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六人行》魅力歷久不衰?(上) 從串流還魂再生,卻不夠政治正確?

經典美劇《六人行》睽違將近20年,在今年5月底推出特別節目《六人行:當我們們又在一起》。六名主演再聚首,堪稱時代的眼淚。 圖/《HBO Max》
經典美劇《六人行》睽違將近20年,在今年5月底推出特別節目《六人行:當我們們又在一起》。六名主演再聚首,堪稱時代的眼淚。 圖/《HBO Max》

2004年5月6日,家喻戶曉的情境喜劇《六人行》歷經十季、236集播出最終大結局,估算約有5,200萬名觀眾在電視前,守候羅斯與瑞秋會否完美復合,錢德、摩妮卡、喬伊與菲比將如何與觀眾告別。《六人行》成為該年美國國內收視率第二的電視節目,僅次於同年的超級盃美式橄欖球賽,套句角色曾在劇中說的台詞:「It’s the end of an era !(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

2021年5月27日,相隔完結篇放送17年後,華納影業因讓《六人行》回歸旗下新串流平台 HBO Max 播出,找回六位演員及幕後主創錄製的特別節目《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開播。節目大手筆重建劇中重要的公寓、咖啡廳場景,邀請女神卡卡、小賈斯汀、貝克漢、BTS(防彈少年團)等大咖做嘉賓,回顧該劇的經典橋段與幕後趣聞。

這不僅是見證影集歷久不衰的魅力,更是在好萊塢如火如荼的「串流大戰」中,各式經典劇集、電影續拍與重製的風氣下,《六人行》成為「懷舊文化」代言人之一的最佳驗證。

再次走回熟悉的公寓場景,「喬伊」與「莫妮卡」開心擁抱。 圖/Terence Patrick;美聯社
再次走回熟悉的公寓場景,「喬伊」與「莫妮卡」開心擁抱。 圖/Terence Patrick;美聯社

《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串流成績小兵立大功

六位主演在最終回後,只曾齊聚一室一次,直到今天.....

——《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

《六人行:當我們又在一起》的開頭回顧《六人行》最後一集,摩妮卡與錢德搬離公寓,眾角色面對他們「紐約客」友誼的結束,落淚相伴走出這陪伴觀眾十年的公寓場景,亦象徵這六個角色的生命,也從此「走出」觀眾的視野,為影集畫下句點。

因此,當大衛史威默珍妮佛安妮斯頓等六位演員相繼再度走回片場,在摩妮卡那間紫牆公寓重聚時,飾演喬伊的麥特勒布​朗半開玩笑感嘆:「你們不覺得這裡變小了嗎?」這儼然實現了粉絲多年來的心願,再次遇見演員們——雖非以角色身分——回歸影集。

據 TVision 的監播調查數據,《當我們又在一起》首播當日在全美有29%受調查家庭透過 HBO Max 觀賞,僅次於同平台《神力女超人2》32%的紀錄,但相較後者為2億成本的大製作超英電影,《當我們又在一起》無疑從預算角度看是小兵立大功。

《Vulture》媒體編輯 Josef Adalian 也在推特表示,根據可靠消息指出,HBO Max 因此湧入大批新訂閱用戶,許多新訂閱戶的首次觀看節目不僅選擇《六人行》,訂閱戶的首次觀看次數甚至超出每週平均的600%。

根據可靠消息指出,《當我們又在一起》首播當日在全美有29%受調查家庭透過 HBO Max 觀賞,僅次於同平台《神力女超人2》32%的紀錄。 圖/《HBO Max》
根據可靠消息指出,《當我們又在一起》首播當日在全美有29%受調查家庭透過 HBO Max 觀賞,僅次於同平台《神力女超人2》32%的紀錄。 圖/《HBO Max》

同志婚禮、代理孕母、女性求婚——爆紅影集反映90至千禧年時代氛圍

這齣劇成了我活著的動力,讓我覺得我身邊有朋友......他們不曉得自己對這世界的局部影響,希望他們休息時安心入夢,因為他們拯救了許多陌生人。

——來自迦納的《六人行》粉絲南西

《當我們又在一起》的吸金魅力,也正驗證演員馬修派瑞所言:「《六人行》曾經盛極一時。」90年代初期,主創團隊大衛克雷恩瑪塔考夫曼從他們大學畢業後的經驗,構思出「六個紐約年輕人」的故事,描繪他們脫離家庭後,在友誼陪伴下對性、愛情與事業的探索。主創們亦堅持,不讓年長角色成為主要人物之一,大衛克雷恩說:

因為當你20幾歲、隻身在城市打拼時,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

影集於1994年在《NBC》頻道開播後,首季即獲得極高關注,並展開蟬連十年霸佔同時段收視前十名的輝煌紀錄。隔年,第二季中〈超級盃之後的那一集〉更有5,300萬名觀眾收看,六位主演珍妮佛安妮斯頓、寇特妮考克絲麗莎庫卓、麥特勒布郎、馬修派瑞、大衛史威默更登上傳奇刊物《滾石雜誌》封面。大衛克雷恩開玩笑說:「《滾石雜誌》耶,我們只不過是一部電視劇!」

「因為當你20幾歲、隻身在城市打拼時,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圖左為《六人行》主演於1995年登上《滾石雜誌》封面所拍攝的照片;圖右為《六人行》影集海報。 圖/《滾石雜誌》封面、《六人行》海報
「因為當你20幾歲、隻身在城市打拼時,你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圖左為《六人行》主演於1995年登上《滾石雜誌》封面所拍攝的照片;圖右為《六人行》影集海報。 圖/《滾石雜誌》封面、《六人行》海報

他們不知不覺變成時代精神,我也不知怎麼會這樣。

——《六人行》主創、執行製作瑪塔考夫曼

《六人行》輕鬆詼諧的風格,不僅捧紅六位主演,更成為90年代最具代表性的情境喜劇。劇中更是反映時代的轉變,例如:羅斯前妻卡羅與新歡蘇珊舉辦同志婚禮;菲比為了弟弟的幸福,不惜成為「代理孕母」;跨性別、師生戀、未婚懷孕等情節,都展現90年代跨至千禧年後,迎向自由與開放的風氣。

女性角色在劇中的刻劃與轉變,更可視為女性意識的展現。瑞秋在第一季開場,即穿著婚紗「逃婚」闖入咖啡廳,而後劇集更在五位好友扶持下,成功從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轉變為能獨當一面、單親扶養女兒的時尚產業主管。

《當我們又在一起》亦有多位女性觀眾指出,主角之一的莫妮卡作為女性,向男友錢德求婚的場景,啟發她們良多。來自迦納的單親母親薇薇安便在節目訪談提到,他們的社會普遍要求女性嫁給第一個向自己求婚的男人:

但女人要掌握自己的命運,看完那一集,我開始思考,我也能主宰自己的感情關係。

女性角色在劇中的刻劃與轉變,更可視為女性意識的展現。圖為《當我們又在一起》中,飾演菲比的演員麗莎庫卓,與女神卡卡合唱《臭臭貓》橋段。 圖/《HBO Max》
女性角色在劇中的刻劃與轉變,更可視為女性意識的展現。圖為《當我們又在一起》中,飾演菲比的演員麗莎庫卓,與女神卡卡合唱《臭臭貓》橋段。 圖/《HBO Max》

接軌新時代有點卡?選角太白、缺乏性別意識玩笑惹爭議

《六人行》於2004年在電視光榮落幕後,並未在重播、DVD販售與租賃與串流平台間缺席。挺過17年影視產業的變革,影集逗趣而立體的人物、未有太多時代痕跡的笑梗,講述著20至30歲年輕人不變的共同困境,更呈現出未有臉書、推特、IG的「零社交距離」時代,人們成天在咖啡廳閒聊、公寓串門子的互動模式,讓它仍受一代又一代的新觀眾愛戴。

《當我們又在一起》更可看見影集對新世代的影響力,女神卡卡、小賈斯汀、基特哈靈頓等年輕偶像,樂意在節目露面抬轎(小賈斯汀甚至只客串,穿上劇中經典服裝「走秀」),連如今萬人空巷的BTS團長金南俊還表示,小時候就靠《六人行》學英文:「媽媽買了一套DVD給我......這部影集教導我友情的真諦。」

不過,影集裡仍有不少被嫌「過時」之處,例如:六位主演皆為「異性戀白人」,引人回頭批評「多元性不足」、劇中錢德經常被質疑「太娘」像同志、羅斯的女同志前妻及錢德的跨性別父親,亦經常成為笑梗。劇中缺少「跨種族配對」,針對身材、精神疾病的嘲弄,亦成為新時代影評、影迷砲轟的爭議點。

圖為《六人行》主演與經典場景「中央公園咖啡廳」。 圖/《NBC》
圖為《六人行》主演與經典場景「中央公園咖啡廳」。 圖/《NBC》

《紐約時報》影評人韋斯利莫里斯曾評論道:「《六人行》呈現給你的,是把嬰兒落在公車上,也不會嘗到苦果的白人,並能在中央公園咖啡廳霸佔固定座位,甚至很少遇到挑戰(咖啡桌上長年放著一張「訂位卡」)。」

面對新時代觀眾的疑慮,主創之一的瑪塔考夫曼也曾表示後悔,過去在選角時並未考量「多元性」:「我感到很抱歉,我真希望那時候能夠做出不一樣的決定。」去年,經典電影《亂世佳人》也曾被質疑「美化蓄奴」,而被 HBO Max 暫時下架,重新上線後則加入警語,亦顯示出好萊塢對「政治正確」的修正與省思。

然而,這些舊時代的影視作品,究竟是否有需要背負今日觀點的道德責任呢?劇評家麥可瓦德接受《BBC》訪問時則說,觀眾應該「從過去的觀點來設想,理解劇集拍攝時的時空脈絡」,人們看過去的喜劇應是因為角色的荒謬而發笑,而非專注審查他們是否足夠成為道德模範。他說:「如果你快轉五十年來到未來,讓人們看我們現在的電視節目,他們也會像我們一樣如坐針氈。」

▍下篇:

《六人行》魅力歷久不衰?(下)經典美劇「懷舊回歸」的意義何在

《六人行》風光奪下第54屆艾美獎「喜劇類最佳劇集獎」。 圖/美聯社
《六人行》風光奪下第54屆艾美獎「喜劇類最佳劇集獎」。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