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全球疫情升溫,「東京奧運」續辦與否的9個Q&A

此時此刻,東京奧運命運將是如何?可能是現代運動史上最大的挑戰。 圖/法新社
此時此刻,東京奧運命運將是如何?可能是現代運動史上最大的挑戰。 圖/法新社

東京奧運預定開幕時間:2020.7.24
實際開幕時間:未知

儘管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在3月初的會議上堅定表示,2020年東京奧運將會如期如地舉行,但世界上又有多少人可以如此相信著?畢竟連美國總統川普,都不甘寂寞地呼籲東京奧運乾脆延後一年舉辦算了。

此時此刻,東京奧運命運將是如何?可能是現代運動史上最大的挑戰。本文試著從以下各個面向來占卜東京奧運的命運。

Q1:IOC立場為何?

巴赫所宣示的,當然就是國際奧委會目前的官方立場,除非疫情已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否則他們不該有任何鬆動的跡象,否則所有準備工作、運動員的信心、乃至最後的行銷工作,都會受到難以挽回的衝擊。長期來看,IOC若不力挺主辦者,也會影響日後各國申辦奧運的意願(現在就已經不高了)。

此外,做為奧運會最高指導機關,IOC對於奧運賽會的權力凌駕於日本政府、東京都政府與東京奧組委之上。2019年年底,IOC就不顧東京奧組委反對,宣布將馬拉松與競走項目移師至北海道札幌舉行,以避開東京屆時可能過於酷熱的天氣,就可顯見IOC依舊是奧運會的主宰者。

2013年,IOC、東京都政府以及日本奧委會簽訂的主辦城市合約(Home City Contract)中,也給了IOC最終的取消決策權。合約中載明,IOC可在賽會開始60天前,宣布取消奧運,取消的原因包括戰爭(1916、1940、1944即是如此)、內部動亂、杯葛事件,或是可能危及參賽者人身安全的所有理由。

這樣看來,IOC資深委員龐德(Dick Pound)在2月下旬接受訪問時,提到5月下旬將作為是否舉辦東奧的期限有跡可尋。因此,儘管IOC現階段未把話說死,檯面上也必須支持如期舉行的計畫,但東奧命運的真正審判日,應該還是落在5月下旬。

東奧命運的真正審判日,研判應會落在5月下旬。 圖/路透社
東奧命運的真正審判日,研判應會落在5月下旬。 圖/路透社

Q2:日本立場呢?

對於已經投下1.35兆日幣(126億美金,此乃官方公布數字,實際數字或是間接投資則可能為倍數)的東京奧運來說,即便如期舉行,但在疫情持續蔓延下,觀光客意願已大受影響,更何況延期或取消,整體的損失更是難以想像。

就算有保險,但是根據保險業的估計,東京奧運賽會本身的保額應該落在20億美金左右,即使全額理賠,還是太巨大的損失了,因此日本相關各單位無不想盡辦法讓賽事如期;甚至一開始對於肺炎疫情的隱瞞或是忽視,多少都是「一切為奧運」的心態所致。

但面對疫情威脅,奧運相關人士也不得不開始準備備案了。奧運大臣橋本聖子就解釋道,根據主辦城市合約,奧運只要在2020年內舉辦都算合乎合約規定;組委會委員高橋治之則認為,延遲1、2年再舉辦是可行之道;而組委會主委森喜朗則在3月12日重申如期舉辦的決心。但其實這些都可以解讀為,日方已感受到了東奧可能取消的壓力,所對IOC、日本民眾、乃至全世界的安慰性喊話。

Q3:誰有東奧命運的決定權?

IOC當然是最終的裁判,但是世界衛生組織對於疫情的研判,以及日本政府的態度也扮演一定的角色。

不過IOC卻幾乎只會少賺而不賠的。在主辦城市合約中,明訂了IOC對於任何取消主辦權的決定將有免責權,也就是如果真的取消了,東京奧組委不得向IOC請求任何形式的賠償。

Q4:有備案嗎?

備案不外乎延期或是易地舉行,但是兩者的可行性都很難。這兩者都是太大的工程,國際運動賽事牽一髮動全身,奧運作為一個超大型賽會,背後有數十項單項協會的無數資格賽、電視轉播行程、各國運動行事曆的配合,延期所牽涉的層面太廣、潛在的衝突太多。

易地舉行也不可行,沒有一個國家或城市具有在短短3、4個月間準備好接辦奧運的可能。2月間倫敦市長候選人貝利(Shaun Bailey)放話說倫敦可以接手奧運,隨便聽聽就好,何況那還是疫情還沒燒到歐洲前的大話。

儘管美國曾在2003年以4個月的時間,準備好因SARS而易地舉行的女子世界盃足球賽,但是單一運動項目的場館要單純許多,更何況現在歐美都已成新冠肺炎重災區,不可能有城市會在此時撩下去的。

備案不外乎延期或是易地舉行,但是兩者的可行性都很難。圖為東京奧運主場館,由隈研吾設計。 圖/路透社
備案不外乎延期或是易地舉行,但是兩者的可行性都很難。圖為東京奧運主場館,由隈研吾設計。 圖/路透社

Q5:為什麼很難延期或取消?

上屆里約奧運,美國NBC的轉播就賺了2億5千萬美金,本屆再砸下14億5千美金轉播權利金,並在2月下旬就宣布,他們東奧轉播廣告銷售已達12億5千萬美金。還有4個多月的銷售期間,就已經超越里約奧運的廣告總銷售額,創下歷史新高,此次再大賺一筆的機會非常之高。

歷來美國的轉播權利金可以占到全球總額4成到5成,上屆里約奧運的全球轉播權利金,達到28億6800萬美金,本屆轉播,全球權利金推估更可望達到35到40億美金之譜;而依照最近一次奧運循環(Olympiad,2013-2016),轉播權利金可以佔IOC單屆奧運總收入的73%。如果真的沒了奧運,當然就沒賽事可轉,權利金的收入也就跟著泡湯。

Q6:如果轉播權利金這麼重要,那閉館比賽可行嗎?

可能很難。首先就賽會的整體經驗來說,相信大家也感受到了HBL、歐洲足球賽事閉門比賽後的空虛感,連川普也說了,無法想像沒有觀眾的奧運。閉門比賽雖然維持了轉播權利金,但已經商業化到不行的奧運,形象上只會受到更大的創傷,給人為辦而硬辦的感覺。

更何況,閉門比賽,對日本來說可能是最糟的情況。一來無法請求賽會取消的理賠,再者,在主辦城市的收入部分,東京奧組委原本樂觀預估能有8億美金的門票收入,既然閉館,那麼這些原本主辦城市該賺的門票全部歸零,更少了觀眾的觀光消費。儘管有保險,但也僅能涵蓋部分損失的門票收入,其他的場館與交通基礎建設沒得賠,企盼的觀光收入自然就是泡影了。

原本奧運初期,電視轉播權利金幾乎全歸主辦城市所有,但是自1970、80年代IOC出現財政危機之後,電視成為主流媒體之後的轉播權利金金雞母,IOC所能拿到的轉播權利金比例日漸增加。

近十年來,IOC與主辦城市在電視轉播權利金的分配方面,IOC從中獲得大約一半,其中也包含了分配給各國奧會、單項運動協會的,所以東奧組委會就算拿到了前述全球轉播權利金的一半(估約20億美金來算),那離他們所砸下的成本,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2月15日,日本女星石原里美(右)以火炬手身分為傳遞聖火採排,後方民眾因應疫情紛紛戴上口罩。 圖/路透社
2月15日,日本女星石原里美(右)以火炬手身分為傳遞聖火採排,後方民眾因應疫情紛紛戴上口罩。 圖/路透社

Q7:就算是延後一些時間也不可行嗎?

奧運大臣橋本聖子所稱的,只要在2020年前辦完東奧的話,就合乎規定,這實在一廂情願了,進入秋冬之後,歐洲足球賽事同步開踢,美國NFL也開打。試想,NBC和各國電視台砸了大錢,可不是為了要奧運與其他熱門運動賽事競爭的。

另一個更棘手的問題是,作為奧運選手村使用的5000間公寓,在原定帕運結束之後(9月6日)就將出售,真延後的話,選手村屆時是否還能入住?不能入住的話,上萬名選手、媒體、工作人員在東京居大不易的情況下,該寄居何處?延期後,若使用原來的選手村,也必然面臨一定的賠償甚至是法律訴訟。

Q8:如果取消,對台灣的影響呢?

幸運買到東京奧運門票的觀眾一定大呼可惜,愛爾達風光宣布將連續4屆轉播夏季奧運會也就成幻夢一場。但是比起戴資穎、郭婞淳、李智凱、鄭兆村等台灣之光的損失,這些真的一點都不算什麼。

每4年一次的體壇盛宴,是運動員一輩子的夢想,舉重、體操、標槍的運動生涯又十分短暫,他們正處於運動生涯的最高峰,也是台灣奪牌所繫,沒有奧運獎牌光環的無冕王,在台灣這個「唯牌是問」的現實環境下,國光獎金、甚至可用來兌換學歷的門票(請參照本人姆巴佩一文)可就沒了,後半輩子仰賴的有形與無形收入頓時無所依。

4年後再來?郭婞淳、戴資穎和鄭兆村現正是巔峰時期,4年後的巴黎奧運,他們都已邁入3字頭,李智凱也過了男子體操選手巔峰的25歲,東奧若成空,苦熬4年後巔峰再戰,太難也太殘忍。

Q9:這只是日本的事而已嗎?

以當前疫情擴散的速度和走勢,即便在日本受到控制,在全球的疫情依舊可能使東奧取消,如果屆時仍未受到完全控制,各國龐大的運動員、工作人員甚至觀眾的全球流動,勢必再給疫情帶來更大的推波作用。

從NBA猶他爵士隊中鋒戈貝爾(Rudy Gobert)確定染病後,NBA例行賽立刻無限期中止來看,東奧期間,運動員、媒體、後勤工作人員跨國流動所帶來的不確定風險實在太高,來自疫區如何隔離等實務上的棘手問題也都難解。

特別是,日本此次打出Host Town(寄宿城鎮)計畫,讓世界各國的奧運選手在訓練與備戰期間,由全日本各城鎮來接待,並達到文化交流的目的。而在此計畫下,疫情傳播的影響層面更加遼闊。

我們在病毒面前,是何等渺小?若為生命故,東奧亦可拋

每4年一次的體壇盛宴,是運動員一輩子的夢想。4年後再來,許多頂尖運動選手恐怕也已失去顛峰狀態。 圖/美聯社
每4年一次的體壇盛宴,是運動員一輩子的夢想。4年後再來,許多頂尖運動選手恐怕也已失去顛峰狀態。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