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香港反「赤納粹」:白色恐怖籠罩下的中國十一慶典

十一中共國慶大典,香港發起「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示威活動。 圖/歐新社
十一中共國慶大典,香港發起「沒有國慶,只有國殤」示威活動。 圖/歐新社

中共在10月1日這天高調舉辦建政70年慶典,但遠在南邊的香港,示威者依舊上街抗議港府與北京政權,「十月一日、賀他X母」等示威聲浪,在今日香港街頭不絕於耳。大批遊行隊伍從香港六個地區一起出發,縱使這天的遊行沒有經過當局同意,許多人還是無所畏懼,堅持上街。

「今天絕對不是國慶!是個徹底的國殤!」30歲舉旗手鄭先生跟筆者如是說,他跟幾位年輕朋友舉起中華民國旗,在商業重鎮中環鬧區揮舞。對於為何帶中華民國旗出來,鄭先生說,他的祖父本來在中國是執業律師,在文化大革命時逃來香港,一生都痛恨共產黨。結果現在身為孫子的他,已是道地的香港人,卻還要看到香港被中國當局的法治給「虐待」,讓他感到相當憤怒。

一旁62歲的鄭老先生再補充,這天是「中華移民共和國」成立日,也是迫害香港生活最痛恨的一天。他憤怒的說,香港民生已經快要被來自中國的移民給拖垮了,「也不想想這個政權殺了多少人,為何我們要出來幫他慶祝?」24歲的中華民國舉旗手黃先生則說,對於他來說,這面旗才能真正代表「中華民族」,在大陸的那個只是「偽政權」,都不是真的。

在中國國慶前,香港各地發起大量「反赤納粹」活動。近來從納粹「Nazi」演變出來的「Chinazi」,也成為示威者抗議主軸。香港抗議從當初的反送中、到要求雙普選,到最後演變成為反對中國極權的運動。

一名示威者手舉中華民國國旗。 圖/作者自攝
一名示威者手舉中華民國國旗。 圖/作者自攝

蕭條的香港商業鬧區

這一天雖然名為中國國慶,但香港的街頭卻顯得異常冷清,不但香港政府「提醒」民眾不要擅自外出,也不要參加任何未經允許的抗議活動外,香港地鐵更是從早上就宣布,包括政府總部旁的金鐘、灣仔等11站率先因「安全因素」封站。隨後,封站的數量更在下午突破20站,許多商場都因安全因素紛紛歇業,本來應該是熱鬧非凡的十一慶典,大街上變得門可羅雀、景象蕭條。

隨後,香港警方再度於下午五點左右出動優勢警力,並在中環商業鬧區開出胡椒灑水車。示威者對於警方的動向大致掌握下,先前如水一般的再度散去,上百名警察在商業區,開始與示威者上演官兵捉強盜的戲碼。在另一處的抗議地點,九龍半島的荃灣,警方更以實彈近距離射擊示威者胸膛。香港抗議者的「遍地開花」,又再度面臨警方的強勢鎮壓。

香港警方自從8月31日在地鐵太子站無差別暴打市民後,在地鐵的執法強度也隨之升級,在中國十一國慶前,香港各大地鐵站,都有至少10名警力駐守。警方只要看到可疑人士,便可攔下盤查,並拍照留底。在9月29日的抗議中,筆者就目睹不少員警在金鐘海富廣場,當場要求乘客出示證件的景象。抗議結束時,許多示威民眾轉搭巴士離去,但巴士反遭警方無差別盤查,上去拍攝每位乘客大頭照。

從中國天津來香港玩的一家人,對香港完全人生地不熟,看見各大地鐵站封站,焦急地詢問該怎麼辦。他們一邊看著被噴上「黑警死全家」與「消滅赤納粹」的站牌,一邊找路,煞有種強烈對比感。

香港街頭隨處可見「賀你老母」的抗議標語。 圖/路透社
香港街頭隨處可見「賀你老母」的抗議標語。 圖/路透社

白色恐怖再臨?

這樣的場景,不免讓人聯想到台灣過去的白色恐怖時期,現場19歲的黃姓女大學生對筆者說,香港警察已經無法無天到令他們很失望:「香港白色恐怖讓大家只是穿戴黑色口罩跟黑色衣服,似乎都是犯罪。」對於港鐵,黃同學則表示現在沒人相信港鐵了,有的時候上學時進站,都要提心吊膽,擔憂是否有警察突然衝進來。

台灣的電影《返校》在近來相當賣座,票房可望破兩億外,更預估可以成為今年最賣座國片。《返校》敘說的是5、60年代,台灣社會在中國國民黨的威權統治下,隨時處於「被消失」、甚至就此人間蒸發的恐懼底下。但對於香港人來說,「白色恐怖」已如現在進行式般,真實在香港上演。

40歲的抗議居民高先生說,香港現在就是被中國警察統治了,不是香港政府的香港。46歲的何先生說,林鄭月娥不能用行政手段管理香港,就只能用警察鎮壓,這樣只會讓香港退回非法治社會,「用盡所有公權力對抗市民」。

高先生說,現在生活都有恐懼了,搭地鐵都會提心吊膽,白色恐怖的陰影如影隨形。30歲的鄭先生則說,這三個月來白色恐怖一直都在,但就算擔心,為了香港未來下一代的幸福,一定要出來面對不公義的事情。

一名示威者經過一面寫著「 Freedom is not free」的牆面。 圖/...
一名示威者經過一面寫著「 Freedom is not free」的牆面。 圖/路透社

「愈來愈討厭的一天假」

這也是香港回歸中國22年來,首度在國慶遭逢的大型抗議,讓喜迎「建政70週年」的中國不免有些難堪。

46歲的何先生對筆者說:「香港人真的沒在關心國慶,就是一天假期,很多慶祝都是官方的,完全跟我們沒什麼關係。」就如同過去英國女皇誕辰放假一樣,大家不會覺得有什麼特別,40歲的高先生說,許多人犧牲今天的假期出來,就是希望堅定地跟政府表達,在撤回條例後能接受香港民眾的其他大訴求。

19歲的蘇姓男大生認為,選擇在中國國慶這天出來抗議,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他再補充,香港面臨不單單是政治或是法律,而是整個社會都是恐懼與不公平,他說:「這麼多年沒有普選都還是好好的,那就算了,但為什麼現在政府成為允許警方濫用暴力的存在?這次香港政府跟警察才是真正衝擊法治。」他回過頭說,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話,沒有辦法好好審視這些警察無法無天的行為。

蘇同學說,香港現在的本土意識高漲下,愈來愈多人認為中國跟香港是脫鉤的,兩個不同政治體。他說:「從沒想過要慶祝什麼國慶,就是出去玩。什麼閱兵的,那是中國的事,反而是愈來愈討厭的一天假。」

白色恐怖對台灣來說,在解嚴之後,已逐漸退去,且在轉型正義的進程下,許多資料有望有重現天日的一天,並還給受害者家屬一個清白。不過對香港人來說,這樣的情況在中國十一的國慶前,似乎變得更加嚴重。62歲的鄭先生便諷刺說:

不要再說什麼一國兩制了,香港跟台灣現在的最大黨都叫討厭共產黨。

十月一日這天,港警面對示威者的鎮壓力道更為升級。 圖/路透社
十月一日這天,港警面對示威者的鎮壓力道更為升級。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