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德國足球三城記之二:紅燈區裡的左派足球夢

聖保利隊主場米蘭陀球場(Millerntor-Stadion)。 圖/via w...
聖保利隊主場米蘭陀球場(Millerntor-Stadion)。 圖/via wikipedia

漢堡素有北方威尼斯之稱,也是烏韋‧提姆(Uwe Timm)筆下咖哩香腸誕生之地。這個德國最大的港口呈現出的多樣風情,與柏林的沉重感截然不同,港口自然吸引許多外來的繽紛色彩,特別是英國社區在此地也有很大的影響力,漢堡諺語說到:「當倫敦開始下雨,漢堡人也撐起了傘。」而成名之前的披頭四,更是在此地酒吧駐唱而開始走紅。約翰藍儂曾說,他雖然是利物浦出生,但卻是在漢堡長大的。

漢堡最主要的足球隊以及運動俱樂部就是以這都市為名的球隊漢堡SV(Hamburger SV),這支球隊早在1887年就成立,而且從未在德國的頂級聯賽中被降級過,也為其贏得了「恐龍」的外號。儘管漢堡隊知名度高,球迷眾多,在1970-80年代曾經叱吒一時,1983年還拿下歐洲冠軍,但這個城市讓我最感興趣的,卻是另一支在德國乙級聯賽的球隊——聖保利(FC St. Pauli)。

聖保利球場位於漢堡著名的夜生活與紅燈區的繩索街(Reeperbahn)一帶,在這罪惡淵藪之中,聖保利發展出屬於自己獨特的足球文化,迥異於漢堡隊中產階級色彩。聖保利足球隊成立於1910年,官方的隊徽雖然就是結合漢堡邦的標誌,但是球迷們卻擁抱骷髏頭的海盜旗幟。由於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其球迷組成也十分特別,包括性工作者、左派思想家、哲學家、碼頭工人、水手、龐克搖滾樂手等。

聖保利足球隊官方的隊徽雖然就是結合漢堡邦的標誌,但是球迷們卻擁抱骷髏頭的海盜旗幟...
聖保利足球隊官方的隊徽雖然就是結合漢堡邦的標誌,但是球迷們卻擁抱骷髏頭的海盜旗幟。 圖/via wikipedia

1980年代,歐洲極右派足球流氓蹂躪各國,於此同時,聖保利逆勢建立起鮮明的左派風格,從此舉世聞名。他們在立隊宗旨中明白揭示自己的社會責任,並以球隊所在地的特色為傲,強調相互包容與尊重是球隊的基石,並永遠肩負著社會責任。循此,聖保利成為第一支禁止右派種族主義標語進場的德國球隊,反種族歧視、反性別歧視、反恐同等等都是他們的訴求。大門之上,與隊旗、漢堡邦旗並立的就是象徵同志運動的彩虹旗,隊長臂章也是彩虹顏色,球場其中一個入口寫著Football has no gender(足球沒有性別),他們也是全德國女性球迷比例最高的球隊。

聖保利成為第一支禁止右派種族主義標語進場的德國球隊,球場其中一個入口寫著Foot...
聖保利成為第一支禁止右派種族主義標語進場的德國球隊,球場其中一個入口寫著Football has no gender(足球沒有性別)。 圖/作者自攝

去年開始,聖保利官方商店裡賣著「歡迎難民」(Refugees Welcome)的圍巾,以示對難民的支持。2006年德國世界盃開踢前一週,西藏(圖博)、直布羅陀、格陵蘭、桑吉巴、北塞浦路斯等未被國際足總承認的地區球隊,再加上聖保利當地社區區民所組成的「聖保利共和國隊」,就在主場米蘭陀球場(Millerntor-Stadion)開踢了「獨立另類狂野世界盃」(FIFI Wild Cup,不是世界盃FIFA World Cup喔!)。

聖保利立隊宗旨中表明,堅持建立一個獨立於戰績之外的真正運動文化,而這樣的文化認同正是球隊及其支持者所尊重與宣揚的。這就是為什麼這樣一支球隊,場上沒什麼輝煌的歷史,但是卻造就了死忠的球迷。聖保利近幾年多半在德乙,兩度短暫升到德甲,但都以墊底收場而降回德乙。2001-02年賽季,也是他們短暫升上德甲的一年,一整年的聯賽不過贏了四場比賽,但其中一場正是大爆冷門擊敗當年國際足總洲際盃(俱樂部世界盃的前身)的冠軍豪門拜仁慕尼黑隊。這場勝利讓他們一直爽到現在,球場邊的大塗鴉記載這歷史性的一刻,Weltpokalsiegerbesieger(擊敗洲際盃冠軍的人)的T恤熱賣至今。聖保利就是一支這麼有趣的球隊,將近三萬人的球場,其中超過了一半(約17000位)是充滿熱情活力的站位,他們正是德乙最具人氣的球隊,幾乎場場滿座,可惜這次造訪剛好是德乙冬季休兵期,無緣親睹盛況。

Weltpokalsiegerbesieger(擊敗洲際盃冠軍的人)的T恤熱賣至...
Weltpokalsiegerbesieger(擊敗洲際盃冠軍的人)的T恤熱賣至今。 圖/作者提供

2014-15年賽季,聖保利以些微的一分差,保住了德乙的位置,但今年卻一路上升到第四,上周還擊敗了目前德乙的榜首萊比錫,重回德甲幾乎伸手可及,但對於聖保利球迷而言,並不在意是否身在德甲(反正前兩次也都是一年短暫的觀光行程而已),畢竟,他們所象徵的意義已經遠超越了戰績,說不定,悲慘的戰績還更添幾分左派宿命的悲劇色彩。

去年開始,聖保利官方商店裡賣著「歡迎難民」(Refugees Welcome)的...
去年開始,聖保利官方商店裡賣著「歡迎難民」(Refugees Welcome)的圍巾,以示對難民的支持。 圖/作者自攝

但當我到這支球隊所在地朝聖之時,不免有所疑問:這樣一支以左派自詡的「職業」球隊,如何在資本主義的運動產業中自處?畢竟以聖保利年平均交易額可以達到3100萬歐元,淨收益約在50萬到100萬歐元之間,這可是一點也不社會主義。聖保利是個符號,是種生活風格,但球場邊的官方商店還有負責開發商品的行銷與銷售部門大辣辣地提醒著我,聖保利終究是支職業足球隊,是個生意,甚至是個潮牌。而我,再批判卻也還是不爭氣地買了T恤、圍巾等商品。

聖保利是否只剩挾左派之名的一個符號,某種程度上當然如此,但至少新任主席Oke Göttlich在訪問時所回答的都還是十分中聽的,說到賺錢是為了推行球隊所信奉的左派價值以及社區回饋。

我們沒有逃離資本主義的可能,但至少聖保利賣給我們這樣的夢想。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