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回不去的陳峰民與台灣棒球的世代正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日前網路上發起希望Lamigo球團為前球員陳峰民舉辦正式引退賽的活動,陳峰民當初涉入假球事件,儘管在2011年獲判無罪定讞,但仍不見容於台灣職棒界。陳峰民並非首例,2007年「黑鯨事件」的球員,包括鄭昌明、紀俊麟等也都獲判無罪,同樣被放逐於職棒之外,為陳峰民平反的聲音之所以於近日浮現,時間點與曹錦輝重回美國大聯盟體系有關。

命運何其玄妙,這兩個人同樣是1999年的亞洲棒球錦標賽悲情的代表人物,十幾年後,這兩人又因假球而被放在一起討論(這屆國手後來涉入職棒假球案的還有陳致遠、鄭昌明、謝佳賢等)。對於陳峰民的第一個印象,正是當年台韓大戰,由老將郭源治先發,一路鏖戰到第十一局,被打出再見安打後,確定無緣2000年雪梨奧運,當時蹲捕的陳峰民為許銘傑配了一個直球而被打成再見安打,自責配球失當,含著淚水走回休息室大喊了一聲「X!」;前一天晚上,曹錦輝則是在九局下半被日本隊的平馬淳打出再見安打。。

史稱「黑襪事件」的1919年世界大賽假球案,涉案的八名白襪隊球員終身禁賽,一直是假球事件的警世教材,但是試圖為涉案球員翻案的書籍、小說、電影也不計其數,由小說《無鞋喬》(Shoeless Joe)改編的電影夢幻成真(Field of Dreams)應該是最著名的。電影中透過凱文科斯納所飾演的愛荷華州農民的角色,娓娓道來Joe Jackson在當年世界大賽打出了所有球員當中最高的3成85打擊率,這樣出色的表現怎麼還可能打假球?甚至浪漫地描繪無鞋喬過世之後無法瞑目,依舊魂縈夢牽著棒球場那塊永遠無法涉足的夢幻田野。

放水球的特性是,永遠只有當事人知道自己是不是全力出賽,以黑襪事件為鑑,涉案的八名球員們就算是拿錢不辦事,法庭上也因關鍵的自白書戲劇性地不翼而飛,最終獲判無罪,但是當時的大聯盟主席藍迪斯法官卻堅持最高標準,將這八名選手終身禁賽。涉案的三壘手Buck Weaver堅稱其清白,終其一生為平反而努力,但卻不獲大聯盟正視,與Joe Jackson同樣是這八人出局裡最令人同情的角色。

相形之下,當年白襪隊的捕手卻有截然不同的命運。Ray Schalk因為堅不配合打假球,全力求勝,並且指出兩位先發投手Eddie Cicotte與Lefty Williams不聽從他配球,他的品格以及在捕手位置上的優異守備功力,使得他後來在資深委員會的推薦下,入選棒球名人堂而永垂不朽。

自從1919年以來,假球幾乎與大聯盟絕緣,直到80年代後期,史上的安打王Pete Rose擔任紅人隊總教練時,涉嫌簽賭棒球,觸犯天條而迄今被大聯盟屏除於名人堂之外。儘管Rose宣稱他只賭自己球隊贏球,絕對沒在比賽中放水,聲援他重返棒壇的聲浪也從未平歇,但他仍被囚禁於自稱的「沒有牢房的監獄」中。這兩年,匹茲堡海盜隊的投手Jeff Locke和邁阿密馬林魚隊的投手Jarred Cosart也都涉入假球疑雲,但大聯盟調查後也都還給他們清白。而曹錦輝在台灣的不起訴處分,反而成了重返大聯盟之路的入場券。

Joe Jackson, Buck Weaver, 曹錦輝和陳峰民究竟有沒有放水,只有他們自己心知肚明,從媒體再現的片段真實來看,陳峰民的處境的確令人同情,法庭上無罪,球場上卻是無期徒刑,看似殘酷,卻是台灣棒球亟欲浴火重生而不得不為的。

運動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是社會的一面鏡子,大聯盟的禁藥世代,永遠分化著美國人的道德觀,台灣的假球世代同樣映射著我們每個人道德與正義的底線。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