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區惠蓮/抗爭者的香港保衛戰:反送中是下一個六四事件?

攝於8月11日。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1日。 圖/路透社

看似六四,絕非六四

在抗爭的前期就有人指這是一場「小六四事件」,而最近《紐約時報》的照片,一個小女孩獨自站在一排武裝的防暴警察面前,確令人想起30年前的一幕。然而這只是從武裝上的強弱懸殊相似的表象而已,這種比喻的潛台詞當然就是香港的亂局繼續下去,共產黨很可能出動解放軍。

確實,中共及香港政府不斷透過各種渠道恐嚇,而在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資訊發達的地方成長的香港人,特別是抗爭者,均清楚香港的地位,中國需要靠香港把人民幣變成國際流通貨幣,如果解放軍一出,將會永久性損害香港在外國投資者的信心,導致大規模的撤資,亦會引致美國取消《香港關係法》,直接危及中國經濟。

再者,天安門學生反貪腐是直接影響統治層的利益,而傷害香港也就等於封殺貪官透過香港洗黑錢之途,中共內部不可能不顧慮;但與此同時也有另一種聲音,認為共產政權在面對主權的挑戰時,寧願非理性地放棄經濟利益。

抗爭者不惜焦土的決心

然而香港人是有兩手準備的,不在中共威嚇下委曲求存,抗爭者不惜焦土,倒塞機場、9月的罷課、連串不合作運動等等,400人被捕卻不屈不撓、無底線地抗爭,這也正是香港最後保衛戰的態度。

香港長期有一派擁護大中華的人士喜歡把「不要激怒共產黨」的話掛在嘴邊,抑壓了香港人的反抗意識。回顧當年北京學生以「反貪腐」展開天安門佔領,他們沒想過改變政權的體制、沒有衝擊、沒有外國的支援,下場就是被屠殺。

共產黨謂「槍桿子裡出政權」,不願在他底下做奴隸的就必須是勇士,甚至有與敵同亡的心志,有傳聞抗爭前線的勇武年輕人們都已經寫好遺書。

1989年之後,很多香港人認為中國經濟轉好,政治便會隨之相應,配合地開明,直至2017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只因寫了《零八憲章》,中共寧可直播醫療過程至他死亡,也不肯讓他保外就醫,過世後甚至馬上火化其遺體撒入海上。

攝於8月12日,抗爭者在機場舉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2日,抗爭者在機場舉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3日,醫護人員自發靜坐抗議警方濫用武力、政府漠視民意。 圖/美聯社
攝於8月13日,醫護人員自發靜坐抗議警方濫用武力、政府漠視民意。 圖/美聯社

爭取國際聲援

大家沒藉口自欺「50年不變」的謊言,我們面對著的是一個已經可以滲透世界、倒亂國際秩序的資本極權怪獸,不幸中之大幸是西方已經覺醒,而香港不論是「和理非」、「大中華膠」、「勇武派」不同光譜的抗爭者,均不能不大徹大悟。

此外,一開始,抗爭者就讓這場運動成為國際的焦點,得到國際聲援。香港這商業社會的聰明,讓筆者私下跟朋友笑說:「連革命也明白要轉口外銷!」

香港「反送中運動」的起點,骨子裡就是「中港區隔」,是站在嚴守中港法理上兩制的立場。至今演變成的「革命」就是香港人檢視這22年所謂回歸,大陸在落實《中英聯合聲明》上的表現惡劣,不得不從根本處著手,也即相信香港只有全面普選,香港人才可能在真正的一國兩制下保有原來自由的生活方式。

中共要的是香港,不是香港人

故此,評論者分析特區政府愚蠢地處理「送中條例」導致的管治危機,內含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陰謀,對於這一點,筆者不懷疑,但香港人現在不是期待一個明君,中共內部鬥爭誰勝誰負也好,我們很清楚結果並沒兩樣,他們要的是香港而不是香港人。

從這一角度去理解,就明白8月11日那晚,警察失格濫權,喬裝示威者向警方挑釁、帶頭衝擊然後拘捕示威者、縱容黑幫打路過平民、把長竹放在示威者背包賊贓嫁禍、在地鐵內違規發射催淚彈、用布袋彈射向一名義務救援的少女,使她失明及毀容、在地鐵追擊正散去的示威者、在電梯處狂毆及推跌手無寸鐵的年輕人、並在不到1米距離向他們開槍。

我們得說,恐襲和謀殺已臨香港,縱然坦克隆隆的聲響未聞。

攝於8月11日,一名女子遭警方的布袋彈擊中。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1日,一名女子遭警方的布袋彈擊中。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3日。 圖/路透社
攝於8月13日。 圖/路透社

香港人的憤怒,讓世界都看到

特首、警務署長對於譴責置若岡聞,香港人的憤怒,使連登僅以1個小時籌得100萬美元,就 8月11日警察暴力世界登報眾籌(群眾募資)。早前,「請派醫療軍隊到香港,香港正處於人道災難之下」的白宮聯署已經達標,8月11日後,港人再開啟「請派軍隊到拯救香港,免遭香港警察屠殺」的白宮聯署亦已開啟。

網路的討論裡,偶會打趣謂「美軍進來我開路」等「大逆不道」的笑話。如果香港存在一個「出動解放軍」的恐懼心理關口,筆者相信香港人已經在嘗試跨欄,因為相同的暴力正開始經歷。

武警藏身香港警隊

筆者多次前線的採訪,確實遇過不純正香港口音的速龍小隊,其他行家也在不同地點發現防暴部隊的隊長是操普通話,在尖沙咀制服女性路人的警察,下意識擺出一個大陸武警的馬腳,其後同樣也被發現是操普通話。

香港中聯辦作為香港管治第二梯隊已是公開的秘密,警隊又有沒有不被赤化的可能呢?在運動期間,傳媒發現速龍小隊的裝束沒有過往肩膊上的警員編號,而警方的解釋竟是「制服的設計沒有位置顯示編號」,低級的謊言表明極權連欺騙群眾都顯得懶惰了。

其實從1997年中英主權移交後,大陸持單程證來港的人上百萬,審批權牢牢握在中央手上,這20年來要安插大陸武警在香港警隊中有何難度?2019年2月1日開始施行《公安機關維護民警執法權威工作規定》,其中明文規定:「公安民警依法履行職責、行使職權受法律保護,不受妨害、阻礙」,從這方面思考也大概能理解,政府不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失職濫權的原因為何。

香港抗爭即將進入寒冬?

故此,我們可以理解現時香港是大陸武警式治港。8月11日警察拘捕示威者逾10小時,律師未能見他的當事人,甚至把被拘捕的人移至邊境拘留中心。香港的抗爭快要進入寒冬了。

六四看似是再度來臨了。那一年王維林以「雖千萬人,吾往已」之勢擋住坦克,其後下落不明。但筆者可以肯定的是,他遺下的傘,香港人在撐著,並且是千萬人撐開,不讓它掉下。

(原文授權轉載自「卓越新聞電子報」,原標題為〈這絕不會是六四事件的翻版〉)

反送中運動已延續兩個月。 圖/路透社
反送中運動已延續兩個月。 圖/路透社

  • 文:區惠蓮,香港資深媒體人,文化工作者。
  • 更多卓越新聞電子報:WebFBYoutube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