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王維菁/缺乏專業自律的新聞自由,是我們要的「新聞自由」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圖/公共電視提供
《我們與惡的距離》劇照。 圖/公共電視提供

新聞自由需以新聞專業倫理實踐為基礎,若無,請不要濫用新聞自由一詞。

近年來,台灣新聞媒體似乎將新聞當作政治工具之作為無限擴大,引發諸多新聞倫理問題,包括真實正確、公平公正客觀、造謠造假、惡意錯誤詮釋、無根據地指控等。

然而平面媒體因《出版法》廢除故無母法規範,一般電視新聞則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根據《衛星廣播電視法》,僅得就法規有規定之「事實查證」、「公平原則」等針對民眾檢舉的不當電視新聞內容進行裁罰裁決。

但,近來NCC對違規電視新聞內容之裁罰,也引發行政機關是否適合規管新聞內容之爭議,反對者以新聞自由為由強烈反對與抨擊。到底這些主張是否站得住腳?我們不妨試著從探討新聞自由概念之歷史變化,以釐清新聞自由的確切涵義及其相關實踐來談起。

當新聞自由成媒體老闆的禁臠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所謂「真理原則」,若缺乏脈絡背景比對與分析相關權力問題,最終都可能淪為僵化教條、口號,與既得利益者的遮羞布。比如,在極權獨裁政體統治下反抗政治控制之新聞自由,與自由放任市場機制下,報老闆將新聞視為其禁臠與特權的所有權者專屬之新聞自由,就概念與現實實踐上,即是南轅北轍。

新聞自由較早之討論,約莫出現於18世紀晚期。當時理論的目的在於冀望新聞作為第四種社會階級權力,以監督、報導、評論政府施政與作為,故應建構強大且獨立於政府影響力外之新聞業,以做為民主政治落實的重要輔助力量。

這樣的新聞自由概念,與英美為主的個人自由、自由功利主義政治哲學有緊密關聯,其哲學基礎主要立於對抗政府審查制度與對民意之壓制。新聞自由並與言論自由緊密相繫,都是做為意見自由市場的最重要組成成份,依賴言論的相互監督、自我矯正力量,建構維護一個真理越辯越明之意見自由市場。在此歷史背景脈絡下,新聞自由要對抗者,諸如當時之政治社會權威如教會、政府等之不當干預或影響力。

但在20世紀初,這樣拒絕政府干涉與經濟意義上全然自由的新聞自由實踐模式,並未真正生產出完整保護表意自由之結果,也未能成為民主社會的守護者,反而使得新聞自由成為報業與媒體老闆的政治及經濟工具,除壟斷獨佔了傳統概念所謂的新聞自由,更將新聞言論自由轉化為個人政治價值立場的傳聲筒。甚至,任由新聞自由墮落為市場選擇自由,一切以市場獲利為依歸,新聞淪為娛樂與羶色腥之商品,逐漸甚全然失去其民主社會之監督、守望相助或公共領域民意討論凝聚功能。

在這樣的情況下,新聞自由真正需要保障的主體,新聞工作者的獨立性與新聞產製自由,卻在所有權權威的壓制下只能噤聲不語,蒼白且無力。此一新聞自由狀況正猶如台灣今日新聞媒體之現狀,媒體老闆將新聞自由扭曲為個人政治企圖的宣傳與工具,並強力抗拒來自公民社會或政府之監督。

專業自律,是新聞自由的基礎

面對因媒體所有權獨佔扭曲新聞自由之現象,1940年代有「社會責任論」觀點提出。這種觀點主張:媒體所有權是一種公共信託,而非無限制之私人產權,新聞媒體對社會負有義務。若新聞媒體無法做到提供社會公眾資訊時之真實、正確、公正、客觀,並恪守新聞專業義理,政府就應介入彌補現有媒介市場之不足,以制度設計、有所節制的行動落實社會所應擁有的、不受扭曲的新聞與資訊自由。故政府介入並非要控制或傷害新聞自由,而是要積極保障不受所有權操控扭曲的新聞自由能真正落實,以捍衛公共利益。

另一種回應所有權扭曲新聞自由的方案,是「新聞專業義理取向」。此一取向可以解釋為,新聞媒體組織為保護自己不再受公眾社會之批評質疑,因此發展出自願性的專業倫理守則,希望藉由新聞專業倫理實踐,一方面抗拒來自組織老闆的不當干預壓力,另一方面也回應社會的質疑與批判。代表性的新聞專業倫理規範包括:真實正確、避免扭曲、避免偏見、公正平等、維護新聞生產的專業獨立自主等。

回頭檢視台灣的新聞媒體表現現狀,我們不該再採用18世紀古典的新聞自由概念為這些媒體組織辯護。因為,目前對台灣新聞自由實踐最大的威脅,並非來自外部的國家政治社會權威,而是來自組織內部所有權人的倒行逆施。雖然所有權人的扭曲影響力,有時也代表了其他政治甚至國家外部的政治影響力,但其目前仍藉由所有權控制的形式在執行。

所以面對台灣新聞組織之扭曲作為及表現,從社會責任論的角度出發,要求政府在相當節制的制度設計下,介入以要求媒體落實新聞真實、正確、公正、客觀之表現,以維護社會公眾不被扭曲的資訊權利與公共利益,似是不得不為的路徑。

此外,新聞媒體若要以新聞自由概念伸張捍衛自己的權利,可能也得遵循「新聞專業義理取向」,以能獲得社會信賴肯定的新聞專業及倫理實踐表現,來重新取得社會認為其新聞自由未受扭曲,並肯定其自尊自律,而確為須保障之新聞自由保障。

綜言之,新聞專業自律是新聞自由之基礎,若無,請不要濫用新聞自由一詞。讓新聞工作者能基於新聞專業倫理生產新聞,不受組織老闆扭曲控制,才是當今台灣社會真正的新聞自由。

(原文授權轉載自「卓越新聞電子報」,原標題為〈媒體說的新聞自由,是我們要的新聞自由嗎?〉)

  • 文:王維菁,臺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 更多卓越新聞電子報:WebFBYoutube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