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議員,學會如何溝通,你就不需濫用言論自由

圖/取自鄭敏臉書
圖/取自鄭敏臉書

國中兼課老師鄭敏在高雄同志大遊行現場響應「解放乳頭」運動,上空僅以貼紙貼住乳頭,相關照片在網路引發迴響。事後國民黨議員王家貞聯絡教育局,要求清查這名上空女教師在哪所學校工作(編按:據後續報導,教育局表示不會進行相關處置)。事情傳開,王家貞的臉書受到許多留言批評辱罵,認為議員不該動用權力打壓老師。王家貞在臉書回應,認為網友的霸凌迫害了她的言論自由

坦白說,我不懂為什麼有些人一被罵就說自己的言論自由受到迫害。不知道王家貞有沒有發現,她能在同一個粉絲頁繼續發文抱怨,其實就證明了她還保有言論自由。

王家貞也有侵害言論自由之嫌

當然,王家貞或許可以主張說,那些粗暴留言讓她心生畏懼,因此無法暢所欲言。外來的心理壓力確實可以算是言論自由受到影響的跡象,不過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要談言論自由的迫害程度,王家貞對鄭敏,恐怕遠大於粉絲頁的留言對王家貞。

王家貞主張自己只是在接到家長陳情後,著手查證資料是否屬實,言下之意是她無意打壓上空參與同志遊行的代課老師。然而,王家貞身為民代,在關說和施壓文化盛行的台灣,不可能不知道「議員要求教育局清查國中老師有沒有____」這件事情,在查證之外的其他效果。

並且,考慮到議員權力的影響,王家貞對於自身「言論自由受到侵害」的抱怨,也相形荒謬。對於王家貞來說,或許她只是打個電話給教育局(而她當然有打電話的自由),然而這通電話在教育體制內的壓力效果,卻可能改變相關人員的行動,造成不正當的損害。當言論可能造成不正當的結果,就連積極支持言論自由的哲學家,都可能反過來指責。例如彌爾(John Mill)在提到言論自由但書的段落,就認為說,雖然在一般情況下人民有權利批評糧商的商業操作造成窮人陷入飢餓,但如果「面對一群聚集在糧商門前氣勢洶洶的暴民」,言論自由就不再保障人有權做出這種可預期會引發暴動的宣講1

若言論的不正當後果可以預期,該言論的自由就必須重新考慮。否則夜神月也可以說,基於言論自由他可以在自己的筆記本上面「愛寫誰的名字就寫誰的名字」。

五十大板來了:謾罵的留言不可取

反過來說,身為議員,王家貞的言論權力是人民賦予的,這些權力要怎麼用,也理當受到人民監督和指教。當然,在粉絲頁上批評她的人不見得有投票給她,甚至可能不是該區選民,但是在民主社會,藉由意見交流來修正自己的政治立場,是正常且健康的方向。若王家貞認為所有反對她的留言,都是在霸凌她、打壓她的言論自由,她其實是在替自己的支持者拒絕和不同立場的人溝通的機會。

王家貞當然可以說,拜託,去看看我的粉絲頁好嗎?那些人根本就只是來罵我而已,哪有想要溝通!

稍微瀏覽了留言,我必須說這個抱怨是有所本的。某些純粹髒字的留言,除了讓王家貞知道有人不滿意她之外,在溝通上並沒有其他建設性。而部分針對外表、刻板印象的侮辱,更有歧視的疑慮。在戰略上,這些留言除了讓王家貞看起來像是受害者之外,也沒有其他明顯的效果。(我同意有時候髒字和情緒性發言是弱勢的唯一武器,不過這個事件應該還沒走到那個地步)

但真正的問題是溝通力

但問題是,綜觀其他比較有具體內容的留言,其實可以大略看出民眾質疑的方向,也可以看出,要回應和舒緩質疑,需要提供哪些說明。在我看來,大部分的人之所以不滿,不過就是:

幹嘛?國中老師不能在同志大遊行上空嗎?你要動用公權力「清查」人家,得要至少給個初步說法,說明為什麼「在同志大遊行上空」需要受到關切吧?

其實,站在王家貞的立場,就算沒人提出這個質疑,她也應該主動說明這件事。因為,如果王家貞沒有辦法回應這個質疑,她對教育局的要求就缺乏初步證成,並且因此會有侵害國中老師言論自由的疑慮。

反過來說,只要可以提出令人信服的說法,說明為什麼「國中女老師在同志大遊行上空」是個令人擔憂並且需要政府處理的現象,就算反對王家貞的人沒被說服,她也可以更合理的抱怨對方沒有想要溝通,只想謾罵。

王家貞有試圖給這種說明嗎?目前看來沒有。以後會不會有,就看議員在溝通上的競爭力了。

  • 約翰彌爾(孟凡禮譯)《論自由》(五南)p.82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