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神奇寶貝訓練師,不如讀書運動做志工嗎?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這篇文章想要批評一種看待生活的態度,我沒有做過調查,不確定有多少比例的人有這種態度,也不知道哪些人有。但在我的觀察裡,這種態度經常在各種討論中出現。若想知道哪些人有資格對號入座,可以檢驗他是否同意以下說法:

  • 《Pokemon Go》沒有意義,不值得玩。
  • 事實上,大部分的手機遊戲都沒有意義,不值得玩,除非那個遊戲的內容是在背GRE單字。
  • 大部分的電玩也都沒有意義,不值得玩。
  • 有意義、值得做的事情,通常是能提昇自我能力,或幫助他人的事情,例如運動、做志工。
  • 如果能賺錢或藉此獲得社會地位,就更好了,例如念法律、考牙醫。

粗略地說,當這種人質詢你現在在做的事情有沒有意義的時候(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個社會真的會有人做這種事情),他的期待大致如下:

  1. 你必須合理回答:為什麼你要做你現在在做的事情。
  2. 你的答案不能僅僅只是「因為好玩」或「因為我爽」,必須要是其他理由。
  3. 這些理由帶來的效益,必須投射到你的未來,或投射到社會上的其他人身上。

如果不能滿足(1)~(3)的要求,對他們來說,你現在在做的事情很可能就沒有意義、不值得做。

然而問題在於,即便一件事的效益可以投射到自己的未來,或者可以投射到其他人,其實也不代表那件事情就有意義。讓我們從後面這個說法開始討論。

你要罵人家生活沒意義,還是罵人家做人不夠nice?

有一種說法是:

《Pokemon Go》浪費時間、沒有意義,為什麼不去做一些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呢?例如做志工幫助其他人。

這種說法主張說,比起讓你自己開心的手機遊戲,能讓別人獲得幫助的事情比較有意義。然而,為什麼我們該相信這種說法?最合理的解釋應該是:

比起玩《Pokemon Go》,做志工是道德上更正確的選擇。

然而,一件事情的意義,真的取決於那件事情的道德價值嗎?哲學上確實有人認為,人生的意義最終來自於創造道德價值。然而,即便是支持此論點的哲學家,也不至於對於別人的一舉一動斤斤計較,要求每件小事情都要有道德價值,因為「整個人生的意義」跟「你這輩子做的每一件事情各自的意義」是兩回事。

當然,你還是可以對於別人的一舉一動斤斤計較,要求每件小事情都要有道德價值。不過,除非你能解釋這跟意義之間的關係,否則你可能只是在罵對方不夠nice、不夠利他,而不是在討論意義的問題。

要在社會當中過得好,你當然最好是個有一定程度利他性格的人,但就算是利他性格超級高昂的聖人,往往也需要一些自己的時間,做一些對別人沒有什麼幫助,但自己喜歡的事情。

攝影/記者陳立凱
攝影/記者陳立凱

如果投資未來才有意義,那,未來要幹嘛?

有種說法是:

《Pokemon Go》浪費時間、沒有意義,為什麼不去做一些對未來比較有幫助的事情呢?例如運動、讀書。

面對這種說法,你可以問:那未來要幹嘛?畢竟這種說法似乎是把「意義」賭在未來:今天我不打電動,改成運動(增加健康的光陰和壽命)和讀書(縮短賺取一定收入所需的時間),以換取未來更多可自由支配的時間。然而,如果未來的我還是把這些可自由支配的時間拿來打電動,那依照上述說法,還不是一樣沒有意義?

換句話說,如果你認為投資未來比打電動有意義,你就是在賭,賭自己的未來會比現在更有意義。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沒有辦法說明怎樣的未來才算是有意義,你的下注基礎可能會有點模糊。

怎樣的未來才有意義呢?或許你可以想像,自己忍耐了30年盡量少打電動,把時間用來充實自己,到了35歲的時候,你有足夠的收入和可供休憩的時間,並發現小時候很想玩但無法玩的掌機遊戲竟然出了擴增實境的手機版本。你思考了一下,然後對自己說:

《Pokemon Go》浪費時間、沒有意義,為什麼不去做一些對未來比較有幫助的事情呢?例如運動、讀書。

這個選擇聽起來很勵志沒錯,不過到這裡你應該要發現,這其實沒有回答「什麼事情才有意義?,只是把這個問題繼續往自己的未來推,這有點類似我有時候寫專欄卡住了,於是決定去打電動,因為「反正我明天一定可以想到怎麼寫」。

當然,我並不是在主張說,「投資未來」本身不可能有意義,我想說的是,如果你要主張「投資未來」本身有意義,可能需要多一點說明。

然而,即便是那些對於怎樣的事情有意義已經有既定看法的人(例如認為玩手遊很有意義的人),給定目前人類的平均壽命和社會合作模式,他還是會有理由及時做一些自己不見得喜歡的事情,來讓自己能有最多時間去做他覺得有意義的事,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在考上大學之前花費大半時間讀書。但這完全是資源分配的考量:我在13歲的時候把打電動的時間用來讀書,是因為13歲的我對社會和教育有不切實際的信任,相信這樣做能讓我在30歲之後打更多電動,而不是因為13歲的我認為讀書比打電動更有意義。

攝影/記者林澔一
攝影/記者林澔一

我爽

總體而言,我認為那些對於別人的生活意義指手畫腳的人,偶爾會低估「沒有投資未來的效果,也沒有道德價值」的行為的意義。換句話說,低估了「純粹為了當下的我開心」而去做的事情的意義。

確實,給定目前的社會結構,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不管你的價值觀如何,都需要花一定的時間投資未來,才有機會過好的生活,而每個人也確實都有一定程度的道德責任去幫助別人。但這並不代表除了投資未來跟幫助別人之外,其他事情都不值得做。

然而,若上述兩節裡的說明有道理,一般人似乎很難從「道德價值最大化」和「不停投資未來」當中獲得意義。或許有時候我們面對這類關於你做的事情有什麼意義的質疑時,得要勇敢面對:「因為我爽,這就是意義所在」。反過來說,或許我們在批評別人做的事情沒意義的時候,應該想想自己能為對方提供哪些不投射到未來,也不投射到其他人身上的「有意義的事情」的選項。

*感謝賴天恆為本文初稿提供的諮詢建議。

點圖看更多專題文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