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還看不清楚?關鍵在世代意識翻轉!

同性婚姻立法爭議的本質不是藍綠,不是民粹,不是階級,而是世代意識。 圖/歐新社
同性婚姻立法爭議的本質不是藍綠,不是民粹,不是階級,而是世代意識。 圖/歐新社

同性婚姻立法帶來的社會爭議不同於以往,它的本質不是藍綠,不是民粹,不是階級,而是世代意識!

2016-2017之交的這場事件,可以說是台灣的「世代意識翻轉元年」,它對台灣的未來是一個好消息,但對許多人它也是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過去20年主控台灣的藍綠分裂、民粹主義、階級意識,將開始逐步退場;對部份人(甚至是多半人)的壞消息是:世代的意識翻轉,不同於過去的二十年才翻轉一次,而正式的邁入「五年一翻轉」的事實。

對於LGBT(女同性認同、男同性認同、雙性認同、跨性別認同)佔人群比例的研究數據,從4%到10%都有。但不論是4%還是10%,在數量上都是絕對少數,都無法解釋為什麼這次的同性婚姻立法爭議,正反雙方幾乎是一半對一半的事實。事情爭議到正反雙方幾乎水火不容的地步,我們應該問一個問題:支持方中即使有10%者本身就是LGBT,但其餘的40%的不是LGBT者,為什麼會表態支持?他們願意支持的心理和社會背景是什麼?

我個人的觀察是:不管年齡大小(可能從15歲到70歲),人們站出來支持少數4%–10%的原因,是他們都隱隱約約意識到,世界的劇變期已經到來。過去的世代意識翻轉以20年為單位,但接下來的世代翻轉可能5年就要發生一次,社會所面臨的價值重組的急遽性,絕對不是堅持舊秩序、老價值就可以應付得過去的。因而,即使人們害怕顛覆,顛覆的現象卻一定會一個接著一個的發生,與其保守對應,不如學習適應。

當然,發生在台灣的世代意識急遽翻轉的跡象,不始於這次的同性婚姻立法事件,在三年多前的洪仲丘事件時已現端倪,只是當時人們把它視為一場義憤事件。隨後兩年前的太陽花學運,人們把它視為一場青年政治運動。當時我曾斷定,那是一場披著政治抗爭外衣的青年世代翻轉事件,並警示國民黨、共產黨不要誤判了事件本質,同時也提醒民進黨不要高興太早而混水摸魚。

當然,政治人物在權鬥思考下對這種事情總是愚昧的,他們也都付出了愚昧的代價;國民黨失去了政權、共產黨進一步失去了台灣對他的剩餘信心,而民進黨一直到今天取得政權後才開始付出代價。

人們站出來支持4%-10%的少數,是台灣世代意識急遽翻轉的跡象。 圖/聯合報系資...
人們站出來支持4%-10%的少數,是台灣世代意識急遽翻轉的跡象。 圖/聯合報系資料庫

砲打浪頭,昧於本質

簡單的講,世代翻轉如海浪,而不是「起義」,但政黨們和掌握社會權力的保守「大人」們,總把事情看成是一場「敵我攻防」,拿出堅守碉堡和「擒賊先擒王」的砲轟戰術,以為把幾個「帶頭者」打倒或駁倒,事情就過去了。誰知,這次來襲的是水,即使把眼睛所見的幾個大浪頭擊碎,水分子很快的又拱出新浪頭,繼續擊碎新浪頭,只會使得水分子的推力變成海嘯。

在新科技、新媒體帶來的「信息快速對稱」助力下,形成新共識、新認同的速度,已經從過去「蝸牛式傳播」下的每二十年發生一次,提速到了每五年發生一次。

舉例而言,上世紀80年代所做的市場統計,年輕人的流行及行為(從喇叭褲到緊身褲,從面妝方式到頭髮染色),平均需要花17年才能感染到「大人」身上;也就是說,1980年的青年流行或認同的價值,要等到1997年才會出現在「大人」的身上。

但這種「感染期」已經越來越快,例如才不過風生水起不到十年的臉書,已經開始被美國青年拋棄,因為那是「爸爸媽媽、哥哥姊姊」才用的古董級社交工具,蘋果公司的iPhone也面臨同樣壓力。在亞洲的台灣雖然步調比較慢,但是50歲的人開始把頭髮染黃、染雜, 70歲的人也可以接受了。

「大人」們甚至沒資格被稱「老傢伙」

全世界青年世代翻轉,不論表面上是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宗教的、性別的,底層都有一句共同的、但基於對「大人」的殘餘禮貌而沒叫出來的一句話:「我要現在,要未來,別企圖把老一代的鏈球綁在我腳上」。

不過,這還算是禮貌的表述,如果不講禮貌,這句話應該說成:「他X的,別把你們老傢伙的那些鳥事、鳥規矩強壓在我身上,我不吃這一套」。

超過50歲聽到「老傢伙」這一稱呼而不爽的人,其實真的不要不爽,因為在「五年一世代」的趨勢下,「老傢伙」指的其實不是你。記不記得,反課綱的高中生,要求記者不要把他們說成是「太陽花」?而太陽花運動後,某些成員因為「玩不過那些老傢伙」而退出核心,這「老傢伙」指得可不是老綠男或老藍男,而是年紀長他沒幾歲的四十上下的「老傢伙」。

今天超過五十歲的人,根本沒資格被高中、大學生視為「老傢伙」,因為我們根本不在他們的地平線視野中。這個現象還有銅板的另一面:今天四十上下的人,在六、七十歲的人眼裡叫做「青壯派」,但可能沒意識到,自己在二十幾歲的人眼裡,已經屬於「老傢伙」。因此,四十歲的人被二十幾歲的人看不上眼,也不要感到詫異,因為在他眼裡,你已經是三個世代以前的人。

今天15–25歲的青年世代,表現出的核心價值觀是「我要現在,要未來,別企圖把老一代的鏈球綁在我腳上」。但他們自己可能也還沒意識到,他們距離下一個世代也只有五年時間。換句話說,今天挺同性婚姻立法的25歲青年,五年之後自己也將會感受到下代(今天20歲)青年的巨大世代譴責壓力,雖然我們還不知道那壓力將會表現在哪個社會議題上。

世代翻轉如海浪,並非是「起義」,在新科技、新媒體助力下,形成新共識、新認同的速度...
世代翻轉如海浪,並非是「起義」,在新科技、新媒體助力下,形成新共識、新認同的速度,從過去「蝸牛式傳播」的每二十年發生一次,提速到了每五年發生一次。 圖/歐新社

翻轉動力是樸素的,不需要神聖理由

言論自由,生活價值也是自由的,對於贊成和反對同性婚姻修改民法的兩方,我們都予以尊重,並也應該要求他們雙方之間相互尊重。但是,當事態被提高到「大是大非」、「人類價值」、「社會秩序」、「什麼是愛」、「台灣前途」的神聖高調層次的時候,我們不能忽視世代翻轉的樸素力量,那就是「我要現在,要未來,別企圖把老一代的鏈球綁在我腳上」。

行政院公聽會上,我們看到正反雙方發言最激烈的都是「大人」,他們從邏輯、知識、科學(還有偽科學)、大是大非、人權公義、倫理道德的鳥瞰視野來各抒他們所「代表」的己見。

那麼,誰代表了世代意識翻轉的樸素而不神聖的動力?場外。至於民進黨、國民黨的老政客們在苦思各種能夠「帶動選票」的搓湯圓方案,真是「食古不化」。

喜歡不喜歡,準備迎接快速的世代顛覆

這裡雖然以同性婚姻立法為案例,但其道理適用於有關台灣社會的各種議題,只是世代意識翻轉的力道還來不及擴散到那些議題罷了。等到問題一個一個爆出來時,那都不是邏輯、知識、科學、曉之以理、誘之以利、動之以情等等方法所能應付的了的。至於還想用「碉堡防禦」、「砲擊浪頭」、「殺一儆百」等等「敵我攻防」手段處理爭議者,不管是政客、大官、家長、老師、校長,「大人」們就準備付出巨大代價吧。

世界變化之快速,已經不是心態關在台灣島上的「大人」們(儘管他們之中很多人經常出國)用他們的各種歷史成見所能面對的了。例如,他們擔心他們的孩子的性別價值觀被「扭曲」,殊不知孩子把他們的這種擔憂本身就視為一種「扭曲」。再如,他們擔心若開放外來工作者,孩子的工作會被外國人搶走,殊不知將來對孩子工作威脅最大的是機器人。他們的世界觀已經定型,殊不知全球人類的世界觀正在快速變形重組。他們真正應該擔心的,不是世代翻轉下孩子對父母(或者應該說「雙親」XD)的世界觀的衝撞,而應該是孩子們缺少衝撞世界觀的能力和空間。

願賭服輸就是好世代

再說句刺激的。「性解放」已經是60年代、70年代的老用語了,新世代現在只有「性平權」、「身體是自己的」的觀念;對他們來講,只有自己能不能、該不該作主的問題,而沒有「被給予」或「解放」的問題。

世代自有世代福,當然,世代也有世代慘。是福是慘,願賭服輸的都是好世代。台灣最缺的就是「願賭服輸」的精神,只要有此精神,東山可以再起;無此精神,金山銀山都會耗空。不止同性婚姻立法這件事,在台灣所有其他重大議題上,讓「孩子們」自己下注賭一把吧!否則,整個台灣,包括「大人」和「孩子」,都將失去應變及適應能力,看著世界絕塵而去。

因此,將近一半(或超過一半)的人支持同性婚姻立法,在我看來,對長久以來社會爭議陷於藍綠、民粹、階級的台灣,是個好消息。不論最後如何落幕,輸贏雙方都必須謹記一件事:

在接下來的重大社會爭議中,不論是新起的爭議還是重新浮出的老爭議,五年一翻轉的世代意識都會扮演越來越強大的力道,而那力道絕不是老方法所足以應付的。

「大人」們必須想出新方法,而新方法的出發點一定得是「尊重」和「不講神聖大道理」、「不以過去歷史經驗壓人」。因為,在世代意識翻轉的境況下,凡是作用力必有加倍的反作用力,而且這反作用力不一定爆發在當下的特定議題上,而可以爆發在看來不相干的任何議題上。

在世代意識翻轉的境況下,凡是作用力必有加倍的反作用力,而且這反作用力不一定爆發在...
在世代意識翻轉的境況下,凡是作用力必有加倍的反作用力,而且這反作用力不一定爆發在當下的特定議題上,而可以爆發在看來不相干的任何議題上。 圖/路透社

點圖看更多「婚姻平權」系列專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