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批判思考:杜紫宸亂入之卷

攝影/記者劉學聖
攝影/記者劉學聖

工研院主任杜紫宸近日就陸戰隊虐狗一事發言惹議,遭到許多人批評。在我看來,這些批評有些有道理,有些沒道理,而杜紫宸最嚴重的問題其實不是邏輯方面的問題,而是溝通能力的問題。

杜紫宸的貼文:

如果海軍陸戰隊士兵,連虐狗殺狗都不敢、不能、不允,真要見血打仗,他能嗎?靠一個只會念佛、搞軍民關係的國防部長,這個國家安全嗎?

這個說法似乎表示:

(A)若士兵不敢、不能、不允虐狗殺狗,那麼他們沒有保家衛國的能力。

有些人反駁這個說法,諷刺說「那我們找虐狗狂組成軍隊就好了啊」。我必須說,在邏輯上,這種回應無法有效批評杜紫宸,因為這種批評者其實是誤認為(A)代表:

(B)若士兵敢、能夠,並且也被允許虐狗殺狗,那麼他們就會有保家衛國的能力。

然而(A)跟(B)並不相同。而且,即便(A)為真,也不代表(B)為真。你可以參考下面這對例子:

(A*)若你不參加抽獎,那麼你就不會抽中。

(B*)若你參加抽獎,那麼你就會抽中。

杜紫宸用「p->q、~q->~p」的邏輯術語說的,就是上面這件事。不過現在你可以理解:有些事情其實不需要用術語也可以講到人家懂。

當然,即便前述對杜紫宸的批評不正確,並不代表杜紫宸的說法沒問題,畢竟我們也可能對錯誤的論述做出錯誤的批評。所以杜紫宸的說法問題到底在哪呢?在我看來,他的問題至少有三個。

▎第一個問題:(A)不為真

這個問題的代表性例子是劉瓦礫的迅速反例

「希特勒都比你愛狗,ISIS都比你愛貓。他們會打仗嗎?超會。超會的啊!!」

若(A)為真,表示你上山下海都不可能找到那種「不敢、不能、不允虐狗殺狗,但卻能保家衛國的士兵」。然而這種例子顯然很多,希特勒在1933年頒佈的動物保護法,就比臺灣的嚴格。

「好吧,」你可能會說:(A)不為真,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嘛,劇終關電視杜紫宸掰~

不,其實還有其他問題。

▎第二個問題:(A)要支持的論證可能有瑕疵

想一下這件事情:杜紫宸特地發文,就只是要告訴大家他認為「士兵敢、能夠,並且也被允許虐狗殺狗」是「士兵有能力保家衛國」的必要條件嗎?如果是這樣也太瞎了吧!

參照上下文,我們可以合理判斷,杜紫宸是在最近的軍人虐狗議題底下為國防部辯護,認為輿論對國防部批判太過火。

因此,若要完整評價杜紫宸的發言,我們也必須判斷:(A)能否如杜紫宸所願,推論出他想要的那些結論:

1.(A)若士兵不敢、不能、不允虐狗殺狗,那麼他們沒有保家衛國的能力。

3.因此,士兵虐狗沒有大家想得那麼道德淪喪。

你不需要學過批判思考,也可以看出這個推論很跳痛。要讓這個推論不跳痛,顯然我們需要一些額外的前提。杜紫宸並沒有提到他需要的那些額外的前提(這個疏忽其實是他的第三個問題,我們最後再談),但我們可以盡量站在他的角度幫他想想看。我自己想到的是:

2.對於那些敢、能夠,並且也被允許虐狗殺狗的軍人來說,就算他們真的去從事虐狗殺狗的行為,也沒有大家想的那麼道德淪喪。

如果你把(2)放在(1)和(3)中間,看起來就比較像是個完整的論證了。不過在這種情況下,論述依然有問題,而在杜紫宸發文當天,翟本喬也給出了方向正確的評論

敢不敢、能不能和閒著無聊會不會自己去做,完全是兩回事。

這個說法指出的方向是:大家對於軍人虐狗的不滿,是關於會不會去做(意願),而不是關於敢不敢做(勇氣)或有沒有本事做(能力)。有能力,不見得有意願,例如,身為會中文輸入法的臉書使用者,雖然我有能力發一篇像杜紫宸那樣惹議的發文,但是我沒有意願那樣做,因為那可能會降低大家對我思辨能力的評價,並且也和我的道德立場不相符。

當然,我相信你也有能力嘲笑我說:「你不發那樣的貼文就是你沒有勇氣發嘛小孬孬有種就發一篇來看看啊~」不過這樣一來,你可能會讓旁觀的人難以分辨我們是在進行網路討論,還是幼稚的互罵。

當我們說一個人有勇氣虐狗殺狗,這並不是在說他會在沒必要的情況下去虐狗殺狗,而是在說:如果有夠好的理由,他有辦法克服「不想要見血」、「不想要動物在手中哀嚎掙扎」的傾向,把任務執行完畢。當我們說一個人有能力虐狗殺狗,這也不是在說他會在沒必要的情況下去虐狗殺狗,而是在說:如果他下定決心要殺狗虐狗,很有可能成功。

在軍人虐狗殺狗的案例裡,值得譴責的並不是軍人的勇氣或能力,而是他的意願:在長官下達「不想再看到小白」的命令之後,選擇了沒有必要、徒增痛苦的方式來完成這個任務。

(當然,這裡也可以討論長官的命令和措辭是否也暗示著部下需要以殘忍的方式排除小白,考慮到這一點,我們也不能排除命令本身不合理的可能性,畢竟我們納稅養軍方,是要他們保家衛國,而不是欺負動物、弄死士兵、在高裝檢的時候把不知道為什麼多出來的裝備藏到池塘裡。)

總之,翟本喬的回應是合理的,任何講道理的人都看得出來。不過杜紫宸並沒有因此給他講道理的回應,在翟本喬的截圖裡,杜紫宸留言說:

你應該沒當過兵

當然,你可以理解成杜紫宸忽然對翟本喬的過去產生興趣,想要多了解他一點交個朋友之類。不過對照當時的上下文,更靠譜的解讀應該是:

你沒當過兵,所以你的說法不可靠。

考慮到杜紫宸並沒有說明,為什麼在當下的議題上,當兵的經驗能成為可靠不可靠的判準,我認為杜紫宸在這裡已經犯了人身攻擊的謬誤:訴諸和討論主題沒有明顯相關的資格,來否定對手的論述。

在這裡,我們可以察覺杜紫宸的第三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溝通能力不良

筆戰就是溝通。立場互斥的人彼此雖然常常沒有什麼好感,但若都能堅持維持講道理的態度,並且具備理解能力,溝通還是可能有進展。如果杜紫宸具備上述態度和能力,他應該可以理解翟本喬指出的質疑方向,並藉由進一步說明他的立場來回應。不過他沒有這樣做。

當然,杜紫宸並不是從來沒有展現講道理的態度,他用「p->q、~q->~p」等邏輯概念正確地指出從(A)到(B)的推論不會成立。(不過他也順便指責對手「邏輯不通、胡搞瞎搞」)然而,在這裡杜紫宸回應的並不是最強力的批評,而是最不堪一擊的批評:他沒有正面回應他的臉書牆上出現的那些和劉瓦礫類似的反例,也沒有正面回應翟本喬的質疑,甚至貼上截圖,說自己的貼文讚數很多,所以是合理的。(當時這一齣害我把啤酒噴到鍵盤上)

杜紫宸應該要正面回應那些反例,因為正面回應那些反例,才能協助他把自己的論述說明得更完整,避免那些被他稱為「三歲小孩對我語意的理解」的「誤會」。他昨天貼文讚賞某個網友,認為該網友對他原意的解讀,是最接近的。該網友認為杜紫宸的意思是:

(C)「後續處理不應不合理的無限上綱」

杜主任,回去看一下你當初講什麼好嗎:

如果海軍陸戰隊士兵,連虐狗殺狗都不敢、不能、不允,真要見血打仗,他能嗎?靠一個只會念佛、搞軍民關係的國防部長,這個國家安全嗎?

我想,假若我是跟杜紫宸認識十年有餘,常常互相打屁的朋友,那我或許有辦法從上面這段反面嘲諷讀出(C),但我不是,而杜紫宸臉書上面的絕大多數讀者也都不是。

杜紫宸遇到的結果,其實就是那些在網路上「把話講一半、以誇大嘲諷取代完整論述發言的人」會遇到的結果。在這種時候說指責批評者沒搞清楚誤會自己,其實反而顯示自己不具備網路時代的溝通能力:對各種發言發誓會帶來哪些溝通成本沒有概念,也沒有心理準備。

臉書跟現實生活不一樣,你的貼文會被很多陌生人看到,他們不認識你,無法預測你習慣以哪種幽默發言,也不會因為你的身份對你有禮貌,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想要進行有效率的溝通,就必須對於誇大、不完整和嘲諷型的發言非常小心。杜紫宸並不是第一個陷入這種窘境的政府官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這種問題最終還是必須當事人自己體認,才有機會解決。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