圈,反覆遭警察追捕,令人遙想去年「佛洛依德壓頸事件」。導演之一的特雷沃恩佛里更在獲獎時提及,美國警察平均每天殺害三人,並疾聲呼告:「我想請大家別用冷漠相待,請不要對我們的痛苦漠不關心。」

女性影人同樣頗有斬獲,《游牧人生》女主角法蘭西絲麥朵曼三度封后,並以製作人身分拿下「最佳影片獎」帶走兩座小金人。她更是在籌拍《游牧人生》時,相中趙婷執導該片的重要關鍵,以自身力量兌現她自己三年前於奧斯卡獲獎時,所拋出的「多元包容條款」。(Inclusion Rider,意旨A咖演員有權要求幕前選角、幕後成員,組成更加多元的製作團隊。)

此外,回應「#MeToo運動」的《花漾女子》編導艾美爾拉德芬內爾,則不負眾望拿下「最佳原創劇本獎」,更是繼《鴻孕當頭》後,13年來首位獲獎的女性編劇;《藍調天后》妝髮設計師的米亞尼爾,成為首位獲得「最佳妝髮設計獎」的非裔女性,台上她更慷慨激昂地說:「我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更是對未來充滿期待,因為我可以想像非裔跨性別女性、亞洲與拉丁姊妹和其中原住民女性也站在這裡。」

《花漾女子》編導艾美爾拉德芬內爾拿下「最佳原創劇本獎」。 圖/法新社
《花漾女子》編導艾美爾拉德芬內爾拿下「最佳原創劇本獎」。 圖/法新社

我們在路上遇到的所有人……教我們韌性和希望的力量,也提醒我們真正善良的樣貌。

——《游牧人生》導演趙婷

影藝學院近年自「#OscarSoWhite」爭議後,大幅吸收多元性別、種族會員,讓近幾年名單稍許別具新意。不過「政治正確」大獲全勝背後,或許暖心溫情的療癒之作,才是肺炎疫情、美國總統大選後,亟欲修復人心與族群傷痕的氛圍下,影藝學院投票者們的最大共識。不論是《靈魂急轉彎》、《醉好的時光》、《金屬之聲》或《無論如何我愛你》等得獎作品,都帶有濃厚自傷痛與憂鬱中復甦,重新擁抱新生之意。

就連最大贏家《游牧人生》,雖然描繪美國銀髮「遊牧族」,不堪金融海嘯、貧窮現實衝擊而出走的辛酸歷程,但導演趙婷並未如報導文學原著,尖銳呈現「遊牧族」的生活現況,選擇以較為浪漫、詩意的眼光看待此種生活,或許激勵而治癒人心,但輕放對片中Amazon臨時工議題的批判,亦是引發不少爭議,不過最終仍獲奧斯卡肯定。

同樣狀況,亦發生於獲得最佳紀錄片的《我的章魚老師》,描繪中年失意男子,奇幻與海底章魚結為好友的友誼之作。相較過往《伊卡洛斯》、《美國工廠》批判性強的得獎片,今年分明亦有談論平權的《談》、《希望之夏:身心障礙革命》,以及針砭羅馬尼亞時政的《一場大火之後》入圍該獎,選擇海底攝影優美、描繪動人情誼的《我的章魚老師》,亦顯得相對保守。

《游牧人生》導演趙婷(右)與女主角兼製作人法蘭西絲麥朵曼(左)。 圖/路透社
《游牧人生》導演趙婷(右)與女主角兼製作人法蘭西絲麥朵曼(左)。 圖/路透社

串流「擠身奧斯卡」的優勢能延續嗎?

疫情的另一大影響,無非是Netflix等串流平台於本屆奧斯卡頗有斬獲的關鍵。去年由於防疫因素,美國電影院紛紛閉門,導致「戲院本格派」的影藝學院,破天荒打開先例,接受僅在串流平台播映的作品角逐小金人(以往需於洛杉磯地區電影院公開放映七天、至少三場),更推出會員專屬的串流平台Academy Screening Room,電影公司能上傳作品,讓會員在家中安心觀影。

這讓渴望在奧斯卡大展鴻圖的Netflix,今年獲得35項提名,刷新串流平台入圍紀錄。雖主推的《芝加哥七人案》、《曼克》與最佳影片無緣,前者甚至全數槓龜,但後者仍獲得最佳攝影、美術設計。《藍調天后》亦獲得最佳服裝、妝髮,連同紀錄長片、實景短片及動畫短片,讓Netflix最終坐收七座小金人,成為本屆含金量最高的片商;打對台的Amazon今年亦入圍12項,以《金屬之聲》獲得剪輯、音效兩獎。

雖普遍被視為大獎的影片、導演與演員獎,仍被迪士尼、華納、索尼等主流片廠電影佔據,但串流平台無疑是「擠身上流」於奧斯卡佔有一席之地。商業市場上,Netflix去年的訂戶總數更是正式突破兩億,「小螢幕」的收視習慣正改變影視版塊,肺炎疫情也令Disney+、HBO Max加入串流大戰。若隨今年疫情逐步解封,電影順利回歸全球戲院放映,奧斯卡亦回到「院線優先」的評選準則,Netflix等串流平台能否在商業、獎季仍表現耀眼,則十分值得關注。

另外,此一串流趨勢「入主」奧斯卡的最大苦主,恐怕是《天能》。源於導演諾蘭堅持讓電影於疫情尚未趨緩狀態下,登上全球戲院,導致票房不盡理想,而後又批評片商華納力推的串流平台HBO Max。根據《IndieWire》報導指出,華納內部因此不替《天能》向影藝學院會員拉票,甚至遲遲到3月底才將《天能》上架到影藝學院的串流平台,顯示業內「大銀幕」、「小螢幕」爭論,恐會在未來持續延燒。

以《曼克》獲得最佳男主角提名的英國演員蓋瑞.歐德曼。 圖/法新社
以《曼克》獲得最佳男主角提名的英國演員蓋瑞.歐德曼。 圖/法新社

奧斯卡金字招牌「掉漆」,風暴中的好萊塢何去何從?

請盡可能到大銀幕去看我們的電影,並在很快、很快就要到來的那天,帶著所有人重返戲院。

——《游牧人生》演員法蘭西絲麥朵曼

影后在獲獎時,在台上如此呼告,引來台下業內人士的掌聲與歡呼,也再度呼應本次奧斯卡典禮主題——「Bring Your Movie Love」。《Deadline》作者Peter Bart亦於月初的文章中,大膽指出在疫情後的好萊塢,並非需要另一部超級英雄或賣座強檔,而是需要下一部《午夜牛郎》,一部純粹具有原創與遠見的好電影,才能讓好萊塢重振旗鼓走出風暴,讓觀眾們重回戲院與電影的懷抱。

然而,諷刺的是今年影藝學院公認的「好電影」《游牧人生》,其實早於今年2月19日在美國登上迪士尼旗下的串流平台Hulu。今年在疫情尚未解封狀態,迪士尼、華納等傳統片廠,仍多採串流與戲院同步上映方式發行,雖然今年第一季已有《哥吉拉大戰金剛》開出全球四億美金亮眼票房,亦有多部電影訂檔,但未來發展隨疫情可能的變數仍然未知。

同時,「奧斯卡得獎作品」能否吸引觀眾回到戲院觀影,這答案從今年創新低的收視率、極冷清的討論度來看,似乎是極為悲觀。《綜藝報》於3月底的調查也顯示,本屆入圍最佳影片的八部作品中,曝光度最高的是於華納HBO Max上架的《猶大與黑色彌賽亞》,也僅有46%的受訪者聽聞過此片,更有半數電影僅有不到25%的受訪者知曉,實際上看過作品的觀眾想必更少。

這也顯示出影藝學院的文藝品味、政治正確的選擇,再加上片商長年操作獎季「公關策略」的陋習,早已讓奧斯卡的選擇與大眾脫節。金字招牌的「掉漆」,如何在電影業存亡之際,持續榮耀作品與得獎人之間,並找回與觀眾接軌的頻率,無疑是影藝學院日後的課題。

疫情後的好萊塢仍在摸索出路,作為一個影迷,我們何嘗不希望能別開陣陣烏雲,體驗影后麥朵曼得獎時所言:在黑暗中在戲院與陌生人並肩,觀賞到好作品時,內心興奮的吼出一聲狼嚎。或許我們也僅能如《游牧人生》片中所言:「我們路上見。」秉持著對電影的熱情,持續於風暴中前行。

「請盡可能到大銀幕去看我們的電影,並在很快、很快就要到來的那天,帶著所有人重返戲院。」 圖/美聯社
「請盡可能到大銀幕去看我們的電影,並在很快、很快就要到來的那天,帶著所有人重返戲院。」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