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從同婚到人獸婚:滑坡謬誤的特徵、生態和應對方式

「如果同性跟同性可以結婚,那人跟寵物會不會也可以結婚?」 圖/Walt Disn...
「如果同性跟同性可以結婚,那人跟寵物會不會也可以結婚?」 圖/Walt Disney

滑坡謬誤通常出現在這種情況下:

  1. A想說服B放棄某個計畫。
  2. 於是A跟B說明,該計畫啟動後有極大可能性會引起一連串的後果,誰都無法阻止,最終將帶來B不想要的災難。
  3. 然而,對於那一連串因果關係,A並沒有給出足夠舉證,因此缺乏說服力。

在上述情境裡,我們就會說A犯了滑坡謬誤。在21世紀,滑坡謬誤最常被發現的地區之一是學校:

高中不要玩社團,玩了社團會荒廢學業,荒廢學業考不上好大學,沒有好大學就沒有好工作,最後一世人撿角。

不難看出,本質上滑坡謬誤是一種「試圖說明初始行為會帶來負面後果,但失敗了」的論述,之所以被稱為「滑坡」,是因為這種論述的特色在於,從初始行為到最終負面後果,必須「滑」過一連串的因果事件。

然而在實務上,人們偶爾也會用「滑坡」來描述那些「雖然沒提到一連串因果事件,但從初始行為到負面後果的說明令人感覺很扯」的說法,例如國民黨立委呂學樟在2014年司法與法制委員會上主張的:

如果同性跟同性可以結婚,那人跟寵物會不會也可以結婚?

在這種情況下,「滑坡」的意思可能接近於「滑太遠了吧?」,用來強調批評者認為對方指出的負面後果不太可能真的出現。然而,不管是典型的附贈一連串因果事件的滑坡論證,還是主張最初行為會直接導致負面後果的論證,說服力的訣竅都在於替自己宣稱的因果關係做更多舉證。

滑坡謬誤是一種「試圖說明初始行為會帶來負面後果,但失敗了」的論述,這種論述的特色...
滑坡謬誤是一種「試圖說明初始行為會帶來負面後果,但失敗了」的論述,這種論述的特色在於,從初始行為到最終負面後果,必須「滑」過一連串的因果事件。 圖/Walt Disney

亞種:概念的滑坡

上面我們談的都是因果關係連起來的滑坡,不過在哲學和批判思考課堂上,滑坡不見得必須以因果形式發生,也可能是純粹概念上的,例如:

  1. 受精300天的胚胎可以算是人。
  2. 受精299天的胚胎,跟受精300天的胚胎比起來,並沒有重大區別可以改變它是否有資格算做人,因此受精299天的胚胎也是人。
  3. 受精第一天的胚胎,跟受精第二天的胚胎比起來,並沒有重大區別可以改變它是否有資格算做人,因此受精第一天的胚胎就已經是人了。
  4. 打從受精開始就不能墮胎或中斷胚胎成長,否則就是殺人。

這個反對墮胎的論證,訴諸了胎兒在每個成長時間點的相似性(或者說,在概念上的難以區分),主張只要卵子受精後,就應該被當作人來對待。你當然可以回嘴:「拜託,誰會把受精第一天的受精卵叫做『胚胎』!」但只要你沒辦法給出一個明確的判準來說明,「人」是在受精卵的哪個成長階段之後出現,對方就永遠可以拿相似性出來挑剔。在「受精卵VS.人」的例子裡,舉證責任被如是轉移到認為受精卵不見得就是人的一方身上。

因果滑坡跟概念滑坡可以這樣比較:

因果滑坡
E1會導致E2,E2會導致E3...E98會導致E99。因此若E1發生,最後E99就會發生。

概念滑坡
C1具有X性質,C1跟C2在X這方面沒有顯著差別,所以C2也有X性質...C98跟C99在X這方面沒有顯著差別,因此C99也有X性質。

雖然彼此在理論上不太一樣,不過因果滑坡和概念滑坡偶爾會一起出現,甚至互相混雜。有時候你會發現,一些人之所以擔心某些因果滑坡會出現,是因為他們認為特定的概念滑坡已經存在。例如,對同婚支持者當中的大多數人來說,「同性婚姻會導致多人婚姻和人獸婚姻」很難以理解;然而,如果你可以想到,有些反同人士其實是這樣想的,或許就能比較了解他們的擔憂:

現在的婚姻制度,就是一男一女才可以結婚。如果同性婚姻合法化,代表一男一女的規定被打破了。在這種情況下,不符合一男一女的多人婚姻和人獸婚姻,不就都有了可能性嗎?

對於某些反同婚人士來說,同性婚姻跟多人婚姻、人獸婚姻的共通點在於,它們都是打破「一男一女才能結婚」規則後的產物。以這一點來說,它們確實是同一類,故如果不想支持多人婚姻和人獸婚姻,又想在這個議題上取得溝通進展,同婚支持者必須找出一條規則,明確的在「異性婚姻、同性婚姻」和「多人婚姻、人獸婚姻」當中做出區分。即同前述例子中,支持墮胎的人必須說明「人」和「尚未成為人的受精卵」之間的線要劃在哪一樣。

姑且不論合理性,單就技術而言,我相信多數人會認為區分適婚組合比區分受精卵和人簡單,只要用這樣的規則應該就可以達成目的——「兩個成年人類才能結婚」。

日常討論裡,概念的滑坡和因果的滑坡時常混合出現,值得多注意。不過以下的討論會回到主題,著重在因果的滑坡上。

區分適婚組合比區分受精卵和人簡單,只要用這樣的規則應該就可以達成目的——「兩個成...
區分適婚組合比區分受精卵和人簡單,只要用這樣的規則應該就可以達成目的——「兩個成年人類才能結婚」。 圖/Walt Disney

合理的滑坡論證

作為一種論述形式,滑坡論證並非註定沒說服力。只要舉證夠紮實,你當然可以說服別人相信特定的初始行為會引發一連串你難以阻止的因果關係,最後導致可怕後果,你可以想像一下,醫生是如何說明喝巴拉松會導致一連串生理反應最後讓你死去,或者參考這個例子:

大雄:你是誰!?
來自未來的大雄:我是來自未來的大雄,你聽我說,今天千萬不要出門!
大雄:為什麼?
來自未來的大雄:如果你今天出門,宜靜就會找不到你,只好約王聰明寫功課,讓王聰明有機會在宜靜面前解超難的題目...最後他們就會結婚了!
大雄:什麼!?

如果你有看過多啦A夢,就會知道來自未來的人講的事情一定是對的(不過,就算你照著他們的指示做,不好的後果通常還是會照樣發生)。

總之,雖然我們提到「滑坡」的時候通常是指我們認為不成功的論述,但還是存在合理的滑坡論證,而原則上,只要你有辦法找到足夠多理據,用來支持所主張的一連串因果事件,滑坡謬誤也會轉而成為合理的滑坡論證。反過來說,大部分的滑坡論證之所以失敗,通常都是因為舉證有毛病:

狗伯特:還好人的眼睛長在臉上而不是腳上。
呆伯特:什麼?
狗伯特:如果人的眼睛長在腳上,人就沒辦法開車,如果人沒辦法開車,就沒辦法約會,沒法約會就沒有小孩,最後人類就會毀滅了。1

野生的滑坡出現了!

遇見看起來像是滑坡論證的東西,該怎麼辦?首先當然是檢查它是否真的具備滑坡論證的形式:

  1. 因果前提:對方認為初始行為會(經過一連串因果事件)難以避免地導致最終的負面後果。
  2. 價值前提:對方主張該負面後果我們無法承受。
  3. 結論:對方反對執行初始行為。

在這個條列式整理下,回應滑坡論證的方式也呼之欲出。

針對因果前提,可以檢查對方對於因果關係的說明是否充足,並進一步詢問、要求舉證。值得注意的是,在實際的討論裡,有時候舉證責任會被不合理地轉移到面對滑坡論證的一方身上。例如說,在爭取服儀解禁的時候,往往似乎是學生被迫要去證明說,就算可以留頭髮和穿便服,成績也不會一落千丈。

如果把論辯當成「理性溝通群求最合理結論」的活動來看,上述處境並不算公平,不過以現實而論,就算你不幸落到這種處境,也不是什麼事情都沒辦法做。例如說,你有機會舉出反例,說明對方的因果前提不可靠,例如:「政大附中不用穿制服,即便考慮入學分數,成績也沒比較差」、「目前全球有20個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但沒有任何國家認真地在考慮讓人獸婚姻合法化」。當然,如果滑坡論證的使用者能主動提供相對應的說明,也能讓自己的說法更有效果。

指出滑坡論證錯誤的方法之一,可以舉出反例,說明對方的因果前提不可靠,例如:「目前...
指出滑坡論證錯誤的方法之一,可以舉出反例,說明對方的因果前提不可靠,例如:「目前全球有20個國家通過同性婚姻,但沒有任何國家認真地在考慮讓人獸婚姻合法化」。 圖/Walt Disney

另一種反對因果前提的策略,是指出「滑坡停止點」的位置。前面我們討論同性婚姻和人獸婚姻在概念上的異同時,就是用這樣的規則來畫停止點:「只有兩個成年人類才能結婚」,如果一個社會對這個說法有共識,那滑坡就會在同性婚姻通過後直接停下來,不會繼續進展到多人和人獸婚姻。2

當然也有些討論需要更複雜的停止點。例如部分反對同性婚姻的人主張,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將會導致社會逆向歧視宗教人士,例如信仰虔誠的糕點師會因為拒絕幫同性伴侶做結婚蛋糕而吃上官司。

這個說法看起來像是因果滑坡,但如果我們可以引用某些宗教自由或言論自由的分析,把停止點劃在「讓同性婚姻合法化」和「糕點師依法不得拒絕替同性伴侶做結婚蛋糕」之間,也可以舒緩對方的疑慮。3

再來,針對價值前提,雖然並不常見,不過直接吞下也是個選項,例如:

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如果女女可以結婚,我們就沒辦法寫族譜,沒有族譜就沒辦法祭祖了!
不喜歡祭祖的人:

另一種反對因果前提的策略,是指出「滑坡停止點」的位置。如果一個社會對這個說法有共...
另一種反對因果前提的策略,是指出「滑坡停止點」的位置。如果一個社會對這個說法有共識,那滑坡就會在同性婚姻通過後直接停下來,不會繼續進展到多人和人獸婚姻。 圖/Walt Disney

(感謝我臉書牆上的大家為這篇文章熱情提供相關案例。)

|參考資料|

  • Sinnott-Armstrong & Fogelin 2015 Understanding Arguments. Wadsworth.
  • Walton 2015 “The Basic Slippery Slope Argument”. Informal Logic, Vol. 35, No. 3

  • 這個例子是來亂的。
  •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同性婚姻不會滑坡到多人婚姻或是人獸婚姻,也不代表多人婚姻和人獸婚姻不合理,或是不可能在將來出現。畢竟「A會滑坡到B」的條件是很嚴格的:A最終會導致B發生,而且我們無法避免。不管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進展如何,多人婚姻和人獸婚姻的支持者在概念上都可以爭論怎樣的婚姻資格才合理,在因果上也都可以企圖努力讓自己肯定的政策實現。
  • 我的意思並不是說,我認為糕點師有權根據宗教信仰去拒絕服務特定案主。這有討論空間,但這篇文章已經寫太多字了。

留言區
TOP