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跟著唱翻天:重返「K歌帶動唱」的古早觀影體驗

圖為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洛基恐怖秀》狂歡場現場花絮。 圖/取自金馬奇幻影展...
圖為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洛基恐怖秀》狂歡場現場花絮。 圖/取自金馬奇幻影展官網

一邊看電影一邊唱歌?國內觀眾近年有愈來愈多機會,親炙這一類在歐美國家行之年餘的另類觀影活動。它不單單是看電影,更是和同好——認識的、不認識的——一同參加的大型聚會。它甚至和萬聖節的扮裝晚會有些類似,往往還可以打扮成影片中的人物「共襄盛舉」。

像這樣的電影活動,基本上已可歸納成一整個「K歌家族」,源自1970年代的《洛基恐怖秀》(Rocky Horror Picture Show),在1990年代末期,藉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的扮裝帶動唱一躍而起,如今成為國際知名的重要電影派對。

Sing-a-long-a:K歌電影帶動唱

嚴格說起來,在K歌電影家族裡,可以再細分出一個特別的品牌。這個源自於英國的歡唱系列,以「Sing-a-long-a」為名,發展出一整套綜藝節目式的互動晚會。「看電影」已經不再是首要目的,去「玩」一場電影,才是真正的中心德目。除了電影,他們也辦過貨真價實的帶動唱晚會,高唱ABBA之歌。

其實掛不掛「Sing-a-long-a」這個招牌,內容並沒什麼太大差別,只不過「Sing-a-long-a」有其淵源及發展歷史,這得從20世紀尾端的英國說起。

最開始,據「Sing-a-long-a」網站上提供的訊息,某老人安養中心在放映經典歌舞片《七對佳偶》(Seven Brides for Seven Brothers)時,主管修女發出曲譜、歌詞,帶著老先生老太太一起哼唱,當作團體療程(group therapy)。

不久之後在1999年,倫敦同志影展開始醞釀這樣的想法,同年8月,首次冠上「Sing-a-long-a」標誌的「大家來唱《真善美》」狂歡場,正式在倫敦的查爾斯王子戲院(Prince Charles Cinema)揭幕。一開始只安排八場,哪知門票迅速售罄,隨後包括電視、報紙、各大小媒體的多方報導,讓「大家來唱《真善美》」打響知名度。自此以後,它便長駐倫敦查爾斯王子戲院,直到今天仍連演不輟。

查爾斯王子戲院平時是藝術影院,週末假期、逢年過節就會安排狂歡場活動。除開《真善美》,這些年來它們累積了近十套節目,包括《熱舞十七》(Dirty Dancing)、《火爆浪子》(Grease)、《紅磨坊》(Moulin Rouge)、《大娛樂家》(The Greatest Showman)、《髮膠明星夢》(Hairspray),再加上《洛基恐怖秀》、《冰雪奇緣》(Frozen),湊成完整套裝。有時還會有《約瑟夫的奇幻彩衣》(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r Dreamcoat)錄影節目歡唱,以及前述的歡唱ABBA等等,甚至連《歌舞青春第三集》(High School Musical 3)也來湊熱鬧。

《真善美》劇照。 圖/維基共享
《真善美》劇照。 圖/維基共享

在「Sing-a-long-a」品牌之外的其他歡唱電影,坦白說,和「Sing-a-long-a」效果差不多,或許它沒有那麼嚴謹、完整、瘋狂癲亂的整體效果,但假如選對影片,觀眾參與程度高的話,仍然可以快快樂樂地大唱一場。

記憶中,迪士尼系列《小美人魚》(The Little Mermaid)、《美女與野獸》(Beauty and the Beast)、《獅子王》(The Lion King)、《阿拉丁》(Aladdin)、《歡樂滿人間》(Mary Poppins)等等,都有得唱。筆者自己也曾參加過《小美人魚》的歡唱會,除了高歌「Part of Your World」,還對著銀幕猛吹泡泡,實在愉快。

另外像是百老匯歌舞經典《國王與我》(The King and I)、《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也都有得唱。之前聽說過《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也辦過歡唱場,當然〈亞美利加〉(America)、〈今夜〉(Tonight)唱起來都過癮。但另一方面,也很難讓人想像,片中穿插大段舞蹈或者幫派份子逞兇鬥狠的段落,觀眾要怎樣對著銀幕上的歌詞高唱。

自己另外參加過的《綠野仙蹤》(The Wizard of Oz)則是挺無趣的一次。一開場大家開開心心唱了〈彩虹之巔〉(Over the Rainbow)之後,就沒了。其他的稻草人之歌、獅子之歌、矮人之歌,還有妖宮魅猴咒語之歌,觀眾共鳴度太小,只剩下「手牽手拜訪大法師」之歌,還能勉強哼一哼,算是另一回很失敗的「Sing-a-long-a」。

▲ 《真善美》Sing-a-long-a片段。

大家來唱《真善美》

親身第一回參加歡唱活動,還不是《洛基恐怖秀》,而是「大家來唱《真善美》」剛剛走紅時,從倫敦越洋來到紐約。1965年3月,它在紐約市中心的里華麗(Rivoli)大戲院隆重獻映,一晃35年過去。2000年秋天,《真善美》重回娘家,9月上旬起在紐約中城的齊格飛(Ziegfeld)大戲院,以歡唱場的方式連映三週餘,場場爆滿,然後再轉戰紐約下城長期常態放映,為期近一年。

其魅力甚至吸引不少從未涉足歌舞電影研究的學者一窺究竟,企圖將《真善美》帶動唱的誘人魔力歸因於同志藝文圈的扮裝效應。無論此舉是否明智,「大家來唱《真善美》」卻真正從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跨越到自視嚴肅的學術界,成為名副其實所向披靡的國際盛會。

爾後,「大家來唱《真善美》」還曾在5000人座的好萊塢碗露天音樂台(Hollywood Bowl)舉辦過幾次。大家可以想像,在星空底下,5000名觀眾一起高唱〈雪絨花〉(Edelweiss)的感覺嗎?一轉眼,紐約齊格飛的盛會已經是整整19年前的事了。所幸當時參加完活動,留下完整的筆記資料,如今重讀,當日情景歷歷在目。

記得那天身旁都是奇裝異服的影迷,紛紛打扮成和《真善美》相關的人、事、物(這是宣傳單上的特別要求)。修女裝束幾乎已經是基本款了,穿著睡衣或窗簾布的小孩,還有《紐約時報》當次特別報導、身著一身金彩鑽亮的「崔苔菁」金管裝的影迷,嗲聲嗲氣地告訴大家:「親愛的,我是Ray,懂了嗎?(a drop of golden sun)」。

暖場過後,女主持人首先解說今晚的遊戲規則,她要求所有動作必需全院統一,也就是1000多位觀眾要一起對銀幕上進行的故事、歌曲有所回應。大家手中都拿到了神秘塑膠袋,袋中有完整、詳細的各色道具。此外,女主持人還說,除了所有歌曲的帶動唱,有幾個「聲音」是必須和劇中人互動的。以下便是筆者當時留下的筆記:

  1. BOO the Nazi 海扁納粹
    當電影裡出現納粹旗、納粹士兵、或信仰納粹思想的人(如神秘管家等),要對他們發出「Boooooooooo」的聲音,藉以海扁他們一頓!

  2. HISS the Baroness 痛噓夫人
    由伊蓮納派克出飾的男爵夫人是全片最美豔的角色,也是表演最精湛的演員之一,「不過」女主持人說,因為她是瑪莉亞的情敵(台下一片歡呼),所以只要她出現在銀幕上,不管她演得多好,打扮得多庸容華貴,都要狠狠地噓她,以茲懲罰(台下又一片歡呼)。

  3. Bark Rolf 狗咬勞夫
    勞夫是劇中比較複雜的角色,他既是納粹士兵,卻也是大女兒莉索的初戀情郎,他一念之仁放走了崔普一家人,卻又與崔普隊長拔槍相向,歸根結柢,女主持人說,我們必須針對他「毛頭小郵差」的特殊身份找一個不一樣的聲音;所以只要他出現,大家就對他發出惡狗咆哮聲吧!

  4. Darling Gretl 疼惜葛麗泰
    親愛的小女兒在影片中總是一副惹人憐愛的樣子,只要她做出什麼「特別可愛、特別惹人疼惜」的表情或動作(比方說手指頭),我們就對她發出萬般憐惜的聲音。

  5. Applaud for Maria 為瑪莉亞鼓掌
    當然啦,這部電影的主人翁是瑪莉亞,所以只要瑪莉亞一出場,特別是偉大的、明星式的入鏡,大家就得鼓掌歡呼。

  6. The hills are alive 大地新象
    不過,全片讓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其中的阿爾卑斯山景。所以,女主持人要求我們,只要在影片中看見山色入鏡,請務必學習瑪莉亞一般,伸開雙臂,對著銀幕擁抱這大地新象。

講解結束之後,大家最期待的扮裝遊行便隆重開展。想參賽的來賓自告奮勇爬上舞台,接受主持人的訪問,再由現場觀眾的掌聲來判定誰能拿下當晚的大獎。競賽結束,影片開始。

在優美的山光水色中,全場觀眾紛紛嚷著瑪莉亞的名字,隨著直昇機鳥瞰鏡頭滿山遍野尋找瑪莉亞的蹤影。「瑪莉亞?你在哪兒?」「瑪莉亞?」「瑪莉亞?」遠遠地,瑪莉亞的身影出現在山間草原,掌聲響起,如雷貫耳,音樂漸漸增強,掌聲也漸漸增大,字幕打出歌詞:

The Hills are Alive with the Sound of Music!

現場頓時被歌聲淹沒。「大地新象,只因這天籟之聲」當片頭字幕打出「羅傑斯與漢瑪斯坦作品——真善美」時,全場更是一片沸騰。果不其然,經過多少年,這片層巒疊嶂仍然鮮活如新,亙古不朽。

▲ 查爾斯王子戲院(Prince Charles Cinema)預告片。

無歌不成片的歲月

K歌帶動唱本來就是古早電影放映時的重要噱頭之一,有聲片發展初期,有許多小短片還會打出歌詞,藉由跳動的小白點,帶領觀眾引吭高歌,其功能就像現在KTV裡的變色字一樣。

華語電影也走過那段「無歌不成片」的歲月,歌曲在銀幕上響起,台下觀眾嚶嚶啜啜跟著哼唱,還好當時也沒有什麼正義魔人出面喝止。記得有一年黃梅調古典宮闈鉅片《江山美人》重映,筆者同家人前往朝聖,座中即有某大媽,從電影序曲就一直跟著唱,唱到「天女散花」「扮皇帝」「戲鳳」,唱到「小小的梅龍鎮,出了件大事情」之後,就掩面離開了。母親大人後來告訴年幼的我,電影後面太悲苦,大媽一定是傷心、難過,唱不下去,就提前離場了。

歌曲的力量非常強大,電影故事裡的歌曲的力量更不容小覷。看著電影,跟著唱翻天,這些噱頭、花招,和我們的觀影文化結合在一起,可能被時代湮沒,可能被流行的大潮沖散,失去與當代觀眾的親密聯結。如今,藉由影展活動的用心安排,重新把它介紹給新一個世代的觀眾,讓大家也有機會把這樣的觀影文化傳承下去。

圖為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洛基恐怖秀》狂歡場現場花絮。 圖/金馬奇幻影展
圖為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洛基恐怖秀》狂歡場現場花絮。 圖/金馬奇幻影展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