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子女教育可以完全由家長決定嗎?

反同方高舉「子女教育,父母決定」,不是由於想讓子女受到更多的教育而被國家阻止而抗...
反同方高舉「子女教育,父母決定」,不是由於想讓子女受到更多的教育而被國家阻止而抗議,而是他們不想要子女受到那樣的教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有些反對同性婚姻的人主張「子女教育,父母決定」,並認為隨著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國高中教育裡關於同性戀的介紹也會增加,他們相信這會讓他們的小孩更容易變成同性戀,他們不喜歡這樣。

雖然同性婚姻法案本身不會直接影響教材,然而,如果你支持同性婚姻,大概也會支持藉由教育讓下一代更了解各種性傾向的不同。不過,或許是大家不太好意思跟別人說「那個,其實,你的小孩的教育真的不能由你全權決定」,所以「子女教育,父母決定」這個說法在此議題上,比較少受到直接挑戰。

沒關係,那就讓我來吧。

實然而言,家長在很大程度上有能力決定子女的教育:只要他們願意,可以決定子女買什麼書、學哪些才藝,並藉由叫做「XX電信守護小天使」(還是什麼其他名字)的網路控管服務決定子女可以上哪些網站。不過,主張「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人並不是在抱怨說,自己想要子女學某個東西,卻因為國家法案的干預而滯礙難行。他們在抱怨的是:自己不想要子女學某個東西,遭到國家強迫執行(「而且執行的費用裡面還有我付的稅金!」)

持有這種想法的人,可能會進一步批評說,這是一種不公平:支持同志者可以讓自己的價值觀進入教材,並達成目的讓更多孩子「變成」同性戀,但不支持同志的人則不行。

有人可能會反駁說,考慮到同志天生的可能性,這些教材改變學生性傾向的效果,可能沒有反方想的那麼大,甚至可能完全不存在。不過,性傾向是否天生,在科學上還沒有斬釘截鐵的定論。在這篇文章裡,我決定讓給反同人士一步:我會假設教材確實有可能影響學生的性傾向,並試圖說明:即使是在這種情況下,「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說法依然沒道理1

有些主張「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人認為說,多元性別教育的目標,不應該是為了讓孩子更容易變成某種性傾向。這種說法其實誤會了對手。支持多元性別教育的人,大概也不會支持我們的教育應該偏重某些種類的性傾向,讓持有那種性傾向的人增加。完全相反,他們主張的應該是:多元性別教育應該提供持平的資訊和看法,讓各種性傾向在學生面前公平地成為可能選項:只要不妨害到別人,沒有哪種性傾向特別正常或純潔,大家可以放心選自己喜歡的。我相信,這也是多元性別教育背後的主要動力之一:過去的性教育側重異性戀,忽略其他所有性傾向,這讓傳統教育出身的人很容易認為只有異性戀是正常的。

當然,就算同意多元性別教育的目的並不是改變學生的性傾向,「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支持者依然可以合理地主張說,就算是這樣,多元性別教育在結果上,依然很有可能改變學生的性傾向,我們身為家長,難道無權阻止這件事嗎?

多元性別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增加「不會因為性傾向歧視別人」的公民的比例。 圖/聯合...
多元性別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增加「不會因為性傾向歧視別人」的公民的比例。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教育是為了消弭歧視,而不是增加同志

讓我們用一個假想的情況來思考這件事:

在一個國家裡,伊斯蘭教徒普遍受到歧視。這個國家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往,都跟伊斯蘭教沒有什麼衝突,不過隨著戰爭、恐攻等等報導遍佈國際,社會上開始瀰漫排斥伊斯蘭教的氣氛:大家對於穿著伊斯蘭服裝或飾品的人投以異樣眼光;伊斯蘭集會場合被附近住戶投訴要求遷出;政府也發現,那些一眼就看得出信奉伊斯蘭教的人,比起其他能力相仿的人,更不容易找到工作。

政府認為這種情況不該繼續下去,因此開始在歷史課和公民課的「多元族群」篇章增加介紹伊斯蘭文化的比例,希望能用了解來化解不必要的歧視和誤會。

這種多元文化教育實行一兩年後,開始有家長抗議,他的小孩在學校學了一些關於伊斯蘭教的知識,開始產生好奇,自己尋找更多書籍來閱讀,最後甚至參加了住家附近伊斯蘭集會所舉辦的青少年活動。

在這個故事裡,政府推廣的多元文化教育,確實在結果上讓一些學生信奉了伊斯蘭教,但這能成為反對這種教育的理由嗎?我認為答案取決於反方能提供什麼樣的替代方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反對者的說法有多少道理,取決於替代方案有多好

這個案例的社會要處理的問題很明確:伊斯蘭教徒受到歧視,社會必須舒緩這種歧視。不管是在什麼社會,教育都是舒緩歧視的常見手段,因此他們選擇在國民教育裡增加伊斯蘭的相關知識,讓公民之間可以更加了解。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反方不喜歡這種教育,認為這種教育會增加下一代成為伊斯蘭信徒的可能性,那麼他們在以此為由反對教育方案之前,必須至少能夠初步回答這個問題:

除了藉由國民教育讓下一代更了解伊斯蘭文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一樣有效地達成舒緩歧視的效果?

我認為,台灣社會現在遇到的,其實就是類似的情況。在我們討論的議題上,現行多元性別教育的主要目的並不是增加同性戀和雙性戀的比例,而是增加「不會因為性傾向歧視別人」的公民的比例。這個目的有正當性,因為當我們歧視別人,代表我們會因為刻板印象做出對特定族群不公平的選擇,公民有義務讓自己盡量成為不歧視的人,國家則有義務協助公民辦到這件事。

當國家基於這種理由,藉由公權力來支持多元性別教育,這並不是公權力的濫用,因為這是在促進公民本來就有義務做的事情——消弭歧視——而不是用來替特定價值觀服務。

當然,反同人士可能不認為同志在社會上受到歧視。事實上我們更常聽到的說法是:反同人士才被歧視和霸凌。問題是,如果被網友留言批評就算是被歧視和霸凌,那我也算是被歧視和霸凌(這部分請參照文章下方留言區)。更重要的是,據我所知,還沒有任何反同人士因此自殺。

如果你是家長,而且你不喜歡自己的小孩「變成」同性戀,我某程度尊重你的選擇,並且也願意祝你好運。不過,除非你能想到其他消弭社會上歧視同志風氣的教育方案,不然的話,即便現行的多元性別教育真的會增加下一代當中同志的比例,你也無法合理地以此來反對多元性別教育。

點圖看更多「婚姻平權」系列專題

  • 在這裡,基於我想要縮短篇幅和集中焦點,有一些其實很相關,而且反方特別應該認知到的事情我不會提到,例如:有可能你的小孩本來就有同性戀傾向,但是基於社會歧視同性戀、教材也沒有告訴他同性戀是正常的,因此他隱瞞性傾向,痛苦幾係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