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趙君朔/港警強攻校園:香港示威衝突急升溫,中共將面臨什麼風險?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11月11日白天,香港交警濫用槍枝射殺示威者,其後港警衝入校園;12日在中文大學二號橋和學生發生激烈對抗,再一次讓香港成為全世界關注的焦點。

那張一群黑衣學生在火光、煙霧中屈身自衛,卻依然堅持寫著光復香港四個大字黑旗挺立的照片,尤其令人動容。也讓人再次想起美國前國安會官員斯伯丁準將,在接受福克斯電視台訪問時所說的:這些學生宛若240年前為了美國的自由挺身而戰的建國先賢。

在兩個月前的另一篇專欄文章〈香港有如東方的西柏林〉中,曾提到香港的處境,就好比1949的柏林:被一個虎視眈眈、步步進逼的獨裁強權所包圍。雖然有西方民主大國的支持,但是否會整個被併吞徹底失去自由和有限的民主,還是高度不確定。

只要港人抗爭持續,中共會面臨什麼風險?

之後很不幸的,香港開始接連出現海中浮屍和神秘跳樓事件。

15歲女生陳彥霖離奇死亡,卻被警方輕描淡寫為無可疑的自殺事件;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不幸在醫院身亡後,警方明顯前後不一的說詞。凡此種種,讓人明顯感到港府和在背後撐腰的北京政權,已經鐵了心要靠各種陰暗恐怖的手法,讓膽敢反抗它的人再也發不出聲音。這也是對還活著的潛在反對者,發出強烈的警告。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然而,正如《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Jamil Anderlini在十月初的一篇精采分析所指出的:香港人很清楚地知道,如果因為恐懼而退讓,那麼很快會面臨北京大規模的秋後算帳。就像2014年雨傘革命後,所發生的一連串對民主派人士的政治追殺迫害。所以香港人一定會持續奮勇抗爭。

只要抗爭持續,中共就面臨以下各方面的風險:

  1. 原本要高調宣揚國力的10月1日大閱兵,完全失焦。當天各種外媒關於國慶的報導,往往是和香港抗議中一名示威的中學生意外被實彈射中的新聞並陳。

  2. 持續放縱港警濫用武力,讓香港面臨被美國制裁的風險。果然在美國國會開議後,眾議院以罕見的高速度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雖然此法案在參議院目前被排在議程上非常後面的順位,但這並不代表支持本法案的議員少,只是因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對於很可能通過後會被白宮否決的法案習慣冷處理。而白宮的態度是隨時有可能因為情勢惡化而改變的。

  3. 在香港示威持續得到中外媒體高度關注的情況下,中共需要花很多力氣來防止較為客觀的報導流進防火牆內,以免引發內地對政府不滿的群眾有樣學樣,以及有更多人看到外媒報導後,開始同情香港的抗爭。

  4. 讓中共想要扶植的親共候選人贏得明年台灣總統選舉的種種努力,都因為香港不斷惡化的局勢在台灣媒體上得到的大量關注而化為泡影。

所以對中共來說,香港的抗爭絕對不會因為它只是地處一隅,國內的廣大民眾暫時也都把它視為和港獨有關的暴動,就可以放任它持續,等待抗爭的力道自然減弱。

但另一方面,香港身為中共經濟和國際資本市場接軌窗口,動見觀瞻,讓中共無法像處理內地的群眾事件一樣用封鎖消息、大規模強力鎮壓的手法快刀斬亂麻。於是處在兩難之中的北京政權,只好派陸軍、武警和特警大量混入香港警隊,以在街頭粗暴執法、大規模濫捕,並以私刑迫害試圖平息抗爭。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法新社

為什麼遍地烽火的僵局突然升級?

為什麼這種沒有大量傷亡卻遍地烽火的僵局,在持續了兩個多月後卻突然升級,非常值得我們進一步分析。

檯面上最顯而易見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拖了很久終於召開的四中全會上達成了共識,要對香港採取更強硬的手段處理。於是習近平和負責港澳事務的常委韓正,刻意高調地召見了特首林鄭月娥,並表達中央的全力支持。

但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真正的原因恐怕在於中共高層對於國內外客觀情勢的演變有了不同的判斷,使他們覺得無法再放任香港問題發酵,免得引發連鎖效應,嚴重衝擊政權的穩定。於是在四中全會前後中共高層經過磋商後,決定不惜見血、冒著激怒美國參議院與更嚴重失去影響台灣總統大選能力的風險,也要盡速徹底壓制抗爭。

以中共目前的國內情勢來說,長期以來各方面最擔心的過度舉債問題,已經有難以掩蓋之勢,最近又發生洛陽伊川銀行和遼寧營口銀行擠兌的風波。雖然這些都還是小型的銀行,但這已經是更大規模的金融危機即將來臨的典型前兆。另一方面,國內的豬肉價格已持續快速上漲,甚至帶動了其他替代肉類品項的價格上漲,這對一般民生有巨大的影響。

也因此儘管中加關係在過去一年來,因為華為接班人孟晚舟被逮捕事件陷入空前的低潮,中共依然被迫重新開放進口加拿大的豬肉和牛肉,來應對肉品短缺的難題。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中共一直處於內外交迫的狀態

更嚴重的是,在國內經濟金融的惡兆開始浮現之際,已經延宕17個月的美中貿易談判依然看不到曙光。

雖然川普在10月11日於白宮再度接見了中共的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劉鶴,雙方算是首度達成要分段簽署協議的共識,但連將雙方貿易經濟上較棘手的爭端押後處理,先解決購買美國農產品與保護美商非網路科技相關的智慧財產權問題上,美共雙方依然達不到基本的共識。

中共在劉鶴離美後,很快又以購買農產品的承諾為籌碼,試圖說服美國撤銷至少是部分預定要加徵的關稅。商務部還搶先單方面放話,說雙方已經達成要分階段撤除關稅的共識,但結果很快就被川普公開否認。也就是說,在短期經濟展望明顯轉壞的當下,中共試圖營造雙方會走向停戰、回復大量貿易往來常態的努力完全破功,無法靠提升對中長期經濟展望的信心,來挽救短期的經濟明顯下滑。

中共這次如意算盤又打錯的關鍵在於:他們誤判深陷通烏門彈劾調查的川普,為了鞏固中西部農民選票的基本盤,會願意以逐步撤除關稅為條件,交換中共儘速開始大量採購美國農產品。這完全忽略了一個美國政治生態中更基本的事實:在當前的政治氣氛下,沒有獲得中共真正實質性的讓步前,美國沒有任何一個政治人物能光為了一點金錢上的利益就對中共示弱。

而又一次展現了自己在應對貿易戰上無能的習近平,很可能已經有權威遭到挑戰的苗頭出現。這就是為什麼他的親信——大內總管、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丁薛祥——在四中全會後發表了一篇強調「兩個維護」的文章,引起各界矚目。

這兩個維護是指: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而不是任何其他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組織。這段話的露骨與直白程度,其實已經根本不需要額外解讀。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2日,香港中文大學。 圖/路透社

香港只要撐過這一仗

綜合以上的敘述來看,即使沒有香港問題的橫生枝節,中共都是處於一種內外交迫的狀態,而且完全看不到走出困境的曙光。雖然香港問題對中共來說,當下還不到燃眉之急,但是如前面分析所述,如果繼續放任局勢穩定惡化,香港的經濟、自由貿易港與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都會遭到嚴重考驗。

在國內有更多棘手問題要處理的情況下,第一步就是要先讓香港止血,儘速恢復中共眼中的繁榮穩定,好讓中共自己國內有大問題的時候,還能靠香港的特殊地位替內地輸血,而不是像現在只帶來火上加油的效果。換言之,對目前香港的地位最適合的比喻是一隻礦坑裡的金絲雀——在表面平和的環境中,讓人預見危機的先鋒。

所以很遺憾的,在未來的幾周內,更為血腥、暴力的對抗,可能在所難免,也很可能被悲觀的人解讀為:香港這樣一個彈丸之地,終究難以對抗龐大獨裁政權的殺人機器傾巢而出。但上面的分析解讀就是要提醒大家,表面上的張牙舞抓並非實力強大的展現,反而是絕望下的孤注一擲。因此只要堅決守護自由的香港人挺得過這一關,接下來的局勢會有很大的逆轉。

那到底要怎麼做才好呢?首先在處於高度緊繃的狀態中要保持冷靜,如果警方再度大規模濫用武力,造成同伴傷亡,千萬要保持冷靜。要做到像黎智英所說:現在還不是硬拚的時候。而應該持續保持抗爭者間的互相扶持與良好協調,和警方玩貓抓老鼠的消耗戰,消磨對方士氣和精力,犯下更多令人髮指的大錯。

另外這種無大台、無領袖的抗爭模式在年輕人之間可以繼續保持;但有號召力的民主派人士應該站出來提醒中年人,甚至年長的香港公民要出更多力,當在第一線衝鋒的年輕人的後盾,提供物資、精神或是其他的緊急支援,同時讓國際關係良好的民主派政治人物積極喚起更多的國際關注,給中共更大的壓力。

更重要的是,所有積極參與抗爭的人應該時常互相提醒:這是最壞的時刻,但也是最好的時刻即將來臨前的黑暗,只要撐過這一仗,eyeball to eyeball, in the end it would be the Communist Party who blinks。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為〈十一月圍城,香港心不滅〉。)

攝於11月13日,香港浸會大學。 圖/路透社
攝於11月13日,香港浸會大學。 圖/路透社

  •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